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五章 酒圣杜康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此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没有离开,而且,他的目的却对不仅仅是叶雷手中的那坛酒,而且,叶雷还认识这个人,叶雷可以十分确定地说,这个人就是他在酆都城之中见到过的人。

    “你从酆都城跟我到这里,同时还阻碍我帮助尹老哥解除诅咒,你到底是什么人?”叶雷此时看着这个人,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在这个人的安排之下进行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稍微有些恐怖了,毕竟,没有人希望自己的行动全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进行。

    “没有错,我的确是从酆都城开始就一直在跟踪着你,但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遇到尹千杯这小子,我可以承认,尹千杯身上的诅咒也都是我送给他的东西,但是,他居然想要解除这么好的的东西,真是不识好人心。”

    “你的诅咒让尹老哥痛苦不已,你竟然还说这是你送给他的东西!”叶雷此时看着这个人,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这人直接跑到了鬼谷子等人的面前,直接将叶雷刚刚酿造出来的那坛子酒拿了过来,速度之快,就连鬼谷子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此时,鬼谷子四人的身上隐隐约约浮现出了一丝杀气,这个人的速度极快,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而且,能够在自己的眼皮子下面拿走一样东西,那也就是说,这个人的实力应该是超过自己的。

    “四位,我和你们无冤无仇,所以我还是希望你们几位不要插手此事!”这个人此时看着鬼谷子四人说道,“如果你们参与了这件事情的话,我不介意向上面反映一下,到时候,你们会受到什么处置我也说不清楚!”

    “这么说,你是那家伙的人。”鬼谷子此时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说道,“既然如此的话,我们几个就不参与这件事情了,不过,这叶雷是我的弟子,你要是敢动他一下,就算是你后面的人,我也要闹上一番。”

    “您的弟子我当然不会动,就算是那个人,在看到您的时候也会十分头痛啊。”这个人此时看着鬼谷子说道,“如果是您几位一起上的话,还真的说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过,您的弟子要坏我的事,这我总不能看着不管吧。”

    “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随我来。”人皇此时看着众人,这里已经围绕了太多杏花村的人,而且也有不少人是来自于别的地方的,毕竟一梦千年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而就在这个时候,人皇竟然直接把他们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好了,这里就没有人打扰了,你现在可以说明白,叶雷是怎么坏了你的事的?”人皇此时看着这个人,语气十分冷淡地说到,“当酒尊体还年幼的时候,你在他的身上一点点增加诅咒,难道说这就是你的事?”

    “这种事的话,就算是叶雷干扰,我们也绝对无话可说,你这可是在做伤天害理的事情,酒尊体虽然我们没有听说过,但是,这种体质想必也是极其少见,恐怕,这天赋不仅仅是在酿酒这一方面吧。”

    “酒尊体是杏花村村民之中千年难得一见的稀有体质,就算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所见到过的酒尊体也只有眼前的这个小子而已。”人皇此时看着众人说道,“但是,你竟然要毁掉酒尊体,不仅仅在他的修炼上动手脚,更是剥夺了他酿酒的本领。”

    “小子,让我看看你身上的那些诅咒。”鬼谷子此时倒是没有什么,当他看到不管人皇怎么说,眼前这个人都是十分泰然自若,仿佛没有任何愧疚之感一样的时候,鬼谷子察觉到这件事情一定有些古怪。

    “这……”尹千杯此时也有点为难,可是,眼前的这几个人不管哪一个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而且,这个人似乎还是叶雷的师父,单凭这一点自己就没有理由怀疑,于是在这个时候,尹千杯直接脱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身上的那些伤疤。

    “身为一名圣阶武者,身上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伤疤,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你动的手脚吧。”鬼谷子此时看着这个人说道,“利用这些伤疤形成诅咒,但是,这诅咒似乎并没有彻底完善,只差一步,这个诅咒就能够彻底完成,看来,你这一次的目的应该就是要完成这个诅咒,让这个小子彻底变成一个废人吧。”

    “老哥,喝了这个。”叶雷此时将刚刚得到的一梦千年交给了尹千杯,而且尹千杯也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喝下了这剩下的半瓶一梦千年,可是,不管尹千杯怎么折腾,这个人的脸上都没有任何的表情,这也让叶雷十分的诧异。

    “实话告诉你,一梦千年只不过是让你来到这个地方的一个借口罢了!”这个人此时看着尹千杯说道,“就算你喝了再多的酒,也绝对不会有什么效果的!这诅咒,最终也只有我能够帮你除掉,当然,也可以帮你将诅咒变得的牢固。”

    “你这家伙!此时,叶雷怒视着眼前的这个人,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叶雷发现,自己竟然不能动弹了,而且在自己身边的尹千杯似乎也遇到了这样的情况,能够让一名圣阶武者瞬间不能动弹,这个人的实力已经超出了叶雷的预想。”

    “师父,快帮我解开啊!”叶雷知道,自己的师父叶无伤一定能够帮助自己解开束缚,但是这次,鬼谷子等人却放弃了,而这个人则是直接走到了尹千杯的面前,此时此刻,他的手上竟然出现了红色的光芒。

    “时间已经到了,是时候把这最后一笔添到你的诅咒之中了!”此时,这个人看着尹千杯,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而此时,在他的手上竟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毛笔,这支笔的笔尖还在滴着鲜血。

    “尹千杯,你的酒尊体的确是千年难得一见,可是,好的身体也要懂得去用才行,这么多年来,实际上酒尊体出现的次数并不在少数,但是,这些人都很难存活下来,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这个人说道,“就是因为,没有人懂得如何去用!”

    大笔挥下,最后一道诅咒直接被刻画在了尹千杯的身体上,但是,这道诅咒完成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本来是十分恶毒的诅咒,在这一笔之后,竟然有了截然相反的效果,诅咒竟然在这个时候变成了对尹千杯的祝福。

    “这是怎么回事?”叶雷此时看着鬼谷子,此时,他身上的所有束缚也都已经消失了,而当他走到了尹千杯的身边的时候,他只闻到一股浓烈的酒香之气朝着他的鼻孔涌了过来,而此时,他竟然不自觉的开始用自己储物戒指之中的酒去冲刷尹千杯的身体。

    “你对酒尊体好像很了解。”此时,人皇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多年来,我好想还没有听说过你这么一个人物,而且,你如果是在那个家伙麾下的话,那你应该在早些时期就已经成名于江湖了才对。”

    “在下不才,朋友们都称呼我为杜康。”这个人此时看着众人说道,“而且,在下本身也是酒尊体,所以,当年我来到杏花村,看到了这个孩子,同样身为酒尊体的我便也产生了爱才之心,但是我知道,我的方法可不是这小子那么容易就能够承受的。”

    “诅咒,随着实力的增长一点点加上去,如果一次性将这个祝福刻画在着小子的身上,想必这小子也就直接爆体而亡了。”鬼谷子此时十分满意地看着这个祝福法阵,就连他也没有想到,这诅咒竟然是这番作用。

    “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也就要离开了,等他醒来之后,把这个东西交给他,对了,作为对你的感谢,这是一本我研究了多年的东西,里面全部都是酿酒的方法,你喜欢的话可以留下,我去也!”

    一瞬间之后,杜康就这样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但是,叶雷此时也很惊讶,酒圣杜康,这个人在自己前世可是一个十分出名的人物,没有想到,来到了这个世界上,这个人在酿酒之道上还有这样的天赋。

    “我们也离开吧。”人皇此时看着鬼谷子等人说道,“我的一梦千年已经被你的弟子彻底攻克,看来,这一次你收的这个弟子甚至有超越你的希望啊,不过,玉不琢不成器,你刚刚是不是有点过于维护这个小子了呢?”

    “你说的没有错,不过,如果这小子有了什么三长两短,我这一把老骨头难道说还要再去收一个弟子?算了算了,这就一次,下不为例!”这个时候,鬼谷子转身看向了叶雷,“小子,我可以帮你一次两次,但是,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你知道了么?”

    “弟子谨记。”实际上叶雷也并不需要鬼谷子的帮助,自己一路走来,的确是有很多时候是在鬼谷子的推波助澜之下才能够完成的,但是叶雷知道,就算是没有鬼谷子的帮助,自己也一样可以做到很多的事情。尹千杯就这样睡了整整三天三夜,三天之后,尹千杯迷迷糊糊的清醒了过来,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竟然一无所知。

    接下来,叶雷吧刚刚发生的事情全都讲给了尹千杯,尹千杯听了叶雷的话之后,也是大惊失色,他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不是在害自己,而且,当他知道了那个人的名字之后,整个人都无法按耐住内心之中的那份激动了。

    “酒圣杜康,没有想到,竟然是他!”尹千杯此时难以置信的眼神已经开始有些呆滞,他很难想像自己恨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恩人,而且,在叶雷的讲述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的酒尊体竟然还有这种说法。

    “好了,你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我也要去斜月城了。”此时,叶雷看着尹千杯说道,“对了,临走之前,这东西是杜康前辈让我交给你的,你的酒尊体不能够轻易修炼别的功法,这部功法我也看过了,的确是很适合你的体质。”

    “杜康前辈没有说过要收我为徒的事情么?”尹千杯此时看着叶雷,实际上就算是杜康没有说,他也已经在心中将杜康视为自己的师父了,而且,杜康不仅仅传授给自己修炼的方法,还有各种酒的配方。

    “孩子,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此时,福伯来到了尹千杯的身边,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福伯竟然一手躲过了尹千杯手中的修炼之法,而此时,福伯的脸上竟然浮现出了一抹阴险的笑容。

    “果然没有错,一直以来,对老哥下手的人实际上并非是杜康前辈,而是福伯你。”叶雷此时淡然地看着福伯,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了一样,“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对老哥他如此关心,这么多年过去了,福伯你的面貌还一点没有变化,这可不像是一个没有任何修炼基础的人才会有的情况吧。”

    “难道说我就不可以在他离开之后修炼么?”福伯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叶雷,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千杯他可是我从小看大的,你一个外来人,可不要借此机会挑拨离间,谁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不是福伯,你到底是什么人?”就在这个时候,尹千杯也在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眼前的这个福伯,如果不是叶雷说出这件事情的话,他本来也是不打算去计较这件事情的,毕竟自己剩下的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可是,这个人实在是过于心急了。

    很显然,这个人的目的就是自己手中的修炼功法,这是酒圣杜康的修炼之法,也就是说,这种修炼功法只对酒尊体有效果,而眼前的福伯竟然抢走了自己的这部功法,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人或者是这个人的朋友,也是酒尊体。

    “没有想到,能够在这几天见到三个拥有酒尊体的人,我也算是运气好了。”叶雷此时看着眼前的福伯说道,“不过,你也应该摘下你的假面了吧,在我的面前用这种拙劣的伪装术,之前我可是因为比赛的事情才没有拆穿你的。”

    “哈哈哈,你还真是嘴硬,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得不到这个东西!”此时,福伯摘下了自己的面具,此时,站在两个人面前的,是一个既陌生,却又感到了一丝丝熟悉的面孔,尤其是尹千杯,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是福伯的孩子。”尹千杯此时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说道,“当年我见过你,你脸上的那道伤疤还是因为我才会这样的,不过,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也是酒尊体,不过,你和我应该是同一天出生的才对,为什么福伯从未提起过你的事情?”

    “等一下,成为武者之后,身上的伤疤是可以自己除掉的,为什么……”叶雷此时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但是接下来,叶雷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人本来就没想要除掉自己的这道疤痕,因为他的目的就是面前的尹千杯。

    “没有错,身为武者,的确是可以除掉这可恨的疤痕,但是,我却没有这么做!”这个人此时看着尹千杯说道,“我就是要让自己记住你,我的父亲,就是因为保护你才会被那么多人杀死,尹千杯,如果不是你,我父亲也不会死!”

    “当年,为了维护你,我的父亲和村子里面的人起了争执,可是没有想到,那人竟然怀恨在心,对我父亲这个普通人下了杀手,虽然这里是遗失大陆,虽然我父亲也算是遗失大陆的原住民,但是,待人友善的父亲,却从来没有考虑过修炼的事情!”

    “在福伯看来,修炼是一种破坏和平的事情,当一个人有了强大的力量之后,就会产生强烈的欲望,而这些欲望会腐蚀掉这个人的灵魂,所以福伯当时也就没有选择这条路。”尹千杯此时低声说道,“不过,福伯也正因如此,成为了杏花村之中最受人尊敬的人。”

    “受人尊敬又能如何?”福伯的孩子此时看着尹千杯说道,“今日我得到了这个东西,假以时日,我一定会超越你,到了那个时候,我就可以亲手将你击杀!尹千杯,你是我父亲的小主人,但是我和你之前却没有任何的关系!”

    “那你还是先打开看看吧。”叶雷此时看着这个人说道,“这东西根本就不是杜康前辈留下来的修炼之法,你看看里面的内容,你应该就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对了,如果你想报仇的话,随时欢迎。”

    说到这里之后,叶雷带着尹千杯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而此时,福伯的孩子则是打开了这本书,但是他发现,这里面根本不是杜康留下来的修炼功法,里面写着的竟然是他父亲,也就是福伯还在世的时候的日记。

    “实际上,我们早就知道了你的身份,只不过还没有揭穿你罢了。”叶雷此时背对着福伯的孩子说道,“实际上我在开始的时候是想要先杀掉你的,但是,老哥说这是他的家务事,我就没有管了,具体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

    就这样,叶雷还有尹千杯离开了这个地方,同行的凤舞还有紫夜也是叹了一口气,他们实际上也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但是为了配合叶雷还有尹千杯演完这出戏,他们还是极力配合到了最后,不过,他们也是在为这个人感到悲哀。

    原来,福伯在世的时候,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自己的死亡,但是,在他临死之前,他想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让自己的小主人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身为尹家的管家,福伯从来都没有被看成是仆人,而是被尹家视为最亲近的人。

    “老哥,这才是杜康前辈要交给你的东西。”就在前往斜月城的路上,叶雷拿出了杜康留下来的两件东西,“一本是修炼的方法,另外一本则是酿酒的配方,想必有了这两件东西,你也很快就会达到杜康前辈的境界了。”

    “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尹千杯此时也有些感慨,回到杏花村的这段时间里面的确是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从一开始为比赛做准备,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这一切都仿佛是做梦一样。

    “对了叶雷。”就在这个时候,尹千杯看着叶雷,似乎也很好奇的样子,“在酿酒大赛的最后,那个评审说你是他的弟子,你师父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能和我说说么,能够坐在那个地方的,可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啊。”

    “说实话,对于我的师父,我也不是很了解。”叶雷此时看着尹千杯说道,“不过应该是我的实力不够吧,我想,等我实力达到了一定程度,应该会知道的更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