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十六章 战风凌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此时此刻,风凌已经恢复到了仙阶初期,但是,在玄功第四转的状态之下,叶雷的实力也丝毫不弱于风凌,此时的叶雷已经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不过现在二人在酆都城外,城中的人很难发现两个人在这里战斗。ww.

    “叶雷,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今天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作为条件,你要把你的妻子,也就是凤舞交给我!”风凌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当然,除了凤舞之外,你的妹妹或者是那个江水柔也可以,她们三个人之中,必须要交给我一个!”

    风凌此时并不知道,这三个人之中,叶仙儿和凤舞完全是叶雷的逆鳞,来到这个大陆上,叶雷想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保护好自己的这些亲人还有朋友,但是,这风凌竟然口出不逊,点名要自己把这几个人交给他。

    “当你觊觎凤舞的第一天开始,你就已经被我判了死刑。”叶雷此时看着风凌说道,“就算你的父亲是这酆都城的城主,也没有办法救你,你放心,我会让你死得很惨的,也算是对得起你刚刚的那一番话了!”

    “真是笑话!”风凌看着叶雷,叶雷此时展现出来的实力的确是和他一样,但是,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叶雷使用什么秘法之后,强行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这个境界罢了,和自己有着天壤之别,他也相信,自己可以轻松的杀掉叶雷。

    “叶雷,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风凌的手中再次出现了那把长剑,这把长剑仿佛很有灵性一样,当风凌将其握在手中的时候,这把剑之中竟然传出来了一阵哀鸣之声,作为炼器宗师的叶雷,自然知道,这是兵器在哭泣的声音。

    但是,从小到大都在风源的襁褓之中成长起来的风凌又怎么会知道这些,在他看来,这是这把剑在喧嚣着战意,而这也让风凌有了更加强烈的斗志,然而,当他看到叶雷手中的奔雷戟的时候,他也先是一愣,因为他也只是听说过叶雷有一件奇怪的兵器,但是他还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一次,也是他第一次见识到叶雷的方天画戟。

    “哼,明知道打不过,已经开始用这些奇怪的东西了么?”风凌此时看着叶雷,在他看来,叶雷的兵器只不过是哗众取宠的东西罢了,并没有什么实战性的意义,但是他又怎么知道,在这把方天画戟之中,存在着更加强大的一个器灵。

    奔雷,原本是九州大陆上的玉皇,原本是和鬼谷子等人平起平坐的存在,但是,为了在大变革时代存活下来,他选择了成为兵器之中的灵魂,这样以得永生,机缘巧合之中,就成了叶雷手中这杆奔雷戟的器灵。

    在吸收了十殿阎罗的幽冥之力之后,奔雷已经彻底恢复了那属于玉皇的记忆,只不过在实力上还有所欠缺罢了,不过,按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奔雷迟早有一天会破戟而出,重新拥有自己的肉身,再度成为玉皇。

    “风凌,你从小到大就一直在这酆都城之中,对于外界的事情你自然不会知道什么!”叶雷此时看着风凌说道,“我现在就来告诉你,什么叫做人外有人,还有,一个武者的境界和他的实力是不可以相提并论的!”

    就在这个时候,叶雷朝着风凌冲了过来,在四转玄功的状态之下,叶雷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仙阶初期的水准,不过风凌并没有慌张,他手中的那把长剑在这个时候竟然张开了一张结界,这个结界竟然直接把叶雷弹了回来。

    “小子,你以为我真的每日无所事事么?”风凌看着叶雷,但是这一次,风凌的眼神却开始变得认真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认真起来的话,绝对会在眼前的这个天阶中期的武者身上吃亏,而此时,他也有些明白了,为什么风源会如此看重这个叶雷。

    “你的实力的确不错,能够在天阶中期的时候发挥出这样的实力,不得不说,就算是我也不及你的十分之一,但是,你今天选择了我作为你的对手,你是很不明智的,虽然你的天赋很好,但是不好意思,我修炼的时间要比你久得多!”

    “修炼的时间长又如何,这就意味着我一定会输给你么?”叶雷此时看着风凌说道,“就算你修炼的时间比我长,但是,也不见得你一定就是我的对手吧,就算你是城主的儿子又何妨,就算你修炼的时间又何妨,修为这种东西,有的时候真的是看天赋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叶雷和风凌的战斗却丝毫没有停止,双方此时处于势均力敌的形势,不管是哪一方,只要稍有不慎,就会成为对方的刀下之鬼,不过在近身战的时候,方天画戟的缺陷就显露了出来。

    “方天画戟不适合近身战,这样下去的话,我迟早会被这个家伙耗死!”叶雷找了一个空隙,连忙和风凌拉开了距离,在近身战的时候,方天画戟并不能发挥最大的优势,而风凌也不是傻子,在叶雷退后的时候,他步步紧逼,不想给叶雷任何余地。

    “这家伙还真是烦啊!”叶雷此时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身经百战的叶雷又怎么会被这种小事所影响,就在这个时候,奔雷戟竟然直接散开,而奔雷戟上的月牙刃则是直接来到了叶雷的手上,在近身战的时候,月牙刃的效果可是要比奔雷戟本身要好的多了,而且,月牙刃特有的弧度,也是极难处理的一件兵器。

    “不好,这小子还有这一手!”风凌也没有想到,叶雷会有这么一招,但是风凌的反应也是很快,在叶雷手持月牙刃的一瞬间便拉开了距离,而这也正好合了叶雷的心思,叶雷也就没有继续追赶下去。

    “我说老东西,你的这个徒弟还算是有两把刷子啊。”魔主此时看着鬼谷子说道,“不过这小子可别玩的太过了,如果真的把这个风凌杀掉了,那风源估计是不会放过他的吧,而且,知道这件事情的,现在可还有一个人啊。”

    “你说的是那青楼头牌牡丹?”鬼谷子此时看着魔主,但是,他却丝毫没有担心,“你仔细看好了,那个牡丹现在可过得不怎么样,她只是一个天阶初期的武者,根本用不上叶雷出手,只需要凤舞一个人就可以处理了。”

    叶雷和凤舞的灵魂可以说是完全相通的,叶雷在想什么,凤舞基本上第一时间就可以知道,前提是叶雷不断开两个人之间的联系,而就在风凌说出这件事情的时候,凤舞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信息,而在此之后,凤舞则是潜入到了青楼之中,并且悄悄地取走了这个牡丹的性命,而这件事情,几乎没有人知道是谁做的。

    “风凌,你仰仗你的父亲是酆都城的城主,你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了么?”叶雷此时看着风凌说道,“我告诉你,就算你的父亲是酆都城的城主,也迟早有离开的那一天,到那个时候,你迟早会成为别人的刀下亡魂!”

    “那又如何?”风凌看着叶雷说道,“最起码,这段时间里面我过的还是很潇洒的,老头子这一次回来之后,一定会把城主的位置让给我,等到那个时候,我一声令下,卫青就会帮我杀掉你,叶雷,我劝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我的条件。”

    实际上,风凌也不想和叶雷为敌,在交手的时候,他能够感受得到,自己想要杀掉叶雷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而他也不是傻子,他也想要在自己上位之后,身边有一个得力的助手,可是,他却想错了方式。

    想要别人成为自己的助手,同时还想要让人家把妻子让给他,世界上哪有这种事情,除了他的那两个小弟之外,几乎没有什么人会选择这么做的才对,而且,即便是这么做了,心中对他也不会是彻底的忠心。

    “考虑?”叶雷此时站在半空之中,他看着风凌,嘴角露出了一模冷笑,“风凌,你这家伙是没有长脑子么?如果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的话,那我现在站在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我看你还是到地府去清醒一下吧!”

    就在这个时候,叶雷的身边出现了一黑一白两把长剑,这两把长剑围绕在叶雷的身边,而风凌的那把长剑感受到这两把剑的气息之后,竟然变得有些退缩,仿佛是老鼠见到了猫一样不敢前进。

    “这是怎么回事,这两把剑到底是什么宝物?”风凌毕竟是酆都城主的儿子,从小到大也见识过不少的宝物,可是当他见到这两把剑的时候,目光已经变得有些呆滞了,他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完美的两把剑存在。

    此时,风凌又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那把剑,心中不免生出了一丝嫌弃,要知道在此之前,他对这把剑可是比任何人都要宝贝的,但是当他看到了叶雷的这两把剑的时候,他的心中竟然生出了杀人夺宝的念头。

    “叶雷,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有这种好东西。”风凌此时看了一眼叶雷,“我收回我的条件,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可以不把你的妹妹送给我,我只要你手中的这两把剑就可以了,你看,我这个条件你是可以接受的吧。”

    “你的算盘打得的确很不错,不过,你以为我会把我手中的这两把剑送给你么?”叶雷此时看着风凌说道,“就算我把这两把剑给了你,你以为你能有命去使用么?不如这样好了,我现在就把这两把剑送给你,你看如何?”

    话音刚落,叶雷直接把手中的两把剑丢给了风凌,而风凌看到了这一幕,心中以为是叶雷选择了妥协,但是,当他接触到这两把剑的时候,他才发现不对劲,叶雷这根本就不是对自己妥协,这两把剑是想要杀了自己。

    当初,这两把剑正是因为叶雷修炼的阴阳之道所以才选择了他,而叶雷能够使用这两把剑,正是因为这两把剑是蕴含着阴阳之力的先天灵宝,和叶雷修炼的阴阳之道可以完美契合,但是,当这两把剑到了风凌的手上之后,又怎么会认可风凌这种人呢。

    “叶雷,你快点把这两把剑收回去!”此时,来自于这两把剑之中的阴阳之力在风凌的体内乱窜,而风凌本身修炼的是比较驳杂的火行之道,在面对如此纯净的阴阳之力的时候,就显得有些疲软了,不过,叶雷又怎么会让他称心如意呢。

    “现在认输,已经迟了吧。”叶雷此时看着风凌,丝毫没有收回这两把剑的意思,如果按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的话,风凌很快就会被阴阳之力彻底杀死,而这也不需要叶雷动手,就算是风源发现,叶雷的解释也就很轻松了。

    “到时候我会和你父亲说的,你因为觊觎我的两件兵器,而受到其中阴阳之力的反噬,这件事情我是不会承担任何责任的,风凌,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这么个死法,不过,这也算是便宜你了!”

    叶雷此时就在一旁看着风凌,他自己也没有想到,风凌最后会是这么个死法,不过这样对于叶雷来说也是好事,就算风源问起来,自己也可以更加轻松的解释这个问题,毕竟,先天灵宝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拥有的。

    “卫青,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点心不在焉的。”此时,在路上,风源看着身边的卫青还有霍去病,他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总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可是,这种感觉他又说不清楚。

    “城主大人,我看您是舟车劳顿,所以才会如此。”卫青此时看着风源,他当然知道风源为什么会这样,毕竟是父子,自己的儿子出了事情,这做父亲的又怎么会安稳呢?可是,他又不好把这件事情明着说出来。

    “城主大人,我看您还是先进去休息一会吧。”此时,霍去病也看到了卫青的难处,对于叶雷等人的计划,霍去病也是知道的,但是,他和卫青不一样,他是完全支持叶雷几个人的,毕竟这风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也就死了。

    风源此时也没有多想什么,而此时也已经到了晚上,已经走了一天的他们也是时候休息了,不过,就在他睡着的时候,却做了一个十分离奇的梦,在梦里,他见到了自己的儿子满身鲜血的样子,并且在向他呼喊着救命。

    “凌儿!”就在这个时候,风源被自己的梦惊醒了,自从成为武者之后,他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做过梦了,但是,这个梦竟然是那么的真实,就连他自己也感到了有些不对劲,而这个时候,卫青两个人也走到了帐篷之中。

    “城主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卫青此时看着风源,此时的风源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这完全不像是风源正常的样子,卫青心中此时也有点犯嘀咕,是不是叶雷那边已经得手了。

    “卫青,去病,你们坐下,我有件事情要和你们说。”风源此时看着这两个人,刚刚的梦已经让他无法入睡了,不过对于武者来说,就算是不睡觉也没有什么了,可是,刚刚的那个梦却让风源感到无比的真实。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风源此时看着这两个人说道,“自从成为武者之后,我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做过梦了,可是,刚刚的那个梦却是那么的真实,让我自己也有些不得不相信了,你们看看,这是不是在暗示着我什么?”

    “城主大人,梦境这种东西又怎么能相信呢?”霍去病此时看着风源说道,“老百姓们都说,梦境和现实是完全相反的,可能您最近想的事情比较多,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梦境,等到我们开完城主大会,回到酆都城,就不会如此了。”

    “是啊,去病说的没有错,梦境这种东西不可全信的,城主您日夜操劳,难免会有些疲惫,我想这应该是错觉才对,再加上风凌公子是那么的优秀,又怎么会被人所杀呢?据我所知,公子可是从来都不会惹是生非的啊。”

    “唉,你们就不要替他隐瞒了。”风源此时叹了一口气说道,“风凌是什么样子,我这个当爹的最了解不过了,平时他在我们面前装出的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实际上却和地痞无赖没有什么两样,你们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么,那燕子,根本就是他从人家张文远的手中抢来的!”

    “城主大人,您……”卫青没有想到,风源竟然连这些事情都了解得这么清楚,“城主大人,您既然都知道这些,为什么还要纵容风凌公子,这样下去的话,公子他迟早会惹上不该惹的人,到那个时候,就算是您也没有办法救他啊。”

    “实际上这孩子以前并非是这个样子。”风源此时看着这两个人说道,“风凌以前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但是,自从他的母亲离开人世之后,他整个人性情大变,虽然在我面前装出一副沉稳的样子,但是,他是什么货色,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不过了。”

    “有的时候,我也想要好好收拾这个小子,但是你们知道么,当我看到这个小子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他的母亲,他和他的母亲长得实在是太像了,我完全下不去手。”风源说道,“就这样,这个孩子也就成长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既然如此,您又为何要将城主之位传给风凌公子,您也知道,如果风凌公子成为了这酆都城的城主之后,酆都城之中的百姓将会民不聊生,到那个时候,整个酆都城都会被风凌公子搞的乌烟瘴气的啊。”

    “你以为我真的要把城主之位传给这个不成器的逆子么?”风源此时看着卫青说道,“你也知道,城主大会决定下一代城主的时候,下一任的继承人都会在一旁,可是,我为什么没有带着那个逆子,你难道还不清楚么?”

    “等一下,城主大人,您的意思是……”卫青不敢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风源的城主之位应该会从自己和霍去病两个人之中选一个,而那个人有极大的可能就是他自己,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风源会这么做。

    “没有错,我已经决定了,你就是这酆都城之中的下一代城主!”风源此时看着卫青说道,“风凌做出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愧对酆都城的子民,我又怎么会把我的位置传给他,而之前我让叶雷担任队长一职,也正是为了让你尽快适应这个位置!”

    “城主大人……”此时,卫青也有些犹豫了,要不要把叶雷等人的计划说出来,不过,当他考虑再三之后,还是决定打消了这个想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