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二章 聚义堂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的确就像是叶雷想的那样,聚义堂的那些首领们早就已经惦记上了叶枫的那两件兵器,但是,他们还是有些顾虑的,叶枫的身份不明,如果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那么他们即便是得到了这两件兵器也没有用。

    现在,叶雷等人也来到了叶枫这边,看样子他们还很熟悉,所以,西门秋林已经开始怀疑叶雷的身上也有类似的东西,毕竟,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是以叶雷为中心的,所以,最宝贵的东西一定在叶雷的身上。

    “大哥,我们现在怎么办?”此时,在聚义堂的一间房中,西门秋林还有他最信任的两名小弟似乎在商量着什么,而这个商量的目标正是叶雷,这些人此时已经开始惦记上叶雷的那些宝物了,而且,叶雷能够拿出这么多酒,那也就说明叶雷的储物戒指之中还有别的好东西,所以,这么一只肥羊摆在面前,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先不要着急动手,这些家伙现在都在我们这里,我们的机会有的是!”西门秋林看着自己的部下说道,“而且,这些人应该是初来乍到的,对于这个地方并不是很了解,只不过,这一次倒是要牺牲张文远那个小子了。”

    实际上,西门秋林等人对于张文远也不是很喜欢,张文远这个人在他们看来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脑子的一个人,不管对聚义堂中的哪一个兄弟,都是十分坦诚的,所以,西门秋林有什么事情也绝对不会找张文远诉说。

    可是,张文远却不知道,他即将成为西门秋林利用的工具,此时的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修炼之中,因为在闲谈的时候,他和叶雷等人谈到了年纪这件事情,当他知道叶雷的年纪的时候,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叶雷兄弟还没有到五十岁,竟然都能够修炼到现在这个境界,反观我自己,因为已经达到了天阶中期而沾沾自喜,真的是有些白痴了。”张文远此时看着自己的双手,此时的他和白天的时候那个张文远简直是判若两人。

    “等我修炼到那个境界,不知道还要多少年!”张文远的语气此时有些愤怒,如果叶雷在这里的话,绝对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张文远实际上并不是什么普通的人,这个人的心中绝对有他的秘密,而张文远白天的那个样子,也绝对是装出来的。

    “燕儿,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去找你。”张文远此时看着窗外,在他的心中,一直浮现着一个人影,而这个人,也正是他修炼的动力所在,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人的话,张文远可能根本都不会修炼到这个境界。

    对于这些已经来到了这片大陆上的人来说,能够生活在九州大陆可以说是多么完美的一件事情,凭借自己的实力,不管去哪都不会受到限制,但是,碍于天道的原因,他们只能够来到这个地方,这是他们不能选择的。

    “算了,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倒不如走一步算一步了。”张文远站起身,此时的他已经难以入眠了,而此时,天色也已经很晚了,这个时候的聚义堂,大家都已经睡着了,然而,当他走出门的时候,他看到了西门秋林的房间还亮着灯。

    “堂主会变的这么强也不是没有道理啊。”张文远心中以为西门秋林是在修炼,但是,当他走进的时候,他却听到了一些他怎么想都想不到的事情,西门秋林和另外两个人,正在议论着怎么除掉叶雷等人。

    “堂主,我看我们倒不如把机会放在那两个孩子的身上!”这个时候,其中一个人看着西门秋林说道,“您也看到了,那两个孩子,不管是哪个天赋都很不错,尤其是叶雷的那个孩子,天赋更是连我们自己都羡慕不已。”

    “你说的没有错,如果拿孩子作为要挟的话,或许我们会成功,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这叶雷发起疯来,弄出了他身后的那些上古大能,到时候我们要怎么办?”西门秋林说道,“有的时候计划不能这么莽撞,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堂主要害叶雷兄弟!”张文远此时愣住了,他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随后便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但是,就在他离开之后,西门秋林三个人在房间之中却是露出了一抹十分诡异的笑容,似乎,他们已经知道了张文远来过一样。

    “堂主果然好计策!”此时,一名手下看着西门秋林说道,“让这个张文远代替我们去挑拨离间,到时候,我们反打一杷,这样一来,叶雷等人就会绝对的信任我们,只不过,张文远这个小子倒是可惜了。”

    “这有什么可惜的,只要能够拿到那几件宝物,我们想要进城的话,那还不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西门秋林说道,“既然是张文远这小子把这几个人带来的,那就让这小子尝尝,这个大陆上真正的道理!”

    张文远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这几个人计算在内了,而此时,他也看到了叶雷等人的房中还亮着灯,犹豫了一会之后,张文远还是决定走到了叶雷等人的房前,毕竟这件事情在他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

    “叶雷兄弟,你们在吗?”张文远此时敲响了叶雷等人的房门,而紧接着,叶雷打开了门,当看到是张文远的时候,叶雷也有些吃惊,但是,叶雷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不对劲的样子,为的也是不希望张文远起疑心。

    “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张大哥!”叶雷此时看着张文远说道,“张大哥您深更半夜来,难不成有什么事情?还是说晚上的时候没有喝尽兴,让小弟再陪着大哥喝上几杯?张大哥你也就不必拘谨了,大家都是兄弟嘛。”

    “叶雷兄弟,你要是真的拿我当兄弟,就不会这么和我说话了。”张文远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不过,我既然来了,就不和你掩饰什么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讲,不管你相不相信,最起码,我说的一定是真的!”

    这个时候,张文远竟然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叶雷清楚,这个人是要立下天道誓言的,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立下天道誓言的话,会被其他人发现的,所以叶雷还是连忙阻拦住了这个人,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这么激动。

    “张大哥,从一开始我就看出您和他们有些不一样,甚至你表面的那些粗心大意都是装出来的,你的内心之中有你的故事,当然,我想你也不会告诉我的,不过,这一次你来究竟有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这么晚才来说?”

    “实际上,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张文远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堂主他们正在筹划着要怎么杀掉你们,然后夺得你们手中的宝物,叶雷兄弟,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你还是马上离开吧!”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难道不是么?”叶雷本来还想这个人会到这里和自己说什么事情,原来是这件事,不过叶雷还是很感动的,这个人能够冒着危险告诉自己这件事情,那就说明这个张文远和其他的人有些不一样。

    “张大哥,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情,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就先回去吧。”叶雷此时看着张文远说道,“我想,你半夜来到我这里,堂主他们已经知道了才对,不过你放心吧,这个房间之中我已经设下了禁制,我们说什么他们是听不到的。”

    “禁制!”张文远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中也颤抖了一下,能够来到这个地方的人虽然都是一些强大的武者,但是,能够使用并且可以随手设置出阵法禁制的人才是这个地方最受欢迎的武者。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叶雷兄弟,我说的都是真的事情,相不相信是你自己的事了。”张文远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不过,你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毕竟西门秋林那个人不是你能够对付的。”

    这个时候,张文远的声音竟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叶雷也没有想到,张文远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但是,就在张文远即将离开的时候,叶雷叫住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叶雷还是想要帮助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

    “张大哥,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你明天不要做出什么不寻常的举动,这样的话,对你我都有好处!”叶雷此时看着张文远说道,“当然,如果你想要提前丧命的话,就随便你了,但是,你心中应该也有要做的事情吧。”

    叶雷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张文远也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叶雷竟然会揣摩到他心里面的事情,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直接离开了叶雷的房间,可是,他离开叶雷房间之后,他的一切表现就都重新落在了西门秋林的眼中。

    “看来叶雷那小子是没相信这家伙的话!”西门秋林看到了张文远满脸沮丧的样子,心中暗道,“张文远,真的是抱歉了,你既然选择了出卖我,那我也就绝对不会给你任何机会,我聚义堂,可不会收留叛徒!”

    转眼之间就到了第二天,在清晨的时候,叶雷被一阵嘈杂的声音吵醒,当他走出门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张文远竟然被西门秋林绑在了柱子上,而且在张文远的身上,竟然全都是血淋淋的伤痕。

    “西门堂主这是做什么?”叶雷此时走到了西门秋林的面前,当他看到张文远的时候,他心中也有些发慌,难不成是张文远昨天把事情都说了出去,然后来到了西门秋林这边为自己出头?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也有些过于耿直了。

    “叶雷兄弟你不知道,这家伙竟然说我要加害于你们,还在我们的兄弟之中散布谣言,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惩罚他!”西门秋林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说道,“叶雷兄弟,你就说吧,我们要怎么处理这个家伙?”

    “堂主息怒,凡是都讲求一个证据,张大哥对我很好,昨天夜里还找我去喝酒,怎么会散布谣言说您要加害我呢?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他为什么不在昨晚的时候就带我离开呢?我们只见了一次,我想,就算这件事是真的,张大哥也会站在您那边吧。”

    “嗯?”西门秋林此时皱了一下眉头,但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心,西门秋林装作是怀疑张文远的样子,随后,他看向叶雷的时候,又换了另外一幅表情,“叶雷兄弟你说的没有错,看来这从中作梗的人另有人在。”

    “大家都是兄弟,我想应该是有的人昨天喝多了以后忘了醒酒,才会做出这种事情,说出这种话,酒话而已,大家又何必这么认真呢?”叶雷笑着说道,“我看还是先放了张大哥,大家和睦相处比较好。”

    “是啊,文远平时对我们都很好的,我也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情。”此时,除了西门秋林和那两个心腹之外,其余的人之中,有几个人也说出了这样的话,而且,很快所有的人都表示要放过张文远。

    “这小子果然还是有些手段。”西门秋林此时看着叶雷,但是他的内心之中是绝对不会放弃的,毕竟叶雷的存在对于他来说,那就是他未来的前途,只有到了内城之中,才有机会真正修炼到更高的境界。

    “既然如此,那可能是我错怪好人了。”西门秋林此时放下了张文远,叶雷连忙走上前去帮助张文远松绑,而此时,张文远的身上已经满是伤痕,叶雷随手拿出了一颗丹药,喂张文远服下,过了一会,张文远就仿佛没事人一样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小子,你疯了吧!”这个时候,紫夜传音给叶雷说道,“你把这个东西送给这个小子,不就让这个西门秋林的杀机更加明显了么,你难道嫌你们几个人的命太长了么?你看,那个西门秋林的眼神已经很不对劲了!”

    “就是要这个样子才好!”叶雷此时笑着说道,“这才是我的目的,我就是要让这个家伙字迹露出狐狸尾巴,而且,我已经感受到了,我们的老熟人很快就会来到我们这边了,如果是那个家伙的话,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的!”

    “老熟人?”紫夜也不是很清楚,在这个地方,除了叶雷的那几个朋友之外,叶雷哪里还有什么老熟人,而且,就算是那几个家伙,以他们的实力也根本不是这个西门秋林的对手才对,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死的人岂不是更多么?

    “冥月!”这个时候,叶雷抚摸了一下自己胸前的那块玉,自从来到这个大陆上之后,这块玉就变得异常的活跃,而冥月似乎也变得十分兴奋,叶雷知道,在这片大陆上,一定有什么东西是吸引着冥月的。

    “少主人,有什么吩咐么?”冥月此时出现在了叶雷的身边,当看到冥月的时候,西门秋林等人全部都不淡定了,从一开始叶枫手中的那两件先天灵宝,到现在叶雷手中的丹药和这个叫做冥月的随从,西门秋林整个人都无法控制内心之中的欲望了。

    “来人,动手!”这个时候,西门秋林总算是忍不住了,此时,他带着他的那几名心腹直接来到了叶雷等人的面前,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余的聚义堂的成员却是愣在了这里,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堂主究竟要做什么。

    “狐狸尾巴总算是露出来了么?”叶雷此时站起身,看着西门秋林说道,“果然没有错,张大哥说的全都是真的,而且,我自己的判断也丝毫没有错,西门秋林,从一开始,你的目的就是杀人夺宝,我说的没有错吧。”

    “哼,事到如今,就算你知道了又怎么样?”西门秋林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就算你知道了,你们这些人初来乍到,在这个地方无亲无故,我劝你们还是乖乖投降,把你们手中的宝物都交出来,我或许会给你们留一条生路!”

    “那如果我不答应呢?”叶雷此时看着西门秋林,叶雷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在一切都挑明之后,叶雷也就不会在意这些事情了,而且,叶雷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个熟悉的气息正在朝着自己的这个方向赶来,已经快要到了。

    此时叶雷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拖延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面,他们绝对不能和西门秋林争斗,因为一旦打起来,以他们的实力,是绝对抵挡不住西门秋林的攻势的,事到如今,叶雷只能等待。

    “你不答应?哈哈哈,你说呢?”西门秋林看着叶雷,随后眼神之中竟然出现了一抹狠厉,“看在你给我的兄弟们喝了酒的份上,我会给你留一个全尸,叶雷,我劝你还是乖乖投降,能够来到这里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你最好按我说的做。”

    “真不巧,从小到大,我还从来都没有听过别人的建议呢。”叶雷此时摇了摇头,看着西门秋林说道,“不过,你为了得到我身上的东西,竟然如此残害自己的手下,这聚义堂的名字,也实在是有些刺耳啊。”

    “武道之路本来就是无比肮脏的,只有争斗,厮杀,强者才能够越变越强,而活到最后的,永远都是最强大的哪一个!”西门秋林说道,“兄弟又如何,在利益面前还不是会捅你刀子?什么兄弟道义,全都是狗屁!”

    短短的几句话,在聚义堂所有人的耳中却是那么的讽刺,当初他们正是为了一个义字才会来到这里,没有想到,现在带领着他们的这个人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可是他们又能怎么办,他们也只能够任其摆布,因为自己没有那么强的实力。

    “只有我变成了最强的人,我才能够保护我的兄弟,而在我成为这个最强之人之前,我的兄弟们都将是我变强的基石,而了让我变强,他们宁愿付出自己的一切,这就是我的兄弟们!叶雷,你明白么?”

    “我看,不明白的人是你吧!”叶雷此时看着西门秋林说道,“为了自己变强就可以牺牲自己的兄弟么?这样的人永远都只是一个废物,既然是兄弟,你为什么不带着他们一起成长,一起变强?你这个堂主,根本对不起聚义堂这三个字!”

    “没有错,你的确不配做这个堂主!”这个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西门秋林的身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