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四章 下一步计划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就这样,欧冶子的话题转移到了这块材料上面,这块材料是当初阎罗王偶然之间得到的,这件事情还要追溯到神都天帝时期,不过,当欧冶子说到神都天帝时期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阎罗王看起来十分年轻,而且,神都天帝时期距离现在也有一段距离了。

    “师父,您没有开玩笑吧,神都天帝时期,那已经多少年了,阎罗王这么算起来的话,应该早就已经熬过了生命大限才对,又怎么可能活到现在,而且,您好像也不是那个时代的人吧,师父,您说的是真的么?”

    “那么,你认为七魄离体之后还能够正常行动这件事情很离奇么?”欧冶子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这个世界上,存在即是有道理,而且,我和阎罗王能够活到现在,自然也有我们的方法,否则的话,你认为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在大变革时代之后,人类武者的修炼就开始变得单一了。”鬼谷子说道,“在大变革时代之前,可以说那是一个百家争鸣的时代,在那个时代里面,武者的修炼有很多的方式,只不过现在的这种方式是其中的一个主流罢了。”

    “没有错,而当时,阎罗王找到的这块材料,正是大变革时代之前留下来的材料,这种金属在现在已经找不到了,不过我没有想到,阎罗王竟然能够找到这种东西,当时的我已经见过了鬼谷子,所以,自然很清楚这究竟是什么。”

    “龙火青金石,就算是在大变革时代之前,这也是世间罕有的炼器材料,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上我竟然能够见到这个东西,而且还能够有这个机会用其炼制兵器,当时的我是十分激动的,身为一名炼器宗师,能够用这样的材料炼器,那是毕生所愿啊。”

    “于是,我炼制出了这两件兵器,实际上,这件方天画戟与其说是我炼制的,倒不如说是叶无伤代替我炼制的,当初我已经被阎罗王杀掉,而我的灵魂却寄托在这块材料上面,所以,我找到了叶无伤。”

    “灵魂附体,对我来说虽然有很大的伤害,但是,我真的很希望见到这块材料能够变成一件兵器,所以,不管付出怎么样的代价,我都要完成这件作品,于是,我选择了和叶无伤的灵魂做一个融合。”

    “我们本来就是鬼谷子的七魄之一,所以,我们两个的灵魂融合到一起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叶无伤的修为本来就要高于我,而且,我们的灵魂融合到一起之后,他就相当于是第二个我,而就在那个时候,叶无伤取出来了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东西。”

    “什么东西,竟然能够让你都无法拒绝?”鬼谷子此时也有些好奇了,欧冶子当时已经是世间顶级的炼器大师,这个世界上的炼器材料基本上没有他不认识的,可是,能够让他无法拒绝,那是什么样的炼器材料呢?

    “当时,叶无伤拿出来的竟然是一颗灵魂金丹。”欧冶子此时严肃地说道,“不过,这颗灵魂金丹已经出现了裂痕,也就是说,这颗金丹的主人在此之前受到过一次重创,而这次重创也是他丧命的原因。”

    “玉皇,那个人是天庭的第一代圣王。”叶雷此时看着欧冶子说道,“当初师父可能也不知道这是玉皇的魂魄吧,不过,也多亏了师父,玉皇才能够成为我们的伙伴,而且,他也抛弃了过去的一切,拥有了新的生命。”

    “原来如此,没有想到,那竟然会是玉皇的魂魄。”欧冶子此时惊讶地说道,“没有想到,叶无伤这个家伙还真的有两把刷子,但是,一件神兵在刚刚炼制出来的时候,威力并没有多么强大,神兵之所以强大,完全是因为使用者的那颗心,叶雷,这句话你要牢牢记住。”

    “所有的兵器,诞生之时都不是神兵,它们会被称为神兵,是因为他们的主人是在用自己的神魂,全心全意的去帮助这件兵器成长,所以这件兵器才会成为神兵,而你的这件奔雷戟会吸收幽冥之力,恐怕和龙火青金石脱不开关系了。”

    “龙火青金石,这到底是什么材料?”叶雷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但是,这种材料的确是很神奇,不过,就在他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欧冶子的身体竟然开始一点点的变虚,叶雷知道,欧冶子的时间不多了。

    “从今以后,这个世界上就再也不会有欧冶子这个人了。”欧冶子此时笑着说道,“我剩余的残魂会进入到生死簿之中,从这一刻开始,我和阿娇就再也不会分开了,我为炼器之道付出了一生,还遇到了我最爱的人,这辈子,无憾了。”

    就这样,欧冶子剩余的灵魂也变化成了一股青烟,直接进入到了生死簿之中,而这个时候,生死簿之中竟然散发出了一道粉红色的光芒,似乎欧冶子的灵魂和阎罗王的灵魂在生死簿之中融合到了一起一样。

    “有情人终成眷属,师父,希望你们能够幸福。”叶雷此时收起了生死簿,生死簿那掌控人们生死的力量此时已经消失不见了,此时的生死簿,已经变成了极其普通的一本书,但叶雷还是将其收了起来。

    “奔雷,这一次,你无法吸收幽冥之力了。”叶雷此时看着手中的奔雷戟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会不会影响到你,但是,这一次你就忍忍吧,不管怎么说,师父也是将你锻造出来的那个人啊。”

    “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比你清楚得很。”奔雷说道,“就在刚刚,阎罗王已经把她的幽冥之力传输给我了,而且,我也见到了,抛弃了幽冥之力之后,阎罗王真正的样子,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欧冶子会爱上这个人了。”

    就算奔雷不说,叶雷也很清楚,阎罗王在那个时候一定是一名绝世美女,否则的话,欧冶子那种身份地位的人,又怎么会被阎罗王的美貌所吸引呢?心中虽然清楚,但是叶雷还是没有妄自揣摩,毕竟,这是对亡者的不敬。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么?”鬼谷子此时看着地藏王说道,“你这家伙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现如今,九州大陆已经遇到了一次巨大的危机,难不成你这地藏王菩萨还要坐视不理不成?”

    “我的愿望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地狱之中不再出现冤魂,就是这么简单而已。”地藏王说道,“地府怨灵一日不清,我地藏王就一日不离开地府,而且,也不会回到佛门接受那个封号,鬼谷子,此时危机已过,我也该告辞了。”

    就在这个时候,地藏王直接坐在了谛听兽的身上,而且,谛听兽也算是神兽的一种,行走速度也是极其快速的,很快地藏王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目光之中,而叶雷则是带着众人回到了中州城,并且来到了战子淼的房间。

    “如果阎罗王说的是真的,那么子淼就应该还在这个房间之中。”叶雷此时在房间之中不断找寻着,他知道,阎罗王在这里设置了一个结界,只要找到这个结界,就能够救出战子淼,所以,叶雷此时聚精会神的寻找着,一刻也不敢松懈。

    “你们看,在这里!”这个时候,战子凡找到了一丝不对劲的地方,而仔细检查过后,这里的确有布置结界的痕迹,不过叶雷也没有想到,阎罗王竟然会把结界布置在这个地方,如今阎罗王已经死去,这结界也就轻而易举地被破坏了。

    “哥!”此时,战子淼直接扑到了战子凡的怀中,自己在这里被困了不知道多久,如今见到战子凡,战子淼那颗悬着的心才真正落了下来,而战子凡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后来,众人才了解到,原来,战子淼早在之前就已经被困在这里了,只不过是叶雷等人没有发现而已。

    “阎罗王如今已经死掉了,十殿阎罗如今还剩下四个人,叶雷,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此时,刑天看着叶雷说道,“我想,十员猛将此时只剩下了四人,地府应该不会再派他们单独出马了才对。”

    “您说得没有错,不过,阎罗王的实力我们已经见识过了,就算是我在玄功第三转的状态下,也不是她的对手,由此可知,十殿阎罗的力量比我们想象之中还要强大,而且,如果不是师父出现的话,中州城恐怕都要拱手相让了。”

    “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啊。”江水柔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敌我之间差距的确是有些大,而且,对方有幽冥之力的加持,在幽冥之力的加持之下,我们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果是一般的判官无常倒还好,可是,这十殿阎罗就有点……”

    “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要找到一种新的力量,而且,这种力量要足以能够和幽冥之力抗衡!”叶雷此时皱着眉头说到,“可是,这样一来的确是有些太难了,和幽冥之力抗衡,这本来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另外一种办法,就是我们全部都打到天帝之境。”何武说道,“就算对手能够用出强大的力量,但是,他们的极限都还没有超过天帝之境,也就是说,对于幽冥之力来说,天帝之境也不是那么轻松就能够达到的。”

    “达到天帝之境,需要的不仅仅是武者本身的实力,同时也需要武者对于武道的理解,这二者缺一不可。”鬼谷子此时看着叶雷等人说道,“而且,就算是当年的盘古天帝,想要达到这个境界也是极其困难的。”

    “可恶,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要怎么办才好!”何武此时有些愤怒地说到,“依我看,我们倒不如现在就去找地藏王,和他一起把十七层地狱的冤魂全部清除,到那个时候,幽冥没有了力量来源,我们也好动手。”

    “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叶雷说道,“地狱的第十八层我已经建立好了,如今,十八层地狱已经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就算是幽冥想要从中得到力量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而且,就算没有了地狱之中的力量,可是,还有那么多的人感染了幽冥之力呢?”

    “有些事情,要一点点的去想对策。”鬼谷子说道,“对了,你们之前唤醒的天灵子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这段时间里面,七剑之阵应该已经都传授给那些天兵天将了吧,现在缺少的,应该只是练习的机会,没错吧。”

    “话说得轻松,想要找那么多对手谈何容易!”刑天说道,“难不成,我们现在就派遣这些天兵天将,就凭着他们这半吊子的七剑之阵,我们去攻打地府的老巢?鬼谷子,你已经老糊涂了,这种事情你已经看不透了。”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叶雷此时看了一眼鬼谷子说道,“师父,您说得没有错,七剑之阵的确是需要练习的机会,而地府就正好给了我们这些机会啊!而且不仅仅是他们,我们也要练习七剑之阵!”

    “你们师徒两个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明白呢?”刑天此时看着这师徒两个人说道,“你们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们真的要带着这十万人去攻打地府的老巢,你们两个不是在开玩笑吧?”

    “不,我们不是在开玩笑。”叶雷此时看着刑天说道,“只不过,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是地府的老巢,您应该知道,十殿阎罗虽然是地府之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但是,这十个人不会时时刻刻都在地府之中,他们也有自己的驻地。”

    “是啊,这又如何?难不成我们要去打十殿阎罗,你不要开玩笑了,就一个阎罗王就够我们受的了,这要是去打剩下的那几个家伙,我们这不是自己上去送死么?叶雷,你要死我不拦着,但是,你别带着我的后人!”

    “前辈,活着的十殿阎罗我们自然不是对手,但是,那还有已经死掉的十殿阎罗呢?”叶雷此时笑着说道,“十殿阎罗如今已经被我们除掉了六个人,而且,前后不过一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面,地府应该是不会找到新的继任者的。”

    “也就是说,趁着群龙无首的这段时间里面,我们去端了地府十殿阎罗的老巢?”刑天听到这里的时候,心中也有些激动,不知道已经多久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大开杀戒了,而这一次,叶雷的想法正好也满足了他的一些需要。

    “没有错,就是这样,对于地府来说,十殿阎罗的选拔也是很严谨的,所以,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地府既要找到我的行踪,又要选出新的十殿阎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借此机会,我们正好削弱一波地府的实力!”

    “哈哈,好主意,现如今,算上刚刚死去的阎罗王,地府已经有六名阎罗死在了你的手里,而且,剩下的那四个人里面,秦广王是华秦风的父亲,是不会轻易出马的,也就是说,真正有威胁的,就是那三个人!”何武此时分析道。

    “不可大意,就算是那三个人,也够我们喝一壶了。”叶雷说道,“排在第五的阎罗王就已经有了这样的实力,由此可见,其余的人实力只能更强,不会比阎罗王还要弱的,也就是说,接下来的每一场战斗,都要赌上我们自己的性命。”

    “武道之路本来就是刀口舔血的一条路,叶雷,不要说那么多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刑天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不过,当他说完这些话之后,战子凡的表情却是有些尴尬,虽然刑天已经是他的器灵,但是,他还是没有适应刑天的性格。

    “先不要着急,我们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阎罗王的据点。”叶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阎罗王是刚刚死掉的,所以,地府的准备也是最为不充分的,我们可以从这个方面下手,然后先毁掉阎罗王的老巢!”

    “等一下,你说了这么多,你知道阎罗王的据点在什么地方么?”胡耀天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这一次是阎罗王亲自找上门的,我们谁也不知道阎罗王的据点在什么地方,就这么要去攻打,是不是有些草率?”

    “不,实际上这些十殿阎罗的据点之中,只有阎罗王的据点我是最有把握的!”叶雷此时看着胡耀天说道,随后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取出来了刚刚收回去的那本生死簿,而就在此时,阎罗王的身影竟然浮现了出来。

    “前辈,真是不好意思,这一次要去攻打您的据点。”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前辈,晚辈知道这样问很无礼,但是,晚辈还是希望您能够把您的据点位置告诉我们,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做到有备无患。”

    “叶雷,我不会怪你的。”阎罗王此时已经不再被幽冥之力感染,已经变回了原来的那个阎罗王,而且,看着此时的阎罗王,叶雷才明白奔雷的话,的确,阎罗王的确拥有天下之间绝无仅有的绝妙容颜,就连叶雷看到了,心中也为之一颤。

    “好了,我的据点就在这个地方,在湘西之地,我的据点可以说是十殿阎罗之中位置最好的那个,易守难攻的地理位置,你们占据了这个据点之后,可以依次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而且,在这周围就是其他被你们杀死的那几个阎罗的据点。”

    身为十殿阎罗之中唯一的女性,阎罗王自然是很受照顾的那一个,不管是据点的位置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阎罗王得到的基本上都是最好的,而其他的九个人也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十殿阎罗是个女人,他们也就没有那么认真。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准备朝着这个地方出发!”此时,叶雷指着生死簿上阎罗王凝聚出来的那个地方说道,“不过,中州城也需要有人镇守,所以这一次我选择镇守中州城,至于你们,这一次也算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了。”

    “等一下,叶雷你难道不和我们一起学习七剑之阵么?”何武此时看着叶雷问道,“这可是衡山派传承下来的阵法啊,难道说你就一点都没有兴趣么?还是说,师父又要给你开小灶不成?你可不要太自私啊!”

    何武的话瞬间把众人都逗乐了,不过众人也都知道,何武只不过是在说笑而已,这些人里面,说叶雷自私那是所有人都不会承认的,如果说叶雷是一个自私的人的话,那么现在的他们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在唤醒师父他们的时候,我就已经学习了这七剑之阵,也就是说,我已经不需要学习了。”叶雷说道,“而且,守住中州城,也是头等的大事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