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三章 名匠欧冶子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就在这个时候,从生死簿还有奔雷戟上面发出了耀眼的白色光芒,白色的光芒之后,来自阎罗王的杀招竟然就这样被挡了下来,就连阎罗王也有些郁闷了,自己多次想要抹杀掉叶雷的灵魂,可是每一次都没有成功。

    虽然阎罗王也可以选择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直接杀掉叶雷,但是,叶雷已经修炼出来了灵魂元婴,也就是说,叶雷的灵魂已经和正常的武者不一样了,通过灵魂元婴,叶雷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阴阳金丹再次重生。

    但是,用了生死簿的话就不一样了,生死簿的力量能够直接抹杀敌人的灵魂,而这也就意味着,叶雷的灵魂金丹会被直接抹杀掉,而失去了灵魂金丹,叶雷也就变成了活死人,这样一来,叶雷的身体也就方便别人夺舍了。

    可是,阎罗王却是没有想到,自己多次想要杀掉叶雷,却屡屡被阻止,而这一次,竟然又是自己的兵器,也就是自己手中的生死簿出现了问题,但是,这个时候的生死簿仿佛是和叶雷手中的奔雷戟产生了共鸣一样,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

    在这道光芒之下,叶雷的力量一点点得到了恢复,而叶雷那已经被魔道之力蒙蔽的双眼此时也渐渐恢复了清明,这也就是说,叶雷此时已经摆脱了魔道的控制,而叶雷身上的魔气也在一点点消散。

    看到这一幕,凤舞等人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了下来,只要叶雷没有事,她们就还有胜利的希望,而且,对于凤舞来说,胜负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叶雷的生死,只要叶雷还活着,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

    但是这个时候最为不满的就要属阎罗王了,自己的计划三番五次被打乱,但是这一次,不管自己怎么召唤生死簿,生死簿都没有回应自己,而叶雷也是如此,不管自己怎么召唤奔雷,奔雷都仿佛没有听见一样。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出现在了众人的耳中,而此时,在这道白光之下,一缕白色的烟雾也在一点点上升,而这缕白烟竟然在天空之中一点点形成了一个人影。

    “怎么会是你!”看到这个人影的时候,阎罗王整个人都愣住了,她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有朝一日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这个人,正是锻造出了生死簿的炼器宗师,曾经的炼器第一人,名匠欧冶子。

    “阎罗王,我们好久不见了吧。”欧冶子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你也没有想到吧,我们会以这种方式再次相见,而这个手持方天画戟的少年,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叶无伤把这件兵器托付给你的吧。”

    “欧冶子前辈。”叶雷此时单膝跪地,欧冶子虽然不是他的师父,但是,欧冶子和叶无伤同为鬼谷子的七魄之一,所以,自己这一跪也是应该的,不管怎么说,某种意义上,欧冶子也算是自己的师父了。

    “我与叶无伤同根同源,你能够得到叶无伤的青睐,看来你的身上一定有过人之处。”欧冶子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而且,竟然能够让沉睡在这杆方天画戟之中的玉皇的灵魂苏醒,看来你的确是这杆方天画戟的有缘之人。”

    “老东西,我要问你,当初我明明是看着你锻造出来的这本生死簿,为何我给你的材料还会出现在其他的兵器上面!”阎罗王此时看着欧冶子问道,“你几次三番坏我好事,看我不把你这残余的魂魄也彻底打散!”

    “阎罗王,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难道说有的事情你还一点都没有放下么?”欧冶子此时看着阎罗王,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叶雷才知道,原来在阎罗王和欧冶子的身上,绝对不止是炼制兵器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欧冶子前辈,实际上我也很好奇。”叶雷此时看着欧冶子说道,“按理说,这方天画戟本来就不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出现的东西,为什么您能够在那么久之前就锻造出来了这件兵器,而且,您是怎么交给我师父叶无伤的呢?”

    “你竟然是叶无伤那家伙的弟子?”欧冶子此时看着叶雷,而且上下打量了一番,“嗯,你的身上不仅仅有叶无伤的气息,同时,你应该也修炼了我的炼器之法,小子,如果这么说来的话,你也应该叫我一声师父才是啊。”

    “弟子拜见师父!”叶雷此时看着欧冶子说道,“实际上,这些年来弟子在外一直是以师父您的弟子这个名号闯荡的,不过弟子幸不辱命,在炼器之道上也算是小有成就,不过,弟子很好奇,这生死簿究竟是什么样的兵器?”

    “老头子,你的话说完了么?”这时候,阎罗王等得已经不耐烦了,直接朝着欧冶子的方向冲了过来,可是,她也只是冲散了欧冶子的身体,等她转过身来的时候,这缕白烟已经在一次凝聚到一起了。

    “欧冶子,我要杀了你!”阎罗王这时候拿起了自己的那把长刀,不断地朝着欧冶子的方向劈砍,但是,不管阎罗王怎么做,都没有办法伤到欧冶子分毫,而且就在这个时候,生死簿竟然也挡住了阎罗王的攻击。

    “生死簿,你这个叛徒!”阎罗王此时看着生死簿,咬着牙说道,“这个人把你炼制出来之后就弃你而去,你竟然还在护着这个人,生死簿,难道说这么多年来,你我之间就没有一丝感情存在么?”

    “不管什么时候,你依旧是我的主人。”生死簿之中此时走出来了一名妙龄女子,这名妙龄女子此时看着阎罗王,声音十分悦耳,但是,这个声音听在阎罗王耳中却是如坐针毡一般,“但是,这个人却是我的父亲!”

    “阎罗王,不管是什么兵器,对于兵器本身而言,炼制出这件兵器的人才是兵器最为亲密的人,不管这兵器已经认谁为主,不管这件兵器多么强大,在炼制者的面前,多么强大的兵器也都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少和我废话!”阎罗王似乎根本不想听这些,直接朝着生死簿的方向冲了过来,“可是,不管她做什么,生死簿都没有选择继续听她的命令,而且,欧冶子的残魂也没有被阎罗王彻底打散,而就在这个时候,两道结界直接打了过来,将阎罗王还有叶雷等人分别困在了里面。”

    “看来,想要和你门好好谈谈也不太可能了。”欧冶子此时看着这两边的人说道,“好了,我既然出现在了这个地方,这也就是说,我的这一缕残魂也要回到我最终应该回到的地方去了,在此之前,我有些事情要告诉给你们,你们都听好。”

    “欧冶子,你不要在这里假惺惺的了,当年我找你炼制生死簿,你身为炼器宗师,竟然偷留材料,恐怕你这炼器宗师的名声也就这个样子了吧!欧冶子,没有想到,堂堂的炼器名家,竟然会做出这种事出来!”

    “哼,大惊小怪。”叶雷知道,阎罗王这样做是想要打乱欧冶子的心绪,但是,同为炼器宗师的他却知道,身为炼器之人,在承诺了帮助别人炼器的时候,一般情况下都会留下一部分材料给自己的,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是很普遍的一件事。

    “当年,我锻造生死簿的时候,我就知道,我肯定难逃一死,所以,阎罗王,你应该还记得吧,在我答应了帮你炼制兵器之后,我曾说过我要准备三天,你可知道那三天我都做了什么吗?”欧冶子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

    “那三天里面,我见到了我的挚友,也就是和我同样身为鬼谷子七魄之一的叶无伤,但是我已经预料到字迹难逃一死,所以我找到了他,并且告诉了他,在炼制生死簿的时候,我也会同时炼制出他想要的那件兵器。”

    “而我很清楚,在我炼器之前,你是根本不会把那块材料交给我的,所以,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同时开炉炼制两样兵器,所以,就有了接下来的生死簿还有方天画戟,只不过你没有想到,这杆方天画戟并没有被我收在储物戒指之中。”

    “你这辈子都不会想到,我在炼制兵器的那樽鼎上面刻画了一个空间储物法阵,正是这小小的法阵,帮助我留下了这杆方天画戟,而且相较于生死簿,这杆方天画戟上面我花费的心思要更多!”

    “你这家伙!”阎罗王的眼中此时仿佛能够喷出火来,但是她也拿欧冶子没有任何办法,而且,欧冶子所建立的这个结界异常的坚固,就算是她用出了幽冥之力,也无法撼动这个结界分毫,这也是让她很诧异的地方。

    “你不要白费力气了,身为炼器之人,对于阵法结界的掌握可以说是驾轻就熟,如果不掌握这些阵法的话,我又怎么能够炼制出来这两件兵器呢?”欧冶子此时看着阎罗王,意思是让阎罗王赶紧死心。

    “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杀害我的竟然会是你,阎罗王。”欧冶子此时继续了他的叙述,“阎罗王,我本以为会是和你一起的那个人会趁机除掉我,但是我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你亲自动手。”

    “你当时既然早就料到了会有此一劫,又何必在意是谁杀的呢?”阎罗王此时竟然刻意避开欧冶子的目光,但是,从她躲躲闪闪的目光之中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之间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身为炼器宗师,平日来只有那些材料和我打交道,但是,自从遇到了你以后,世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阎罗王,哪怕是现在,我也很难忘记,当初与你在一起的时候,那段美好的日子,阿娇,难道你都不记得了么?”

    “我当时只是为了让你为我锻造这件兵器,所以才会刻意接近你的!”阎罗王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神却一直在看着周围,完全不敢和欧冶子对视,“而且,你当初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你又怎么能……”

    “可是,我的确是爱上了你。”欧冶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嘴角露出了一抹无奈的笑容,“我也没有想到,我竟然会喜欢上地府的十殿阎罗,实际上,在你接近我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但是,我并没有揭穿。”

    “你为什么不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揭穿我。”阎罗王此时看着欧冶子,“这样一来,你或许也不会死,欧冶子,在地府没有达成目的之前,是绝对不会杀死你的,难道说你不知道这一点么?你为什么当初还……”

    “阎罗王,爱情这种东西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得清的。”这个时候,凤舞看着阎罗王说道,随后又看了看叶雷,“就好象我和叶雷一样,如果让我们形容我们之间的感情的话,我也说不清楚,但是,为了他,我能付出一切,甚至是我的生命。”

    “为了他,我能付出一切,甚至是我的生命。”这句话此时回荡在阎罗王的脑海之中,实际上,从小就在地府长大的阎罗王,哪里经历过人世间的爱恨情仇,在遇到欧冶子之前,对于爱情这一方面,她也是一片空白。

    “没有错,这就是人类之间的爱!”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阎罗王,我没有想到你和我师父之间竟然还有过这段往事,但是,人世间的爱情绝对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们地府也不会理解这其中的真正含义。”

    “叶雷是吧,你就不要说了。”欧冶子此时看了一眼叶雷说道,“有些事情是我自己的选择,而且,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会在炼制生死簿的时候炼制出来你的这件兵器么?那是因为,这两件兵器都是同样的材料,所以迟早会有相遇的那一天。”

    “阿弥陀佛,这就是佛门之中所谓的因果。”地藏王此时看着欧冶子说道,“没有想到,人类之间的因果竟然也会在兵器之上体现出来,看来,这世间的确还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学习啊。”

    “这就是凡尘。”鬼谷子说道,“常言道,万物皆有灵,一草一木,都有他们自己的生命,哪怕是尘世间的一粒尘埃,或许也有他们自己的世界,而我们就生存在这样的世界之中,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够有今天的成就。”

    “欧冶子,也就是说,当时的你已经知道,我并非是什么好人么?”阎罗王此时终于敢直视欧冶子的双眼了,“那你为什么没有揭穿我?还为我炼制了这件生死簿,你难道不知道我是要做什么吗?”

    “为了你,就算与整个世界为敌又如何。”欧冶子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只要是有你在的地方,那就是我的世界,所以,我不管你拿着这件兵器做什么,我只知道你是我心中最爱的那个人,这就足够了。”

    “你真的好傻。”阎罗王的眼眶之中,泪水已经忍不住流了下来,当初的她虽然只是为了任务去接近欧冶子,但是,初经人事的少女又怎么知道,在她的心中,早就已经留下了这个让人着迷的男人。

    “在爱情面前,所有人都是傻子,难道不是么?”这个时候,凤舞已经来到了叶雷的身边,看着伤痕累累的叶雷,凤舞的心中也很难受,但是凤舞知道,叶雷也是为了保护他们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叶雷,我想知道一件事情。”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你刚刚明明已经是强弩之末,为什么还会爆发出那么强大的力量,而且,我也很纳闷,你应该是知道的,你在使用那个力量的时候,会迷失掉你自己的本性吧。”

    “没有错,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但是,我当时却不得不那么做,因为你是一个值得我尊重的对手,在面对了这么多的十殿阎罗之后,我发现,实际上你和他们还是有些不同的。”

    “外界盛传,地府阎罗王手段毒辣,手下亡灵基本上都是被折磨致死,但是现在看来,却不是那个样子。”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即便是你在使用幽冥之力的时候,你的招数之中只有狠辣,却没有阴毒,所以,外界的传言也不可全信啊。”

    “叶雷,能够和你交手,的确是我这辈子最荣幸的事情。”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而且,鬼谷子的确是调教出了一个十分出色的弟子,但是这一次,我却不能成为你的奔雷戟的养分了,叶雷,这一次,我也要做出我最重要的决定了。”

    就在这个时候,阎罗王竟然开始燃烧起了自己的先天金丹,内丹燃烧,也就是说阎罗王此时正在燃烧着自己的生命,而欧冶子也瞪大了双眼,他没有想到,阎罗王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而紧接着,金丹燃烧那强大的力量竟然直接冲破了欧冶子布下的结界,而一道灵魂的力量竟然直接朝着生死簿冲了过来。

    “欧冶子,你想要彻底离开我,我是不会如你所愿的!”阎罗王的声音此时响彻在半空之中,“欧冶子,如今我已经成了这生死簿中的灵魂,从今以后,我就是这生死簿之中的器灵,生死簿,对不起,我发誓,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主人,你的心意我都知道。”生死簿的器灵此时也闭上了双眼,紧接着,生死簿的力量竟然和阎罗王的力量一点点融合到了一起,最后,一道金光闪过,生死簿仿佛获得了新生一般,而重新出现的器灵,也让众人十分惊叹。

    “阎罗王竟然化成了生死簿的器灵,这还真是意外。”这个时候,战子凡看着眼前的一幕,惊讶地说道,“不过,这也许就是爱情的力量也说不定啊,但是,这还真是出乎意料,欧冶子和阎罗王,竟然还有这段历史。”

    “这世界上有的事情就是这么意外。”叶雷说道,“不过,师父您也该给我们说说,奔雷为什么会觉醒出玉皇的记忆了吧,而且,玉皇的力量怎么会出现在奔雷的身上,还有,奔雷为什么可以吸收幽冥之力呢?”

    “放心吧,这些我都会告诉你的。”欧冶子说道,“而这都要从那块材料开始说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