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一章 转机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叶雷此时闭上了双眼,此时的他只能坐以待毙,在生死簿的束缚之下,他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凡是被生死簿选中的人,都会受到一种十分强大的束缚,那不是肉体上的束缚,而是灵魂上的,再加上领域之力,叶雷完全动弹不得。

    生死簿加上千古阎罗殿,这两种力量的完美结合,让叶雷知道了领域还能够这样使用,但是即便知道,叶雷也没有机会去尝试了,只要自己从生死簿上面被除名,那自己的武道之路也就在这里终结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阎罗王的动作此时停下来了,她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无法落下去,而叶雷此时已经闭上了双眼,这也就是说这根本不是叶雷的意愿,但是,这又是什么力量,竟然能够阻碍自己。

    “嗯?”叶雷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别的感受,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发现,阎罗王的动作竟然停留在了那里,而且,看阎罗王的姿态,她的动作应该是受到了阻碍,而且,阻碍她的这股力量很强。

    叶雷此时瞬间感到一阵轻松,他身上的束缚竟然也解除了,可是,叶雷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本来已经是必死的结局,现在出现了一些转折,而叶雷此时站了起来,不知何时,奔雷戟竟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怎么回事,你的这件兵器有古怪!”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手中的奔雷戟,而叶雷也能够感受到,奔雷戟的气息此时已经占据了上风,而且,从生死簿之中竟然传来了一股依赖的情绪,而这依赖的对象,正是奔雷戟。

    “这是怎么回事?”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眼神之中满是诧异的神色,自从她得到了生死簿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生死簿竟然会对其他的兵器产生依赖的情绪,可是,生死簿明明是欧冶子炼制的最后一件兵器,按理说是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

    “奔雷,这是怎么回事?”叶雷此时看着奔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实际上奔雷的来历也是比较神秘的,叶雷只知道这是叶无伤留给自己的一件兵器,但是,奔雷戟突然出现的玉皇的灵魂,这一切叶雷都无法解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生死簿之中的器灵似乎很依赖我的样子。”奔雷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而且,刚刚生死簿的器灵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停止了阎罗王的动作,否则的话,你现在早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不可能的,生死簿明明就是欧冶子留下来的最后一件兵器,这绝对是欧冶子的巅峰之作,而且,我是眼睁睁看着欧冶子炼制成这件兵器的,欧冶子是根本没有机会做手脚的,不可能的,为什么会这样!”

    阎罗王此时想要尽快落笔,可是,不管她怎么用力,这支笔始终都没有落下,而且,叶雷在生死簿上面的名字竟然开始渐渐消失,过了一会之后,叶雷的名字竟然彻底消失了,而这也就意味着,生死簿的攻击已经失效了。

    “可恶,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需要你了!”此时,阎罗王将生死簿狠狠地丢到了一边,而她自己则是直接朝着叶雷的方向冲了过来,虽然失去了生死簿,但是,这是在千古阎罗殿之中,阎罗王的实力依旧能够得到最大的提升。

    “奔雷!”叶雷失去了束缚,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必死无疑,但是没有想到竟然在出现了一线生机,而且,生死簿竟然会临场叛主,这是叶雷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情况,而这一切绝对和奔雷有关系。

    从一开始奔雷的出现,再加上奔雷戟之中后来觉醒的器灵,再往后器灵的身份竟然是天庭早年的圣王,传说之中的玉皇。仔细想了想,在奔雷的身上竟然拥有这么多的秘密,虽然叶雷从来没有考虑过,但是仔细想想,却也让人有些震撼。

    手持奔雷戟,叶雷直接迎了上去,而且在这个时候,叶雷再一次激起自己的阴阳领域,而这一次,奔雷戟也完美的融合到了叶雷的领域之中,而且这一次,叶雷的领域竟然一点点吞噬掉了阎罗王的千古阎罗殿。

    “阎罗王,真的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领域之力还能够这么使用。”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不过关于奔雷的事情我就没有办法告诉你了,因为,我也不知道奔雷究竟是什么来历!”

    就在这个时候,叶雷拿着奔雷戟直接朝着阎罗王就冲了过去,不过,尽管失去了生死簿,但是阎罗王的实力还是毋庸置疑的,毕竟是十殿阎罗之中的五殿阎罗王,身负阎罗之名,可以想象到地府圣主对其是多么的重视了。

    “万松炼狱山!”阎罗王的力量瞬间爆发了出来,而在叶雷的阴阳领域之中竟然出现了一座熊熊燃烧的火焰之山,而阎罗王则是就这样站在这座山上面,山上的火焰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而火焰也已经遍布了她的全身。

    “叶雷,就算没有生死簿,你依旧不是我的对手,在完全融合了幽冥之力之后,我已经成为了最接近天帝的人,就连圣主大人也要忌惮三分,更不要说你这个小小的天阶武者,叶雷,你能够走到今天,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但是,奇迹也是时候终结了!”

    就在此时,火焰之山已经完全融入到了阎罗王的身体之中,阎罗王此时身披火焰战甲,手中的战刀也被烈焰覆盖,叶雷知道,那不是一般的火焰,那火焰是来自于地狱的幽冥之火,也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鬼火。

    一到绿光闪过,阎罗王已经来到了叶雷的身边,阎罗王的速度叶雷是见识过的,而且,叶雷心里很清楚,在阎罗王的速度之下,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反击的力量,而且,阎罗王的实力也要超过自己,但是,叶雷还有他的底牌。

    “玄功逆转,第一层!”刹那之间,魔气纵横,在叶雷的身上爆发出了黑色的魔气,黑色的魔气在叶雷的身上形成了一套狰狞的黑色战甲,玄功逆转,所产生的是属于魔道的力量,而魔道之力相较于幽冥之力,甚至还要纯粹一些。

    “什么!”阎罗王一时之间也没有反应过来,她没有想到,叶雷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而且,她也活了很久了,对于魔道之力也不算是陌生,但是,如此纯粹而强大的魔道之力,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双方的力量产生了第一次碰撞,强大的冲击力瞬间充斥在叶雷的阴阳领域之中,一边是幽绿色的冥炎之甲,而另外一边是黑色的魔界战衣,两个人相对而立,每个人都仿佛是自己那一方的神明一般。

    “生死簿。”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随后,生死簿依旧没有抵挡住阎罗王的召唤,回到了阎罗王的手中,但是此时的生死簿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效用了,现在的生死簿,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

    “生死簿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阎罗王此时收回了自己手中的战刀,看着叶雷说道,“生死簿是用来终结敌人生命的一件兵器,所以,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那就是终结之书,而终结之书,还有另外一种形态。”

    就在这个时候,生死簿竟然开始发生了变化,本来只是一本书的生死簿,竟然发出了幽绿色的光芒,这道光芒一点点扩散,随后,在阎罗王的手中,竟然变成了一把长刀,一件武器拥有两种形态,叶雷还是第一次见到。

    “在杀掉欧冶子之后,我也很后悔没有详细的问一下关于生死簿的用法,但是,这么多年以来,我还是找到了这个诀窍,而这,也正是终结之书的最终形态,而这一次,你就绝对不会有任何脱身的机会了。”

    手握终结之书的阎罗王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终结之书每一次挥舞,都会有幽绿色的力量出现,如果不是叶雷身上的战甲足够坚硬,叶雷早就已经成了阎罗王手中的刀下亡魂,而且,叶雷也不敢尝试去和阎罗王硬碰硬。

    此时,和生死簿已经不再出现那种对奔雷戟的依赖的情绪,似乎此时的生死簿已经被阎罗王彻底控制了一样,但是叶雷也没有放弃,现如今他的实力和阎罗王相差无几,所以,他还是有一定希望能够战胜阎罗王的。

    “叶雷逆转玄功了。”此时,所有的人都在结界之外仔细观察者结界之中的事情,虽然叶雷的领域之力已经彻底遮住了众人的视线,但是,紫夜和叶雷由于存在灵魂的联系,紫夜自然知道叶雷究竟做了些什么。

    “玄功逆转,没有想到你的弟子最终还是做出了这个选择啊。”地藏王此时看着鬼谷子说道,“当初我就说过,你的《寂灭玄功》是一部十分纯粹的魔道功法,当时的你还不承认,现如今,你的弟子开发了这部功法的最正确的使用方法,鬼谷子,你无话可说了吧。”

    “实际上,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了。”鬼谷子说道,“自从我的七魄离开了我的身体,并且各自自成一派之后,我就知道《寂灭玄功》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过我没有想到,不是我七魄之中的任何一个,竟然是我的弟子完成了这部功法的魔化。”

    “成佛成魔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罢了。”凤舞此时看着两个人说道,“佛又怎样,魔又如何,只要不违背自己内心之中的良知,这些都是正确的修炼之路,佛修尽头便是魔,魔之极致亦成魔。”

    “你说的没有错。”地藏王此时看着凤舞说道,“佛和魔,这两者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可以说,两者之间是完全互通的,只不过,大多数的修佛之人没有考虑到这一步,而修魔之人更是如此。”

    而此时,结界之中,叶雷还有阎罗王的战斗已经进入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叶雷的魔界战衣已经伤痕累累,而叶雷胸前的那部分已经满是裂痕,不过反观阎罗王这边,状况也没有好到哪去,而阎罗王此时也已经开始喘起粗气。

    “不可能,按照资料来说,你不应该有这样的力量才对。”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卞城王临死之前传递回来的消息,说你的力量也就是和泰山王差不多而已,可是,你现在的实力却超出了那个范畴。”

    “不,只不过是我不想使用这玄功逆转的力量罢了。”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玄功逆转,就和幽冥之力一样,对我的身体是会产生负荷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用出这一招的。”

    “那为什么,你这一次用出来了这一招?”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难不成我给你造成的威胁就这么大么?还是说,你这一次是真的想要认真了呢?叶雷,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圣主那么看重你了,你和他,原来是一类人。”

    “我可不管是不是什么一类人,我只知道,如果我不杀掉你的话,你就会杀了我,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而已。”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而且,奔雷让我看到了我翻盘的希望,有了奔雷,我想,你的生死簿也就无法对我造成威胁了!”

    “哼,只不过是你的运气好罢了,生死簿是欧冶子这一生所锻造的最好的兵器,又岂是你手中那根废铁能够比拟的!”阎罗王看着叶雷,骄傲的说到,“更何况,你的师父欧冶子已经被我彻底杀死,天底下,已经没有能够超越生死簿的兵器存在了。”

    “我的师父的确是欧冶子没有错,但是,我却不只有欧冶子这一个师父而已。”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语气十分平淡,而且,刚刚受伤的战甲也在一点点恢复,与此同时,阎罗王这边也在一点点恢复自己的力量。

    “哈哈哈,你的师父的确不只是欧冶子一个,你还有鬼谷子那老家伙做你的师父,可是,鬼谷子他只不过是一个不敢动用自己全部实力的懦夫罢了,而你另外的一个师父,衡山派的天灵子,那种货色我根本看不上眼!”

    “不,除了他们,我还有别的师父!”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嘴角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而其余的那些师父,拥有的是和欧冶子一样的灵魂,也就是说,你即便杀掉了欧冶子,可是,欧冶子的魂魄却没有消失!”

    “不可能,一个人的金丹都已经彻底碎掉了,又怎么能不死呢!”阎罗王说道,“而且,欧冶子可是被我用生死簿亲自杀掉的,而他欧冶子的大名,也是我亲自从生死簿上面划掉的,叶雷,你还想虚张声势么?”

    “如果是真的话,那为什么生死簿会对奔雷产生依赖的感觉呢?”叶雷看着阎罗王,说出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而且,你就这么确定,生死簿才是我师父欧冶子这辈子锻造出来的最完美的兵器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阎罗王的力量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在询问叶雷的同时,阎罗王也直接朝着叶雷的方向冲了过来,终结之书是十分锋利的,而叶雷的战甲还没有彻底恢复,就这样,终结之书直接划破了叶雷的皮肤,叶雷的鲜血也就沾在了终结之书上面。

    “终结之书是生死簿的另外一个名字,而且,终结之书用起来也比生死簿更加方便。”阎罗王说完这句话,便用终结之书在半空之中写出了叶雷的名字,而这个名字在完成的时候,叶雷竟然再一次感到了那种束缚的力量。

    “生死簿的能力是将一个人的名字从上面划去,彻底毁灭这个人的魂魄,而终结之书则没有这么麻烦,只需要将这个人的名字彻底斩碎,到那个时候,这个人自然而然就会死亡,而且,终结之书还可以一点点折磨中了束缚的人,叶雷,品尝痛苦吧。”

    此时,阎罗王用刀在这个名字上轻轻地划着,紧接着,叶雷的身上竟然出现了相同的伤口,就算叶雷身穿战甲也无济于事,这种力量是从叶雷的身体内部发出的,保护叶雷身体的战甲此时没有任何作用。

    “叶雷,去死吧!”阎罗王此时举起了终结之书,直接朝着叶雷的名字斩了下去,可是,就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奔雷直接脱离了叶雷的双手,朝着这个名字直接冲了过去,就在终结之书即将接触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奔雷戟成功地将其挡住了。

    就在终结之书和奔雷戟接触到一块的时候,一股神奇的力量迸发了出来,而终结之书也变回了生死簿的样子,叶雷的名字也从半空之中消失不见,也就是说,这一次阎罗王的进攻再一次被化解掉了。

    “看来,你还真的是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叶雷说道,“生死簿的确是师父炼制出来的一件比较好的兵器,但是很不巧,师父锻造生死簿的时候,所用的材料只不过是你提供的那块材料中很小的一部分而已。”

    “你说什么!”阎罗王此时看着手中的生死簿,她很难相信叶雷说的是真的,“不可能的,当时我是眼看着欧冶子那个家伙炼制的这件兵器,就连炼化材料的时候也是如此,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做到这件事的!”

    “你懂得炼器之道么?”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可是,他的眼神之中却充满了蔑视,“一个不懂得炼器之道的人,竟然在这里大放厥词,也难怪师父当年能够同意在你的面前炼制这件兵器,因为你根本就不懂得炼器。”

    看着依偎在奔雷旁边的生死簿,阎罗王此时很难相信这个事实,可是,如果叶雷所说的话都是真的,那么,自己当初交给欧冶子的那么多材料,剩余的材料都用到了什么地方呢,想到这里的时候,阎罗王看了一眼叶雷的奔雷戟。

    “等一下,难不成当年剩下来的材料,全部都被欧冶子那个老东西用来锻造这件兵器了么!”阎罗王此时冲到了生死簿的旁边,并且试图握住奔雷戟,可是,奔雷又怎么会给她这个机会,奔雷见势不妙,连忙带着生死簿躲到了一边。

    “不可能!欧冶子就算留下了材料,他也已经死了,他又怎么会炼制出这件兵器,这不可能!”阎罗王此时难以置信的说道,“除非,他能够借尸还魂,否则绝无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