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章 生死簿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

    常言道,阎王叫你三更死,哪敢留人到五更,而这句话中所说的阎王,就正是五殿阎罗王,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世间都有这样的说法,而在这个世界上,阎罗王更是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只要是她想要杀掉的人,没有人能够活的下去。

    而生死簿,叶雷的确是没有听说过这件兵器,在欧冶子的记载之中,根本没有任何关于生死簿的描述,再加上阎罗王所说的话,看来欧冶子的确是被阎罗王所杀,而且,就在生死簿完成的那一天。

    “我不得不说,欧冶子的确很厉害,世间多少武者梦寐以求能够得到欧冶子锻造的一件兵器,哪怕是欧冶子所抛弃的废品,也会被世人视若珍宝,但是,在我手中的这本生死簿,却是欧冶子这一生的最高杰作!”

    就在这个时候,战场之中还有一名百宝阁的战士没有死去,但是,叶雷就算是想要救他也已经晚了,因为此时,他已经落到了阎罗王的手中,而阎罗王也没有把他怎么样,只是简单的划开了他的胳膊,取出了一些鲜血。

    “快回来!”就在阎罗王松手的时候,叶雷把这个人带了回来,但是,阎罗王却没有丝毫阻拦,而是就这样任由叶雷把人救了回去,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叶雷这辈子都难以忘记,因为,他看到了生死簿的可怕。

    阎罗王将这个人的鲜血涂在了生死簿上面,就在这个时候,从生死簿之中投出来了一个巨大的投影,而这个投影所投射出来的竟然是刚刚那个人的名字,而那个人的全身此时都在剧烈的颤抖,不管别人怎么呼唤,都完全得不到回应。

    “阎王叫你三更死,哪敢留人到五更,叶雷,你也应该听过这句话吧。”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这句话实际上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而当年因为这句话名扬天下的,就是我的先辈,初代阎罗王!”

    此时,在阎罗王手中出现了一根巨大的毛笔,大笔一挥,这个名字直接被划掉,而就在这个时候,叶雷身边的这个百宝阁的战士,竟然直接倒在了地上,而且完全没有其他任何反应,就这样死在了这里。

    “好邪门的兵器。”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两军发生交战,死伤在所难免,可是,如果阎罗王在这里的话,那么,就没有人能够接近她,一旦被阎罗王取到了鲜血,那么,留给自己这边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师父啊,当年您留下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件兵器啊!”叶雷此时也有点头痛,可是,阎罗王的实力强悍,就算自己不应对的话,单凭阎罗王一个人的实力,自己这边也没有人能够拦住她,再加上那诡异的生死簿,自己这边就更不是阎罗王的对手。

    “这种事情,就交给僵尸去做吧!”这个时候,欧阳萱萱操控着手中的僵尸,直接朝着阎罗王的方向冲了过去,的确,此时也只有那些没有灵魂的僵尸能够作战了,可是,僵尸的实力最高也只是洞虚之境而已,完全拿阎罗王没有办法。

    “叶雷,你不要忘了,你们还没有找到战子淼,某种意义上来说,战子淼此时还算是在我的手上!”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而且,凡是冲上前去的僵尸基本上都已经被阎罗王大卸八块,全军覆没了。

    “这是怎么回事?叶雷兄弟,难道说你没有救回子淼么?”战子凡此时看着叶雷,他以为叶雷已经救回了战子淼,但是阎罗王这么一说,他也有些紧张了起来,毕竟那是自己的亲妹妹,一点也马虎不得。

    “我们中计了,那封信是阎罗王送过来的,但是,写那封信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还是上次的那一个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这个人竟然要帮助阎罗王,现在我也有点搞不清楚这个人究竟是敌是友。”

    “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子淼现在下落不明,生死未卜,而且,子淼既然被阎罗王抓住,那也就是说,在阎罗王的手中,已经有了子淼的鲜血,如果我们把这个家伙逼急了的话,子淼就危险了!”凤舞说道。

    “你认为我们能够逼急这个家伙么?”叶雷众人十分紧张,就算他们所有人加起来,也不是这阎罗王的对手,阎罗王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的,而且,此时的阎罗王给叶雷一种感觉,那就是天帝。

    “我明白了,为什么没有在你的身上感受到幽冥的气息。”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并且站在了众人的面前,“那是因为,你们排在前五的阎罗,已经完成了和幽冥之力的融合,现在的你们,已经和幽冥之力融合为一了!”

    “你说的没有错,十殿阎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力量,但是,后面的那五个家伙又怎么能够和我们相提并论!”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什么十殿阎罗,在我的心里面,只有地府刚刚成立的时候的五殿阎君!”

    在地府刚刚成立的时候,实际上并没有十殿阎罗这个强大的阵容,在那个时候,神都天帝手下只有五个十分强大的随从,这五个人一直被人们称为五殿阎君,后来,地府的阵营扩大,才有了后来的十殿阎罗。

    “就凭他们的力量,还妄想与我们平起平坐,就连幽冥之力都控制不好的人,又有什么资格拥有阎君这个称号,叶雷,圣主大人很看好你,但是,在我眼里,你也只是一个垃圾而已,不仅是你,就连林展还有华秦风,我也不放在眼里!”

    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口中的话语十分狂妄,但是叶雷知道,这个人有狂妄的资本,不说别的,单凭那一本生死簿,就足以让所有的武者为之颤抖,这件兵器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而且,自己现在完全没有任何对策。

    但是,阎罗王就在自己的面前,如果自己不行动的话,那么,受伤害的就只能是自己的伙伴,可是,就算自己能够和阎罗王一战,可是,双方实力已经有了一些差距,自己难免会受伤,而如果受伤的话,对于他来说就是死路一条。

    “放心吧,我不会一开始就使用生死簿的!”阎罗王看着叶雷,她似乎读出了叶雷心中所想一样,“如果面对任何对手我都要使用生死簿的话,那我的这本生死簿岂不是过于廉价了?叶雷,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两!”

    就在这个时候,阎罗王竟然真的收起了自己的生死簿,而且取出了之前的那一把弯刀,看她的架势,应该是要和叶雷武技上见真章了,可是,叶雷却没有动,虽然那封信是为了引自己进入全套,可是,其中关于阎罗王的记载,还是不得不信的。

    阎罗王手段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如果真的是面对这样对手的话,不知道阎罗王会用出什么样的手段,而且,叶雷也见识过了阎罗王手中的人偶傀儡,这些人偶傀儡已经可以组建成一支军队了,如果自己陷入苦战,那么,对于凤舞他们来说也是不利的。

    “怎么?连这点胆气都没有了么?”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嘴角露出了一抹轻蔑的笑容,“看来你也不过尔尔,我杀了你的师父,你竟然连报仇的想法都没有,叶雷,不知道欧冶子那个家伙如果知道了的话,会是什么表情呢?”

    “你说的没有错!”听了阎罗王的话之后,叶雷也笑了一下,的确,自己的确是想得太多了,甚至连报仇这件事情都忘记了,虽然欧冶子和叶无伤并非是同一个人,但是,他们都拥有同一个灵魂,而且,自己也的确是他们的弟子。

    “奔雷,这一战,我们一起吧。”叶雷此时直接取出了奔雷戟,奔雷戟是叶无伤留下来的兵器,而且,在叶雷学会了炼器之道之后,也知道了这件兵器究竟出自谁的手笔,这是欧冶子留下来的兵器,借由叶无伤转交给了自己。

    不管是鬼谷子,还是鬼谷子分出去的那七魄,他们都在为自己的变强付出着,这些人每一个都是自己的老师,而且换个说法,这些人也可以算得上是同一个人了,弟子为师父报仇,这也算是天经地义了。

    “奔雷,好久没有用那一招了吧。”叶雷看着手中的奔雷戟,而叶雷口中所说的那一招,正是自己所独创出来的奔雷戟法,但是现在,奔雷戟法的九式已经成为了过去,叶雷的奔雷戟法早就已经达到了无招之境,也就是说每一招,都是最强的杀招。

    “就是这个样子!”在感受到了叶雷身上的杀气之后,阎罗王仿佛疯狂了一般朝着叶雷冲了过来,而且,她的双眼竟然开始泛红,那是一种嗜血的状态,叶雷也不知道,为什么阎罗王会变成这个样子。

    “此次一战,难免生灵涂炭。”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云游僧人装扮的人来到了中州城的城外,而这名僧人所骑乘的,竟然是一只叫不上来名字的妖兽,而就在此时,这个僧人竟然打出了一道结界,并且将叶雷还有阎罗王都关在了结界之中。

    “阿弥陀佛,地府十殿阎罗十去其五,不过即便如此,也无法避免这人世间的战争与杀戮啊。”这名僧人此时走到了战场之中,而接下来的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从这个僧人的身上发出了一道耀眼的金光,而紧接着,那些尸体竟然都消失不见了。

    “战争之中难免出现冤魂,只希望你们尽快投胎,免遭灵魂游离于尘世之苦。”这名僧人此时看了一眼城墙上的凤舞等人,可是,下一秒的时候,竟然直接消失了,而转瞬之间,却出现在了城墙之上。

    “你是何人!”这个时候,战子凡等人都十分小心,如果这是地府的人的话,那么这种实力的强者他们绝对不是对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鬼谷子走了出来,并且走到了这名僧人的面前,没有丝毫的戒备之心。

    “谛听,你还好么?”鬼谷子并没有和这名僧人打招呼,而是先抚摸了一下这只妖兽的头,不过,谛听这两个字传到凤舞的耳中的时候,凤舞也愣住了,她没有想到,在这个地方竟然也能够听到这个名字。

    “您说这是谛听兽!”凤舞看了一眼谛听,紧接着又看了看谛听身上的那名僧人,“如果说这只是谛听兽的话,那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大师,您应该就是佛门之中,被称为地藏王的那个人吧!”

    “没有想到,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有人认识小僧。”这名僧人此时默认了自己的身份,而且,他本人也从谛听的身上走了下来,“前几日,我曾去过十七层地狱,发现十七层地狱已经变成了十八层,我就知道,一定是你们的杰作了。”

    “哦?您为何如此确定是我们所为?”凤舞此时也很好奇,不管是她本人还是叶雷,和地藏王都没有任何接触,可是,为什么地藏王能够知道十八层地狱的事情是叶雷做的呢?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结界之中却产生了巨大的爆炸。

    刹那之间,地藏王所建立的结界竟然被打破了,而叶雷还有阎罗王的身上也满是伤痕,不过,看着叶雷的样子,应该已经逆转了一次玄功了,否则的话,以叶雷的实力绝对不会是阎罗王的对手,但是,这也看出了阎罗王强大的实力。

    “小子,你手中的那件兵器很奇特啊!”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很显然,刚刚叶雷的奔雷戟法让她吃了一些苦头,而且,她也只是听说过叶雷的兵器很奇特,但是这第一次见也是有些惊讶,她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兵器。

    “如果欧冶子还活着,应该会对你的的这件兵器很好奇。”阎罗王看着叶雷说道,“不过很可惜,你已经没有机会去找欧冶子给你锻造一把更加强大的兵器了,因为,欧冶子人生的巅峰之作在我的手中!”

    “所谓的巅峰,就是要用来打破的!”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双眼竟然透出亮银色的光芒,和阎罗王那血红色的双眼不一样,叶雷的双眼此时显得是那么的坚决冷静,而且,丝毫没有对阎罗王的畏惧情绪在里面。

    “没有错,就是要这个样子!”阎罗王的血性似乎被叶雷彻底激发了出来,拿着手中的刀直接朝着叶雷冲了过去,而叶雷也没有丝毫畏惧,手持奔雷戟竟然直接正面迎战,两个人的招式有来有回,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叶雷的阴阳领域也释放了出来。

    “阴阳领域,在我的领域之中,阎罗王你只有一个结局!”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当然,如果你有这个能力打破我的领域也可以,但是很抱歉,我的阴阳领域已经趋于完善,凭你的力量还不足以打破!”

    “你以为就只有你有领域之力么?”阎罗王看了叶雷一眼,依旧是那么轻蔑,在她看来,叶雷不过是一只可以随时碾死的蚂蚁,自己现在只不过是在和叶雷玩而已,等到自己玩够了,也就自然到了叶雷的死期。

    一瞬间,另外一股强大的领域之力从阎罗王的身上爆发了出来,而此时,周围的环境竟然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叶雷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周围,战场此时竟然变成了一座大殿,而自己,竟然被绑在这大殿之下。

    “这就是我的领域,千古阎罗殿!”阎罗王此时坐在高高在上的位置上,领域之中,黑白无常,牛头马面都俯身跪在阎罗王的面前,而叶雷发现,自己竟然也有一种忍不住想要跪下去饿的冲动。

    “叶雷,你没有想到吧,我还有这种招数。”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并且走到了叶雷的身边,阎罗王那娇美的面容,在叶雷的眼中却是那样的邪恶,虽然这阎罗王并没有把自己怎么样,可是,叶雷也不喜欢这种感觉。

    而此时,生死簿则是平放在阎罗王的桌面上面,在生死簿的旁边,一根根血红色的毛笔格外显眼,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阎罗王的领域之力,而阎罗王也没有继续折磨叶雷,而是将叶雷松绑,自己则是回到了座位上面。

    “你说你的阴阳领域已经趋于完善,但是很不凑巧,我的领域已经很完善了,叶雷,你知道领域之力彻底完成的标志是什么吗?”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那就是你自己的兵器与你的领域融合为一,而你的领域,也不过是刚刚诞生的婴儿罢了!”

    “好了,我现在已经玩够了,叶雷,在我的领域之中,你已经跑不掉了,阎王叫你三更死,哪敢留人到五更,虽然圣主大人很看好你,但是很抱歉,在我这里,你只有死路一条,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技不如人,死在你的手上也是我命中注定!”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说道,“不过,在临死之前,我想要知道,你到底把子淼藏在了什么地方,反正我已经快要成为你的手下亡魂,这件事情你说出来也无妨吧。”

    “好,反正你也是将死之人,那我就告诉你也无妨!”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实际上,我并没有抓战子淼,而战子淼也只不过是被我用结界封在了她本人的房间之中了,只不过是你们太弱,没有发现我的结界罢了!”

    “竟然是在子淼自己的房间之中!”叶雷此时没有想到,原来阎罗王根本就没有抓走战子淼,从一开始,自己就陷入了阎罗王的圈套,“阎罗王,既然你可以一下子就杀掉我,为什么还要如此大费周章!”

    “如果一下子就杀掉你,你不会感觉到很无趣么?”阎罗王看着叶雷说道,“早就听闻你叶雷英姿飒爽,手持方天戟,如战神降世,只可惜,今日一见,看来这传言也只能是传言,不能当真啊!好了,时辰已到,叶雷,我今日就给你一个痛快!”

    就在这个时候,阎罗王走向了叶雷,而她手中的那一把尖刀则是直接刺向了叶雷的胳膊,在取得了叶雷的血液之后,阎罗王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并且将刚刚得到的鲜血滴在了她的生死簿上面。

    “叶雷,去死吧!”一瞬间,叶雷的名字就这样投射到了半空之中,而阎罗王也拿起了自己手边的巨大毛笔,朝着叶雷的名字狠狠地划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