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二十九章 五殿阎罗王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

    战子淼的身上满是伤口,不过叶雷还是有些庆幸的,那就是地府的那些人没有把战子淼怎么样,同时他又想到了那封信上的内容,五殿阎罗王虽然手段毒辣,但是,他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叶雷还是很敬佩他的。

    “子淼,我们走吧。”叶雷此时背起了战子淼,战子淼很轻,可能是这段时间受到了太多的折磨,战子淼的身体很轻,对于叶雷来说,几乎可以说是已经感受不到任何的重量了,而且,本来十分紧张的战子淼一瞬间放松了下来,也趴在了叶雷的背上睡着了。

    “兰兰,你帮我看着一点周围,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知道为什么,叶雷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这一切都似乎有些过于顺利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凉,紧接着,叶雷就这样从半空之中掉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叶雷将自己背后的战子淼直接丢了出去,而叶雷的身后,则是插着一把长长的尖刀,这把尖刀透过叶雷的身体,直接穿透了叶雷的腹部,而且,刀刃之上还在一点点滴着黑色的血液。

    “你不是战子淼!”叶雷此时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而且这个时候,战子淼则是直接站了起来,不仅如此,她身上的所有伤痕都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完好无损的战子淼,而且,手中还拿着叶雷的储物戒指。

    “真是没有想到,堂堂的天才叶雷竟然会被我这点小计策骗到。”此时,拿着叶雷储物戒指的战子淼竟然将叶雷的储物戒指吞入了腹中,叶雷也没有想到,战子淼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他完全感受不出来战子淼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到底是谁,不对,你不是战子淼,可是,如果是地府的人的话,你的身上为什么没有幽冥的气息!”叶雷此时看着这个人,而且,毒素已经开始在他的身体之中蔓延开来,叶雷的行动竟然开始变得有些迟缓了。

    “不要动,你身上中的并不是什么剧毒,而是一种叫做七夜曼陀罗的迷药,中了这个毒,不管你是多么强大的武者,哪怕你是天帝级强者,也依旧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叶雷,你没有想到吧,我会把你骗到这个地方来?”

    这个时候,战子淼撕下了自己的面纱,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张绝美的容颜,和凤舞的那种美比较起来,这是一种妖艳的美,如果这个人是一个普通人的话,世间所有的男子都将会为之倾倒,可是,叶雷此时却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这些事情。

    叶雷此时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去化解这些毒素,但是,这些并非是什么剧毒,而是迷药,如果是剧毒的话,阴阳之力或许能够解除一些,但是迷药的话,就只能由其慢慢消融,叶雷也没有办法做什么。

    “不对,这刀上还有别的毒!”凤舞此时看着叶雷,并且把这把刀拔了出来,刀上反射出幽绿色的光芒,这很明显是剧毒的颜色,再加上叶雷体内流出来的黑色的血液,很明显这把刀上绝对不止是迷药那么简单。

    “哎呀呀,真的是个讨厌的女人呢。”此时,这个女人看着凤舞说道,“既然你发现了,那我就告诉你吧,在七夜曼陀罗之中,我混杂了一种叫做九霄断肠散的毒药,而且,这种毒是一定要下在敌人的内脏才会有效果的。”

    “但是,我本来以为你会让凤舞姑娘带着战子淼回去,可没有想到,竟然是你,叶雷,我还是算错了一点,那就是在女人的面前,你们所有的男人都是一个样子!”此时,这个女人直接朝着叶雷的方向冲了过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叶雷手中的奔雷戟却挡下了这一道攻击,而叶雷也是笔直的站了起来。

    “我的确很佩服你,你这一次的确是骗到了我。”叶雷此时抓着这个女人的手腕说道,“不过,你的七夜曼陀罗的确是一种很厉害的迷药,但是不好意思,如果说是用迷药的话,我的迷药可能药效还要强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叶雷的手中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当看到这个瓶子的时候,这个女人也很好奇,可是她却不敢轻易靠近,因为她知道,这个瓶子之中应该就是叶雷能够破解自己迷药的关键所在。

    “真是没有想到,我处心积虑设计的局竟然就被你这么破解了,叶雷,我不得不说你还真厉害,而且,我最没有想到的是,你的手中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迷药,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借我一观?”

    “借你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件事情要问你。”叶雷此时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那封信究竟是何人所写,还有,真正的战子淼现在在什么地方,你要是不回答我这几个问题,不要怪我不客气。”

    “呦呦,还挺厉害的呢。”这个时候,这女人十分妩媚的看着叶雷,眼神之中柔情似水,而她的皮肤嫩的仿佛能够掐出水来一样,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叶雷的身后,而且,软若无骨的身体竟然缠在了叶雷的身上。

    “可恶的家伙!”凤舞此时很想出手,可是,这个人就这样缠在叶雷身上,如果自己出手的话,很容易就会伤到叶雷,而且,这个人的速度已经快到他们无法察觉,自己如果出手,这个人肯定会第一时间离开。

    “凤舞,你不要动手,你现在赶快回到中州城!”叶雷此时直接朝着凤舞的方向丢出来了一个卷轴,而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女人瞬间离开了叶雷,而丢给凤舞的那个卷轴,也出现在了这个女人的手上。

    “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大意,这么重要的传送卷轴,如果我用这个东西传送到了中州城,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呢?”这个女人此时看着叶雷,嘴角露出一抹邪异的微笑,“哦对了,你刚刚的问题我好想还没有回答你呢。”

    手持着卷轴,这个女人看着叶雷,眼中的柔情似水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竟然是如箭一般的目光,仅仅是眼神,就足以让叶雷的内心感到压力,而且,这个人还知道那封信的事,叶雷甚至有些怀疑,这就是那个黑衣人。

    “我是谁,这是你的第一个问题。”这个女人看着叶雷说道,“至于这个问题,我想你应该能够猜得出来才是,我有这么强的力量,怎么会是一个普通的地府小兵呢?实话告诉你也无妨,我就是五殿阎罗王!”

    “什么!阎罗王竟然是一介女流!”叶雷此时惊讶的看着阎罗王说道,“不可能,如果你是阎罗王的话,那么现在带兵攻击中州城的又是什么人!难不成,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阎罗王不成?”

    “哈哈哈,你可以有替身傀儡,为什么我就不能有呢?”阎罗王的手中此时出现了好几个替身傀儡,而这几个替身傀儡在一瞬间全部都变成了阎罗王的样子,而且,这些个阎罗王竟然都在站在了叶雷的周围,将叶雷和凤舞团团围住。

    “你或许忘了,我们十殿阎罗本来就是神都天帝麾下的一支精英部队,而且很不凑巧,你手中的那些替身傀儡,实际上都是我的先辈,前代的阎罗王所研制,所以,对这个东西的了解,我可要比你深得多!”

    一刹那之间,这些替身傀儡竟然再次回到了阎罗王的手中,而阎罗王并没有攻击叶雷的意思,也没有打开卷轴的想法,这时候的阎罗王,似乎真的是想要认真的回答叶雷的问题一样,竟然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第二个问题,这封信是何人所写,叶雷,这封信我也不知道是谁写的,但是,这封信的主人告诉我,只要我把这封信送到你的手上,你就绝对会中我的圈套,我开始的时候也不是很相信,但是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来了。”

    叶雷的心中此时也产生了一丝疑惑,这封信已经可以确定是那个人写的了,为什么上一次帮助自己的人这一次却要帮助自己的对手呢?叶雷此时也有些纳闷,但是,这个人在上次是绝对站在自己这一边的,这一点叶雷从来没有怀疑过。

    “好了,第三个问题,真正的战子淼现在在什么地方?叶雷,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反正就算是告诉你,你也不能第一时间赶回去了,叶雷,我告诉你,战子淼实际上就在中州城之中,只不过是你们没有发现罢了!”

    “原来如此,那我就多谢你了!”这个时候,叶雷飞速来到了凤舞的身边,而且在叶雷的手中竟然又出现了一个卷轴,阎罗王没有想到,原来叶雷一直在套自己的话,而且,当她打开她从叶雷那里抢来的卷轴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叶雷早就算计到了。

    “是封印术!”这个时候,阎罗王连忙把手中的卷轴丢了出去,而她本人也是连忙躲到了一个安全的范围之内,可是就在这短暂的时间里面,叶雷已经带着凤舞回到了中州城之中,而且很巧,阎罗王的人正好到了城下。

    “我回来了。”叶雷的身上此时还有黑色的血迹,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众人也有些吃惊,但是叶雷本人并没有什么大碍,他们也就没有多问什么,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叶雷也连忙冲到了城下,在阎罗王到来之前,他们必须要先打败这些鬼将。

    “跟我出城迎敌!”看到叶雷出城了之后,战子凡带领自己中州城百宝阁的战士们也都冲了出去,叶雷回来了也就意味着他们的主心骨已经回来了,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叶磊他们的援军也已经到了。

    “叶雷,我们没有来晚吧!”这个时候,出现在中州城外的军队是来自守尸门的军队,现在的守尸门已经全部交给了欧阳萱萱,至于欧阳骄龙则是镇守守尸门,对于欧阳骄龙来说,时代已经变了,他也只能看着年轻人的脚步了。

    “叶雷,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战子凡此时看着叶雷,他没有想到叶雷还有这样的手段,“守尸门距离我们那么远,他们如果出现在这周围的话,我们应该早就能够发现才对啊,为什么我们这边没有任何征兆?”

    “这种事情你还没有习惯么?”南浩此时站在战子凡的身边,看着一脸惊愕的战子凡说道,“只要和叶雷大哥在一起,时间久了你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了,就好像我们,开始的时候也很诧异,但是现在都已经习惯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南浩带着叶仙儿也冲了下去,带领着百宝阁的军队,再加上欧阳萱萱带来的赶尸教的尸将,局势瞬间反转,优势方一下子就变成了叶雷这边,而且叶雷也知道,自己必须要尽快解决掉这边的战斗。

    而此时,阎罗王这边,由于刚刚慌忙的躲开了叶雷的封印术,所以她并没有和叶雷一起回去,而且,这个地方距离中州城也有一段距离,但是,她控制的人偶傀儡已经把消息都传到了她这边了。

    “可恶,叶雷,没有想到我竟然被你摆了一道!”阎罗王此时气愤的说道,“不过,真的是好久都没有遇到这样有趣的事情了,不过这样看来的话,我也要认真一次了,叶雷,的确是个有趣的人。”

    就这样,阎罗王也以飞快的速度朝着中州城的方向赶了过去,但是此时,中州城的城外已经乱成一团,僵尸,鬼将,还有百宝阁的士兵们此时已经完全混乱的打在了一起,尤其是叶雷等人,基本上每一次攻击都会收割一条敌人的性命。

    过了一会,叶雷的身上已经沾满了血迹,不管是敌人的鲜血,还是自己的鲜血,都已经完全混合,不仅仅是叶雷,何武等人也同样是如此,敌人的鲜血在他们身上简直变成了一件血衣,而且他们还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就这样,鬼兵鬼将在一点点的被收割,但是与此同时,死在这些人手中的战士也不在少数,战子凡穿梭在人群之中,他的每一斧都是在为自己死去的伙伴们报仇,而就在这个时候,刑天斧竟然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吸收了敌人的鲜血之后,刑天斧的斧刃上面竟然出现了奇特的纹路,而战子凡也感觉到了刑天斧的变化,从巨斧之中传递过来的强大的力量让战子凡兴奋不已,而且,这股力量同时还留在了战子凡的丹田之中,与他的金丹融合为一。

    “大家躲开!”这个时候,刑天斧已经不再按照战子凡的想法行动了,刑天斧之中的刑天正在操纵着这把巨斧,而战子凡知道,自己刚刚的那种杀戮已经激起了刑天的魔性,所以这个时候,刑天已经开始敌我不分了。

    “遁!”叶雷看到这一幕,自然知道这一斧如果劈下来的话,基本上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住,不过在此之前,叶雷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在守尸门的僵尸还有百宝阁的人的身上,叶雷早就已经布置好了一个传送的阵法,只要叶雷一声令下,这些人就可以瞬间回到指定的位置,这一招正是叶雷为了这一刻准备的。

    一瞬间,叶雷这边的人已经全部消失不见,而地府的人就没有那么走运了,刹那间,哀嚎遍野,空气之中回荡的都是地府的鬼兵鬼将的哀嚎声,而且,刑天斧上面仿佛带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凡是沾染到了这股力量的鬼兵,身体竟然开始渐渐腐蚀起来。

    “先祖,您快醒醒!”战子凡努力地尝试着唤醒刑天,不过,刚刚那一招仿佛消耗了不少刑天的力量,所以刑天此时显得特别的虚弱,在被战子凡唤醒之后,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刚刚做出了这么大的举动。

    “血煞修罗斧,没有想到,我苦心钻研多年的招数竟然被你使用了出来,不,准确的说是被你激活,这一招的使用前提就是要用足够多的鲜血来祭斧,而刚刚,你杀了那么多的人,他们的鲜血已经满足了这个条件了。”

    “可恶,我还是来晚了么?”就在这个时候,阎罗王来到了战场之中,但是,映入她眼帘的除了那些身受重伤的鬼兵鬼将,就是那已经化成脓水的尸体,此时,战场之中传来的恶臭也传入到了阎罗王的鼻子中。

    “叶雷,我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还有这般手段。”阎罗王此时浮在半空之中,看着叶雷说道,“叶雷,你们自诩是正道之人,可是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会用如此恶毒的招式,真是可笑啊,不过这样也好,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就在这个时候,阎罗王飞速的来到了中州城的城墙之上,而且,在所有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竟然直接把叶雷抓了过去,但是,阎罗王并没有动手,而是和叶雷面对面站着,两个人四目相对,但是,却没有任何一方想要出手。

    “对于会发生这种事情,我很抱歉。”叶雷此时看着阎罗王,的确,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是正面对拼的话,杀死敌人也没有什么,但是,这种手段的确是有些过于恶毒了,“不过,这也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

    “算了,既然这些家伙都死了,也就没有人阻拦我杀掉你了!”阎罗王此时看着叶雷,而在她的手上,却是出现了一本书,而在这个世界上,叶雷也是第一次见到,竟然有人还会拿一本书作为自己的兵器。

    “生死簿,这就是我的兵器,而且很不巧,这本书的铸造者不是别人,正是你的师父欧冶子,当年我跋山涉水找到了一种奇特的炼器材料,并且请求欧冶子为我打造了这件兵器,而且,在铸造成功之后,我也成功的杀掉了他。”

    “什么!”虽然叶雷很清楚,不管是达摩,叶无伤还是欧冶子,这些都是鬼谷子的七魄转化而成的,他们既是同一个人,可又是完全不同的生命,但是,叶雷没有想到,欧冶子竟然会是死在这个人的手中。

    “你没有想到吧,你的师父是被我杀死的。”阎罗王说道,“因为,我不允许有人拿出第二件如此完美的兵器,而且,和轮转王的血腥之钺不同,欧冶子甚至还没有等到把这件兵器记载于册,就被我彻底的杀掉了,而且,连灰都没有剩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