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十七章 遗落罂粟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话音刚落,冰清还有冰霜幻化而成的两把弯刀一点点融合到了一起,这一幕叶雷似曾相识,在之前与轮转王交手的时候,血腥之钺的融合也是这个样子,而紧接着,一件圆环一样的兵器出现在了叶雷的手上。

    “暗影,龙凤之钺,这应该是老城主见过了轮转王的血腥之钺之后有感而发,从而想到了这个创意,只不过,血腥之钺之中蕴含的是炼器师的怨念,可是这龙凤之钺上,蕴含的却是一名父亲最为伟大的爱。”

    “原来如此,这才是您真正的目的。”叶雷此时看着手中的兵器说道,“老城主,您的一番心意,我想她们两个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您在九泉之下可以安息了,您的女儿已经长大了,她们已经可以独立生活了。”

    叶雷手中拿着龙凤之钺,虽然他最擅长的是方天画戟,但是,这龙凤之钺握在手中的时候,叶雷却感觉这件兵器是和自己融合为一的一样,这件兵器仿佛是长在了手中,而且在第一时间,叶雷就了解了这件兵器的用法。

    “只不过是和轮转王那个家伙一样的兵器而已,有什么值得你骄傲的。”看着叶雷得意的表情,卞城王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不屑,“现在老头子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人能够威胁到我,叶雷,你以为你的实力就是我的对手了么?”

    就在这个时候,幽冥之力再次爆发,卞城王的身上此时被黑色的雾气彻底笼罩,这些幽冥之力竟然在他的身上形成了尖锐的铠甲,这套铠甲看起来十分的狰狞,而且,这也是叶雷第一次看到,能够将幽冥之力转化为铠甲的人。

    “幽冥之力本来就是一种特殊的力量,既然这种力量极其特殊,那就可以将其具象化,而这套铠甲就是我在分析了幽冥之力之后,研制出来的新的招数,十殿阎罗之中,除了那几个废物之外,都可以完美操控幽冥之力,叶雷,你应该知道吧。”

    实际上,叶雷也只是有一个猜测而已,在他和一个个对手交战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对于幽冥之力的反噬,这些人一个比一个不在乎,可是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反噬的。

    但是,现在在他面前的这个对手不一样,这个人是和林展一样,不会受到幽冥之力反噬的存在,这样说来,自己想要对付这个家伙就会变得极为困难,在幽冥之力的加成之下,自己想要战胜卞城王,可能性微乎其微。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叶雷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从龙凤之钺之中传递来了一股强大的拉扯力,竟然直接引导着叶雷朝着卞城王的方向杀了过去,这股力量既不是冰清的也不是冰霜的,因为,这股力量是叶雷感受到的,前所未有的一股力量。

    “叶雷,这是父亲的力量!”此时,叶雷的识海之中,冰霜和冰清的身影竟然出现在了那里,仿佛是通过龙凤之钺,这两个人才能够进入到叶雷最深层的识海之中,并且与叶雷进行交谈。

    “你们说这是老城主的力量?”叶雷此时看着他们两个,他是亲眼看到老城主的灵魂灰飞烟灭的,可是,已经魂飞魄散的人又怎么能够操控这样的力量呢,叶雷此时还是想不通,但是这种情况之下,他也没有时间多想了。

    “冰清,冰霜,助我一臂之力!”叶雷睁开了双眼,就在这个时候,龙凤之钺上面传递出了一股强大的寒气,这股寒气甚至让修炼了冰火之道的凤舞也感到了一些不适,可是这股寒气的目标并不是她,而是面前的卞城王。

    “怎么会这样,这是破冰之歌的寒气啊!”卞城王感受到这股力量之后,他的双眼瞪得老大,他修炼了这么久的破冰之歌,自然知道这是怎么样的一股力量,但是,就连他自己都没有修炼出这么强大的破冰寒气。

    “你没有看错,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的破冰寒气的顶峰。”叶雷看着卞城王说道,“你修炼的的确是破冰之歌,但是,很不凑巧,破冰之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修炼的,不,准确的说,是根本不适合人类修炼。”

    叶雷此时看着卞城王,手中的龙凤之钺传出来的强大寒气,竟然让卞城王的幽冥铠甲都上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连幽冥之力都没有办法破解掉的寒气,这让卞城王在惊讶的同时,更感到了疑惑。

    “不会的,老头子也是人类,他怎么会修炼出那么强大的破冰寒气!”卞城王看着叶雷,他的双眼之中满是不解,“叶雷,不要以为你有了这样的寒气就是我的对手了,你修练到了天阶,很不巧,我也是。”

    卞城王不肯相信这个事实,拿着手中的匕首直接朝着叶雷的方向刺了过来,但是,看到这样的卞城王,叶雷的嘴角却露出了一抹冷笑,身为超级杀手的叶雷,看到这样的卞城王,眼神之中竟然全部都是轻蔑。

    “身为一名刺客,你在对手的面前使用暗杀之术,这是第一大忌!”一瞬间,龙凤之钺挡住了卞城王的进攻,与此同时,寒气瞬间蔓延开来,卞城王赶紧撤走,但是此时,他的匕首上已经布满了寒霜。

    “怎么会这样!”卞城王此时十分不解的看着叶雷,按照他的计算,是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才对,在他的预算之中,他应该是可以轻易打败叶雷,并且夺取他手中的龙凤之钺的才对,但是,事实却和他的猜测完全相反。

    他又怎么知道,在这段时间里面,叶雷不仅仅得到了天地之源那么简单,在忘忧谷的这段时间里面,叶雷除了陪伴凤舞,其余的时间都在战斗,而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的师父,鬼谷子。

    鬼谷子的实力深不可测,每一次都将自己的力量控制在比叶雷的极限稍微高一点的层次,虽然叶雷没有赢过,但是叶雷每一次都在超越自己的极限,现在的叶雷,已经和之前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了。

    不过尽管如此,叶雷感觉自己还是欠缺了点什么,然而,就在刚刚卞城王的那一击来到面前的时候,叶雷知道了,自己所欠缺的,就是在生死之间徘徊的那种感觉,每一次交手,都是生命的碰撞,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够彻底激发他的潜能。

    “实际上我很感谢你是一名刺客。”叶雷此时看着卞城王说道,“在我学习的地方,刺客又被称为杀手,是专门从事暗杀的一类人,这些人没有感情,没有羁绊,他们的生活中只有为了杀人而杀人这一个目的。”

    “少说废话,你到底要说什么?”此时,卞城王看着叶雷说道,但是,卞城王却依旧没有放弃,在他的另一只手中,还有一枚钢钉,这枚钢钉的目标,已经定在了叶雷的左眼,而卞城王做的极为隐蔽,根本没有人发现。

    “受死吧!”就在这个时候,卞城王将这枚钢钉丢了出去,钢钉本身带有幽绿色的光芒,很显然,在这枚钢钉上面,已经布满了剧毒,只要在叶雷的身上造成一个小小的伤口,叶雷就会处于彻底的被动。

    “堂堂的十殿阎罗,手中竟然只有这种垃圾手段。”然而就在此时,叶雷手中的龙凤之钺脱离了叶雷的双手,在半空之中不断旋转,而掉落在地上的,竟然是密密麻麻的钢钉,原来,刚刚的那枚钢钉是卞城王手中的一种特殊的暗器。

    “卞城王,你还是不敢和我正面交手是么?”叶雷此时看着卞城王说道,“本来以为会遇到强大的对手,但是没有想到,这十殿阎罗之一的卞城王竟然会胆小如鼠,依我看,还不如轮转王来得痛快!”

    “受死吧!”这个时候,在卞城王的另一只手上也出现了同样的一把匕首,看到这一幕,叶雷身体中的血液也彻底燃烧了起来,他早就已经厌倦了那些偷袭的三流招式,实际上,他一直在等这一刻的到来。

    “幽冥暗影杀!”刹那间,卞城王变成了一道道幻影,叶雷手中的龙凤之钺轻轻划过,却发现那只不过是卞城王的一个影子,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卞城王竟然出现在了叶雷的身后,叶雷顺势转身,可是却发现,自己看到的还是一个影子。

    “这是怎么回事?”叶雷此时也有点吃惊,仿佛自从卞城王的幽冥之力化成铠甲之后,自己就没有办法捕捉到卞城王的力量了一般,而且,卞城王似乎游走在每一个幻影之中,不知何时会在哪个影子之中出现。

    “好厉害!”叶雷此时并没有紧张,取而代之的竟然是极度的兴奋,他已经很久没有遇到过这么强大的杀手了,准确的说,是很久没有遇到过,拥有如此特别的暗杀之术的杀手,能够和这样的对手交战,他内心之中的战意蠢蠢欲动。

    “在这里!”叶雷闭上了双眼,眼前的这么多幻影已经影响了他的判断,就在这个时候,叶雷选择不依靠自己的双眼,他准备相信自己身为杀手的直觉,利用这个直觉来捕捉到对手的踪迹,可是,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一抹冰凉感竟然出现在了他的左臂。

    “不好!”叶雷此时大呼不妙,身为杀手,他自然知道,杀手的兵器上是要有剧毒的,而此时,卞城王的匕首划破了他的胳膊,剧毒此时已经顺着他的经脉开始朝着全身游走,而且扩散地极为迅速。

    “你还是太年轻了。”卞城王此时站在叶雷的面前,看着此时脸色发白的叶雷说道,“这毒无色无味,但是就有一点,那就是这神一样的扩散速度,就连圣主大人都不敢说能够挺得住这种剧毒,叶雷,你还是嫩了点。”

    “遗落罂粟,这就是这个毒的名字,这种毒本身并没有什么致命的毒性,但是,只要是中了这个毒的人,都会出现强烈的幻觉,在这种幻觉之下,我可不敢保证你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叶雷,你还是静静享受吧。”

    “遗落罂粟,还真是很神奇的毒。”此时,一个声音出现在了卞城王的身后,卞城王飞快的转过身去,可是,他看到的却是一个若无其事的叶雷,而当他再次转身的时候,他发现,正在原地挣扎的,竟然是自己贴身的无常。

    “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时候……”卞城王此时感到十分的疑惑,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边的无常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叶雷是什么时候做到这一点的,他完全都没有看清楚,但是,刚刚那个中毒的人的的确确是叶雷,这一点他是绝对确信的。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没有看清楚么?”叶雷此时笑着看向卞城王,“从一开始的时候,和你作战的就是你的随从,难道说你没有发现,我并没有使用阴阳之力么?我一直都在用破冰之歌和你战斗,难道说,你就一点没有察觉?”

    “可是,那的的确确就是你的气息,这一点你不可能否认吧!”卞城王看着叶雷,他还是难以相信这个事实,“之前你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你的气息我已经彻底记住了,这一点你又怎么解释?”

    虽然是这么问,但是此时,卞城王的内心已经开始发慌了,叶雷能够在他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将自己手下的无常和叶雷本人进行对调,而且最为神奇的是,这种对调竟然还没有被自己发现,他此时此刻才真的了解到,为什么地府圣主会如此在意这么一个毛头小子。

    “很简单,我控制了他的灵魂,并且用我的阴阳之力占领他的身体,那时候,这个可怜的无常就已经是一个废人了,而阴阳之力是我一个人独有的东西,我想让他身上是什么气息就可以是什么气息,这又有何难呢?”

    “果然好手段,看来,我真的不能和你再用这些小伎俩了。”卞城王此时站了起来,但是此时,他的气质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叶雷,我们之间的切磋暂时结束,从现在开始,我要杀掉你!”

    “你终于愿意拿出全部实力了么?”叶雷此时也认真了起来,刚刚卞城王的进攻之中完全没有任何杀意,叶雷已经看出来那根本就是卞城王在试图戏耍自己,可是没有想到,自己却根本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

    “不要以为你是圣主看中的人,我就不敢杀你。”卞城王说道,“你虽然得到了圣主的青睐,但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叶雷,今天我就要在这个地方了结你,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说出来。”

    “哦?那我只希望你能够有一个全尸吧。”叶雷将龙凤之钺丢给了凤舞,而就在龙凤之钺来到了凤舞面前的时候,竟然直接变回了冰清还有冰霜两个人,就在她们疑惑的时候,叶雷手中的奔雷戟却给了她们答案。

    “果然,他最擅长的还是方天画戟。”凤舞此时看着叶雷,而双手竟然直接朝着身后拍了过去,紧接着,两名无常竟然就这样死在了凤舞的手中,与此同时,更多的鬼将也出现在了城内,而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何武等人也没有闲着,直接冲了出去。

    “果然十分谨慎,竟然还带了手下的将士。”叶雷此时看着卞城王,十分冷静地说道,“但是你好像是太小瞧我的朋友们了,就凭你手下的无常判官,还有那些炮灰一样的鬼将,根本就不是我的伙伴们的对手。”

    “啊!”叶雷的话音刚落,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这些惨叫竟然都是来自于那些无常判官,听到这些惨叫之后,卞城王的内心也在隐隐作痛,那是他费尽心力才培养出来的将士,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就这么死了。

    “叶雷,受死吧!”卞城王此时只能选择和叶雷速战速决,这样的话,他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减少自己的损失,这些无常判官虽然实力不及自己,但是这都是自己费尽心力培养出来的,每死一个,他的内心就仿佛刀割一般。

    “暗影修罗刺!”叶雷此时用出了自己的奔雷戟法,虽然说很久没有用出这一招,但是,现在的叶雷对于武道的理解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而这一招暗影修罗刺在他的手中,也发挥出了异样的神采。

    “破冰之歌!”两把匕首,不仅仅透出冰的寒芒,同时还有毒液的幽绿,由于是短兵器,在使用起来更加得心应手,虽然叶雷的方天画戟很大,可是,卞城王一直在尝试着和叶雷缩短距离,而短距离的贴身战,对于叶雷来说是极其不利的。

    可是,卞城王的进攻越来越猛烈,而叶雷与其的距离也在渐渐的被缩小,方天画戟的优势此时竟然变成了一道阻碍,叶雷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受到了强大的限制,可是,当他想要拆解掉奔雷戟的时候,卞城王都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奔雷!”叶雷没有办法,只能叫出奔雷,而奔雷此时也明白了叶雷的意思,奔雷戟直接散开,月牙刃此时也变成了两把匕首出现在叶雷的手上,可是,就在叶雷与卞城王交战得到时候,卞城王脸上的一抹笑容却让叶雷大呼不妙。

    “不好,中计了!”叶雷此时才反应过来,但是此时也已经为时已晚,在短兵器交战的时候,奔雷是不能够融入到叶雷手中的这两把匕首的,也就是说,叶雷从叫出奔雷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

    “这一次,受伤的应该就是你了!”就在叶雷疏忽的一瞬间,卞城王找准了这个机会,直接一刀刺向了叶雷的胸口,虽然叶雷还是本能的躲过了一些,可依旧还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伤痕。

    伤痕并不可怕,但是这一次,叶雷却是挨了货真价实的一刀,而这一刀之中蕴含的遗落罂粟的含量,竟然还要超出之前的那一次,叶雷此时强忍着自己的痛苦,可是,他看着卞城王的时候,已经开始出现重影了。

    “我知道,对付你一定要小心,否则的话,你一定会找机会翻盘,可是,这双倍的遗落罂粟,就算你是天道,也一样会毒发身亡了。”卞城王此时狡诈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