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五章 泰山石敢当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石刀无比的锋利,而泰山王石天惊的速度又非常快,在石刀的周围,空间竟然都产生了一些扭曲,叶雷也感到了一丝威胁,连忙用自己的先天罡劲护住全身,然后利用太极拳的柔劲想要躲开这致命的一击。

    转瞬间,一道血箭从叶雷的左肩喷出,多亏了叶雷刚刚的那番举动,要不然的话,真的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自己距离死神真的就只有那么一步之遥,泰山王加上石敢当,两者的力量又融合了幽冥之力,叶雷也有些招架不住。

    “你能躲过这一招,难不成接下来的这一刀你还能够躲得过去么?”这个时候,石敢当化成的这把石刀再次朝着叶雷劈砍过来,而且这一次,石刀上面竟然还有幽冥之力已经石天惊自己先天罡劲的力量。

    “不好,这一招一定要躲开!”叶雷知道,如果自己中了这一招的话,就算不死,也会变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但是,以他现在的的速度,根本就没有办法躲开这一刀,如果硬扛的话,叶雷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石敢当,难道说你就甘心被石天惊这种人利用吗!”叶雷此时无法躲开这一刀,只能下定决心赌一次,他在赌石敢当并非是心甘情愿的想跟随石天惊,而且,这一喊过后,石敢当化成的那把刀真的慢了下来。

    趁着这个空隙,叶雷连忙跑到了一个安全的位置,而石天惊则是愤怒的看着石敢当,石敢当刚刚的行为在他看来,已经和背叛他没有什么区别了,石天惊此时极为愤怒,甚至开始用自己的力量去灼烧自己手中的石敢当。

    “叶雷,你感受到了么?”这个时候,奔雷走了出来,而且,叶雷所拥有的另一杆方天画戟,猿王裂狱戟的器灵也走了出来,他们似乎是听到了来自于石敢当的呼唤一样,与其说是呼唤,倒不如说这是石敢当痛苦的呻吟。

    “我听见了。”叶雷此时皱着眉头说到,“身为一名炼器师,我能够感受到每一件兵器的情绪,石敢当在哭泣,帮助泰山王一脉是他当年立下的誓言,是当年盘古天帝让它立下的誓言,他不敢违背啊。”

    “我说石天惊,难道说你就真的这么依赖石敢当么?”叶雷此时看着石天惊,而此时,他的手中没有任何的兵刃,“你难道感受不到么,你手中的石敢当在哭泣,它把你当成伙伴,你难道说只把它当成仆人么?”

    “这是我的兵器,我想怎么用就怎么用,还轮不到你来管我!”石天惊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这是盘古天帝留下来镇守泰山的,是我们家族传家之宝,你一个外人而已,凭什么来插手我们的事情!”

    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叶雷也不禁为石敢当感到一丝悲哀,明明是上古时期留下来的神器,竟然要跟随这样的主人,这也是神器的悲哀了,就在这个时候,叶雷竟然主动来到了石天惊的身边,一把抢过了石敢当。

    “正所谓宝剑赠英雄,你根本不配成为石敢当的主人!”叶雷此时看着石天惊说道,“石敢当是镇守泰山的灵石,并非是属于你们石家的东西,依我看,你们这么多年来将石敢当据为己有,你们这种强盗行径才是为人所不齿!”

    “你好大的口气!”石天惊看着叶雷,双眼之中满是愤怒,可是这一次,不管他怎么呼唤石敢当,石敢当都没有任何回应,似乎在叶雷的手中,石敢当更加的开心一样,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石天惊的内心也有些无法接受了。

    “石敢当,你还不回来!”石天惊此时看着叶雷手中的石敢当,十分愤怒的说道,但是此时的石敢当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石天惊早就已经不是它的主人了一样,石敢当此时躺在叶雷的手中,一点点的变小,直到被叶雷收到储物戒指之中。

    “叶雷,你竟然收了我的石敢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石天惊此时看着叶雷说道,“石敢当与我的家族历代交好,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被你收走,你一定是施展了什么妖术,快点将石敢当交还与我!”

    “你还不明白么!”叶雷此时一声怒吼,石天惊也是愣了一下,“石敢当与你们家族历代交好,这也就是说,你的先祖是把石敢当当成自己的伙伴,甚至是当成一个人来对待的,可是你呢?你又是怎么做的!”

    “石敢当本来就是一件兵器,兵器就应该有兵器的样子,它就算是在你的手中,它还是我泰山石家的家传之物!叶雷,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石敢当都不会如你所愿,成为你手中对付我的神兵利器的!”

    “我并没有想要用石敢当来和你一决雌雄。”叶雷此时看着石天惊说道,“我只是希望石敢当能够不要插手你我之间的战斗而已,而且石敢当也已经同意了,所以他才会藏到我的储物戒指之中。”

    “开什么玩笑,我才是石敢当的主人,就算是不插手战斗,也应该站在我这一边才对!”石天惊说道,“叶雷,亏你还是个天才,没有想到,你竟然也会用出如此卑劣的手段,叶雷,就算是没有了石敢当,我还是能杀掉你!”

    这时候,石天惊拿着手中的战刀,直接朝着叶雷的方向冲了过来,叶雷也不示弱,长臂一挥,猿王裂狱戟直接跳到了叶雷的手上,此时,六耳也已经和猿王裂狱戟融为一体,此时的叶雷,每一招每一式都和猿王裂狱戟完美融合,完全不弱于石天惊。

    石天惊也没有想到,叶雷竟然会有这样的实力,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此时的他必须要打败叶雷,然后从叶雷的手上重新夺回石敢当,对于他来说,石敢当的重要性甚至要比叶雷还要高一层。

    “你想要夺回石敢当,但是,石敢当会同意么?”叶雷此时看着石天惊,手中的方天画戟一个用力,竟然直接将石天惊的兵器挑飞,同时方天画戟的枪杆直接拍在了石天惊的身上,再加上奔雷的力量,幽冥之力竟然直接消失了大半。

    “不可能,我的力量怎么会消失?”石天惊看着自己的双手,十分难以置信的说道,“我的力量是先祖传给我的,怎么会就这么消失了呢?这不可能的,幽冥之力,没有错,一定是幽冥之力出了什么问题。”

    “出了问题的不是你的力量,是你自己!”叶雷此时看着石天惊说道,“你没有好好使用你自己的力量,反而是过于依赖石敢当还有幽冥之力,你的先祖既然是盘古天地时期的强者,可是那个时候并没有地府,他们所做的,又是什么呢?”

    叶雷说到这里的时候,石天惊也是愣了一下,没有错,的确是像叶雷说的那样,自己的先祖在世的时候,并非是什么地府的十殿阎罗,那时候的他们做的又会是什么事情呢?想到这里的时候,石天惊试图抵抗的双手也放了下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泰山派的掌门人竟然成了地府的十殿阎罗之一,还真是可笑。”似乎是想清楚了,石天惊对自己的所作所为竟然嗤之以鼻,当他再次看向叶雷的时候,身上的幽冥之力已经不见了。

    “叶雷,你说的没有错,出了问题的的确是我自己。”石天惊似乎幡然悔悟了一样,可是,叶雷又怎么能放松警惕呢,不管怎么说,石天惊身居十殿阎罗之位多年,手段多到令人发指,叶雷又怎么会相信他的一面之词。

    不过,叶雷也大胆的尝试了一下,他此时取出了石敢当,并且放在了石天惊的面前,但是很奇怪的是,石天惊的神色竟然没有一点变化,似乎这个人是真的找到了自己身上的问题,但是,叶雷就在这个时候杀向了石天惊。

    “你这是做什么?”奔雷此时也看叶雷有些不对劲,“这家伙不是已经悔悟了么?你为什么还要出手杀他?”

    “奔雷,你仔细看清楚了,这家伙真的悔悟了么?”叶雷此时指着石天惊的鼻子说道,“如果说别人悔悟我或许会信,但是他可是数代传承下来的十殿阎罗泰山王,有些东西,已经印在了他的骨子里了!”

    “你是怎么发现的?”这时候,石天惊的语气发生了变化,他本来以为自己演的已经很完美了,但还是被叶雷发现了破绽,对于这件事情,石天惊也很好奇,为什么叶雷能够轻易的看出自己的不对劲呢?

    “并非是我,而是它!”叶雷此时指着石敢当说道,“泰山王,你不会忘了吧,石敢当是你们石家代代相传之物,虽然它和你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血脉联系,但是,他可是跟随了你们泰山石家祖祖辈辈的石敢当啊!”

    “石敢当,没有想到你真的会出卖我!”石天惊此时看着石敢当说道,“也罢,你为我石家鞠躬尽瘁这么多年,我也没有什么挽留你的必要了,反正现在我已经拥有了极其强大的力量,你对我来说,已经不需要了!”

    就在这个时候,石天惊的身上迸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瞬间形成了一股气浪,气浪的目标就是叶雷所在的方向,而叶雷固守本源,使用先天罡劲将自己的力量固定在原地,可是即使如此,也还是勉强支撑。

    “这就是我,超越了洞虚之境武者的力量!”石天惊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没有想到吧,我会在这个时候突破到四大天帝的境界,从今天开始,这个世界上就会有第五位天帝,那就是我,石帝,石天惊!”

    “就算是你拥有了这样的力量,也只是在幽冥之力的帮助下才能够达到的,失去了幽冥之力,你还是一个洞虚武者而已。”叶雷说道,“借助外力修炼而来的力量终究不是你自己的力量,石天惊,你注定还是要失败的。”

    这个时候,叶雷祭出了石敢当,石敢当似乎与叶雷达成了共识一样,竟然融合到了叶雷的身体之中,在叶雷的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具岩石铠甲,当石天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嘴角竟然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

    “吃里扒外的家伙,我们石家养了你这么多年,没有想到,你竟然就这样投靠了一个外人,石敢当,你还真的是对得起我们石家的列祖列宗,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有说过主动化成铠甲穿在我的身上,可现在,你竟然投靠了一个外人!”

    “是你没有醒悟而已,石敢当,我们走!”这时候,叶雷直接冲了过来,石敢当所化成的铠甲虽然看起来沉重,但是对于叶雷来说,没有丝毫的负担,叶雷就仿佛身上没有任何东西一样,速度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

    不仅如此,身负石之铠甲的叶雷,速度竟然得到了显著的提升,这是叶雷本人都没有想到的,而且,当他融合了石敢当之后,他也了解到了石敢当的想法,这也更加坚定了叶雷的信念,那就是击败石天惊。

    兵刃相接,两个人之间的战斗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石天惊这边手持战刀,朝着叶雷一刀又一刀的劈砍过来,可是叶雷似乎没有看到一样,任由他的攻击落在自己的身上,石天惊没有想到,叶雷竟然会选择用身体来抵挡自己的攻击。

    可是,当战刀砍在叶雷的身上的时候,石天惊才明白为什么叶雷会有这种自信,石敢当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围,自己的战刀砍在叶雷的身上,叶雷竟然仿若没事人一样,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你难道还没有听到石敢当的悲鸣之声么!”叶雷的方天画戟顺势刺了过去,没有任何防具的石天惊只好躲闪开来,但是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奔雷又怎么会给他这个机会,奔雷戟转瞬之间便来到了石天惊的身边。

    “可恶!”双面夹击之下,石天惊受了伤,而且,在奔雷戟刺到了石天惊的时候,石天惊身上的幽冥之力也一点点的被奔雷吸走,而此时,无边血海再一次出现,只不过这一次,石天惊变成了被动的一方。

    “可恶!”奔雷贪婪的吸收着石天惊身上的幽冥之力,而且,奔雷的身体仿佛无底洞一般,不管石天惊身上有多少幽冥之力,奔雷都照收不误,而石天惊为了保证自己的状态,甚至已经开始燃烧起了自己的金丹。

    “我是不会输的!我是地府的泰山王,又怎么会像那几个家伙那样,倒在你的手里!”石天惊此时力量暴涨,金丹燃烧加上幽冥之力,石天惊的力量达到了一个极限,而这个极限,也彻底稳定了他天帝的境界。

    “我乃泰山石敢当!”这个时候,叶雷身上的岩石铠甲直接离体,在血海上空变成了一个人形的雕像,而就在这个时候,雕像动了,并且以很快的速度杀向了石天惊,石天惊没有防备,竟然直接被贯穿了胸膛。

    “石敢当,你这个家伙,你果然生有反骨!”石天惊口吐鲜血,看着石敢当说道,“当年我的先祖从盘古天帝的手中将你寻回,没有想到,你今天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可还真的是对得起我的先祖!”

    “你的先祖把我从盘古天帝的手中夺回,这一点我很感谢你的先祖,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在你们的先祖成为泰山王之前,我才是这泰山的主人,而你的先祖,更是因为我才改换了姓氏!改姓为石!”

    石敢当此时看着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石天惊,同时,他的脸上似乎出现了一丝肉感,石天惊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样的石敢当,可是越想到这里,他的情绪就越是激动,自己家族代代相传的石敢当,竟然想要帮助外人杀掉自己,每每想到这里,石天惊的杀意就增加了几分。

    “想当初,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泰山,与其他几座山比起来,实际上泰山是最晚出现的,这是因为,当年是盘古天帝为了镇压幽冥之力,特意让我来压制幽冥,从而断绝了幽冥和这个世界接触的方式!”

    “而且,能够把我当成兵器的,在历史上除了盘古天地之外,就只有你和你的父亲,你们二人把我视为仆从,如果不是为了报答你先祖的恩情,泰山早就不复存在,石天惊,今日我便要替天行道!”

    “说什么大话,替天行道?这种话你一块石头竟然也敢说?”石天惊此时看着石敢当,但是接下来,石敢当竟然化成了一座巨山,而血海此时也已经消失,这座巨山就这样直接压在了石天惊的身上,根本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帮助他?”此时,在石敢当的压制之下,石天惊几乎只剩下了半条命而已,可是,即便只剩下半条命,他也没有放弃去杀掉叶雷,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惧了。

    “泰山王,你知道你输在了什么地方么?”叶雷此时看着石天惊说道,“实际上,你拥有着比其他十殿阎罗更优越的条件,但是你没有发现,没有珍惜,如果此时,你有石敢当的保护,被镇压住的人就会是我,绝对不是你!”

    “可恶,为什么会这样!”石天惊吐出了一口鲜血,此时的他已经丧失了理智,“石敢当是我石家的,我不允许你出现任何别的状况,既然如此,那我就只好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武者!”

    就在这个时候,石天惊的身体竟然开始一点点胀大,叶雷知道,这石天惊想要自爆自己的先天金丹,前世的叶雷初入先天的时候,就尝试过这样的招数,但是他可没有勇气去做这样的尝试,但是现在,他别无选择。

    “我要你记住,我才是泰山的石敢当!”就在这个时候,石敢当竟然化成了一间房子,并且将石天惊彻底的收了进去,在金丹即将爆炸的时候,石敢当竟然阻止掉了这个阴谋,但是,石天惊的噩梦才真的要到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