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章 再遇石天惊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看着奔雷的变化,叶雷知道,奔雷此时已经融合了玉皇的所有记忆,但是他也有些怀疑,这还究竟是不是那个自己熟悉的奔雷,而且,他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弄清楚,那就是玉皇的灵魂碎片为什么会出现在叶无伤的手中。

    不仅如此,奔雷是在原来的器灵消失之后重新出现的,本来叶雷还以为这是奔雷戟自身产生的器灵,但是现在看来,这全部都是叶无伤的安排,叶雷甚至怀疑,自己当初能够得到神都天帝的传承,这件事情是不是叶无伤安排的。

    “奔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叶雷此时看着奔雷,奔雷眉宇间的神采虽然说发生了变化,可是,奔雷给叶雷的感觉却还没有变,而当奔雷看向叶雷的时候,叶雷知道,奔雷还是那个奔雷,并没有因为吸收了玉皇的记忆而迷失自己。

    “主人,你放心吧,我这辈子只能是奔雷。”奔雷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我恢复了当年的一些记忆,但是那都不是我自己的记忆,我只是奔雷,任何记忆都不能抹杀我的存在,玉皇只是过去的存在,而奔雷才是这个时代的灵魂。”

    “看来,叶无伤所有的准备都是为了你啊。”鬼谷子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好了,你们已经找到了你们想要的东西,这里对于你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只要轻触那边的那个机关,你们就能离开这个地方了。”

    “师父,那您呢?”叶雷看鬼谷子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不过叶雷也很好奇,为什么鬼谷子会突然间出现在这个地方,按理说没有三目真君的指引,鬼谷子是不能进来的才对,但是接下来,鬼谷子竟然就这么消失在了原地。

    “灵帝叶无伤,师父,你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叶雷此时看着鬼谷子消失的地方自言自语道,不过叶雷也没有纠结于这件事情,毕竟叶无伤是给自己留下了他的传承,是不会害他的,于是叶雷也就没有多想什么。

    按照鬼谷子的指引,叶雷离开了这个地方,回到了天庭之后,三目真君并没有好奇叶雷是怎么出来的,似乎他已经可以接受这个事实一样,但是,当他走到奔雷的面前的时候,竟然直接跪了下来,这让奔雷有些不知所措。

    “属下拜见玉皇!”三目真君此时看着奔雷,双眼之中充满了尊敬,似乎在他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奔雷,而是那个铸就了神话的男人,那个创立了天庭的男人,不仅仅是三目真君,所有的天庭成员都对奔雷十分的尊敬。

    “三目真君,我不是玉皇,我只是奔雷,玉皇已经离世,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了,现在的我只是叶雷的器灵而已,而天庭的圣王,此时还在那个地方修炼,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叶雷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武者。”

    可是,不管奔雷怎么说,三目真君都没有改变自己的态度,或许,这就是天庭的信念,不管你是否变了一个人,既然你得到了玉皇的传承,那你就是玉皇,就是整个天庭的主人,哪怕现在天庭圣王还活着也是如此。

    “好了,既然这样的话,大家就先起来吧。”奔雷此时也有些无奈,不过现在的奔雷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器灵那么简单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维,在融合了玉皇的灵魂之后,奔雷的灵魂已经完整了,现在的他,如果拥有肉身的话,那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武者。

    紧接着,在奔雷的安排下,天庭剩余的这些人也有条不紊的开始工作了起来,现如今,天庭的十万天兵已经分布在整片大陆,而三目真君所带领的这些人,正是能够联系这些天兵的精英,也是为了在意外发生的时候,能够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叶雷,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离开了天庭,叶雷继续自己游历大陆的计划,可是整片大陆面积如此广泛,他也不能保证走遍每一处土地,不过,既然自己现在有这个机会,那也就不会放过,接下来,叶雷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我要回五大派看一看。”叶雷此时已经易容,一般的武者是根本看不出来叶雷,而且,奔雷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器灵,现在的他可以附着到任何兵器上面,而此时,叶雷选择让奔雷附身与一杆长枪之中。

    叶雷的第一站,没有选择衡山派,而是自己最不熟悉的恒山教,虽然听起来和衡山派有一字之差,但是,恒山教的实力是绝对比不上衡山派的,五大派之间也经常会有比试,而每一次比赛的结果,恒山教都是那最末位的一个。

    “这还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叶雷此时看着恒山教的山门,心中不免有些感慨,距离五大派被灭已经有几年的时间了,他没有想到,这几年的时间里面,恒山教竟然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甚至还要比当初鼎盛。

    “华秦风,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叶雷此时走进了恒山教之中,以叶雷现在的实力,就算是佯装成一名恒山教弟子也不会有人发现,再加上他修炼了鬼谷道术,可以轻易的迷惑敌人,更不要说这些连武圣都不是的武者了。

    “这位师弟,我们好像从来没有见到过吧,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盟主大人刚刚收下的弟子才对,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你看,那里是我们恒山教的大堂,一般长老会议什么的都在那里进行,当然,我们这些小弟子是没有那个机会的。”

    “你这家伙,你连先天都没有达到,还说什么参加会议?”这时候,另外一名弟子也来到了叶雷的身边,“这位师弟,你可不要听他胡说,虽然说大堂是展开长老会议的地方,但是这么久以来,我只听说过一次,也就只有那么一次会议而已。”

    “两位师兄,我还只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还要请两位师兄指点啊。”叶雷早就已经将自己的境界压制到了后天武者的境界,而且以这两个人的实力,是根本看不出来叶雷的真正实力的。

    “这件事情我们可不敢参与。”这时候,刚刚那名弟子说道,“对于你们新晋弟子,长老们都十分的重视,毕竟说不定哪一个人就会成为第二个叶雷,对了,你可知道叶雷这个人,那可是我们五大派的传说啊。”

    “哦?叶雷?我还真的不是很清楚这个人,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啊?”叶雷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还能够听到自己的传说,时隔几年,他没有想到还能够在这个地方听到关于自己的故事,但是他也很好奇,自己根本就没有来过恒山教,这里又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你不知道吧,当年我们恒山教七峰大比,叶雷可是带领了我们恒山教之中最弱的一座主峰硬是夺得了第一的位置,最后一战更是惊心动魄,叶雷一人连败对方多人,一举夺得头筹,成为当时的一段佳话啊。”

    “哦?还有这种事?”叶雷此时也很无奈,没有想到自己在衡山派七峰大比的事情竟然变成了恒山教,而自己竟然也变成了恒山教的弟子,这也让叶雷有些哭笑不得,但是叶雷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了。

    就这样,叶雷在恒山教之中待了三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面,他见到了恒山教的长老,也了解了一些关于恒山教的故事,自从五大派陨灭之后,整片武林都乱成了一锅粥,本来叶雷还以为华秦风成为了武林盟主之后我掀起一番波浪,但是现在看来好像并没有。

    在华秦风的带领之下,整片武林竟然变得有条不紊,根本就没有像叶雷想象的那样,叶雷也很奇怪,地府的华秦风为什么会这么做,而且,他更奇怪的一件事是,自己竟然成为了所有弟子口中的一个传奇,这实在是让他匪夷所思。

    三天之后,叶雷离开了恒山教,但是很奇怪的是,华山派,嵩山派对他的评价竟然和恒山教一模一样,只不过不同的事情是,自己分别成了另外两派的弟子而已,会出现这种事情,叶雷也有些疑惑。

    但是叶雷并没有在这两个门派之中逗留许久,在这两个门派各逗留了三日之后,叶雷转过方向来到了泰山派,但是,当叶雷来到了泰山派的时候,一股异样的感觉让叶雷赶到极其不适,而这股异样的感觉,竟然来自于泰山派山门前的镇山之石。

    “泰山派的这块石头历史悠久,自从泰山派建立以来,这块石头就一直在这个地方,不管风吹雨淋,狂风日晒,这块石头都没有一点点风化的痕迹,而这块石头,也被我们泰山派的弟子称为石敢当。”

    “那你又是什么人?”叶雷此时看着身边的这个人,能够一声不响的出现在自己饿的身边,这个人绝非等闲之辈,叶雷对这个人充满了防备,可是这个人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敌意,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块石头。

    “我只不过是泰山派之中一名普普通通的弟子而已。”这个人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当年泰山派的开山祖师找到了这个地方,正是因为这块石敢当有着菲比寻常的力量,才选择了这里,而这块石头也没有让泰山派的开山祖师失望。”

    “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会让我失望了。”叶雷此时雨眼前的这个人拉开了距离,前世身为一名杀手,是不会让一个陌生的人距离自己这么近的,更何况,这个人的身上还散发出一股他十分讨厌的气息。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叶雷此时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说道,“地府的十殿阎罗找到我,不会仅仅是为了给我讲解这石敢当的来历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你对得起你们地府的圣主,还有你们的圣子么?”

    “我们的圣子实际上一直都是你,难道你还没有发现么?”这时候,这个人也没有掩饰,看着叶雷说道,自从见到了你,并且了解了你的修炼经历以后,我们的圣主大人对你赞誉有加,叶雷,实际上林展早就不是什么圣子了,唯一被承认是圣子的,如今只有你一个人而已。

    “那我还真的是荣幸之至!”叶雷此时冷笑着说道,“不过我对成为你们地府的圣子可没有什么兴趣,你们地府毁了五大派,还杀掉了我的师长亲人,我的祖父更是惨遭毒手,你敢说这与你们地府没有关系么?”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他们不识时务,看不清天下大势,自然就会被时代抛弃,我们只不过是做了一件顺水推舟的事情而已。”这个人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还有,你说的话有一个错误,不是五大派,而是四大派。”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叶雷此时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说道,“当初五大派的所有掌门人都被你们屠杀殆尽,你今天和我说什么四大派,你不觉得这有些可笑么,难不成,这泰山派不属于五大派之列不成?”

    “你说的没有错,这泰山派的确不属于五大派!”这时候,这个人的一番话让叶雷愣在了原地,而这个人的真实面目也让叶雷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因为这个人他认识,不仅仅是认识,而且可以说是特别熟悉。

    “石天惊!”此时,站在叶雷面前的这个人不是别人,叶雷对他还很熟悉,这个人正是泰山派的掌门,石天惊,可是,按理说这个人早就应该死在地府的手中了才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叶雷此时怀疑这个人是否是被人夺舍了。

    “你不用看了,我就是石天惊,当初我只不过是配合地府演了一出戏而已,叶雷,难道你真的以为那个时候我们泰山派派出去的使者是地府的奸细么?那么,而且,地府的人是怎么混到其余四派的,你难道不好奇么?”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的手段!”叶雷此时明白了,这一切竟然都是泰山派在里面捣鬼,当初冒充泰山派弟子前往衡山派的,实际上就是泰山派的人,只不过,泰山派的上面是地府,而这件事情一直没有人知道。

    “哈哈哈,你说的没有错,你以为华秦风为什么会成为尉迟敬德那家伙的弟子,这都是我在暗中安排的,甚至五派被灭,这也是我提出来的想法,反正我的泰山派又不会出什么事情,对了,出了泰山派掌门之外,我还有另外一个称呼。”

    “十殿阎罗之一,泰山王!”叶雷瞪着双眼看着眼前的石天惊,而石天惊的表情也证实了叶雷心中所想,叶雷没有想到,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这一直潜伏在五大派之中的奸细,原来是这泰山派的掌门。

    “没有错,我就是泰山王。”石天惊此时解开了自己的封印,原本灵寂境界的力量瞬间提升,直到提升到不能再向上提升的时候,叶雷发现,这个人竟然是个不弱于自己的洞虚武者,而且,还是个拥有幽冥之力的洞虚武者。

    “你隐藏的还真深啊。”叶雷此时看着泰山王,对于十殿阎罗,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好感,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是导致天灵子等人惨死的元凶之一,叶雷自然是不能够放过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他不会因为仇恨迷失了心智,但是,他也绝对不会放过眼前的这个人。

    奔雷戟瞬间出现在叶雷的手上,而奔雷也从那杆长枪之中冲了出来,化为实体之后,奔雷握住了奔雷戟,而叶雷则是拿起了自己的猿王裂狱戟,泰山王现在以一敌二,优势明显是在叶雷的这一边的。

    “叶雷,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开始就要和你讲述这石敢当的故事么?”泰山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见识过轮转王他们的手段,你也应该知道了,十殿阎罗各有不同,而我的兵器,就是这石敢当!”

    这个时候,大地开始产生一阵颤动,伴随着这强烈的晃动,石敢当竟然一点点从土中漂浮了起来,而且体型开始渐渐的变小,没过多久,竟然就变成了一块印,静静的躺在了泰山王的手上,而得到了石敢当的泰山王,似乎也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知道了,从我来到这里开始,所感到的那股不适的感觉并非是来自于你,而是来自于这块石头!”实际上叶雷开始的时候也怀疑了这块石头,但是泰山王的出现让叶雷误以为这都是泰山王的原因,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泰山石敢当,是当年盘古天帝用来镇压幽冥之力所用的神器,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盘古天帝的力量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而这石敢当的力量也就一点点被幽冥之力所侵蚀,最后,石敢当彻底失去了作用,而幽冥,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逃离了忘忧谷。”

    “原来如此,我说幽冥怎么会破开封印,原来问题不是出在忘忧谷内部,而是出在你们泰山派!叶雷此时看着泰山王说道,“真没有想到,盘古天帝手中的神器,到了你的手中竟然成了助纣为虐的工具!”

    这个时候,叶雷也有些慌了,如果说自己面对的仅仅是泰山王的话,叶雷还是有很高的胜率的,但是如今,泰山王手中拿着石敢当,胜利的天平就说不准要朝着哪个方向倾斜了,但是即便如此,叶雷也没有丝毫的胆怯。”

    “说真的,你要是和我回去的话,你绝对会成为超过林展的地府圣子,等到圣主大人仙逝以后,整座地府不就是你的了么?到那个时候,你还不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又何必如此固执,如此顽固呢?”

    “地府本来就是神都天帝留下来的,我得到了神都天帝的传承,地府的圣主,本来就应该是我才对!”叶雷说道这里的时候,语气十分强硬,“可是你们这些人歪曲了神都天帝的意志,联手幽冥,涂炭生灵,我看,你们才是应该下地狱之人!”

    “你修炼了这么久的时间,不也是希望能够达到了一个更高的高度么?”泰山王看着叶雷说道,“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都是希望能够达到武道的巅峰,但是,凭我们自己,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做到,而幽冥之力则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捷径,我们又为什么要选择放弃捷径,去走那条难走的路呢?”

    “武道之路没有捷径可言。”叶雷此时想起了前世叶无伤教导自己的那番话,“武道的修炼本来就是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就算有捷径,那么,这个捷径也只能是四个字,那就是坚持不懈!”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雷拿着手中的方天画戟,直接朝着泰山王冲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