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五十章 九殿平等王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叶雷此时手持奔雷戟,既然奔雷能够吸收幽冥之力,那么,对于叶雷来说,或许十殿阎罗就是他提升自己实力的一个契机,但是,十殿阎罗的实力又岂是自己能够比拟的,毕竟单单一个轮转王就已经让自己有些招架不住了。

    可是,现在平等王就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如果不去对付他的话,平等王转过身就会对自己下手,地府的目的就是要把自己带回去,而且地府的人对自己并没有杀心,他们只是单纯的将自己收归他们的帐下,为他们所用而已。

    但是,叶雷又怎么会这么做呢?想到当初地府的人对叶仙儿他们实施的酷刑,叶雷就忍不住咬牙切齿,那一道道伤口,仿佛是划在自己的身上一样,现在想起来,叶雷的内心之中还有些隐隐作痛,因为那些人都是因为自己才会变成那个样子的。

    现如今,秦羽已经死了,地府安插在自己身边的人也已经消失不见,地府的人想要得到自己的情报也不是那么简单轻松的事情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地府的人,叶雷还是有些忌惮,不管是林展还是华秦风,这段时间里面虽然没有出现,但是,这两个人给他的威胁,他总感觉要比十殿阎罗还要高上几分。

    “叶雷,看来我们之间应该是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平等王拿着手中的双刀,并且看着叶雷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强行将你带回去了,叶雷,这可是你自找的,圣主有令,哪怕是砍断你的手脚,也要把你带回去!”

    “哈哈哈,你说的还真是简单啊!”叶雷此时笑着说道,“还要砍断我的手脚,我真的不知道,是谁给了你这么大的勇气,如果你真的能够砍掉我的手脚的话,那我也就不会活在这个世界上了,你不要忘了,我也是一名炼丹师!”

    “多说无益,看招!”就在这个时候,平等王抄起自己手中的双刀,直接朝着叶雷的方向冲了过来,叶雷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平等王并没有使用幽冥之力,但是,当叶雷接下了平等王的这一招的时候,叶雷才知道,是他大意了。

    平等王的的确确没有使用幽冥之力,但是即便如此,平等王的力量还是很强悍的,双刀接触到叶雷的奔雷戟的时候,那种震感竟然让叶雷的双手产生了一丝松动,奔雷戟竟然差一点就从叶雷的手上掉了下来,叶雷没有想到,平等王竟然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怎么会这样,这还是没有使用幽冥之力的平等王,如果他用了幽冥之力的话,就算是我玄功逆转,我也不会是这个家伙的对手,怎么办,难道说我就要这么被他抓回去么?”叶雷此时皱着眉,头脑之中不停地想着对策。

    “我还不能死,我一旦死了的话,仙儿她们就会有更大的危险!”叶雷此时想到这里,再次抓紧了自己手中的方天画戟,“现在看来,只有倾尽我毕生所学了,至于能不能赢,还是天命了。”

    叶雷此时看着平等王,这一次,叶雷没有主动出击,平等王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开始行动,两人都知道,不管是谁,只要是出手的那一瞬间,就有可能暴露出自己的弱点,但是,两个人的目光都在对方的身上,只要对方有一点空档,他们就会发起进攻。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凉风吹过,风势一点点变大,开始卷起了一些沙尘,而就在这个时候,平等王动了,因为,当沙尘挡住了叶雷的视角的时候,平等王发现,自己的机会来了,可是他没有想到,几乎是同一时间,叶雷也朝着他的方向冲了过来。

    “好小子,果然不放过任何一点机会!”两个人兵刃相交,平等王看着叶雷,叶雷的方天画戟上面传递来的阴阳之力一点点侵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阴阳之力一旦失控,破坏力极强,一旦进入到了对手的经脉之中,便会大举肆虐,从内部将敌人瓦解。

    可是,平等王又怎么会担心这种事情呢?他身上拥有幽冥的力量,当幽冥之力运转的时候,阴阳之力仿佛娃娃一样乖乖的从平等王的身体之中跑了出来,叶雷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无比的震撼,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够将阴阳之力排出体外。

    “叶雷,想必轮转王应该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们能够成为十殿阎罗,不仅仅是因为我们的实力,更是因为,不管是哪一位十殿阎罗,都有他们特殊的地方,而轮转王的特殊之处在于他的那把血腥之钺,而我,你又看得出来是什么地方特殊么?”

    平等王此时看着叶雷,叶雷刚刚注入到他体内的阴阳之力已经全数消失了,而且一部分阴阳之力更是成为了幽冥之力的养料,现在,平等王感受到自己身体之中的幽冥之力似乎在渴望着叶雷的力量一样,一直都处于一个蠢蠢欲动的状态。

    “我当然不知道你是特殊在什么地方,但是不管你怎么特殊,你都有你自己的弱点!”叶雷此时看着平等王说道,“既然轮转王的特殊之处就在那把血腥之钺上面,那我就试试你的双刀到底是什么东西吧!”

    叶雷此时划破自己的手指,一滴鲜血直接朝着平等王的那两把双刀飞了过去,以叶雷对炼器之道的了解,平等王手中的这两把刀绝对不是寻常的东西,这两把刀之中的力量甚至不会低于血腥之钺,这是叶雷能够感受到的。

    “在当年,除了你师父欧冶子之外,还有很多的炼器宗师,只不过,这些人的名气被你的师父给遮盖住了,实际上,并非是这些人就没有足以流芳百世的作品,这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师父,如果不是他太过于耀眼的话,这些兵器也都不会蒙尘至今了。”

    这个时候,平等王拿起了自己手中的双刀,两把刀虽然没有融合到一起,但是,这两把刀的形状还有气息却变了,叶雷从中感受到了一种危险的力量,依旧是两把刀,但是此时,这两把刀已经变成了另外的样子。

    此时,这两把刀一把变成了红色,另外一把则是变成了蓝色,一红一蓝,也正是代表了这两把刀是分为雌雄两部分的,就好比当年干将和莫邪炼制出的两把宝剑一样,这两把刀一样是有雌雄之分的。

    “好刀!”叶雷此时看着这两把刀,忍不住赞叹了一下,“刀身没有任何的划痕,完全看不出来是使用了这么多年的兵器,而且,虽然这两把刀在你的手上,但是,这两把刀的刀身之上却没有任何的血气,可见,这两把刀并不是轻易使用的。”

    “不愧是炼器大宗师欧冶子的弟子,对炼器之道果然有所研究。”平等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这两把刀的锻造者,是和欧冶子同一时期的一名隐姓埋名的炼器大师所铸,当年,欧冶子的出现让他们失去了很多东西,在愤怒之下,这名炼器大师造出了这两把刀。”

    “铸刀的理由是因为自身的愤怒么?”当叶雷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眉头紧紧一皱,他知道,在铸造者打造兵器的时候,是不可以有情感波动的,否则的话,自己的情绪就会一点点渗透到炼制的兵器之中,如果说这两把刀是包含愤怒的两把刀的话,那么叶雷这一次就不得不认真对待了。

    “没有错,因为你的师父,导致当初无数铸造大师无家可归,他们虽然身负铸造技艺,但是他们的实力却没有你师父强大,于是,这些人积聚了自己的愤怒,才打造糊了这两把刀!”平等王说道,“鬼琉璃,血菩提!”

    “鬼琉璃!血菩提!”当听到这两个名字的时候,叶雷先是愣了一下,这两个名字他曾经听说过,只不过并没有鬼,血二字而已,琉璃和菩提这都是佛教之中才会出现的东西,可是,为什么这两把刀会有这个名字,叶雷的心中十分奇怪。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给他去想那些事情了,平等王此时拿着两把刀直接朝着叶雷的方向劈砍了下来,两把刀分别砍在了叶雷的左肩还有右臂之上,而此时叶雷发现,这两把刀和血腥之钺一样,都在吸收自己的鲜血。

    “除了鬼琉璃和血菩提这两个名字之外,这两把刀还有一个统一的名字,那就是饮血刀,刀如其名,这两把刀就是会吸收你鲜血的两把刀。”平等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

    “看来,这两把刀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血煞之气,可是,这两把刀中蕴含的是当年的那些铸造师的怨气,比起血煞之气,这种怨气更加可怕,没有人比这些铸造师更加了解这些兵器,而此时,他们的灵魂还寄居在里面,这无疑是给叶雷增加了难度。”

    “主人,我们可以一战!”此时,奔雷的声音传到了叶雷的脑海之中,和叶雷想象的不同,此时奔雷似乎更加兴奋,在面对这两把刀的时候,从奔雷戟之中传出来了一种激动和亢奋的情绪,叶雷此时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管那么多了,奔雷,我们上!”叶雷此时手持奔雷戟,直接朝着平等王的方向冲了过来,鬼琉璃和血菩提这两把刀之中蕴含的不只是煞气,还有那些饮恨而死的炼器师的怨气,这些负面的情绪成了平等王身体之中幽冥之力最好的养分。

    在得到了这些力量的滋养过后,平等王似乎并没有消耗自身的精血,仅仅凭借这些力量,就已经满足了幽冥之力的消耗,不仅如此,还有很多的怨气和煞气溢了出来,叶雷此时眉头紧锁,这样下去的话,他一定会在平等王之前消耗掉自己所有的力量。

    可是,奔雷的情绪此时是很高涨的,不知道为什么,当奔雷感受到这些煞气还有怨气的时候,奔雷竟然会异常的兴奋,但是,之前叶雷也接触过一些煞气,奔雷也没有表现出这样的状态,叶雷也不是很清楚,为什么奔雷会变成这个样子。

    可是,除了相信奔雷,叶雷也没有别的办法,奔雷是自己一直以来的伙伴,自己见证了奔雷的成长,或许,这些属于炼器师的怨气是奔雷的营养品,而如今,除了一往直前,叶雷也想不到别的方式了。

    就在双方兵刃相接的那一刻,叶雷感觉到,大量的煞气和怨气竟然都在朝着自己的身体之中袭来,而这些怨气还有煞气却没有在自己的体内过多的停留,而是通过自己传递到了奔雷戟之中,而奔雷此时的情绪却更加亢奋了。

    “没有错,就是这个感觉!”奔雷的声音此时传到了叶雷的耳中,奔雷此时是亢奋的,刚刚的那些负面的情绪在通过叶雷的身体的时候,竟然都被奔雷转变成了属于奔雷的力量,而且这些力量对叶雷还没有任何的影响。

    “这是怎么回事?”此时,眉头紧锁的人已经换成了平等王,身为鬼琉璃与血菩提的主人,平等王自然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可是,叶雷的兵器竟然能够做到这种事情,这是平等王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这个世界上,一物降一物,这两件兵器之中蕴含的是炼器师的怨气,但是,会有这种怨气,这也就证明了这些炼器师的能力还不到家,自己技不如人,就不要在别的地方找借口,炼器也是如此,所以,不管你有多少这种兵器,都是没有办法和我师父炼制出来的的奔雷相媲美的,平等王,你明白了么?”

    “你真的这样认为吗?”平等王此时笑了笑,“你知道血腥之钺是两把战刀融合到一起而形成的兵器,但是,你可知道我手中的这两件兵器,他们真正的样子么?看来,我也不得不用出我的全部实力了,叶雷,看招吧!”

    这时候,平等王划破了自己的经脉,鲜血就这样流淌在这两把战刀上面,刹那之间,血光涌现,两件兵器竟然变成了一颗珠子,珠子整体都呈现出来暗红色,而且,叶雷从这刻珠子上感觉到了一股阴森的气息。

    “实话告诉你,菩提,琉璃,这都是佛教之中才有的东西,而我手中的这件兵器,蕴含的不仅仅是当年的炼器师的怨气,还有一些六根不净的佛教之人的杂念,佛教当时有一种秘法,能够将人的杂念分离出去,而这些,就是那分离出去的杂念!”

    叶雷知道,佛门弟子讲求六根清净,但是,不是所有的佛门弟子都能够做到这一点,为了保证佛门的香火鼎盛,佛门边研究出来了这样的方法,一来可以维持弟子的向佛之心,二来则是可以维持佛门清静。

    可是,叶雷没有想到,这种方法锁分离出来的杂念竟然没有被消灭,而是留了下来,并且还融入到了这件兵器之中,如果说只是蕴含着炼器师的怨气的话,这还好说,可是,这颗珠子上面沾有佛门的气息,这就不好办了。

    “这才是我的兵器,血魔舍利!”平等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知道为什么我是平等王么?因为,我们佛门讲求的就是众生平等,所以在当时,我特意选择了平等王这个名号,虽然说我排在第九殿,但是,论起实力,如果我动了杀机,就算是秦广王也要忌惮三分。”

    “奔雷,你还承受得住么?”叶雷此时看着奔雷,奔雷的亢奋竟然一点都没有减少,反而在看到血魔舍利的时候,奔雷戟之上竟然都出现了耀眼的光芒,叶雷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奔雷这个样子,绝对不是什么坏事。

    “看招吧,血魔舍利,血魔大帝!”平等王此时控制着自己手中的血魔舍利,血魔舍利此时直接飞到了半空之中,同时,从血魔舍利之中流出了血红色的力量,这股力量竟然在半空之中渐渐凝聚成了一个人形。

    “血魔大帝,传说之中的存在,虽然没有成为天帝,但是在当时绝对是天帝之下的第一强者,就算是酆都大帝,也不敢和血魔大帝比高低,碎然说这两个人不在同一时代,但是,血魔大帝却是拥有了天帝实力的洞虚武者!”

    “血魔大帝,在历史上的确是有这样的一个人物。”叶雷此时回想着自己看过的书籍并且说道,“血魔大帝与秦岭帝君是同一时代的人,在当时,秦岭帝君统一了九州大陆之后,百姓民不聊生,就在那个时候,在无边血海之中诞生了这样的一个人物,这个人与秦岭天帝大战三天三夜,最后败下阵来。”

    “看来你知道事情还不少啊!”平等王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你说的没有错,血魔大帝的确是那个时候的人物,但是,血魔大帝可不是凭空出现的,当年,血魔大帝出现在血海,可是我问你,血海呢?”

    “按照史料记载,无边血海在血魔大帝战败之后,被秦岭帝君填平,无边血海也就从那个时候消失在了这个大陆上,你问这个做什么?”叶雷此时看着平等王,他知道,平等王绝对不会凭空问叶雷这样的问题。

    “被夷为平地?”平等王此时大笑着说道,“你不要开玩笑了,无边血海怎么能说填就填,当年,无边血海的确是消失了,也的确是被秦岭帝君填平了,可是他填平的只不过是血海消失之后的那个深坑罢了。”

    “什么!难道说,无边血海并不是秦岭帝君填平的么!”叶雷此时看着平等王,如果真的如同平等王所说的那样,历史的真实性就又要做一番考量了,但是如果不是秦岭帝君,还谁有这样的实力呢?

    而这个时候,叶雷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平等王手中的那颗珠子上面,看了一眼这颗珠子,叶雷又看了看血魔大帝,就在这个时候,叶雷眼神一亮,他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原来如此,血魔大帝并非是凭空出现的,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平等王,原来,血魔大帝竟然是佛教修佛之人!”叶雷此时看着平等王,当他结合了平等王说的话,再加上血魔大帝身上的气息,叶雷做出了大胆的推测。

    “你说的没有错,血魔大帝就是佛门弟子,只不过,佛门要六根清净,但是很不凑巧,我们血魔大帝六根不净,完全走出了一个极端,于是在那个时候,血魔大帝叛出了佛门,孤身一人来到了无边血海,并且得到了血海的认可。”

    “而这颗血魔舍利,就是当初的那片无边血海!而这个血魔大帝,正是当年血魔大帝的魂魄,叶雷,今日血魔大帝出现,我看你还是乖乖的和我回去,否则的话,我很难保证你不会死在这个地方!”

    “没有想到竟然能够见到血魔大帝,这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叶雷此时拿起了奔雷戟说道,“但是,我的伙伴这一次似乎比我还要兴奋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