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九章 分头行动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金蚕丝之中传出来的极寒之力一点点渗透到了叶雷的骨髓之中,从他的骨髓之中传出来了一阵疼痛之感,不过,极寒之力和至阴之力比起来,这点痛苦还算不上什么,不过叶雷还是装模作样的痛了一阵子。

    “依我看你还是放弃吧。”胡耀天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我现在控制着金蚕丝不让其吸收你的血脉,否则的话,你恐怕是要必死无疑,叶雷,你虽然突破到了洞虚武者的境界,但是你我之间还是有些差距啊。”

    “前辈,您不试试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输给你呢?”叶雷的嘴角此时露出了一抹邪异的笑容,而看到这个笑容之后,胡耀天心中有一种感觉,这叶雷绝对还有后手,否则的话,叶雷不可能露出这么邪异的笑容,而且,这笑容还是极为自信的笑容。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胡耀天此时也决定了,自己也要涌出全部的实力和叶雷战斗,金蚕丝的力量瞬间爆发,叶雷此时也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吸食着自己的血脉,而且速度极为夸张,如果这么下去的话,一炷香的时间里面,自己就会被吸干。

    “前辈,看来您说得没有错,但是,您不要忘了,我修炼的是阴阳之道,这种程度的金蚕丝,还无法对我怎么样!”叶雷此时催动自己体内的阴阳之力,就当这两种力量混合而出的时候,胡耀天发现,金蚕丝的效果开始减退了。

    “我不仅仅要你的金蚕丝无法吸收我的力量,更是要你的金蚕丝把我的力量全部都还回来!”叶雷此时大声说道,而此时,他催动起自己体内的至阴之力,并且将其灌输到了金蚕丝之中,当极寒之力遇到了至阴之力的时候,胜负显而易见。

    至阴之力是完全凌驾于极寒之力之上的的一种力量,只要能够控制好这股力量,至阴之力是可以将极寒之力全部吞噬的,但是叶雷是不会选择这么做的,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了,那么自己也就没有必要为胡耀天修复并打造这把金蛇蚕丝剑了。

    “散!”胡耀天被逼无奈,只能够先行放弃进攻,他也没有想到叶雷竟然还有这般手段,不过这也更加坚定了他心中所想,叶雷的修为,绝对还不止这么点而已,叶雷还有更强的手段没有使出来,不过胡耀天也没有打算继续比试下去。

    “算了算了,我输了。”胡耀天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没有想到,你小子成为洞虚武者之后还能这么变态,真不知道你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做的,我要是有那个本事的话,一定要把你拆开看看,看看你小子的脑子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

    “前辈言重了,如果前辈以命相搏的话,我现在早就成了一具腐尸了。”叶雷看着胡耀天说道,“能够和前辈成为朋友,是叶雷的荣幸,如果是敌人的话,叶雷不知道早就死了多少次了,想到这里,叶雷还有些庆幸。”

    “哈哈,没有想到你小子竟然看出来了。”胡耀天没有想到叶雷竟然会知道自己还有最后的杀招,不过这一招绝对是以命相搏的招数,敌伤一千自损八百,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胡耀天是绝对不会用出来这一招的。

    “叶雷,我们已经在这大凉山之中逗留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够出去呢?”秦羽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我们总是在这个地方,地府的人迟早也会找到我们,而且,我担心地府会向九州之地下手。”

    “实际上现在可怕的不是地府,而是幽冥。”叶雷说道,“单单凭借地府自己的力量,是不足以支撑起九州之地的,而且,华秦风也成了武林盟主,想要控制武林,还想要控制九州之地,就以现在的地府来说,他们的胃口还是有些太大了。”

    “但是,有了幽冥的力量就截然不同了!”叶雷此时十分严肃地说到,“幽冥能够帮助这些人瞬间提升自己的修为,而且,感染了幽冥之力的人,在幽冥之阵的催动之下会产生更多的怨气,这些怨气成了幽冥的养分,幽冥才是我们最终的敌人。”

    说起幽冥之力,实际上叶雷对于大变革之前的事情更感兴趣,为什么会产生大变革时代,为什么在大变革时代之后,这些武者的修为极度缩水,就连成为天阶武者也成了一个问题,更不要说天阶武者之上的仙阶,圣阶武者了。

    “准备一下,我们回幽州!”叶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然后,我们兵分七路,分别前往除了幽州和中州之外的其他七州,在来到大凉山之前,我已经在那几个地方布置好了传送法阵,等我们回到幽州之后,各位分头行动。”

    就这样,叶雷带着众人直接回到了幽州,当他们回到幽州的时候,发现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这让叶雷等人松了一口气,最起码在这段时间里面,地府并没有对幽州这个地方做些什么事情,毕竟他们的离开也实属无奈,幽州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也算是有些欣慰了。

    “好了,事不宜迟,大家马上出发,我和凤舞去扬州,剩下的就这样分配了。”于是,叶雷将众人分别分配到了剩余的七州之地,等到众人离开之后,叶雷做出了一个令凤舞和紫夜都有些看不懂的举动。

    “叶雷,你为什么要毁掉传送法阵?”紫夜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这样一来,他们想要回来岂不是很难?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紫夜,之前我拜托你的那件事情你还记得么?”叶雷此时看着紫夜说道,“之前我没有和你说过这件事情,就是担心你露出马脚,实际上,我们这些人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地府的内奸,而这个人每时每刻都在暴露我们的行踪。”

    “什么!”紫夜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也是很惊讶,之前他就感觉叶雷有些奇怪,毕竟同样都是伙伴,叶雷做出这种事的确是有些对伙伴有些不信任,不过,如果说是自己的伙伴之中出现了内奸的话,这种事情就绝对不可饶恕了。

    “我毁掉这个法阵,也是为了避免那个人回到这里重新建立幽冥之阵,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幽州城之中的幽冥之阵,就是这个人在瞒过了我们所有的人的时候偷偷建立的,而且,根据其他地区的消息来看,还没有幽冥之阵出现,所以,这一次我让大家分头行动。”

    “只要出现幽冥之阵的消息,那么,这个人就是地府的奸细!”凤舞此时明白了叶雷的意思,“原来如此,只要出现幽冥之阵,那就说明是那个人在动手脚,这样一来就减少了怀疑对象的范围,可是,破坏了传送法阵,我们岂不是也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到那个地方了么?”

    “这一点我早有准备了。”叶雷此时取出了一张牛皮纸,牛皮纸上面刻画着的是一个传送法阵,而且,可以说是一个缩小版的传送法阵,具体形状与叶雷刚刚破坏掉的那个传送法阵没有任何差别。

    “那个大型的法阵是为了多人传送而准备的,而这小型法阵传送几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现在我们的人已经遍布在九州之地,也就不需要这种法阵了,而且,华秦风两次都可以杀掉我,却没有动手,我实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破坏掉了传送法阵之后,叶雷再一次检查了一遍幽州,如今他已经成为了洞虚武者,在幽州城之中就能够感受到整个幽州的气息,在确保幽州之地没有幽冥之阵的存在了以后,叶雷离开了幽州城,并且来到了扬州城。

    对于扬州城,叶雷并不陌生,他已经来了不知道有多少次这个地方,而且,在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感染到幽冥之力,这一点也让叶雷感到很欣慰,但是他并没有因此就离开扬州城,因为在扬州城之外的一间寺庙之中,还有他们叶氏一族的禁地。

    叶雷带着凤舞与紫夜,在拜访过寺庙的方丈之后,方丈便带着叶雷还有凤舞去了那个房间,并且在没有人的时候,叶雷和凤舞来到了叶氏一族的禁地之中,当初,《龙旋破风》的秘籍就是在这个地方发现的,而且在这里还发现了一块玉。

    “这就是叶氏一族的禁地,当初为了族人们的生存,能变卖的东西已经都卖的差不多了,不过这几年的时间里面,父亲应该也赎回来了不少,你看,这些东西都是上次我回来的时候所没有的,现如今都出现在这个地方了。”

    叶氏一族如今凭借着自己的冷寒刀以及其他的炼器手艺,已经成为了大陆上数一数二的炼器家族,其炼制的冷寒刀更是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而且,凡是叶家庄炼制出来的冷寒刀,都会有一个特殊的编号,这也是叶家庄冷寒刀的标志。

    而中州城之中,想要找叶家庄炼制冷寒刀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但是,叶华英并没有有求必应,按照叶雷的说法,如果冷寒刀炼制的太多,那么迟早有一天会出现冷寒刀遍布大陆的情况,这样一来对于叶家庄的发展是没有好处的。

    所以叶华英作出了决定,每年只炼制一百把冷寒刀,而且,这些冷寒刀还不可以被同一个人收购,不管是谁,最多只能购买十把冷寒刀,而且还是以没把冷寒刀三十两黄金的价格售出,即便如此,冷寒刀也依旧是供不应求,在地下市场,已经炒到了百两一把的价格。

    不过,除了冷寒刀之外,其他稍微普通一点的兵器就没有这么多的要求了,就算是不如冷寒刀,但是叶家庄炼制出来的这些兵器也都是少有的精品,这让中州城之内大大小小的家族都不得不为动容,甚至说,这些家族之中所用的都要是叶家庄炼制出来的兵器。

    不过,叶氏一族也不会因为这种东西有很大的利润而不眠不休,不管是谁,哪怕是对待百宝阁也是如此,每年叶家庄炼制出来的兵器都是有数的,只要完成了当年的指标,叶家庄就不会再接取任何的单子。

    “叶氏一族的子弟们,你们给我听好了!”此时,叶华英看着自己的后辈们,心中也是很自豪,“我们叶氏一族能够有今天,这都是靠叶雷的帮助,但是我们不能一直依赖叶雷,我们要靠自己,打铁还需自身硬,叶雷就算是成为了天帝,也会有故去的那一天,所以,所有的叶氏族人不仅仅要学会炼器,在修炼上更是不得马虎!”

    “父亲走了之后,他越来越有族长的样子了。”洛兰此时看着叶华英,心里面也很开心,自从叶罗华离去之后,叶华英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叶家庄在他的带领下也越来越繁荣,而且在学习过《龙旋破风》之后,所炼制出来的兵器也越加成熟。

    “叶庄主!”这一天,战天雷来到了叶家庄,在叶家庄入驻中州之后,战天雷完全可以说是叶家庄的常客,而且,自从上一次见到叶华英的那种炼器技艺之后,他更是对此赞不绝口,而且,上一次叶华英送给他的那把长剑也成了战天雷的随身佩剑。

    “原来是阁主大人!”如今,这一年定制的兵器已经销售一空,叶华英也没有想到,自己打造出来的兵器竟然会这么受欢迎,不过这样也好,自己也有更多的时间去培养自己的族人,不管怎么说,现在叶氏一族修为最高的也只有他了。

    “哈哈,您还是这么客气。”战天雷丝毫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不管是因为叶雷的原因,或者是因为叶华英送给自己的那把剑,叶华英现在的身份绝对可以和他平起平坐,再加上叶雷和战子凡的关系,这两个人如今已经如同兄弟一般。

    “对了,叶庄主,这一次我来还是有一件事情的。”战天雷此时看着叶华英问道,“我想知道,这把剑究竟是怎么炼制出来的?我在百宝阁之中使用了一次,感觉十分奇妙,这把剑竟然能够隐藏其形,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啊。”

    “说到这把剑,这还是我这些年来的巅峰之作。”叶华英看着战天雷说道,“我根据小雷留下来的炼器之法,再加上干将莫邪夫妇的辅助,才炼制出这把宝剑,看似无形实则有形,对敌之时,可以攻其不备,不过,这也是我能够达到的巅峰了。”

    “既然如此,这把剑还请叶庄主收回。”战天雷此时解下了这把剑,并且放在了叶华英的面前,“君子不夺人所爱,既然这是叶庄主的巅峰之作,还请叶庄主收回,之前我不知道这件事,还请叶庄主见谅。”

    “阁主大人这是说的什么话!”叶华英将这把剑又交付到了战天雷的手中,“这把剑本来就是要送给百宝阁的,我们叶氏一族如今定居在中州之地,多番受到你们的照顾,这把剑也算是聊表诚意了,更何况,和你我两家之间的关系比起来,这把剑有算得上什么呢?”

    战天雷此时看着叶华英,他收下了这把剑,自从得到了这把剑之后,战天雷对这把也同样是爱不释手,基本上每天都要出去操练,而且,每次使用这把剑的时候,都会感到十分奇妙,作为防身之物,这把剑实在是再适合不过了。

    “当今叶家庄之中,炼器手艺最好的莫过于叶庄主了,能够得到叶庄主炼制的一件兵器,也是我毕生荣幸了。”战天雷看着手中这把剑,虽然说自己的藏品之中还有不少欧冶子炼制出来的兵器,但是,这一把剑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阁主大人说笑了,等小儿回来以后,让叶雷为阁主大人炼制一把更好的兵器。”叶华英此时看着战天雷说道,“我现在不过是武侠之境的武者,炼制出来的兵器还是不比叶雷,也不知道叶雷现在是什么境界的武者了。”

    “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叶雷就已经是灵寂境界的武者,现在的话,实力恐怕会变得更强吧。”提到叶雷,战天雷也不禁有些羡慕,叶雷还没有到三十岁,竟然就有了现在的成就,但是,叶华英夫妇在意的就不是这件事情了,他们更在意的是叶雷和凤舞什么时候能给他们生一个大胖小子。

    “阁主大人,正好我这府上还有些水酒,不如将就一些,近日就在我这里用饭,您看如何?”叶华英此时看着战天雷说道,“贱内也算是烧得一手好菜,阁主大人这次务必要留下来喝上几杯啊!”

    “哈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既然如此,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战天雷看着叶华英,两个人都是十分豪爽之人,这一来二去,虽然两个人年岁相差较大,但是两个人也如同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开怀畅饮。

    而此时,叶雷已经离开了叶氏禁地,扬州城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渐渐的恢复了生气,紧张的气氛已经消失不见,而且,华秦风带领的武者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就连幽冥之力也没有出现在这个地方。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紫夜看着叶雷,现如今叶雷已经成为了洞虚之境的武者,而紫夜却依旧是角龙的境界,现在的他是那么的期望自己能够成功蜕变,变成通天彻地的应龙,到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重返龙族,一雪前耻。

    “紫夜,轩辕神龙留下来的修炼功法你修炼得如何了?”在修炼之余,叶雷看着紫夜并且问道,“以你现在的境界,应该就快要突破到应龙之境了吧,可是我看最近你的修炼仿佛没有什么进展,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实话,先祖留下来的修炼功法我也是一直在遵循,可是,就在我成为角龙之后,修为就一直没有什么变化,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功法出了什么问题,还是我自己达到了一个瓶颈,而且这一次,你的突破也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的反应。”

    若是以往的话,叶雷的突破会带给紫夜不少的好处,可是这一次,紫夜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叶雷的突破,或许是因为叶雷这一次是在劫云之中完成雷劫的关系,可是这种情况也是太奇怪了。

    如果说都没有问题的话,那么问题很有可能就出在紫夜修炼的功法上面,叶雷向紫夜索要了一份轩辕神龙的修炼功法,可是,不管叶雷怎么看,这部功法都没有任何问题,可是,为什么轩辕神龙能够凭此修炼到那么高的境界,可是紫夜就不行呢?

    “紫夜,你仔细想一下,轩辕神龙还留下别的东西了吗?”叶雷此时看着紫夜,现在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紫夜的灵魂境界也是应龙之境,按理说是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的才对,最起码,紫夜在修炼到应龙之境的时候,应该是没有瓶颈一说的。

    “先祖并没有留下什么东西,但是我也很奇怪,就算是我之前突破到应龙之境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艰难,也没有出现过瓶颈这种情况,可是为什么这一次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而且,我修炼的还是更好的传承,按理说是不应该的啊。”

    就在二人还很不解的时候,身处于冀州城的秦羽却传过来了一个极为糟糕的消息。

    &26412;&25991;&26469;&33258;&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71;&122;&98;&112;&105;&46;&99;&111;&109;&32;&26356;&26032;&51;&26356;&24555;&50;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