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一章 血狱幽冥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不知道为什么,这名判官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被封印了,而且,就算是自己想要自杀,竟然也没有了那个力量,他不知道叶雷对自己做了什么,但是现在的叶雷给他的只有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就是可怕。

    地府的无常还有判官都知道,叶雷只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少年,可是,年纪轻轻竟然就有了现在的这种修为,这已经是超出了地府所有人的理解了,而且不仅实力强大,叶雷的情商也出乎意料的高,这才是地府感到最棘手的事情。

    “你问吧,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不会说的!”判官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你不要以为你封印了我的力量就能够从我的口中得到什么答案,你死心吧,等过几日我们地府的十殿阎罗都来到这里之后,那就是你们的死期!”

    就在这个时候,判官的脸色竟突然变青,双目也开始充血,叶雷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大呼不妙,这是中毒的迹象,而他没有想到,在这判官的口中竟然还有剧毒,但是更可怕的是,这种剧毒竟然能够杀掉灵寂武者。

    “这判官的的身上没有感染幽冥之力,所以他才会在找到这里的时候而没有受到幽冥之力的影响,不过我没有想到,地府竟然还有这种手段,赤鹤断肠散,地府竟然还有这种毒药,这实在是太可怕了,如果地府的人都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想要与之对抗就真的困难了。”

    赤鹤断肠散是鹤顶红之中的一种,相较于毒性来说,赤鹤断肠散的毒性是鹤顶红的三十倍,服用者在两个呼吸的时间里面,毒素就会感染全身,而且金丹也会萎靡,中毒身亡之后,死者的金丹也带有剧毒,不可以再次利用。

    “这就是地府的手段么?”叶雷此时看着判官的尸体,心中有些感慨,不过既然这判官已经死了,那就没有什么价值可言了,一把火烧掉之后,叶雷便离开了这个地方,而此时叶雷已经拿到了幽冥之阵的阵眼,失去阵眼之后,幽冥之阵也就失效了。

    幽冥之阵失效之后,那些武者都恢复了原来的的样子,不过幽冥之力还是存在于他们体内的,只不过没有了幽冥之阵去激发这种力量,幽冥之力也就沉稳了许多,但是这种力量只要存在,就迟早有一天会被激发出来的。

    “幽冥之阵的阵眼,没有想到竟然就是这么个小珠子。”叶雷此时拿着那颗珠子,不过这颗珠子却给叶雷带来一种十分讨厌的感觉,具体叶雷也说不出来,但是,这颗珠子就是让叶雷感到很别扭,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

    “平等王他们看不到判官回去,应该知道这判官已经性命不保了。”酆都大帝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但是,这颗珠子绝对要处理掉,这里面蕴含的都是之前搜集的那些怨气,而且据我猜测,出了幽州城之外,在别的地方应该也有这种东西!”

    “现在幽冥之力基本上是遍布整片大陆,这样一座城一座城的去寻找,实在是有些太慢了。”叶雷此时收起了这颗珠子,并没有将其毁灭,不是叶雷做不到,只是叶雷想要研究一下这颗珠子究竟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前辈,这些武者可以送回家了,如今幽冥之阵已经被我破坏,只要他们不再产生负面的情绪,基本上就不会受到幽冥之力的影响了。”叶雷此时看着酆都大帝说道,“前辈,按照那判官所说,不久之后,十殿阎罗可能都会出现,到那个时候,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了。”

    酆都大帝自然知道叶雷说的都是什么意思,如今天庭的力量也在这幽州城之中,酆都大帝加上这些天兵的力量,和十殿阎罗交起手来还不一定谁输谁赢,可是,叶雷却不知道,那只不过是判官在临死之前的一句谎话而已。

    “启禀少主,属下办事不力,没能够拿回幽冥之珠。”此时,在距离幽州城百里之外的地方,平等万半跪在地上,而在他面前站着的正是地府现如今的少主,同样得到了幽冥的认可的男人,林展。

    “这件事并不全怪你,你下去吧。”林展此时看着平等王,虽然他的内心还是有些生气的,不过,这件事情却不能让地府圣主知道,如果地府圣主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一旦怪罪下来,林展的位置就真的保不住了。

    “幽冥,你口中说的那幽冥之珠到底是什么东西?”林展此时传音给幽冥说道,“那颗珠子之中除了一些怨气之外,似乎就没有别的东西了吧,怨气这种东西不是可以通过很多方式收集么?你为什么这么看重这个东西?”

    “幽冥之珠之中可不仅仅是那些武者的怨气,在那颗珠子之中,还有那些武者本身的力量,以及他们所修炼的功法,有了这个东西,我就能集结天下所有武者的力量,让我的力量回到巅峰,甚至超越巅峰!”

    听到这里,林展的内心之中也泛起了很大的波澜,他没有想到幽冥竟然还有这个打算,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就要放慢回收幽冥之珠的速度了,毕竟幽冥过于强大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自己还要利用幽冥的力量去达成自己的目的。

    可是,林展这个小想法幽冥就真的不知道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实际上幽冥早就知道了林展的这个想法,只不过幽冥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幽冥现在的力量还不够强大,所以只能够依赖于林展,而且他见过的那么多武者之中,只有林展和华秦风是最符合他的要求的,但是华秦风不屑于做这些事情,于是他只能找上林展。

    “如果那个叶雷也是地府之人,有和他们一样的想法的话,或许那个叶雷会是我最好的选择吧。”此时,地府的禁地之中,幽冥在里面自言自语道,“不过论起天赋来,这叶雷还真的是独一无二,在没有任何外界的帮助下竟然能够达到灵寂武者的境界,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他的师父究竟是谁,难道说真的是那个叶无伤?”

    实际上林展对幽冥说过一些关于叶无伤的事情,只不过幽冥没有在意而已,毕竟叶无伤这个名字也不是很出名,幽冥作为大变革之前的存在,自然是不知道这些大变革之后的武者,而且,在看过林展之前修练过的《天魔九转》之后,他也没有感觉到这是多么厉害的东西。

    而此时,叶雷已经离开了幽州城,回到了幽冥乾元洞之中,在向众人说了关于幽冥之珠的事情之后,众人也很惊讶,如果按照叶雷的推测的话,在九州之地,基本上每一个城池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幽冥之阵存在了。

    “而且我也发现了,除了我之外,酆都大帝他们似乎都没有办法看到幽冥之力。”叶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所以,就算是想要找到所有的幽冥之珠,也要我自己亲自前去,这样一来会耽误很多的时间,而且在这段时间里面,林展随时有可能找上门来。”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凤舞此时看着叶雷问道,“难不成我们就在这里等待林展自己送上门,可是,如果林展来了的话,我们真的有能力打败林展么?按你所说,林展在使用幽冥之力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反噬,那也就是说,他完全可以突破到天帝之境啊。”

    “事到如今,就是要先搞明白这幽冥之珠到底是什么东西!”叶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凤舞,这一次你和我一起回到师父那里,我想师父应该知道一些关于这幽冥之珠的事情,至于大家则继续在这里修炼,洞府之中有传送法阵,如果林展出现的话,可以传送到安全的地方,九州之地都有我们的法阵,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

    而此时,叶雷还是留了一个心眼,他之所以没有带上紫夜,是因为紫夜在这里的话可以帮助他观察这些人有没有什么异样,而且他此时也有些怀疑,自己的这些伙伴里面真的会有地府的奸细么?

    就这样,叶雷带着凤舞回到了至阴之地,此时的叶仙儿还在修炼《玉女心经》,看样子,在修炼到第三层之前,鬼谷子是不会让叶仙儿离开至阴之地的,而且叶仙儿还是比较争气的,现在已经修炼到了第一层的后期。

    “哥哥,你怎么来了?”叶仙儿修炼的间隙,看到了正在朝着自己这边走来的叶雷还有凤舞,她便十分欣喜地跑了过去,“这一次哥哥你带嫂子来了,看来应该是修炼的过程遇到了什么困难吧,你们难不成也要修炼我这《玉女心经》?”

    “你这丫头,这次来我是找师父的,我在幽州城发现了点东西,来找师父帮我一起看看,你在这里好好修炼,等你修炼到第三层的时候,我就带你去找南浩,否则的话,师父也不会放你出去,南浩如果等不到你,说不定就会移情别恋哦!”

    “你就在这里胡说!”凤舞此时掐了叶雷一下,叶雷无奈的笑了一笑,不过叶仙儿也知道叶雷这只是在和自己开玩笑,而且,南浩的为人叶仙儿很清楚,南浩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就算南浩想和自己分开,也会和自己先声明。

    “叶雷,你们来了。”鬼谷子此时来到了叶仙儿修炼的地方,按照惯例,他这是要给叶仙儿送些丹药来,叶仙儿的基础虽然打得很好,但是叶仙儿先天有些内劲不足的情况,再加上修炼的是古瑜伽术,所以在修炼武技的时候会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虽然叶雷之前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但是鬼谷子却发现了,而且现在挽救的话还来得及,于是鬼谷子专门为叶仙儿准备了一些丹药,就是为了弥补叶仙儿在先天之上的这些不足,而叶雷也算是炼丹宗师了,可在他看到这些丹药的时候,发现他自己竟然一点都不认识。

    “好了,你们这次来所为何事?”鬼谷子在将丹药交给叶仙儿之后,便带着叶雷二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而就在这个时候,叶雷拿出了那可幽冥之珠,当鬼谷子看到这颗珠子的时候,脸色也变得十分沉重了。

    “叶雷,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个东西?”鬼谷子此时放下了幽冥之珠,脸色十分凝重,叶雷见到鬼谷子这么认真的样子,他便知道这幽冥之珠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而且还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这是我在幽州城之中得到的珠子,当时是这样的。”于是,叶雷便将自己在幽州城之中做的事情都告诉了鬼谷子,可是鬼谷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将这颗幽冥之珠还给了叶雷,而他自己则是走到了自己身后的书架面前。

    “你们两个跟我来。”鬼谷子此时背对着叶雷说道,“这幽冥之珠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对了,进来之前把幽冥之珠收到你的储物戒指之中,千万不能让幽冥之珠的力量散发出来,尤其是不能让叶仙儿接触!”

    叶雷此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连忙将自己的幽冥之珠收到了储物戒指之中,随后便跟随着鬼谷子来到了书架之前,鬼谷子轻轻的动了一下,书架背后的暗门便显示了出来,而叶雷也跟着鬼谷子就这样走了进去。

    “幽冥之珠,是幽冥之力吸收了怨气之后,结合武者自身的力量凝聚而成的一颗珠子,这颗珠子如果聚集到幽冥的身边的话,幽冥不仅仅会吸收掉这些怨气,同时还会得到这些武者的力量以及修炼的功法,这样一来,幽冥就能够集百家之所长,到那个时候,就真的无法挽救了,这颗珠子,还是尽快消灭比较好。”

    “就算是消灭了这一颗,还会有其他的珠子,幽冥可没有傻到只在幽州城之中放置这种东西,如今九州之地,基本上每一块土地都有一些幽冥之力的存在,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如果幽冥之力爆发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你们随我来吧。”这时候,鬼谷子带着叶雷还有凤舞来到了练功房之中,这是专属于鬼谷子的练功房,就算是冥月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等叶雷和凤舞来到这里之后,练功房的门便关上了。

    “叶雷,从今天开始,你就要在我这里学习《鬼谷道术》,如果说想要对付幽冥之力的话,你现在就必须要学会《鬼谷道术!》,否则的话,在幽冥之力的面前,你没有丝毫胜算,而且,就算是学会了《鬼谷道术》,你的胜算也不过是多了三成而已。”

    “幽冥现在还没有成型,说明他还需要更多的力量,而这些力量的来源就是天下的这些武者,所以,你要在此之前,在幽冥之前找到那些幽冥之珠,一旦幽冥集齐了所有的幽冥之珠,召唤出他的那件兵器的话,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幽冥的兵器?”叶雷从来没有听说过幽冥有什么兵器,不过,听鬼谷子的语气,这件兵器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师父,这幽冥不就是一个力量的集合体吗,怎么还会有兵器?难不成幽冥也是一个人类?”

    实际上,叶雷一直以为幽冥是一种怨气的集合体,在吸收了怨气和武者的力量之后,幽冥的力量就会强大许多,可是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像自己想的那样,这幽冥是独立的个体,是拥有智慧和思维的存在。

    “幽冥是大变革之前的存在,实际上,就连当时的人也不好说幽冥究竟是人类还是什么存在,幽冥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时间段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而那个时候的幽冥就已经非常强大了,而且,他手中的武器,血狱幽冥更是恐怖。”

    “血狱幽冥?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件兵器?”叶雷此时看着鬼谷子问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兵器,在忘忧谷之中,那些人也没有和我说过这些事情,师父,这血狱幽冥究竟是什么,是不是和这些珠子有关?”

    “你说的没有错,血狱幽冥,是幽冥的兵器,这件兵器既非刀剑,也不是什么长兵器,这件兵器就像是一块圆盘,而在这块圆盘上面,镶嵌着一颗颗珠子,那些珠子就是你手中的这颗幽冥之珠,所以,你也知道这颗珠子对于幽冥是多么重要了吧。”

    “在大变革时期,幽冥的那件兵器由于承受不住天罚的力量,所有的幽冥之珠全部破碎,而留下来的那块圆盘也消失不见了,从那以后,幽冥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直到最近才再次出现,我想这家伙一定是找到了血狱幽冥!”

    大变革之后,幽冥便被封印在了忘忧谷之中,但是幽冥却始终没有放弃寻找自己的血狱幽冥,他一次次的想要冲破封印,但是都失败了,不过那个时候只有三位天帝的力量镇压,幽冥最后还是找到了一些机会,将自己的力量放了一些出去。

    在那以后,这股力量通过一点点吸收人与人之间的怨气而成长,而且在成长的同时,还在慢慢地寻找血狱幽冥,不知道过了多久,幽冥的力量已经达到了灵寂武者的境界,而且,在那个时候,也引发了不少的纠纷。

    但是,幽冥最后还是失败了,当时正是神都天帝的年代,神都天帝在发现幽冥之后便将其封印到了地府的禁地之中,从那以后,任何人不允许靠近地府的禁地,而幽冥的力量也开始被渐渐的地消磨。

    不过好景不长,神都天帝最后还是身亡了,神都天帝死后,封印着幽冥的力量似乎出现了一些松动,而且在这段时间里面,地府的多任圣主也想要前往禁地一探究竟,但是神都天帝留下过命令,所以没有人敢于尝试。

    不过,当上一代的地府圣主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闯入了禁地之中,并且看到了被封印的幽冥,而在那个时候,幽冥的力量已经快要油尽灯枯,当他看到当年的地府圣主的时候,仿佛见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救救我!”当年的幽冥还很虚弱,可是,上一代的地府圣主似乎感受到了一些幽冥身上的力量,便义无反顾地救下了幽冥,而且也从幽冥的身上得到了好处,不过他发现,这种力量会反噬自己,所以他也放弃了这种力量,并且叫人不要闯入禁地。

    可是,这个命令基本上就是形同虚设一样,在上一代地府圣主去世之后,当代的地府圣主虽然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这个禁地,但是,就在某一天,一阵孩童的啼哭声吸引了他的注意,顺着声音走去,只见一个孩童正在地上哭泣,可是,在孩童的身后竟然有一扇大门,这是他们从来都不知道的一扇门。

    而当时的那个孩子正是现在的林展,而那扇门的背后,竟然是镇压了幽冥的禁地,在得到了幽冥的力量之后,地府圣主实力大增,而且按照幽冥的嘱托,让林展去那些名门正派之中修炼,而林展就是在那个时候选择了衡山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