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章 地府来袭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当叶雷走到牢房之中的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传到了叶雷的耳中,这些声音之中有争吵之声,有哀怨之声,还有一部分是消极惆怅的声音,总而言之,在这个地方,除了那些负面的情绪之外,没有任何积极的情绪。

    “这怎么会这样?”叶雷此时看着这个地方,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在这些人的头上有一道黑气飘在半空之中,而在半空之中,这些黑气全部都朝着一个方向飞去,很显然,这些黑气正是幽冥所需要的那些负面的力量。

    “没有想到,这里的怨气竟然这么重!”叶雷此时看着这里的人,想要净化这些怨气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而且叶雷此时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那就是找到那些怨气的终点,消灭那个吸收怨气的源头。

    “前辈,您可知道那个地方通向的是哪里?”叶雷此时指了指怨气流出的地方,不过酆都大帝似乎是看不到这些怨气,所以他并不知道叶雷要做什么,不过叶雷既然这么问了,那就一定有叶雷自己的原因。

    “你说那个地方?”酆都大帝也不知道叶雷为什么会问这个,“那里是幽州城当年处罚犯人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那里丢了性命,不过当初正是李唐的江山,对于违法乱纪的武者自然也有一套相应的法规存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没有错了!”叶雷此时看着酆都大帝说道,“现在所有的怨气都在朝着那个方向涌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幽冥的力量一定就在上面,而牢狱又建在这个地方,正处在那处决台的下方,怨气才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被幽冥吸收。”

    “你说什么!在那个地方居然有幽冥的力量!”酆都大帝没有想到,在这幽州城之中,幽冥竟然还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不过照这样看来,因该是自己在这里出现之前,幽冥就已经做好了手脚,而这一切的经手人很有可能就是华秦风。

    “看来华秦风是故意让我们发现的啊。”叶雷和酆都大帝来到了处决台的位置,虽然这里没有任何的血迹,但是叶雷依旧能够感受到这里的一丝阴森,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是死了很多人的地方,死者故去之后,那一口浊气还残留在这里。

    日积月累,浊气下降便沉入了大地之中,而处于牢房之中的犯人们在吸收了这些浊气之后,情绪变得更加不稳定,再加上这一次幽冥的力量承担了一个催化剂的作用,彻底将这些人内心之中的怨气激发了出来。

    “我们现在必须要找到那个阵眼!只有这样才能够打断幽冥继续吸收这里的怨气!”叶雷此时在这里走了几圈之后,可却没有发现这所谓的阵眼,看来幽冥为了吸收这些怨气,所做的准备还是很充足的,这让叶雷有些始料未及。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叶雷来到幽州城的事情竟然被地府的人知道了,不过叶雷也没有感到意外,毕竟在此之前华秦风已经来过,所以自己的行踪暴露给地府也在他的预料之中。

    “地府派过来的是什么人?”酆都大帝看着自己的手下说道,“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那个林展有没有出现在地府的阵营之中?敌军兵力如何?”

    在这段时间里面,酆都大帝向张子房还有诸葛孔明学习了不少关于行军作战方面的知识,在他们两个选择了归隐山林之后,这幽州城的智囊就变成了酆都大帝,作为幽州城之中最强大的存在,酆都大帝认为自己可不能这么有勇无谋。

    “启禀教主,敌军大约五千人左右,多数为尸妖,而且领军之人并非是那个林展,不过在他的身后跟着四个无常,还有两名判官,属下大胆推断,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地府十殿阎罗之一,但是这个人还没有达到洞虚武者的境界。”

    “还没有达到洞虚武者的十殿阎罗?”叶雷此时实在是想不出来,地府的十殿阎罗基本上都已经成为了洞虚武者,这没有达到洞虚武者的境界,按理说不应该是十殿阎罗之中的人,但这个人又穿着十殿阎罗的服饰,这让叶雷有些猜不透。

    “先不要管这么多了,点三千兵马,我们准备出城迎战!”酆都大帝此时颇有大将之风,不过叶雷有些担心,敌方毕竟有五千兵马,而且这还只是在明面上的部队,如果暗中还有什么力量的话,那就没有办法处理了。

    “酆都前辈,我们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叶雷此时看着酆都大帝说道,“地府的人奸诈狡猾,我们只派出三千兵马的话,万一中了敌人的奸计,那就得不偿失了,依我看我们还是安排三千人在一旁埋伏,以防不测。”

    “叶雷,并非是我不想这么做。”酆都大帝此时无奈地说道,“可是现在我的手下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人,实际上能够供我调遣的士兵也就剩下现在的这三千人了,目前幽州城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这些人都被幽冥之力侵蚀,已经不能出战了。”

    “什么!幽州城的兵力只剩下三千了!”叶雷没有想到,如果按照酆都大帝的说法,那么自己带来的一部分天兵也应该受到了幽冥之力的影像,但是,修炼了天帝的修炼法诀的他们又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当然,有一部分力量是我不愿意调动的,因为这股力量一旦浮出水面的话,地府很快就会知晓,到时候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事。”酆都大帝说道,“天庭的那些天兵,我暂时还不想让他们出现在地府的视野之中。”

    “原来如此。”叶雷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如果说这些天兵也被幽冥之力感染的话,那么天下的形势就已经无法挽回了,不过这样也好,天庭的天兵作为九州之地最后的底牌,还是不要出现的太早比较好。

    就这样,叶雷改变了自己的容貌,跟着酆都大帝来到了城门之上,叶雷向下望去,城门外果然是身穿十殿阎罗服饰的人,而且这个人的确只有灵寂武者的境界,但是,叶雷还是不敢大意,毕竟对面可是有幽冥之力的。

    “前辈,千万小心,对方可以使用幽冥之力,这幽冥的力量能够帮助武者在短时间之内提升境界,绝对不可以大意啊!”叶雷此时传音给酆都大帝,并且将幽冥之力的一些特点都告诉给了酆都大帝,关于幽冥之力,可以说没有人比叶雷还要了解的了。

    “阁下可是酆都大帝!”这时候,城下的阎罗开口说道,“鄙人不才,乃是地府的十殿阎罗之一,第九殿平等王是也,这次来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能够和酆都大帝做个朋友,昔日我们地府与贵教有些矛盾,还希望酆都大帝化干戈为玉帛啊。”

    “平等王,我似乎听说过这个名讳,但我乃是赶尸教之主,你一个小小的九殿平等王就想和我谈判,还是换你们地府的圣主来吧,就凭你?貌似你还不够格,而且,如果是要我和你们地府合作的话,你还是请回吧。”

    “酆都前辈,在下知道您与那叶雷有些交情,但是您可知道,这叶雷勾结幽冥,在天下武林散发幽冥之力,人人得而诛之,事到如今,您难道还想要助纣为虐不成?”平等王看着酆都大帝说道,“还请酆都大帝三思啊!”

    如果是以前的酆都大帝或许会相信这平等王说的话,但是,关于幽冥还有蒂夫之间的关系,不管是叶雷还是天庭圣王都已经告诉了自己,这段时间里面酆都大帝都是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和叶雷等人联系,不过叶雷在听到这番话之后,却感到有些不对劲。

    “前辈,暂且敷衍他们几句,我有些事要说!”叶雷此时传音给酆都大帝,刚刚这平等王说的话听在叶雷的耳中仿佛有些不对劲,如果说自己的伙伴之中有内奸存在的话,那就应该知道酆都大帝和自己是站在一边的才对啊。

    “既然如此,待我回去好好考虑一番,你们就先退后三十里等我的答复,你们看这样如何?”酆都大帝此时看着平等王等人,不过这平等王也算是快人快语,酆都大帝提出这个条件之后,这平等王竟然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

    “叶雷,你说你有事要说,究竟是什么事情?”回到内堂之后,酆都大帝看着叶雷,而叶雷此时也恢复成了自己原来的样子,“不过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这地府竟然会将这幽冥之力的帽子扣在你的头上。”

    “前辈,这件事情很奇怪。”叶雷此时看着酆都大帝说道,“前一阵子我收到了一封信,而且信中说我的伙伴之中已经混进了地府的奸细,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今天这平等王就不会和您说这种话了。”

    “也就是说,你的伙伴之中可能没有奸细,是那个人在骗你。”酆都大帝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当然,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奸细还没有将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传出去,所以这平等王才会找上我!”

    “不,我所想的是第三种情况!”叶雷此时看着酆都大帝说道,“第三种情况就是,这些人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所以这一次恐怕合作是假,回收幽冥之力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吧,您还记得么,我刚刚说的那个阵眼?”

    “你是说,这里的怨气已经足够了,这些人是来回收怨气的!”酆都大帝此时看着叶雷,十分惊讶地说道,“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不太清楚,这些幽冥之力是怎么传到幽州城之中的呢?我们不是在项羽之前占领了这里么?”

    “前辈,您可还记得落雨毒蝎?”叶雷此时看着酆都大帝说道,“我记得我之前说过,这落雨毒蝎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而且当我遇到他的时候,他的身上就已经有幽冥之力的存在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他散发的这股力量。”

    “这股力量应该是一直都存在于这幽冥之阵的阵眼之中,等到我们离去之后,地府的人在远方操纵这个法阵,这样一来,法阵启动,幽冥之力就能够扩散开来,这也是为什么在那之后,我们这里会有这么多人感染了幽冥的力量的原因。”

    “可恶,我们现在必须找到这个阵眼,如果这个法阵还继续存在的话,那么我们这里就会有更多的人感染幽冥的力量,到时候,这幽州就真的成为名副其实的幽冥之城了。”酆都大帝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对了,你有什么办法找到这个阵眼么?”

    “办法虽然有,但是即便在短时间之内找到这个阵眼,也无法将这些幽冥之力彻底清除,幽冥之力需要用四大天帝的传人来进行镇压,从而将其慢慢消灭,而且,现在幽冥之气正处于上升的趋势,对我们极其不利啊。”

    “大帝,不好了,那些地府的人出尔反尔,朝着我们幽州城的方向杀过来了!”这时候,传讯士兵来到了酆都大帝的门外,但是现在幽州城之中只有三千人,想要对付拥有幽冥之力加成的五千敌军还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没有办法了,只能先拖延时间了!”叶雷此时看着酆都大帝说道,“只要幽冥之力的加成时间过了之后,他们就只能燃烧自己的生命力去催动这股力量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就能够将其击退,而我们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寻找这个阵眼!”

    “好,出城迎敌!”酆都大帝此时看着众人说道,“只要对面的实力暴涨,我们就赶快回来,千万不能够让他们从我们身上得到好处,知道了么!当然,所有的赶尸人除外,你们只要控制你们的僵尸和他们战斗就可以了,僵尸出现损伤也要继续战斗!”

    叶雷没有想到,酆都大帝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利用赶尸人控制的僵尸去消耗对手的幽冥之力,等到对手的幽冥之力消耗殆尽的时候,自己这边的武者一举而上,到那个时候,他就只需要面对平等王就可以了。

    “酆都前辈,不知道您想得怎么样了?”这时候,平等王已经换了一副嘴脸,而且,本来只有五千士兵的地府,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又增加了两千人左右,这让酆都大帝有些头疼,他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要上天庭的天兵了。

    “守尸门弟子听令,围剿地府不得有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燃起了酆都大帝的希望,守尸门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而且带头的人正是欧阳萱萱,而欧阳萱萱所掌控的正是洞虚级别的僵尸。

    “杀!”这时候,平等王也朝着酆都大帝这边冲了过来,在幽州城这边,酆都大帝是最强的存在,只要先干掉了酆都大帝,幽州城自然就会因为群龙无首而导致溃不成军,但是,守尸门的出现实在是打破了他们的计划。

    不知道怎么回事,守尸门的这些赶尸人所驱使的竟然都是洞虚级别的僵尸,地府这边的虽然有七千阴兵,但是这些士兵也都是些先天金丹的武者而已,就算使用了幽冥之力,也不是这些僵尸的对手,更何况还是洞虚级别的僵尸。

    “这就是守尸门的底蕴么!”平等王此时一边和酆都大帝战斗,一边心疼着自己的七千阴兵,没有想到半路居然杀出来了个守尸门,守尸门的出现可以说是打破了他们全盘的计划,此时平等王也只能且战且退,而叶雷则是找上了那几个无常还有判官。

    “你是什么人,你可知道我们是谁!”这时候,无常看着叶雷说道,“厉鬼勾魂,无常索命,小子,你今天惹了你不该惹的人!黑白无常,逆乱阴阳,乾坤索命,大道无常!”

    而就在黑白无常朝着叶雷攻过来的时候,判官竟然借着这个空隙偷偷地潜入到了幽州城之中,而此时叶雷和无常的战斗十分激烈,虽然发现了这一幕却也无法脱身,只能够先解决面前的问题,然后再考虑对付那判官的事情了。

    “等到判官大人找到了幽冥之眼,你们这幽州城就会变成幽冥之地,到时候,人鬼乱世,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灵寂武者,我看你能掀起多大的波浪!”此时,一名无常看着叶雷说道,“小子,如果你现在缴械投降,我们或许会给你一条生路!”

    “你以为你们的计划得逞了么?”叶雷的嘴角此时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幽州城之中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叫声,当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不管是黑白无常还是平等王,他们的脸色都变了。

    “不好,判官出事了!”这时候,平等王大呼不妙,而就在这个时候,酆都大帝找到了一个空档,直接朝着平等王的命门打了过去,平等王疏于防范,在承受这一击之后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黑白无常见到这个场面,也连忙后退,掩护平等王逃离。

    “不可能的,怎么会是这样!”此时,在幽州城之中,判官此时正站在一个木桩之前,木桩上有很多劈砍过的痕迹,很显然,这都是过去处决犯人的时候所用的木桩,而判官站在这个地方,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了。

    “看来我果然没有猜错!”不知何时,叶雷竟然早早的就等在了这个地方,而叶雷手中拿着一颗血红色的珠子,当看到这颗珠子的时候,判官的脸色都变了,因为这就是他想要寻找的那幽冥之阵的阵眼。

    “你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判官此时看着叶雷说道,“现在你不是应该在战场之中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要找这个东西的,叶雷,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为何处处与我们地府作对!”

    “哈哈哈,与你们地府作对?你们也未免太自命清高了吧!”叶雷此时看着判官说道,“你们地府借用幽冥之力,祸乱苍生,单凭这一点,你们地府之人就个个不得好死!天下武者人人得而诛之,你还问我为什么要和你们作对,真是可笑。”

    “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反正你已经是将死之人,告诉你也无妨。”叶雷此时看着判官,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你应该知道,当年我进入了神都天帝的宝藏,并且得到了神都天帝所有的传承,这个东西,就是我传承自神都天帝的一件宝物,当初在营救战子凡的时候,这件宝物还派上了很大的用场呢!”

    “傀儡!”判官看到叶雷手中的那个小木人的时候,当场就认出来了那是神都天帝当初炼制出来的替身傀儡,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败在这个东西上面。

    “好了,现在,你也应该回答一些我的问题了!”叶雷此时看着判官,目光狠厉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