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十七章 极北之地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武弑诸天

    而此时,幽州城之zhong,酆都大帝这几天总是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时不时的还会发出一声哀叹,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是,只有将臣还有琴清知道,酆都大帝这是在为项羽感到悲哀,不管怎么说,他和项羽师兄弟一场,就算有过节,也无法掩盖这个事实。

    “酆都,人都死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将臣看着酆都大帝,实际上他只知道酆都大帝是因为项羽的事情才会这样沮丧,但是酆都大帝和项羽之间的关系,他也只是知道前世的两个人只是师兄弟而已。

    “实际上,前世的项羽和我关系非常要好。”酆都大帝此时看着将臣,他的话语之zhong除了一些沮丧之外,似乎没有别的感情色彩,“但是转世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变了,他成了一代霸王,而我则成了沛公手下的一名将领。”

    “或许这都是命运的安排吧,师弟的死亡还是和我脱不开关系。”酆都大帝此时看着将臣,长出了一口气,实际上,当时他并不知道项羽就是他前世的师弟,但是,婆罗门的人转世之后都会有一个特殊的标记,可能项羽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但是他却对此一无所知。

    “人死不能复生,你现在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将臣此时看着酆都大帝,他知道酆都大帝的心情很复杂,“酆都,有些事情还是要向前看,现在天下局势动荡,地府迟早会成为天下的祸害,如今叶雷又去了极北之地,你可不能这么消沉啊。”

    “臣哥哥说的没有错,我们这些人之zhong,只有你拥有领导的能力,本来你就是赶尸教的教主,为了苍生,你可不能因为这件事情而垂头丧气啊!”这时候,琴清看着酆都大帝说道,“酆都,项羽实际上早就已经死了,我们也是一样,现在我们能够重新活一次,就已经是上天的恩德了,项羽泉下有知的话,也会为你感到高兴的。”

    话说回来,此时lin展已经来到了地府的禁地之zhong,这是只有地府圣主才知道的禁地,但是那个声音给lin展一种直觉,只要能够找到那个声音的主人,就一定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强,到时候就算是成为地府圣主也不是难事。

    “你终于来了。”此时,一个黑衣斗篷的人站在lin展的面前,lin展有些吃惊,因为这个人是没有双脚的,这个人的下身基本上处于一个悬空的状态,而且,斗篷遮住了这个人的脸,lin展根本看不清楚这个人长什么样子。

    “你是什么人,你是怎么知道我的?”lin展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虽然不知道这是何方神圣,但是,这个人给lin展的感觉只有一个,那就是,只要有这个人的帮助,自己已经能够得到更强大的力量。

    “我是这个禁地的主人,而且,还是你们地府那神奇力量的主人!”这个黑衣人此时看着lin展说道,“你们现在拥有的所有的力量,都是从我这里得到的,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惊讶,不过你感到惊讶也是正常的,毕竟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我的名字了。”

    “你就是幽冥?那你为什么会找上我?”lin展此时看着幽冥说道,“地府之zhong上上下下那么多人,上有地府圣主,十殿阎罗,下有判官无常,牛头马面,你为什么偏偏找上了我?还有,我凭什么要相信你说的话?”

    “因为你的的野心有够大。”幽冥此时看着lin展说道,“别人不知道,但是你身上有我的力量,你们每个人的心zhong所想我自然十分清楚,否则,我又怎么会将我的力量分给你们?不过,我可以帮你,但是你也要帮我做一件事。”

    “原来如此,恐怕这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lin展此时看着幽冥,要说他没有心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还是冷静的,他要先知道幽冥的真正目的,而且,就算幽冥不帮助他,他也有一定的把握能够完成自己的目的。

    “没有错,到时候你做你的地府圣主,甚至连这天下的武lin盟主都可以是你的!”幽冥此时看着lin展说道,“我只要恢复我自己的实力,至于别的东西,我都可以不要,怎么样,这笔交易,对你来说可是划算的很。”

    “你要怎么样才能恢复实力?”lin展此时看着幽冥说道,“恐怕帮助你恢复实力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吧,你能拥有这种奇怪的力量,想必你要恢复实力也要什么特殊的条件,我说的没有错吧,幽冥,如果你想合作的话,最好还是不要隐瞒为好。”

    “很简单,你只要让更多的人能够使用我的力量就可以了!”幽冥此时看着lin展说道,“你拿着这个东西,你只要滴血认主之后就知道怎么使用了。你不需要做什么别的事情,你只要将我的力量分散给那些武者就可以了。”

    “哦?这样一来,他们不就和我拥有了相同的力量么?”lin展并不傻,他知道自己现在力量的源泉只能是幽冥的力量,如果这种力量散发出去,自己不要说成为地府圣主了,甚至会有更多的人超过自己。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华秦风的实力会有那么快的进步?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为什么华秦风在用了我的力量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副作用出现?lin展,你是个聪明人,你有你要的东西,我有我要的东西,我们两个井水不犯河水,只是合作而已。”

    “原来如此,看来那个家伙很早就来过这里了。”lin展此时看着幽冥说道,“那你为什么又会选择我?你已经找到了华秦风,想必他一个人的力量就已经足够了吧。”

    此时lin展才知道为什么华秦风在用那个力量的时候不会产生反噬,原来华秦风在自己之前就已经见过幽冥了,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幽冥不太满意华秦风的办事效率,所以幽冥没有办法只能找到自己。

    “华秦风一心只想成为武lin盟主,对于这种事情他并没有多上心。”幽冥说道,“我的实力恢复得越快,你们能够使用的力量也就越强大,lin展,这笔买卖你并不吃亏,而且,你也不用刻意去寻找那些武者,毕竟,地府并不缺少武者。”

    “原来如此,你竟然是看上了那些家伙!”lin展此时看着幽冥,幽冥口zhong所说的武者他自然知道是什么人,自从神都天帝建立地府之后,不少的武者都被抓到了这个地方,在地府之zhong,有十七层地狱,每一层地狱都是一个刑场,虽然现在刑场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但是,在刑场之zhong还是有很多怨气存在的。

    “也就是说,不仅仅武者的力量对你有效果,人间的怨气对于你来说更是大补之物,我说的没有错吧。”lin展此时看着幽冥说道,“既然这样的话,这笔买卖成交了,不过,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我要你帮我杀掉叶雷!”

    “叶雷?难道说就是华秦风在扬州放走的那个小子?”幽冥此时满不在意的说到,“就那种实力,随便找一个武者就能够轻易弄死了,又何必那么认真,而且,那个小子的气息已经消失了,我也找不到他。”

    “叶雷,不管你去了什么地方,我都会把你抓出来,到时候我不仅仅要杀了你,我还要让你受万箭穿心之痛!”lin展提到叶雷的时候,浑身上下就充满了杀气,叶雷和他之间的恩怨越积越深,现在已经成为了lin展的一块心魔。

    而此时,叶雷还在前往极北之地的路上,极北之地路途遥远,就算是凤舞和紫夜的速度,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够赶到,而在路途之zhong,叶雷也看了看那些武lin统一之后的门派,不过,让叶雷惊讶的是,这些门派的发展竟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看来,把整个武lin交给华秦风也不是什么坏事。”叶雷此时看着这一片和谐的景象,根本看不出来这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屠杀之后的武lin,而且,在这些小门派之zhong,所修炼的功法也都不是什么普通的功法,都是原来五大派之zhong修炼的功法。

    “叶雷,你在说什么呢?”凤舞看着叶雷说道,“难道你忘记了么,师父他们被杀和这华秦风有脱不开的关系,虽然说当时下手的是庞士元,但是身后肯定是这个华秦风搞的鬼,你可绝对不能放过这个家伙!”

    “你放心吧,我不会放过他的!”叶雷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现在的他如果和华秦风打一场的话,自己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不管怎么说,华秦风已经拥有了能够杀死项羽的实力,换作自己的话,是绝对做不到的。

    “你说,我们到了极北之地之后,会不会见到冰晶凤凰?”紫夜此时看着凤舞还有叶雷,实际上他对这件事情还是有些抵触的,紫夜是龙族,在上古时期,龙族和凤凰一族的关系并不是那么友好,但也没有差到一定程度。

    “凤舞现在已经拥有了凤凰的血脉,等我们到了极北之地之后,自然就会被冰晶凤凰发现的,这种事情就不必怀疑了。”叶雷此时看着紫夜说道,“但是有一点我还是有些担心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这冰晶凤凰真的还会接纳我们么?”

    实际上,整片大陆不应该仅仅是九州大陆,在远古时期,这极北之地也算是一州之地,只不过,在那个时候,基本上没有人会对这个地方感兴趣,因为这个地方的寒冷,所以基本上没有任何的植被,食物紧缺的情况下,根本没有人愿意居住。

    于是,这极北之地就成了九州大陆人民的一片遗弃之地,极北之地之zhong也并非是没有任何生物,凡是能够在极北之地生存下来的妖兽,全部都是修炼冰雪之道的妖兽,而且,能够在这里生存下来,实力都非同凡响。

    久而久之,这极北之地也就被九州之人都忘却了,而且极北之地的这些妖兽也基本上不会走出这个地方,所以极北之地与九州大陆之间一直维持着一个很和谐的状态,但是,叶雷这一次出现在这个地方,很有可能会打破这份宁静。

    “看来这一次你要惹麻烦了呢。”凤舞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实际上凤舞并不担心冰晶凤凰,冰晶凤凰本来就是凤凰一脉,现在自己身负凤凰的传承来到了这个地方,不管怎么说,冰晶凤凰也算是自己的族人,是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不利的事情的。

    半个月的时间左右,叶雷终于来到了极北之地,虽然叶雷现在已经是灵寂武者,但是这里的温度竟然能够让他感到寒冷,这是叶雷没有想到的,自从他成为先天武者之后,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寒冷的滋味了。

    “这里怎么会这么冷?”此时,紫夜也有些受不了这个地方了,虽然他生活的地方是碧水寒潭,但是,和这里的温度比起来,碧水寒潭的水简直就是温水一样,这里实在是太冷了,而紫夜身为龙族,本来就要比叶雷能够承受这种低温,但是现在紫夜的身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冰霜,而叶雷的眉毛也已经变成了白色。

    “你们怎么会这样,这里有那么冷么?”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在这里,凤舞似乎没有感觉到这种温度一样,不仅如此,凤舞甚至还能够在这种温度下肆意的嬉戏,可是当凤舞看到了叶雷的样子,凤舞察觉到,这里并不是那么简单。

    “凤舞,为什么你什么事都没有啊!”紫夜和叶雷此时已经被凤舞带出了极北之地,说来也奇怪,只要踏出极北之地一步,他们两个身上的冰霜就彻底消融了,而且,仿佛没事人一样的站在那里,这让叶雷十分的惊奇。

    “为什么凤舞没有事,可是我们两个却要被冻僵了?”叶雷想不清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是,凤舞确确实实是感觉不到寒冷,而自己和紫夜却连再多一步都不敢前进,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只不过是他还没有找到。

    但是,不管叶雷怎么想,都只能联系到凤舞的血脉上面,现在的凤舞已经成为了凤凰的传人,身上流淌着的是凤凰一族最纯正的血脉,而冰晶凤凰也是凤凰一族,同族之人自然不会彼此难为,但是叶雷也服用了凤舞的血液,却没有得到这种待遇。

    “可恶,如果说血脉的话,我已经服用了三足金乌的妖丹,还有凤舞你的血液,再加上麒麟兽的血液,这三者都是纯阳之力,可是为什么,在这里却抵抗不了这种寒冷呢?这里面有古怪,一定有什么问题。”

    “不如这样,我自己先进去看看吧。”凤舞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冰晶凤凰是凤凰一族的分支,自然也不会难为我,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就这样,凤舞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朝着极北之地的深处飞了过去,此时的凤舞已经能够化身为凤,叶雷看着化身为凤的凤舞,不由得眼前一亮,即便是在前世,凤凰也只是神话之zhong出现的神兽,没有想到他现在就遇到了。

    而凤舞则是直接冲进了极北之地之zhong,实际上凤舞也很纳闷,为什么她自己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寒冷,可是紫夜和叶雷走到这里就差点被冻僵,而且,这段时间里面,凤舞没有见到任何一只妖兽,这也让她有些好奇。

    “怎么回事,这极北之地竟然连一只妖兽都看不到?”凤舞此时在极北之地的上空盘旋,但是她却不知道,在极北之地的深处,一个几乎被冰雪所掩盖的一个山洞之zhong,一个身着蓝衣的女子看着面前的一只雪狐,而这只雪狐正在向她报告什么。

    “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有凤凰一族的族人活着,而且没有想到,凤凰一族竟然没有忘记冰凤,走吧,带我去见她,祖训有云,见到凤凰一族的传人绝对要以礼相待,或许,这一次我能够走出这个地方也说不定。”

    就这样,这名女子跟着那只雪狐走了出去,如果叶雷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感到很惊讶,雪狐本来就是一种很普通的野兽,但是眼前的这只雪狐竟然已经达到了武侠之境,成为了灵智健全的一只妖兽。

    凤舞此时还在上空盘旋,但是,她所能看到的只是一片白皑皑的雪地,根本见不到什么妖兽的影子,而且,这个地方似乎是常年飘雪,雪地上根本就没有任何动物的脚印,这也让凤舞有些摸不到头脑。

    “看来我还是先回去吧。”凤舞眼看此时天色已晚,叶雷和紫夜一定还在担心自己,自己只能够先回去,等到第二天天亮之时再重新出发,因为这里的温度对她没有任何的影响,所以凤舞可以随时出入。

    可就在这个时候,凤舞发现在雪地上竟然有一个正在移动的身影,这个身影似乎是一只妖兽,凤舞看到这只妖兽,连忙朝着它飞了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这只妖兽似乎发现了有些不对劲,竟然直接做好了防御的姿态。

    “没有想到,竟然是雪狮!”凤舞此时皱着眉,雪狮的个体实力并没有多么强大,但是,有一点麻烦的是,雪狮这种妖兽是群居的,凤舞发现这一只雪狮,也就意味着在这只雪狮的身后,还有其他的雪狮存在。

    “这下子真的麻烦了!”凤舞此时皱着眉,虽然自己能够飞在空zhong,但是,雪狮一族最霸道的地方就在这里,他们完全可以对付御空飞行的敌人,而其方式就是从他们的口zhong喷射出一道道冰枪,威力十分恐怖。

    “没有想到,刚一来就遇到了这群家伙。”凤舞此时也是很头疼,不过凤舞庆幸的是,自己面前只有这一只雪狮,这样一来的话还能容易一些,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凤舞感到有些棘手了。

    此时,雪地之zhong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冒出来了接近二十只雪狮,这些雪狮的双眼是暗红色的,只有那只凤舞最开始发现的雪狮,双眼是暗金色的,凤舞知道,这只雪狮是这群雪狮的首领,只要杀掉这只,就能够让这群雪狮散去。

    但是,这群雪狮的修为却都不一般,凤舞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就连实力最弱的那只雪狮,都有了不弱于灵寂期妖兽的实力,而且,妖兽的境界可不像武者一样,同等级的武者是根本敌不过妖兽的。

    “不得无礼,这是我的客人,你们都退下!”这时候,那名蓝衣女子出现在了凤舞的面前,不过说来也很奇怪,这些雪狮似乎很听这名蓝衣女子的话,凤舞看到这个场面,对这名蓝衣女子也产生了兴趣。

    “尊贵的客人,我想邀请你洞zhong一叙,不知可否赏脸呢?”蓝衣女子此时笑着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