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四十四章 鬼谷子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 ,武弑诸天

    此时,披着唐鹰皮囊的正是华秦风,华秦风利用秘法夺得了唐鹰的肉身,只不过这种夺舍的方法并不是林展那种《九灵夺舍大法》,但也是极其高等的夺舍之法。

    在得到了唐鹰的身体之后,华秦风自然也有了修炼《圣都天心诀》的资格,而且唐鹰之前的修炼基础还在,华秦风也省下了不少事。

    “有了这《圣都天心诀》,我的地位超越你是迟早的事,林展,现在你是地府的少主,可这不代表你以后就会使地府的圣主!”

    华秦风此时目光似箭,对于他来说,他想要得到的可不仅仅是今后的这个秦广王的位置,他的野心可不会仅仅局限于这里。

    “现在我就是这武林的主人,庞士元,你没有想到吧,你所争取到的这一切,最后都落到了你这个徒弟的身上。”

    庞士元此时的死相很狰狞,可是现在的他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螳螂捕蝉,没有想到最后自己会死在黄雀的手中。

    而此时,叶雷还在密室之中修炼着原本的《寂灭玄功》,跟叶无伤修改过的那一部比起来,这部原本的《寂灭玄功》更加的深奥,但是,越是修炼,叶雷也越感到其中蕴含的力量是那样的巨大。

    叶无伤之前根据《寂灭玄功》做了一些修改,紧接着又利用多种功法进行辅助,最后才完成了《幽幻星辰》,但是叶无伤却没有修炼到洞虚之境就死了。

    而如今,叶雷也修炼到了这原本的功法,其中的奥妙让叶雷叹为观止,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创造出这么神奇的功法。

    而此时,紫夜的身上也散发出了紫金色的光芒,在修炼了轩辕神龙的功法之后,紫夜全身的龙脉得到了一层深度的净化,而且,隐隐约约还有突破的迹象。

    凤舞这里也是差不多的情况,此时凤舞的脸色红润,全身经脉仿佛是烈火灼烧一般,但是,这并没有给凤舞带来痛苦,反而像是在疏通凤舞的经脉一样。

    而此时,神秘人在一旁看着这三个人,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不仅仅是叶雷,凤舞和紫夜都找到了最适合他们的功法。

    “主人,就让他们这么修炼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冥月说道,“当初叶无伤在这里修炼了三十年,才达到那种境界,等他们出去,外面岂不是已经变了天?”

    “你放心吧,他们不需要达到叶无伤那种境界。”神秘人此时说道,“叶雷这小子绝对比你想象中还要变态,他甚至可以成为超越叶无伤的存在。”

    冥月听了这番话之后,整个人都傻住了,当年,他跟随叶无伤的时候,自然知道叶无伤是多么变态的武者,越级杀人什么的都是家常便饭。

    而且叶无伤当时可不仅仅是在武道上成就很高,在炼丹炼器之道上也是造诣颇深,这才是冥月当时愿意臣服于叶无伤的理由。

    但是,叶雷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超越叶无伤,叶雷虽然在修炼原本的《寂灭玄功》,但是他知道,再怎么修炼,这也是眼前这个神秘人的功法,并不属于自己,他要做的,是将这部功法活学活用,演化成自己的东西。

    慢慢的,叶雷睁开了双眼,继续修炼下去的话,对他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自己现在只是修炼到了自己武圣之境的部分,剩下的他也没有再去探索。

    “你怎么停下来了?”神秘人此时来到了叶雷的身边问道,“难道你已经将这部功法完全修炼成了?”

    “不,我只是修炼到了武圣境界而已。”叶雷说道,“我修炼的是阴阳之道,这部功法本质上来说和我不是完全契合的,所以我需要一点点修改。”

    “你不愧是叶无伤选中的人。”神秘人说道,“既然这样,你们三个就跟我来吧。”

    这时候,紫夜和凤舞也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修炼,而且神秘人也没有阻止他们收起那部功法,他们也就自然而然的收下了。

    “前辈,晚辈还有一件事不明白。”叶雷此时看着神秘人说道,“前辈既然是我师父叶无伤的师父,那我理应称呼您一声师公才对,但是,为什么您能够活这么久,如果您是我师父的师父,那您现在也应该到了大限吧。”

    “哈哈,你说的没有错,我的确早就到了大限,”神秘人说道,“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些特殊的存在的,很不凑巧,我就是其中之一。”

    神秘人此时带着叶雷走到了原来的那个房间,但是这时候,房间之中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番景象,本来空荡荡的屋子,现在已经变成了一间小小的客房。

    “我想,我也该自我介绍一下了。”神秘人此时摘下了自己的面罩,露出了自己的本容,面罩之下,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形象出现在了叶雷等人的面前。

    “我叫做鬼谷子,这就是我修炼的地方,叶雷,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第二弟子,你可愿意?”这时候,这个神秘人说出了一个让叶雷和凤舞大吃一惊的名字。

    鬼谷子,这个名字在叶雷前世那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天下之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鬼谷子精通天下各种法术,奇门遁甲,阴阳五行,可以说没有这个人不精通的。

    但是,这传说之中的人物竟然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这让叶雷怎么能不惊讶呢,而且,以鬼谷子之名命名的修炼秘法,也是自己前世传说中的存在。

    “怎么?你不愿意?”鬼谷子此时看着发呆的叶雷说道,“当初你师父叶无伤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这个表情,没有想到,果然是师徒俩,连反应都一模一样。”

    “不,晚辈很愿意拜你为师。”叶雷此时走到了鬼谷子的面前单膝跪下,看着鬼谷子说道,“弟子叶雷拜见师父。”

    “好了,我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了,你也就无须多礼了。”鬼谷子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我想你也有很多问题想要问我,这些我都会告诉你,但是现在,你要做的事情就是修炼,我只能告诉你,庞士元现在已经死了,而且,还是死在了他的弟子的手中。”

    “他的弟子?难道说是唐鹰?”叶雷此时想到的唯一的人就是唐鹰,但是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推翻了,毕竟唐鹰的修为还仅仅是武圣之境而已,在面对那种境界的庞士元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招架之力。

    “你说的没有错,就是那个叫唐鹰的武者。”鬼谷子说道,“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如果达到了我这个境界,你也可以做到。”

    “唐鹰竟然杀掉了庞士元,这是怎么回事?庞士元的实力是那么强大,唐鹰大哥是怎么做到的呢?”叶雷此时想不明白,为什么唐鹰能够杀掉庞士元,而且自从上一次分别之后,庞士元应该不会再信任唐鹰了才对。

    但是不管怎么说,庞士元死了,叶雷也不知道该找谁去报仇了,现在的他只有一个敌人,那就是地府。

    “对了,顺便跟你说一声,现在天下武林已经落入了那个唐鹰的手中了。”冥月看着叶雷说道,“少主人,这个唐鹰,似乎有些不一样。”

    “有些不一样?”叶雷此时低头想了一下,总感觉会有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是,唐鹰能够杀掉庞士元,这种事情的确是值得怀疑的。

    “叶雷,如今你已经得到了我的传承,《寂灭玄功》是我毕生的心血,但是,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能修炼到这部功法的最高境界,就算是我也没有做到。”鬼谷子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当初我把希望交付在叶无伤的身上,但是,他还是没有坚持到洞虚之境。”

    “可您为什么要相信我?”叶雷看着鬼谷子,“我师父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您为什么会这么相信我能够做到?”

    “因为你得到了冥月的认可。”鬼谷子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这块玉,不仅仅是你师父,就连我也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冥月只不过是在我得到这块玉之后,多年时间孕育出来的灵而已,而也正是我将冥月融合到了这块玉里面。”

    “而且,你,叶无伤还有我,甚至是你身后的凤舞,我们几个的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鬼谷子说道,“这个共同点就是,我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什么!难道说您真的是……”叶雷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真的就是自己前世所知道的那个鬼谷子,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叶雷此时更加好奇了。

    “实际上,我也没有想到我能够活这么大年纪。”鬼谷子说道,“但是,明明是武者的大限,这种事情却仿佛对我不起作用一样,后来,真的到了大限的时候,我发现,我竟然能够延缓这个大限之日的到来。”

    “师父,我想知道,您现在究竟是什么境界?”叶雷此时看着鬼谷子,如果按照鬼谷子这么说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已经是天帝之境的高手了。

    “我只是洞虚后期巅峰的武者罢了。”鬼谷子说道,“我这一生钻研道术,对武者的修炼并不是十分感兴趣,所以也只能达到这个境界了。”

    仅仅是修炼道术,就能达到洞虚武者巅峰的境界,如果鬼谷子认真的修炼了武道的话,能够达到的境界完全不是叶雷能够想象的。

    “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天帝之境并非是武道的终点,在天帝之境的后面,还有更高的境界存在,武道是无止境的,不管你修练到了多么强大的境界,总有人会超越你。”

    鬼谷子的话深深地烙印在了叶雷的心上,本来叶雷认为,天帝之境就已经是武道的尽头了,但是听了鬼谷子的话以后,叶雷对武道又多了一份好奇。

    “《寂灭玄功》是我毕生心血,当年,叶无伤利用这部功法在江湖上打下了一片天地,但是,他并不喜欢开宗立派,所以便留下了那所谓的幽冥乾元洞,不过能够将冥月分成七个部分,这叶无伤也算是天之骄子了。”

    “不过也是可惜,灵寂武者就想要和天帝比肩战斗,这叶无伤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冥月说道,“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在百年之后,这个人竟然又出现在了大陆上,而且,竟然是以不同的名字。”

    “达摩,欧冶子,这都是叶无伤的名字,每次走到一个新的地方,叶无伤都会改变自己的样貌和姓名,似乎是有了前生的经验一般。”冥月此时心中感慨道。

    “果然,那些人果然都是师父!”叶雷此时终于确定了自己心中的一个想法,不管是欧冶子还是达摩,那些绝对都是叶无伤,而且,给自己留下方天画戟的人也就是他。

    “好了,叶雷,你已经得到了我最重要的传承,接下来的修炼就要靠你自己了,你也说了,这只是我的修炼功法,你修炼的是阴阳之道,但我却不是,希望你能够找到属于你自己的修炼功法,但是,你一定要记住,你之前给我的那个答案。”

    “我记住了,师父,我会为了保护我身边的人而修炼。”叶雷说道,“我不会被仇恨蒙蔽双眼了,我要保护我身边的朋友们,只有我自己变得更强才行。”

    “不仅如此,为了追赶你的脚步,我们也要变得更强!”凤舞此时看着叶雷,“总是被你保护,也是很累的。”

    “好,只要你能够一直了解这一点就好了,你师父叶无伤给你留下来的是修魔的功法,可能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有那种下场。”

    叶雷此时想了一想,的确如此,叶无伤传给自己的那些修炼功法,无一不是与魔道有关,不过叶雷也不清楚,为什么叶无伤会选择修魔。

    “叶雷,我现在问你,您心中的正义和邪恶,分界线在哪里?”鬼谷子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但是叶雷听到这个问题之后,却沉默了。

    正与邪的分界线,这种东西叶雷从来没有想过,前世,他是为了杀人而杀人,只是为了完成委托,而现在,他也只是为了自己身边的人而战,根本没有想过正义与邪恶这种事情。

    “正义与邪恶,在我的心中并没有一个标杆来权衡这种东西。”叶雷说道,“我不知道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我只知道,我有我的正义,我是为了自己的正义而战。”

    “很好,不过,每一个站在你对面的敌人也是这样认为的。”鬼谷子说道,“每一场战斗,都是在为了各自的正义,各自的信念,甚至是各自的欲望,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正义与邪恶,当然,也就没有所谓的神或者是魔。”

    “虽然说这是强者的天下,但是,强者就一定是正确的吗?天帝就一定是最伟大的人吗?”鬼谷子说道,“神都天帝当初是那么的强大,但是,她建立的地府也只是为了她的正义罢了,说到底还是为了她自己而已。”

    听了鬼谷子的话,叶雷第一次对正义邪恶这种事情有所感触,而此时,他似乎也有点了解当初叶无伤为何会创造那么多魔功了。

    “世界上所有的功法没有正义与邪恶之分,关键就在于使用者的本心,用之正则正,用之邪则邪,叶雷,你要牢牢记住这句话,如果你走上了邪路,第一个杀掉你的人,就会是我,我既然能够传给你我的功法,我也能杀掉你。”

    “师父,您放心吧。”叶雷此时看着鬼谷子,“您的话我都记住了,实际上我之前一直在犹豫是否要修炼《幽幻星辰》,但是现在,我想我已经有答案了。”

    “嗯,既然这样,你们离开吧。”鬼谷子说道,“这块玉从今天起就交给你了,冥月,从今天起,你的主人就是他了。”

    “我知道了主人。”随后,冥月直接走到了叶雷的面前,并且单膝跪了下来,“少主人,冥月这厢有礼了。”

    “冥月,你我之间就不必如此多礼了。”叶雷此时看着冥月,拿着手中的这块玉,叶雷感觉到,自己之前有些蠢蠢欲动的魔气竟然消失了。

    幻境之中,叶雷入了魔,这直接影响到了现实之中的叶雷,但是,当叶雷握住这块玉的时候,叶雷发现,这种魔性竟然消失了。

    “这块玉竟然能够压制我体内的魔性,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叶雷此时也对这块玉很好奇,但是连鬼谷子都没有办法参透,自己就更没法搞清楚了。

    “好了,我现在就送你们离开这里,不过叶雷,你在外面不可跟人提及我是你师父的事情,鬼谷子这个名字已经消失了千年,你应该知道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鬼谷子此时看着叶雷,十分认真的说道,而叶雷也自然知道鬼谷子这三个字对于世人来说有着什么样的意义,而且叶雷是不会说这种事情的,毕竟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强,提到鬼谷子的话,自己可能很快就走了叶无伤的老路了。

    “你们三个准备好,我现在就送你们回到湘西。”鬼谷子此时在地上刻画了一个法阵,现在的叶雷已经熟读了《寂灭玄功》,自然也就知道这法阵的布置方法。

    “当初,叶无伤为了避免意外发生,才没有将这法阵的刻画之法写在他改编过的《寂灭玄功》之中,现在你也已经学会了这种技法,万万不可炫耀。”

    银光一闪,叶雷三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等他们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来到了湘西地区,只不过,这是个很隐蔽的地方,并不是赶尸教。

    “这里是丰都山,你已经去过至阴之地了,但是当时你的实力还不够,现在你有了这块玉,也有了武圣的实力,想必你应该可以得到那个东西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鬼谷子便直接离开了,而叶雷也没搞清楚,鬼谷子说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所以他只好把目光转移到了冥月的身上。

    “看来主人是真的准备把所有的传承都交给你了。”冥月说道,“不过具体是什么我还不得而知,少主人,这一切就要看你自己的机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