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八章 不辞而别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西王母看着众人,又看了看叶雷手中的那个小东西,先是长舒了一口气,紧接着便从叶雷的手中拿过了那个东西。

    “这东西叫做天行令。”西王母看着手中的这个小东西说道,“虽然这只是天行令的一部分,但是,天行令对于所有天庭之人来说,都是不可以抵抗的。”

    在天庭之中,有着很严格的制度,高高在上的是天庭的圣王,紧接着就是天庭的三位王母,西王母就是其中之一。

    但是,在天庭之中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结构,那就是直属于圣王的亲卫队,而这个亲卫队的队长正是历任的三目真君。

    如果说天庭圣王有什么要做的事情,就会给亲卫队下达命令,而这命令的信物正是西王母手中拿着的这个小东西。

    “制作天行令的材料没有人知道是什么,当然,除了圣王之外,所以,这东西的气息是不可模仿的,可是没有想到,这一任的圣王竟然会用这种方式叫我回去。”

    西王母此时低着头,他没有想到天庭竟然会派出亲卫队来让自己的回去,而且还是天庭圣王自己下达的命令。

    “不过,他们这么做也是情有可原吧。”叶雷说道,“既然你说你们这些天庭高层都是依靠醍醐灌顶之法将功力传给下一任的继承者,这也就是说,在你之后,应该就没有新的西王母继任了,或许,这一次你回去还会有别的选择也说不定。”

    “不可能的,我如果回去的话,我的结局只有死路一条。”西王母说道,“这是天庭的规矩,所有的王母必须要在圣王离世之前,将自己的功力传给下一任继承者,而这一任的王母则是要给圣王殉葬。”

    “你们天庭的老祖宗是变态吗?”胡耀天此时看着西王母说道,“自己死了不要紧,还要带上自己的老婆一起去死,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可是这确确实实就存在于天庭之中,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落入丰都山吗?”西王母此时看着众人说道,“并非是我无意之中进去的,我只不过是想让我的命运掌握在我自己的手中而已。”

    “于是你选择自杀,既然掌控不了自己的自由,那你就决定掌控自己的死亡,我说的对吗?”叶雷此时看着西王母说道,“前辈,你太傻了。”

    “没有办法,当我被选择成为西王母的传人的时候,就注定要这样,我们不仅仅是圣王的妻子,更是要作为天庭下一任圣王的母亲的身份活下去,但是,那个男人是个疯子,我不想就这样成为他的人。”

    “事实上,我在突破洞虚之境的时候,遇到的难度比你们要大上不少,因为我的力量并不是我自己修炼来的,是我在后天得到的别人的力量,所以,我想要突破到洞虚之境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这一点我们已经很清楚了,不过,这与天庭又有什么关系?”叶雷此时看着西王母说道,“既然你突破会有这么大的困难,那别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是的,在达到灵寂武者后期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出现这一层壁障,但是,除了一个人,这个人完全没有这个壁障,那就是天庭的圣王。”

    西王母此时看着众人说道,“圣王的传承是我们这些人之中最为特殊的,每一次圣王传承的时候,都会选择一个隐蔽的房间,没有任何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没有修炼壁障,竟然这么可怕!”叶雷此时看着西王母说道,“可是如果这么说的话,天庭应该早就出现天帝级强者了啊!”

    “是的,常理来说的确是应该出现天帝强者了。”西王母此时皱着眉说道,“可是,历任圣王之中,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做到。”

    成为天帝,不仅仅是武道上的突破,有些人哪怕修炼了一辈子,哪怕停留在洞虚之境数百年也没有办法突破这一层,这也就是天帝级的特殊之处。

    可是,天庭的传承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应该就不止数百年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还没有天帝级强者出现。

    “好了,现在天庭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找上来,我们应该想想办法了。”叶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如果说天庭的圣王是洞虚武者的话,就算他们来了也应该拿我们没有办法。”

    “对,我们还有酆都大帝帮忙,就算他们来了也,也不能敌得过酆都前辈的!”凤舞此时看着众人说道,“不过西王母前辈,这天行令应该不仅仅只有这么一点点作用吧。”

    “是的,天行令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这东西能够控制人的灵魂!”西王母说道,“这一次三目真君的计划被我们打乱,我已经算是捡回了一条命了。”

    “什么!控制人的灵魂!”叶雷此时难以置信的看着西王母,“难道说凭借这么个小东西就能够控制灵魂吗?”

    “如果这东西打入到我的体内的话,我的灵魂就会被这个东西控制,到了那个时候,我就会自己回到天庭,并且将我的力量传给我的继承人。”

    “而那个时候也就意味着你已经宣告了生命的终结。”胡耀天说道,“大姐头,难道说就没有什么抵抗这东西的方法吗?”

    “这是所有天庭之人的命运,更是我们身为王母传承者的命运。”西王母说道,“没有想到,最后还是找来了。”

    “命运什么的,掌握在你自己手中,不是么?”叶雷此时看着西王母说道,“前辈,虽然我只是武圣级别的武者,但是我相信,没有什么是事先安排好的,所谓的命运,只不过是人们内心之中的一种无能罢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西王母此时怒视着叶雷说道,“你不知道那群人的可怕,你不知道,在将自己的功力传给下一代的死状是多么的惨!”

    “是的,我的确是不知道,所以这就是你承认所谓的命运的理由吗!”叶雷此时顶着西王母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说道,“既然选择了武者这条路,就意味这一辈子都要与命运抗争不是吗?”

    “叶雷说的没有错。”秦羽此时看着西王母说道,“我已经脱离了地府,我想你也可以做到,不管怎么说,你是我们的大姐头啊!”

    “你们……”此时,西王母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此时叶雷的脸色苍白,刚刚的那股气势给他造成的影像现在还残留在身体之中。

    “谢谢你们大家,我知道了,天色已经不早了,各位还是先回去吧。”西王母此时看着众人说道,“我想自己静一静。”

    “我们走吧。”胡耀天此时看着众人说道,“换做是我的话也无法接受,不过大姐头,你可不要轻易去死啊!”

    众人随即便离开了西王母这里,但是,这一夜注定无眠,而西王母的心中,似乎也做出了她最后的决定。

    第二天清晨,叶雷在做过一系列准备之后,便准备迎接这一天的训练了,而且秦羽已经早早的出现在了这里,但是,西王母却迟迟没有出现。

    “昨天发生了那种事情,想必她也没有办法接受吧。”秦羽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我们去看看吧,大姐头应该不会想不开的。”

    随即,两个人来到了西王母的住处,但是,不管两个人怎么敲门,西王母都没有走出来,而且房间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

    “不好!”这时候,秦羽发现有些不对劲,连忙破门而入,可是这个时候,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间空房。

    “看来西王母前辈已经离开了。”叶雷此时看到,在西王母房间的桌子上有一封信,打开这封信之后,叶雷也知道了西王母的去向。

    “朋友们,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离开衡山派了,谢谢你们的开导,或许,我真的要与命运做一次抗争了。”

    “叶雷,你的成长很快,我真的很惊讶你仅仅是个二十几岁的孩子,以我的年纪,叫你孩子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你说得对,命运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的,这一次,我也绝对不会屈服,但是我在这里还是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这一次我离开了,我决定回到那个地方,不过,我不会就这样将我的位置传给下一代西王母的,我也有我的梦想,我也想过我自己的人生。”

    “千万不要来找我,天庭的力量是你们所不能及的,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天庭有多么强大的力量,就算是我,知道的也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

    “我离开了,叶雷,你的阴阳之道已经走上正轨,我也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了,你学习了你师父留下来的功法,同时还学习了《圣都天心诀》,这两部功法应该足以帮助你了,在我的枕头下还有我们天庭的一部功法,你可以看看,这也是我留给你的礼物了。”

    “对了,帮我告诉胡子还有黑子,能够结交他们这些朋友,我很开心,这辈子能够认识他们,我已经很满足了。”

    信中所说的黑子正是秦羽,而叶雷看着这封信,他也知道了,西王母最后的选择究竟是什么,叶雷合上了这封信,一句话也不说地坐在一边。

    “不能让她就这么走了!”这时候,秦羽想要去追赶西王母,但是叶雷却阻挡了他,因为叶雷发现,那一小块天行令也不见了。

    “难不成就这样让大姐头去送死吗?”秦羽此时瞪大了双眼,看着叶雷说道,“你可以放任不管,但是我不能!”

    “你就算去了,又有什么用呢?”这时候,胡耀天来到了房外,看着正要出去的秦羽说道,“难道说你现在去不是送死吗?”

    “前辈,您来了。”叶雷此时将手中的这封信交给了胡耀天,胡耀天看过这封信之后,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但是叶雷能够看得出来,他笑得很勉强。

    “昨天晚上,你们走之后,我找过她。”胡耀天此时看着叶雷二人说道,“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也是不想给衡山派添麻烦。”

    “自由,一直是大姐心头的一个结,实际上,大姐早就能够突破到洞虚之境了,但是,自由这个心魔却一直缠绕着她,而当时突破,正是因为她认为自己得到了自由,才成功突破到了洞虚之境。”

    胡耀天看着两个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是西王母自己的选择,胡耀天是支持的。

    “胡子,难道说你就这么看着大姐送死去吗?”秦羽的脾气很暴躁,他自然是不会看着西王母就这么送命的。

    “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西王母是我们的大姐,我不能看着她送掉性命,你们在这里好生修炼吧。”

    秦羽此时看了看两个人,随后便直接破门而出,去追寻西王母的脚步了,而此时房间之中,只剩下了叶雷还有胡耀天两个人。

    “叶雷,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呢?”胡耀天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如果你坐在大姐头的位置上,你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或许我也会臣服于命运吧。”叶雷此时叹了一口气,并且说道,“这种扭曲的宿命,也真是难为前辈她了。”

    而此时,西王母已经早早来到了衡山派之外,在一片隐蔽的树林之中,一个人正在这里等着她的到来。

    “三只眼,我跟你走,不过,你要答应我放过衡山派的人!”此时等待着西王母的人正是前一晚出现的三目真君。

    “你拥有了你不该有的东西。”三目真君看着西王母说道,“不过你放心吧,天庭很早以前就已经不问世事了,至于衡山派,我们也不会主动出击的。”

    “那好,我们走吧,圣王应该也已经等着急了吧。”西王母此时戴上了三目真君递给自己的锁链,现在的她,只是天庭的一名囚犯。

    一道光芒闪过,两个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而就在这个时候,秦羽看到了刚刚出现的光芒,便朝着这边追了过来,但是等他来到这里的时候,西王母早就已经不见了。

    而此时,天庭之中,西王母已经被押解回来,整个大殿两旁都是她很熟悉的布置,但是这些人却已经不是当年的人。

    “西王母,当年你偷偷逃离天庭,更是自己闯进了丰都山,你可知罪吗!”天庭的圣王此时看着自己眼下的西王母说道。

    “对于我的罪行,我供认不讳。”西王母此时跪在地上,现在的她被封住了修为,只能够选择服从一切安排。

    “好,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圣王说道,“来人,把西王母带到传功室去,顺便把西王母的传人找过来。”

    “终于还是躲不过啊。”西王母此时看着身边的这些侍卫,又看了看那个自己只来过一次的房间,天庭的传功室。

    “再次来到这里是不是很兴奋呢?”这时候在西王母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二十多岁模样的少女,可是这名少女看着西王母的眼神似乎有些奇怪。

    “你为什么要选择回来呢?”此时,少女和西王母已经来到了房间之中,而少女却只是先天金丹级别的武者。

    “如果我不回来的话,我的朋友们就要遭殃。”西王母说道,“这也是个两难的抉择呢,不过,你是谁,你是那两个人的孩子么?”

    “我谁也不是,我只知道,我即将成为那个男人的妻子,而且,我也即将要接任你的位置!”这名少女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中没有任何感情。

    西王母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女,仿佛看到了之前的自己,那个时候,自己也是这般不情愿,但是没有办法,命运已经安排好了自己今后的道路,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

    “准备开始吧。”西王母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说到,“以后,你就会是天庭的西王母了,你也将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是,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帮我。”

    “你说吧,如果是我能够做到的。”女孩此时看着西王母,西王母脸上那种释然的表情看在她的眼中,她发现,这个时候的她竟然还有些羡慕。

    “帮我照顾好我的朋友们,他们是衡山派的人。”西王母看着这个少女,嘴角露出了一模苦涩的微笑。

    “恐怕已经不需要了,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再说吧。”这时候,传功室的门被踹开了,而站在门口的这个人,西王母也很惊讶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胡子!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西王母此时看着胡耀天说道,“不可能的,你怎么会找到我的,这里可是天庭啊!”

    “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既然有终点,那就一定存在前往终点的路,只不过是我走的稍微快了一点而已。”这时候胡耀天看着西王母说道,“带着你身边的那个孩子跟我们离开吧,不过下一次,可就别这么不辞而别了。”

    “你这家伙!”西王母此时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女孩,“跟我走吧,去寻找你的自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