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八章 前尘往事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往事如浮尘,如今,酆都大帝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他什么也不想说,尤其是当他看到这名叫做琴清的女子的时候,酆都大帝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惆怅感。

    “酆都,当年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们?”琴清此时看着酆都大帝说道,“而且,你以为逃避就能解决问题了吗?酆都,你实在是太天真了!”

    “酆都,我只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将臣此时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他知道,酆都大帝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而且,这件事情与他们三个人都有关联。

    “既然这样的话,就由我来说吧。”琴清此时看着酆都大帝,奇怪的是,酆都大帝竟然不敢直视琴清的双眼,仿佛那犯了错误的孩童一般。

    “当年,我们三个人一同闯荡天下的日子,我想你应该不会忘记吧。”琴清看着酆都大帝说道,“当年,我们三个人凭借自身的力量统治了湘西地区,并且在那以后,我们奉你为王,你可知道那是为何?”

    酆都大帝此时看着琴清,实际上当年的事情他还历历在目,可是,当看到这两位故人的时候,酆都大帝总有些话欲言又止,每每想起当年的事情,他对这两个人总有一种愧疚的感觉。

    “酆都前辈,有些话还是说出来比较好。”这时候,叶雷来到了酆都大帝的身边,看着酆都大帝说道,“难道说你就像这样一直被将臣前辈误解下去吗?”

    “你小子……”将臣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叶雷,刚刚自己将叶雷丢了出去,虽然说没有用尽全力,可叶雷毕竟只是一名武侠境界的武者,怎么能够承受住他得力量呢?

    可是,叶雷此时就这样完好无损的站在他的面前,就连刚刚被自己震得逆流的经脉,此时竟然也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而且看样子,叶雷竟然还有所突破。

    “你小子究竟是什么人!”将臣此时将心思全部都放在了叶雷的身上,叶雷所展现出来的强大的恢复力是他十分好奇的,而且,如果真的像酆都大帝所说,这小子是欧冶子的弟子的话,那么欧冶子是怎么活了那么久的。

    “我就是你们口中的欧冶子的弟子!”叶雷此时看着将臣说道,“我不知道我师父与你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我知道,酆都前辈拥有击败你的实力!”

    “叶雷,你不必多说!”酆都大帝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当年的事情是我亏欠他们两个的,我欠下的债要由我自己来偿还!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你带着他们赶紧离开吧。”

    “酆都,难道说你还是死撑着不打算说出来吗?”琴清看着酆都大帝说道,“好,既然这样的话,我来帮你说,将臣,你听好了,酆都他不是我们的仇人,酆都他是我们的大恩人才是!”

    “你说什么?”将臣此时看着琴清,如果说别人对他说了这番话的话,他是一定不会相信的,但是现在说出这番话的人是琴清,是这个他深爱了数年的女子,这让将臣不得不认真了起来。

    “没有错,酆都他是我们的恩人,当年,他把我们送进这山中,并非是想要伤害我们,也并非是因为嫉妒,他只是希望我们两个能够永远在一起而已。”

    “琴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将臣此时有些不明所以,当年明明是酆都大帝将自己关在这山中,现在怎么又变成了自己的恩人了?这让他很是疑惑。

    “这还要追溯到你们两个之间的恩怨。”琴清说道,“记得当时,那还是一个寒冬腊月的时候,酆都刚刚从神都天帝的皇宫之中回来。”

    原来在当时,酆都大帝因为自己对武道的极致追求而得罪了不少的人,其中就不乏有一些神都天帝的仰慕者,他们仰慕神都天帝,所以对这个经常挑战天帝的人充满了敌意。

    可是,酆都大帝却不知道这些事情,他所向往的只有武道的巅峰,成就天帝之位是他当时唯一的目标,他不断地前进,不断地去寻找神都天帝比试,而神都天帝也是乐此不疲,有的时候甚至是神都天帝在等这个奇怪的人的到来。

    而当时的将臣,则是神都天帝身边的一名侍卫,当他第一眼见到酆都大帝的时候,就感觉这个人怎么会这么无礼,竟然敢挑战神都天帝的天威,可是一来二去,他竟然有些敬佩这个人,因为,只有这个人是在神都天帝的手下留下了性命的人。

    从那以后,将臣便开始注意起这个人来,直到有一天,神都天帝并不在皇宫之中的时候,酆都大帝来到了皇宫之内,因为神都天帝曾经有过命令,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可以不用拘束那些礼节,所以,将臣也就没有阻拦当时的酆都大帝。

    可是,作为酆都大帝的侍卫,将臣对武道也有一颗极其炽热的心,而且当时的将臣,修为和酆都大帝也相差无几,于是当时的他就对酆都大帝提出了比试的请求。

    酆都大帝刚开始也觉得这个人很奇怪,不过神都天帝不在,自己也闲着无聊,便与将臣交起了手,就这样久而久之,二人竟然成了无话不说的挚友,而且在神都天帝的准许之下,将臣成为了第一个能够离开皇宫,脱离神都天帝的武者,并且他们两个一同来到了湘西地区,在这里打出了一番天地。

    在这个过程之中,他们认识了一个他们此生都难以忘怀的女子,这个人就是琴清,两个人几乎在同一时间爱上了这个貌美绝伦的女子,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兄弟是爱着这个女人的,他们便将自己心中的那份爱意深深地掩埋在了心里。

    而且,女子的修为并不弱于两个人,甚至还要更强一些,三人就这样成为了无话不说的挚友,而琴清的心中也很清楚,这两个男人对自己的一片心意。

    再往后,三个人成功统一了湘西地区,并且在这里集结了数名赶尸人,并且创立赶尸教来维护湘西地区的安宁,眼看着湘西地区的发展越来越好,这三个人也成了湘西地区神一样的存在。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将臣此时看着琴清说道,“可是,这又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当初他可是不顾情面将我们关在了这山中,如果不是我发现了至阴之处,我们现在恐怕已经成了两具骸骨!”

    “不,实际上,酆都还是比你要心细的!”琴清说道,“因为,在那一天,酆都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

    “琴清,你不要说了!”这时候,酆都大帝大声的说道,“你不要说了,当初将你们关在这丰都山之中都是我的罪过,你不要继续说了!”

    “不,你让我说下去!”琴清此时看着酆都大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如果我还将这件事隐瞒下去的话,这对你们兄弟两个人来说都很不公平!”

    叶雷此时看着这三个人,此时,尸潮已经退去了,叶雷等人是可以直接离开的,但是,酆都大帝这里,叶雷还是决定不能坐视不管,虽然说自己的实力根本没有任何作用,但是,他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不管怎么说,酆都大帝也是自己的师父,叶无伤的朋友。

    “前辈,你们先出去吧。”叶雷此时看了看西王母等人说道,“你们只需要在出口处等着我就可以了,对了,千万小心,如果有人发现你们的话,不要杀,留活口!”

    “那你呢?”西王母此时看着叶雷,叶雷的意思他们心中很清楚,虽然自己也不想在这里趟这趟浑水,可是,不管怎么说,自己已经发过誓言了,就这样离开的话也不是君子所为。

    “我要在这里等待酆都前辈!”叶雷说道,“我曾经有幸得到了神都天帝的宝藏,或许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我能够帮的上忙!”

    叶雷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这件事情百分之七十与神都天帝有关系,虽然自己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是当他说到神都天帝这四个字的时候,琴清脸上的表情却出现了一丝变化,而这一瞬间正好被叶雷看到了。

    “琴清,你的真实身份?”将臣此时看着琴清,这件事情他从来都没有听琴清提到过,可是这件事情似乎早就被酆都大帝了解了,而且,这以后发生的事情似乎都与这有关系。

    “是的,我的真实身份!”琴清说道,“实际上我并不是什么望月山的武者,我的真实身份,其实是……”

    “不要说!”这时候,酆都大帝竟然直接冲了过来,身上瞬间爆发的气势竟然直接将叶雷击退到了一边,刚刚恢复伤势的叶雷此时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一种想要爆开的趋势。

    “你为什么会这么敏感!”将臣此时拦住了酆都大帝,两个人此时再次交起了手,而此时,将臣才知道,刚刚酆都大帝是真的在对自己手下留情。

    “你就真的这么想被我杀掉么?好,既然这样的话,我就成全你!”将臣拿起了自己手中的兵器,两把战锤直接朝着酆都大帝的面门狠狠地砸了下去。

    “你们给我住手!”这时候,强大的气势爆发而出,感受到这股气势的时候,将臣也是愣了一下,因为这股气势的起源,竟然是从自己深爱的女人,琴清的身上发出来的。

    “将臣,我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我实际上就是你的主人,神都天帝的女儿!”琴清此时看着将臣,眼中泛着泪花,在多年以前,她就很想对将臣说出这句话,可是她不敢,她担心将臣会因此与自己产生隔阂。

    “什么!神都天帝的女儿!”此时,叶雷也惊呆了,他虽然想到了琴清会与神都天帝有关,但是没有想到,琴清竟会是神都天帝的女儿。

    “不对啊,神都天帝的女儿不是……”叶雷此时依稀记得,自己在得到神都天帝宝藏的时候,神都天帝曾经说过,她怀了那个帝王的子嗣,但是却并没有说这个孩子最后怎么样了。

    可是,在叶雷的记忆之中,前世的千古女帝为了成功上位,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女儿,本来自己以为这一世的女帝也会如此,但是事实却可能并非这样。

    “当年,母亲假装将我掐死,实际上却是狸猫换太子的招数!”琴清说道,“身为人母,又怎么会真的对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呢?虽然说母亲并不爱父皇,但是,我也是母亲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啊。”

    “当时,母亲生下了我之后便将我送到了远方的一个村庄,交给了两名普通的村民抚养,可能是因为母亲生下我的时候她的修为太高了,我从小就有了远超常人的天赋,于是,我又凭借自己的力量,找到了母亲,而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你,将臣!”

    “你是神都天帝的女儿,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们?还有,酆都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将臣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也有些慌张了,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自己最怕的人是谁,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他曾经的主人,千古一帝,神都天帝。

    “那时候,琴清和神都天帝之间还是有联系的,我只不过是无意间碰到了他们之间传讯用的那块玉佩而已。”酆都大帝说道,“而且那个时候,琴清已经选择了你,你也知道,如果被神都天帝知道你们相爱的话,会是什么后果。”

    “是的,于是当时酆都就做出了他得决定。”琴清说道,“他想牺牲自己,然后让我们两个离开!于是便有了那天的事情。”

    那一天,酆都大帝独自一人找上了神都天帝,因为那个时候,神都天帝已经知道了将臣与琴清之间的事情,虽然说自己并没有养育过琴清,可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自己的女儿,当得知琴清与将臣相恋的这件事情之后,神都天帝当场回绝,并且要琴清离开这两个人。

    可是,酆都大帝却找上了神都天帝,他不惜得罪神都天帝,也要让神都天帝同意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于是,神都天帝开出了一个让他十分难做的请求。

    “只要酆都能够证明,你肯为我付出你自己的生命,母亲就答应我们之间的事情!”琴清说道,“可是,如果酆都真的这么做了,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酆都,清儿说的是真的吗?”将臣此时看着酆都大帝,酆都大帝没有说什么,只是扭头走到了叶雷的身边,刚刚自己气势的爆发让叶雷受了不轻的伤,本来已经修复好的经脉,此时又变得伤痕累累。

    “叶雷,你不要动,我帮你恢复伤势之后你马上出去,知道了吗?”酆都大帝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你师父当年委托我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现在的我也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

    “前辈,难道说您要……”叶雷心中很清楚酆都大帝想要做什么,虽然现在的他是一副老人的样子,可是,身为洞虚级别的尸灵,改变自己的容貌还是很简单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酆都大帝的容貌改变了,那一副颓废的老者的样子此时已经消失不见,此时站在叶雷面前的,是一副英姿勃发的超级强者。

    “所以,在知道了母亲的条件之后,酆都才会做接下来的决定,那就是将我暂时关押在这座山中!”琴清说道,“如果你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一定会找酆都拼命,而你当时与酆都之间虽然有差距,可是,你想要杀掉酆都的话,还是有些难度的,除非是你拼死一搏。”

    “当时,母亲也很了解这件事情,而且,湘西地区发展得如此迅速,早就成为了母亲眼中的沙子,借此机会,正好可以削弱我们湘西地区的实力。”

    “可是,所有的事情都有意外发生。”琴清说道,“酆都没有想到,这座山之中竟然有至阴之地的存在,而我身为一介女流,很容易被这股力量所吸引,当我走到了这至阴之处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我当时很后悔。”酆都大帝此时看着这两个人说道,“如果我早些对你们说这件事情的话,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局了。我对不起你们,将臣,杀了我吧。”

    “我是很想杀了你!”将臣说道,“可是我更恨你,当初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难道说,你并没有将我当做你的兄弟吗?”

    “我想,是因为酆都前辈的心中也深深地爱着琴清前辈吧。”叶雷并没有离开,而是在不远处看着这里发生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酆都前辈内心之中对琴清前辈的爱的话,他也不会独自一人找上神都天帝。”

    “叶雷,你怎么还没走?”酆都大帝此时看着叶雷说道,“难道说你就不怕和我一起死在这里吗?”

    “但是,我感觉有些东西还是应该交给你们才好!”这时候,叶雷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取出来了一封信,而信上的落款正是导致这一切事情发生的神都天帝。

    “琴清前辈,这是神都天帝当初想要给你的一封信,我得到了天帝的传承,刚刚才找到天帝留下来的这一封信。”叶雷此时看着琴清说道,“或许,这里面就有你们想要的答案吧。”

    接过了叶雷手中的这封信,琴清的双手有些颤抖,这么多年来,神都天帝还从来没有给自己写过信,而且,当她看到这封信上的前几个字的时候,琴清的双眼已经被泪水所笼罩。

    “亲爱的女儿。”当看到这五个字的时候,琴清就已经泪如泉涌,因为这么多年来,神都天帝从来都没有对自己说过女儿这两个字,而此时,当看到了后面内容的时候,将臣也沉默了。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我已经离开了人世,当然,我也不知道你是否能够看到这封信,毕竟,你已经去了那个地方。”

    “将臣是我的心腹,他的为人我很清楚,但是,这么多年来,将臣一心只在武道上,我不知道他是否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丈夫,所以,我才让酆都去测试一番。”

    “不过我没有想到,那个时候已经迟了,当我看到你和将臣一同坠入那个地方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考验是多余的。”

    “不过,你是幸福的,有两个男人都在深深地爱着你,他们愿意为你付出一切,不管是将臣还是酆都,他们两个都是爱你的,而且,酆都的爱也绝对不比将臣要少。”

    “女儿,当你看到我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人世,我已经身染重病,虽然我恨着你的父亲,但是,我对你的爱从未变过。”

    “娘!”看到最后,琴清的脸上早已遍布泪痕,他从没有想过,从未理会过自己的母亲竟然是这样爱着自己,而将臣也没有想到,自己恨了这么多年,真相竟会是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