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五章 酆都陵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在天庭,等级制度十分的严格,排在首位的是天庭圣王,传说中每一任天庭圣王的位置都是世袭的,而且,天庭圣王的实力虽然说不是整个天庭最强的,但是天庭圣王绝对是天庭的权威。

    在天庭圣王之下,自然就是几乎与天庭圣王齐名的王母,可是叶雷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是天庭的西王母,那可是仅次于天庭圣王的存在。

    仅次于地府圣主的秦广王,以及仅次于天庭圣王的西王母,叶雷看着不远处的那些人,如果这些人回到了他们的那个年代,是否也会称霸一时呢?

    “叶雷,我想知道,对于离开这个鬼地方,你真的有信心吗?”西王母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虽然说我们都立下了誓言,但是,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场博弈,我想你应该清楚。”

    “这是自然。”叶雷此时也没有多说什么,这些人是个什么想法他自然知道,虽然说这些人对自己原来的组织已经没有了什么牵挂,但是,那毕竟是一个禁地,不管怎么说,这些人的伙伴已经有一部分死在了那里。

    “算了,不管怎么说,老头子既然说你能够带我们出去,那我们就只能相信你了,不,准确的说我们是更相信老头子一点。”

    听了西王母的话,叶雷也只能尴尬的笑一笑,不管怎么说自己毕竟也只是小小的武侠中期武者,虽然和自己在一起的这些人都被压制了修为,但如果真的动起手来,自己依旧不是他们的对手。

    整顿过后,众人再次集结,这一次,所有人脸上那种嬉笑都不见了,此时呈现在众人脸上的无一不是一份庄重的神情。

    “兄弟们,干了这杯酒,从此我们便与以前的身份没有任何关系了!”秦广王此时拿着手中的酒说道,“从此以后,我们只是跟随在叶雷身边的人而已!”

    “哈哈,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胡耀天率先干了自己手中的这碗酒,“前尘浮世,过往云烟而已,秦广王,从今日起,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好,大家干!”这时候,所有人都喝下了这杯酒,紧接着重重地将碗摔在了地上,瓷器碎裂的声音传到叶雷的耳中,叶雷知道,这一次,这些人真的要放下过去了。

    就这样,一行人跟着叶雷来到了那所谓的禁地,而来到禁地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在那之前,自己是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个地方的,只有当时秦广王的两个朋友以及其他的武者来过这里,而且,这周边的几具骸骨也确实证明了他们的踪迹。

    “大家躲远一点!”叶雷此时看着面前的这几具骸骨,他想从这些死去的人身上了解一些事情,而此时,《唤灵之术》便派上了用场。

    布好阵法,准备好召唤亡灵需要用到的东西,叶雷再一次施展出了《唤灵之术》,这一招看在众人的眼中,众人都感到十分的惊讶。

    而此时,地上的骸骨竟然也动了起来,叶雷没有使用完整的《唤灵之术》,毕竟自己面前的这几个人并没有立下誓言,如果可能的话,这些人复活之后是有可能杀掉自己的。

    “属下牛头拜见秦广王殿下!”这时候,这个人朝着秦广王的方向拜了下去,秦广王也没有想到,叶雷竟然有复活死人的能力。

    “他们只是暂时被唤醒,时间不多,我要问你们几个问题!”叶雷此时看着牛头说道,而牛头旁边站着的,则是一个长脸的男子,很明显,这个人就是马面。

    “是你唤醒我们的,你问吧,我们知道的事情自然会告诉你。”说到这里的时候,牛头的语气有些冰冷。

    “那好,我想知道,你们当初为什么会死在这个地方?”叶雷看着牛头问道,“还有,这里与外面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当年死在这里很简单。”牛头说道,“我们来到了这个地方之后,想要从这里找到一些突破口,但是我们失败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击碎了我们的丹田,在没有罡劲的支撑下,我们很快就死了。”

    牛头说起来倒是轻松,可是,当这番话听到叶雷等人耳中的时候,众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要知道,这两个人在当时也算得上是灵寂初期的武者,瞬间被击碎丹田,这要多么强大的破坏力才能够做到。

    “至于不同的地方,我们当时在来到这里的时候就遭受了那么一劫,所以你这个问题我们没有办法回答。”

    “老牛,没有想到你们跟我一起来的,如今却……”秦广王并非是无情无义,这两个人跟随他多年,就这么死去了,秦广王还是十分痛心的。

    “叶雷,接下来要怎么做?”西王母此时看着叶雷说道,“难道说我们也要硬闯吗?这样做的话,会不会有些莽撞?”

    “我先去前方探路,你们在这里等待。”叶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可是,这样的一句话却让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

    “你小子是脑子不太好使吗?”胡耀天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我们这些人都是要跟着你的,你如果死了,我们怎么出去?”

    “如果连我都出不去的话,你们还哪里有出去的希望!”叶雷此时看着胡耀天说道,“你们都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说完这番话,叶雷便直接走到了所谓的禁地之中,而此时,众人在一旁看着叶雷离去的背影,心中竟然有些感慨。

    “胡子,你发现了吗,这小子似乎有点不一样。”西王母此时看着胡耀天说道,“这小子似乎真的是想要帮我们出去。”

    “我不知道,不过,这小子的身上的确是有些过人之处!”胡耀天说道,“我们就听他的,在这里等着吧。”

    说完这番话,胡耀天便直接坐在了地上,为了迎接接下来未知的挑战,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只有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你们发现了没有,在被叶雷吸收掉我们的一部分力量之后,我们的实力竟然有些要突破的迹象?”秦广王此时感受着自己的实力,有些兴奋地说到。

    多少年了,这些人都停留在这个境界一直没有突破,可是,在被叶雷吸收掉了一些力量之后,那久久未动的瓶颈竟然出现了一丝松动。

    这时候,众人都沉浸在自己即将突破的喜悦之中,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叶雷此时面对的却是更为棘手的问题。

    叶雷此时走到了一块岩石的旁边,岩石上面写着大大的三个字,酆都陵。

    “难道说这里才是酆都大帝真正的坟墓?”叶雷此前只听说过丰都山是酆都大帝的墓葬所在,可是不管怎么想,那么大的一座山作为墓葬之所来说实在是有些显眼了。

    “叶雷,你来了。”这时候,酆都大帝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叶雷说道,“这是你师父当年给我建造的墓葬之所,不得不说,如果没有你师父的话,我根本没有见到你的机会。”

    叶雷看着这处墓穴,他很难想象这竟然是自己的师父建造出来的,整座墓穴之中并没有那么多华丽的装饰,看起来有些古朴。

    “前辈,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把他们都关在这个地方?”叶雷此时看着酆都大帝问道,“他们无一不是某个时代的强者,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一切都要问你的师父!”酆都大帝说道,“当初欧冶子特意嘱咐我,绝世奇才的话,就将他们都抓到这里,等某一天,他的徒弟出现之后,再将这些人放出去。”

    酆都大帝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上不觉流露出了一丝对叶无伤的佩服,可见叶无伤在他的心中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

    “我也没有想到,你师父给我建立的这个地方竟然会这么特殊,他们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竟然都没有死掉,这才是我最惊讶的。”

    “是的,我也很奇怪,不过师父建造的这个地方似乎有特殊的法则。”叶雷说道,“不过前辈,我想问您一个问题,那牛头马面……”

    “是我杀的。”叶雷的问题还没有问出来,可是酆都大帝就已经给出了答案,“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恐怕这些人都会从这个地方离开了。”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机关是吗?”叶雷此时惊讶的看着酆都大帝,没有想到,几个人的死竟然会镇压住这些人这么多年。

    不过就算这些人尝试着去闯一下这个地方的话,估计酆都大帝也会发现他们,到后来还是难逃一死,而且这样一来的话,这里留下来的人越多,对叶雷的好处也就越大。

    “好了,你现在可以带这些人离开了。”酆都大帝说道,“这些人已经立下了誓言,会终身追随于你,这也是你师父当年的意思。”

    “师父他这是要做什么?”叶雷此时也有些不明白了,叶无伤为什么要给自己留下这么一批人呢,就算是开山立派的话,自己现在也已经加入了衡山派了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当务之急还是先将这些人带出去,叶雷拜别了酆都大帝之后,走到了这些人的身边,可是当叶雷回来的时候,他惊讶的发现,这些人竟然都进入到了修炼的状态。

    “这是怎么回事?”叶雷此时只能问牛头马面几人,毕竟在这里,也就只有他们是不需要修炼的了。

    “殿下他们说他们的瓶颈出现了一丝松动,便进入到了修炼的状态。”牛头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多谢你,殿下困在这个境界不知道多久了,如今能够有所突破,还真的是要感谢你,请原谅我们之前的无礼。”

    “你们不必如此,召唤你们出来已经是对你们的不尊重了。”叶雷说道,“二位前辈,如今我即将带着他们离开这个地方,你们也回去吧。”

    “既然如此,殿下就拜托你了。”牛头马面此时看着叶雷,由于他们并非是被完整的唤醒,所以在这个世界上只能存在很短暂的时间,此时他们的身体也开始渐渐的消失了。

    叶雷没有急于唤醒这些人,而是在一旁等待着他们醒来,毕竟像他们这个境界的武者,想要有一些顿悟的话实在是太难了。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这些人却还是没有醒来,可是叶雷倒是不着急,在前方没有危险的情况下,叶雷也放松了不少。

    “总算是突破了!”这时候,一个兴奋的声音传到了叶雷的耳中,这个站起来的人是神剑派的一名武者,当初被抓来这个地方的时候也是灵寂武者,如今他成功突破到了洞虚之境,他的心中充满了无尽的喜悦。

    “前辈,恭喜你了!”叶雷此时走上前去,可是,这个人却仿佛没有听到叶雷的话一样,只是在这里感受着自己的力量。

    虽然说叶雷的实力和阅历都是不如这个人的,但是这个人的态度却是让叶雷很不爽,而且接下来,这个人的做法更是让叶雷感到十分的反感。

    这时候,这个人傲慢的走到了一边,仿佛根本就没有把叶雷放在眼里一样,而此时,在他的手上则是出现了一壶酒,这个人美滋滋的喝了起来。

    “这就是人性,唉。”叶雷此时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如果能够出去的话,这个人是绝对不能留的,最起码叶雷现在是这么想的。

    紧接着,更多的人都苏醒了过来,这些醒过来的人有一部分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一部分人和那神剑派的人一样,变得目中无人,并不把叶雷放在眼里,而另一部分人则是保持着自己的本心,依旧对叶雷笑脸相迎。

    “小子,你那里真的没有酒了吗?”这时候,神剑派的这个人傲慢的看着叶雷说道,“如果有的话就拿出来,我们几个要好好的庆祝一番!”

    “前辈,真是抱歉,我这里已经没有酒了!”叶雷此时笑着说道,但是这份笑容的背后却显得有些寒意,对眼前的这个人,叶雷的心中也有了一丝不满。

    “哼,如果被我抓到你小子还有私藏的话,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人此时傲慢的态度彻底惹恼了叶雷,可是叶雷如今实力不济,拿这个人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吗?”这时候,一个声音出现在了这个人的耳畔,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丹田处已经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洞。

    此时,秦广王站在这个人的身边,手中拿着的便是这个人的金丹,一名洞虚武者的金丹,这在市面上绝对是有价无市的存在。

    “如果你们也想试试的话,我们不介意帮你们。”这时候,西王母还有胡耀天也都醒了过来,与别人一样,他们的实力也有了巨大的提升。

    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竟然出现了一阵阵雷鸣之声,而伴随着雷鸣,天空竟然变成了血红色,而且这血红色的云彩正在朝着叶雷他们的方向飘过来。

    “这就是你们违背誓言的后果!”秦广王此时看着众人,此时天边的那一抹红云不是什么特殊的景象,那是天罚,是他们违背了自己立下的誓言所引来的天罚。

    “天火焚身,你们好好享受吧!”这时候,秦广王带着那些没有冒犯叶雷的人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而那些刚刚对叶雷十分无礼的人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动弹,只能在这里默默地等待着天火的洗礼,可是他们知道,一旦天火降临,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凡事都要讲求因果的。”叶雷带着这些人来到了这酆都陵的出口,而洞口的另一边则是传来了凄惨的哀嚎之声。

    “自作孽不可活啊。”西王母此时听着洞中传来的声音,感慨地说到,“没有想到,他们最终竟然走上了这条路。”

    虽然这些人与西王母之间没有什么交集,但是,毕竟在一个地方生活了这么久,而如今却阴阳两隔,这难免让西王母有些感慨。

    “这也是他们咎由自取,以为自己是洞虚武者就能够为所欲为,这种人就算是带出去了也只能是祸害。”秦广王说道。

    而此时,胡耀天则是直接走到了酆都大帝的身边,看着酆都大帝,胡耀天先是朝着酆都大帝拜了下去,紧接着却什么都没有说。

    “西王母拜见酆都大帝!”西王母此时也来到了酆都大帝的面前,“晚辈不知道是酆都大帝前来,多次冒犯,还请不要责怪。”

    “老夫早已不问世事,不过胡耀天,我看你似乎还有话要说,你想说什么就直接问吧,我能回答的一定不会隐瞒你的。”

    “前辈,您不是活人,我说的对吗?”当胡耀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洞府之中,除了叶雷还有酆都大帝本人之外,其余人无一不是十分震惊的神色。

    “你说的没有错,我已经是个死人了,现在的我也不过是一具尸灵而已。”酆都大帝笑着说道,“不过,竟然能够看出我的真身,不愧是天灵峰的人。”

    “前辈您也来自天灵峰?”叶雷此时看着胡耀天,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和自己师出一脉,都是天灵峰的弟子。

    “好了,你们既然都出来了,那就跟着叶雷离开吧。”酆都大帝此时看着众人说道,“等叶雷办完湘西一带的事情之后,你们就可以跟着他回到衡山派了。”

    “衡山派吗?”这时候,有些人的脸色还是有点不对劲的,不管怎么说,在他们没有被拽到丰都山之前,一部分人与衡山派还是有些梁子的。

    “其余的事情叶雷会处理的。”酆都大帝说道,“我想,这小子也不会难为你们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