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五十九章 回忆往事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有的时候,眼睛看到的并非就是真的,在战斗的时候,眼睛并非是武者唯一依赖的获取敌人信息的方式,获取敌人位置的方式,并不唯一。

    而且,在自己不了解敌人的能力的时候,过度依赖自己的双眼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要知道,能够蒙蔽视觉的武者可不在少数。

    叶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使用先天罡劲的情况下还是跟不上老者的身影,于是他选择放弃依赖自己的双眼,凭借声音气息去感受对方的位置。

    “哦?”此时老者饶有兴趣的看着叶雷,他的双手并没有做出下一步的行动,但是,叶雷这边也没有主动出击。

    “转攻为守,以守为攻,叶雷,你小子还真是有些能耐。”老者看着叶雷,虽然说自己没有使用先天罡劲,但是自己对武技的理解全部都要超出叶雷一大截,叶雷想要战胜自己,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是,叶雷却不能不认真对待这个人,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自己要保护的人,绝对不能死在这个地方。

    最终,还是老者先攻了过来,如果自己不采取行动的话,叶雷是不会进攻的,在这一点上,和他认识的那个欧冶子是完全一样的。

    “你还真的是得了你师父的真传。”老人无奈地说道,一瞬间便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叶雷的身后,一记肘击打向了叶雷的脑后。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叶雷竟然躲了过去,所有人都很震惊,这一招的速度很快,肉眼已经跟不上的速度竟然被叶雷躲了过去。

    “他是怎么做到的?”紫夜此时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换作自己的话,是绝对躲不过那一招的,而且,老者的这一招如果真的打中叶雷的话,叶雷也不会好受。

    “不错,竟然能躲过我的这一招。”老者看着叶雷说道,“不过我很好奇,在之前你根本躲不过我的进攻,你现在是怎么做到的。”

    “是风。”叶雷看着他说道,“你在行动的时候,产生了风,身形随风动,前辈,不管是谁,都没有办法防止自己战斗时产生的空气流动吧。”

    “不错,你现在把布摘下来吧。”老者看着叶雷说道,“你的考验已经结束了,不过我没有想到,欧冶子竟然真的能够找到合适的传承者。”

    此时,老者看着叶雷胸口处的那块玉,便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作为对叶无伤比较熟知的一个人,这块玉又怎么会不认得呢。

    “前辈,您这是……”叶雷有些不解,自己还没有用出自己的拳招,老人竟然停了下来,而且看样子,也并非是要杀掉自己。

    “你们来到了这丰都山之中并且遇到了我,也算是我们之间的缘分,但是,这丰都山很怪,我在这里找了这么多年,也没有找到这丰都山的出口。”

    丰都山,酆都大帝的葬身之所,虽然说酆都大帝并没有成就天帝级修为,但也是洞虚武者之中的佼佼者。

    “当年酆都也是个武痴啊。”老者回想着当初的情形,“当年,酆都距离天帝之境只有一步之差,可是,就是这最后一步,却让一个实力超群的超级强者沉寂了上百年。”

    这时候,老者带着叶雷缓缓地朝着前方走着,不再像之前那样,在老者的带领下,叶雷已经不会迷路了,可是,老者口中讲述的酆都大帝的故事却是让人激昂澎湃。

    没有人知道酆都大帝是出生在什么地方的,当世人开始了解这个强者的时候,酆都大帝已经是灵寂后期的武者了。

    当时还是李唐盛世,神都天帝也没有成就天帝级修为,还仅仅是大唐帝国的妃嫔,可是这个时候,酆都大帝竟然崛起了。

    凭借灵寂后期的修为,酆都大帝在湘西一带打出了自己的天下,而且,还凭借着自己的力量集结了数名赶尸人,传授他们赶尸之法,这个组织也就是赶尸教的原形。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组织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正规,而修为最强的酆都大帝也自然就成了这个组织的首脑,由于是赶尸人组成的组织,所以酆都便将这个组织命名为赶尸教。

    但是,名气大了之后,也自然会有很多慕名而来的挑战者,其中就不乏一些阴险狡诈之辈,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小人也都惨死在了酆都大帝的手中,而那个时候,酆都大帝刚刚突破到洞虚之境。

    紧接着便是一段和平的时期,湘西地区在酆都大帝的管理之下变得井井有条,一些小型的组织也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组织能够比拟赶尸教的威名,而且,那时候的赶尸教也很尊重守尸门,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守尸门的人都会是赶尸教的座上宾。

    可是,一个超级强者的诞生却打破了这片宁静,神都天帝的出现,告诉世人,突破洞虚武者的壁障并非是没有可能的,而且神都天帝一扫李唐江山,并且将其收为己用,这一做法当时不知道杀掉了多少人。

    酆都大帝是一介武痴,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酆都大帝便找上了神都天帝,不是为了李唐江山,就是希望自己能够在武道之路上有进一步的突破。

    不过,结果是显然意见的,酆都大帝输得很惨,毕竟对手是天帝级修为,是站在这个世界顶峰的存在,不管自己怎么努力,与神都天帝之间都仿佛有一条无法跨过的鸿沟。

    但是,酆都大帝还没有放弃,只要过一段时间,他都会找神都天帝比试一场,而神都天帝似乎对这个总是上门挑战自己的人很感兴趣,每一次都留了酆都大帝一命。

    不过还是造化弄人,神都天帝在不久之后竟然死去了,酆都大帝仿佛失去了至亲一般痛苦,他想要达到那个层次,但是,不管他怎么修炼,也只是洞虚后期的水平。

    听着老者讲述酆都大帝的故事,叶雷几个人已经听傻了,他们没有想到,酆都大帝竟然痴到这种地步。

    “从那以后,酆都就将自己关在了这座山中,而后人们也出于对酆都大帝的尊重,便以同音来给这座山命名,这就是现在的丰都山。”

    “前辈,那后来呢,您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酆都大帝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您还活着?”叶雷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小子,你不要着急,我都会告诉你的。”老者看着叶雷说道,当时,我也不过是一名洞虚境界的武者,那个时候,我与你的师父欧冶子常常在一起喝茶,那时候欧冶子的修为还没有你强,只是先天金丹巅峰的武者而已。

    “不会的,师父临走之时已经突破到洞虚之境了,怎么会是先天金丹的武者呢?”干将此时看着老人说道。

    “先天金丹,你们说错了,那应该是欧冶子在故意掩饰自己的修为。”老者说到,“在隐匿自己的实力与气息这一方面,我们的确是不如欧冶子。”

    “我与欧冶子我们两个人游历天下,当然也不会放过这神秘的湘西地区,而且在这里,欧冶子说他还要找什么材料,必须要来这个地方。”

    “可是,我们却并没有找到他想找的东西,那时候我就很好奇,他要寻找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可是叶雷,当我看到你这杆兵器的时候,我才真正知道了他想得到的是什么东西。”

    “前辈,我师父他想要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叶雷看着老者问道,“这与我的奔雷戟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说师父是在找炼制奔雷戟的材料吗?”

    “你说的没有错,你难道以为你的这杆方天画戟真的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吗?难道说你师父留给你一件没有器灵和灵智的兵器的时候,你不好奇吗?”老者说到,“你现在用的那件兵器,就是当初你师父所锻造出来的东西。”

    “我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个时候,就在我们即将放弃的时候,欧冶子似乎找到了什么,他高兴的样子我记得很清楚。”老者说到,“而且他找到了不止一件那种材料,最后才锻造成你手中的这杆方天画戟。”

    “前辈,我想知道,师父他找到的究竟是什么材料?”叶雷看着老者,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奔雷戟,虽然自己知道这是一件强大的兵器,但是,这么久以来,叶雷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材料所铸造的。

    “尸丹。”老者此时只说出了这两个字,但是这两个字却让叶雷整个人都惊了一下,“欧冶子他当年找到了数百颗洞虚级僵尸的尸丹。”

    “尸丹,还是数百颗!”叶雷的内心已经无法平静了,洞虚级别的僵尸是多难遇到,自己再清楚不过,数百颗洞虚级别的尸丹,这实在是太震撼了。

    “当时我还记得,他尝试了很多种材料,最后才决定要使用尸丹。”老者说到,“在将尸丹之中的尸气提取出去之后,尸丹的确是炼器的最佳材料。”

    叶雷看着手中的奔雷戟,他没有想到这竟然是洞虚级别的尸丹炼制而成的兵器,但是,如果是尸丹炼制出来的兵刃,不可能没有灵智才对。

    “这也是你师父当时不解的地方。”老者说到,“尸丹本身是有灵性的东西,但是炼制出来的兵器却没有任何灵气,不要说器灵,甚至连灵智都没有。”

    “这个世界上也有师父不了解的东西啊。”叶雷看着手中的奔雷戟,随后便将其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世界之宽,天地之大,有谁敢说能够了解这个世界上的一草一木呢?”老者说到,“在这件兵器铸造出来之后,你师父不知道将这件兵器放在了什么地方,当他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是风烛残年了。”

    “在死之前,他还惦记着这件兵器,他说这是他这辈子锻造出来的最完美的一件兵器,因为在那个时候,这杆方天画戟已经出现了灵智。”

    “而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找到了酆都大帝,那时候酆都也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虽然是洞虚后期顶峰的修为,但是,在突破到那一层之前,他也是没有办法抵挡这时间的侵蚀。”

    “而我也清楚的记得,我与酆都的一战,虽然他寿命不多,但是,洞虚后期的实力绝对不是我能够抵挡的,我输了,按照承诺,我被他关在了这里。”

    “不过,很奇怪的事情过去了,不管过去了多久,我都没有寿元将尽的迹象,反倒是酆都他死在了这丰都山之中。”

    “在他临死之前,他在这里建立了很多的机关,为的就是不想让人打扰他,但是他也没有想到,这一闭关,便是阴阳相隔。”

    听着老者讲完这些故事,叶雷心中也很震撼,他没有想到,酆都大帝竟然是如此尊崇武道的人,虽然建立了赶尸教,但是他的修武之心是任何人都不能动摇的。

    “我已经不知道究竟在这丰都山之中待了多久,这里面只有血红色的填空,根本看不到外面的世界,而我也走不出这个巨大的迷宫。”老者说到,“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是我见到的第一批人类。”

    “前辈,您可知道酆都大帝被葬在了什么地方?”叶雷此时看着老者说到,“我想去酆都大帝的葬身之处看看。”

    酆都死的时候,没有任何人在他的身边,但是,在他死后,却出现了一座墓,是属于他的墓,你要看的话,就随我来吧。

    这时候,老者头也没回,直接带着叶雷去寻找了酆都大帝的墓葬,而墓葬距离叶雷等人也不算很远,走了一会便走到了。

    “这就是大帝的墓碑吗?”叶雷看着面前的这座简朴的墓,心中也是生出几分感慨,没有想到,堂堂的酆都大帝竟然葬在了这个地方。

    “英雄迟暮,这都是没有办法避免的。”紫夜说道,“酆都大帝也算是一个伟人了,如果不是他的话,湘西地区也不能有这么多年的和平的时期。”

    而此时,叶雷朝着酆都大帝的坟前竟然直接跪了下去,朝着酆都大帝的墓碑磕了三个头,这才起来,这让老者很惊讶。

    “小子,这酆都也不是你的亲人,你为何要对他行如此大礼?”老者看着叶雷说道,“酆都大帝对于湘西地区的人来说,是神话,但是,对外界的人来说,却是恶魔一般的人物啊。”

    “神也好,魔也罢,这都是人们自己所下的定义,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的神和魔,酆都大帝所创出的壮举,是值得我们一拜的。”

    “叶雷说的没有错。”这时候,紫夜走到了酆都的墓前,也朝着酆都大帝的墓碑跪了下去拜了三拜,而干将和莫邪也跟着拜了下去。

    “英雄迟暮,酆都,当年多少人视你为魔头,没有想到,今天还有这么几个小家伙视你为英雄伟人,你也应该瞑目了吧。”老者此时看着这座墓说道。

    拜过酆都大帝之后,叶雷便随着老者继续朝前走去,丰都山很大,在老者的带领下,他们不可能迷路,就这样在丰都山之中走着,试图寻找一些出路。

    “当年酆都大帝为了闭死关,把这里弄成了绝境一样的存在,小子,你们来到这里,只能说是你们运气不好了。”老者说道,“不过,我记得酆都曾经说过,想要走出丰都山,不仅仅需要实力,还需要机缘。”

    “实力,机缘,武者的修炼不正是需要这两样东西吗?”叶雷说道,“如果这是酆都大帝死前所说的话,那么酆都大帝应该可以瞑目了。”

    “为什么这么说?”老者看着叶雷说道,“你怎么就知道酆都大帝可以瞑目了呢?”

    “按照前辈所讲,酆都大帝一辈子都在寻求着武道的巅峰,但是,习武之人仅仅凭借努力是不够的,还需要机缘,酆都大帝在年轻的时候的确很努力,但是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成就天帝的境界,这也说明他欠缺了一份机缘。”

    “可是,你们现在被困在这个地方,也是一样出不去,不是么?”老者看着叶雷说道,“所谓的机缘,不一定非要砸在你们的身上。”

    “机缘是留给大气运之人的,这件事情我很清楚。”叶雷说道,“但是,我相信我就会是那大气运之人!”

    “我们也相信。”干将和莫邪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既然能够将我们两个召唤出来,就一定不是普通的武者,虽然现在叶雷还仅仅是一名武侠后期的武者,但是,我们还是相信叶雷会走到那样的一个高度!”

    “我自然就不必多说了。”紫夜说道,“我已经将自己恢复应龙的赌注下在了这个小子的身上,我如果不相信他的话,还能相信谁呢?”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或许就是当初酆都大帝失败的原因吧。”老者此时感叹道,“一个人在有了强大的力量之后,很容易失去自我,叶雷,我现在问你,你是为了什么才走上追求武道的这条路的,你习武的目的是什么!”

    “我习武的目的吗?”叶雷此时笑了一下,“我没有什么伟大的目标,我只是想探求武道的尽头而已,武道之路无穷无尽,就算是天帝也有实力的差距,然而武道的尽头究竟是什么,或者说,我们所追求的武道之路本身是否就没有尽头。”

    叶雷此时看着天空,现在自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爱人,有了自己的父母亲人,现在的他是无比满足的,他所要追求的,只是武道的巅峰而已。

    “只有走到了武道的顶点,我才拥有了保护我爱的人的力量。”叶雷说道,“强大的力量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守护。”

    而这个时候,叶雷转过头看了一眼老者,并且说道:“您同意我的话吗?酆都前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