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四十九章 营救战子凡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武弑诸天

    叶雷很清楚的记得,在自己前世的时候,他曾经接触过这个东西,当时,正是叶无伤教给自己解开这困龙锁以及这困龙锁的制作方式。

    叶雷的动作很快,几个呼吸之间,这困龙锁便成了一堆零件,而此时,叶雷的手上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傀儡。

    “这是什么?”战子凡此时看着叶雷手zhong的东西,他之前从未见到过这种傀儡,身为百宝阁的传承者之一,战子凡见过的宝物多到数不胜数,可是这个东西,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这是神都天帝传下来的保命神器。”叶雷笑着说道,“你只要看着就好了,你先滴一滴鲜血在上面。”

    战子凡滴了一滴鲜血,随后只见这具傀儡竟然在慢慢变大,而且变成了一个和战子凡一模一样的人,这让战子凡惊讶不已。

    “这是神都天帝留下来的替身人偶,能够坚持很长的时间,而且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叶雷说道,“至于这困龙锁,也简单得很。”

    随后,叶雷又以飞快的速度将困龙锁所在了这具傀儡的上面,紧接着,又从战子凡的头上拔下了一根头发。

    “叶雷兄弟,你这是?”战子凡看着叶雷将自己的这根头发插到了傀儡的上面,也是有些不解,“难道说滴血了之后还不行吗?”

    “滴血只是为了让你与这个东西之间产生联系,这根头发是代表着你灵魂的信物,这具傀儡也就有了你一半的实力。”

    这时候,傀儡的眼睛亮了起来,而且木质的傀儡之躯竟然出现了肉感,紧接着竟然变成了和战子凡一模一样的人。

    “战大哥,这东西你带上,我一会可能要把你收到储物戒指zhong,你忍耐一下。”叶雷此时看着战子凡说道。

    “叶雷兄弟,都听你的!”战子凡看着叶雷,他没有想到,叶雷竟然会来救自己,而且叶雷竟然还解开了只有自己的父亲才能够解开的困龙锁。

    “两位大哥,多谢了。”这时候,叶雷拿出来了两颗比较不错的丹药,交给了战子垚和战子风两个人,“以后还要多麻烦二位。”

    “这位客官你这是多礼了。”战子风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没有想到,我们六个人争来争去,最后倒是让大哥捡了便宜。”

    “五弟不要乱说话。”战子垚看着战子风说道,可是战子垚的神情却透出了一股极度的悲哀,叶雷不知道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从这两个人都在荆州城之zhong可以看得出来,他们过的也并不是很好。

    “二位,我就先告辞了。”战子凡在储物戒指zhong已经待了一段时间,时间久了的话,战子凡很有可能承受不住,毕竟他是武者,而不是紫夜那种神兽。

    叶雷以自己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个地方,并且在一个自己认为很安全的地方将战子凡放了出来,由于闭气的时间有些长,战子凡有点站不稳。

    “战大哥,小心。”叶雷此时扶住战子凡,可是战子凡不仅仅是因为闭气的时间长而站不稳,这段时间里,战子凡受到的待遇看来并不是那么友善。

    “叶雷兄弟,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来救我。”战子凡说道,“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这边会出事的?”

    “战大哥,当时我就说过了。”在地府袭击衡山派的时候,战子凡仗义相救,叶雷当时就与战子凡提过这件事情。

    “不过我没有想到,你父亲竟然会这么快就下手。”叶雷说道,“不愧是一代枭雄,下手果然狠厉,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叶雷兄弟,我不明白,明明之前说的是我们兄弟六人竞争,可怎么会变成这样,虽然我得到了信物,但是得到好处的却是我的大哥。”

    “恐怕就算你们没有人得到这个东西,最后的受益者还是你的大哥吧。”叶雷此时看着战子凡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兄弟六人应该不是同一个母亲的孩子。”

    “没有错,父亲有七个妻子,我们分别是这七个人的孩子。”战子凡说道,“大哥则是父亲的原配,徐夫人的孩子。”

    “自古以来都是长子接受传承,你的父亲既然这么做,恐怕你们兄弟几人都成了你大哥战子鑫的嫁衣了。”叶雷说道,“恐怕现在,除了你的妹妹之外,你的其他几个哥哥都不怎么好过吧,战子风和战子垚就不必说了,刚刚我已经见过他们了。”

    “没有错,四哥和五哥最近也常常来找我聊天。”战子凡说道,“我们兄弟三个当初为了争夺这个位置不知道动了多少手段,可是现在却……”

    “而且,他们似乎也有些后悔。”这时候,紫夜出现在战子凡的面前,“不过,你父亲为何只将你囚禁在这个地方?”

    “恐怕是因为我得到了那个信物吧。”战子凡说道,“你说得对,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或许我真的是过早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了。”

    “现在知道事情真相的人还有多少。”叶雷看着战子凡说道,“战子风和战子垚他们两个人可否知道这件事情?”

    “他们知道。”战子凡说道,“而且,这段时间里面也有不少人前来看望我,父亲本来是不允许任何人前来探望我的,最后还是四哥和五哥帮忙求情才能够这样。”

    “你的母亲呢?”叶雷此时看着战子凡说道,“事到如今我们能够依靠的就只有你的母亲了,战大哥,还请不要隐瞒。”

    “我已经成了这个样子,变成了阶下之囚,我又拿什么隐瞒你呢?”战子凡无奈的说道,“不过,我的母亲已经仙逝了,否则的话,父亲也不会这样做。”

    随后,战子凡便对叶雷讲起了他小时候的故事。

    原来,战子凡的父亲开始的时候只有五位夫人,这五位夫人个个都是貌美如花,让人十分羡慕,可是,在一日酒醉之后,战子凡的父亲临幸了战子凡的母亲,从而才有了战子凡。

    在那之后,战子凡的日子并不好过,他的母亲出身卑微,甚至连其余几位夫人身边的下人都敢骑在她的头上,不过,战子凡的父亲并非是没有担当的人,最后竟然将扬州城和荆州城百宝阁的生意都交给了战子凡。

    “母亲与父亲就见过两次面。”战子凡说到这里,语气之zhong也有一丝悲愤,“第一次是他临幸母亲的那次,第二次就是我出生的那次。”

    身为人父,二十多年来竟然只见了自己妻子两次,叶雷听到这里的时候也很愤怒,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战大哥,于是你想要得到百宝阁的传承,只是想要给你的母亲找回一个公道吗?”叶雷看着战子凡说道,“不过,你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是的,到最后,父亲看zhong的只是大哥!”战子凡说道,“我的五个哥哥之zhong,只有四哥五哥对我算是比较好的,不过在父亲做了那个决定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如从前了。”

    “这也是自然,在做了这个决定之后,你们兄弟几人自然就会各自为战,毕竟放在自己面前的是天大的利益啊!”叶雷看着战子凡说道,“不过现在你的四哥五哥已经不足为惧,我想知道的,是关于你二哥三哥的情报。”

    “他们两个现在已经成了大哥的左膀右臂了。”这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叶雷放眼望去竟然是战子风和战子垚两个人。

    “你们,你们怎么会发现我们在这里的?”叶雷此时看着这两个人说道,“难道说你们一直在跟着我们?”

    “叶雷兄弟,你不必谨慎。”战子风说道,“我们并非是想要抓你们回去的,我们只不过是想要给自己找一个公道。”

    “五哥,你……”战子凡此时看着战子风,“五哥,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把那个东西交给父亲的话,大家也不会这样。”

    “这不关你的事。”战子垚说道,“就好像叶雷兄弟说的那样,就算是你没有得到那个信物,最后的受益者还会是大哥。”

    “二位,不知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难道说你们就不怕被人跟踪?”叶雷看着这两个人说道,“还是说,这一切都在你们的计划之zhong。”

    “上次子凡带人就衡山派助你一臂之力,我就知道子凡这边出事的话,你一定不会袖手旁观,于是我猜想到了这一招,叶雷兄弟,还希望你不要在意。”

    这时候,战子垚竟然朝着叶雷弯下了腰,要知道,之前战子风和战子垚给自己的印象那都是极度高傲的,这样的两个人竟然对自己弯下了腰。

    “事到如今,我们也不希望能够得到什么百宝阁的传承了,我们俩只希望能够让六弟走上正统,还希望叶雷兄弟答应。”

    “二位,我不过就是一名武侠zhong期的武者,所能做到的事情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啊。”叶雷有些为难的看着这两个人,“而且,你们的三个哥哥应该都是武圣级别的实力了吧。”

    “没有错,除了大哥之外,二哥三哥都是武圣zhong期的实力,而大哥,距离灵寂武者只有一步之遥。”战子垚说道。

    “这些事情你们都是从何处得知的?”叶雷此时看着这两个人说道,“以你们现在的地位,这些消息应该是不会对你们开放的。”

    “是我说的,不知道叶雷大哥是否还有什么疑问呢?”这时候,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叶雷很惊讶,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在这两个人的身后竟然还有一个人。

    “七妹!”这时候,战子凡很惊讶,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这是自己最小的妹妹,也是战家的掌上明珠,战子淼。

    “叶雷大哥,我希望你能够帮助六哥!”战子淼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平日里只有六哥对我最好,我希望你能够帮助他。”

    “可是如今你们也看到了,我只是武侠zhong期的武者,你的大哥可是武圣后期,这种差距可不是当初我与lin展之间的那种差距啊。”

    “你放心,并不是在现在。”战子淼说道,“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在牢房之zhong弄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六哥出来,但是那毕竟是假的,纸里包不住火的。”

    “四哥五哥,你们也别站着了,你们两个这么久不在荆州城之zhong是会被怀疑的。”战子淼看着战子垚和战子风说道。

    “七妹,既然这样的话,这里就交给你了。”战子风说道,随后和战子垚一同朝着叶雷鞠了一躬,“叶雷兄弟,六弟就拜托你了!”

    看着这两个人离去的背影,叶雷又看了一眼战子凡,战子凡给自己的眼神告诉自己,这几个人是完全可以相信的。

    战子淼,身为战家的掌上明珠,在战家可以说是的万千宠爱于一身,因为是一介女流,所以在继承人争夺的这一方面,战子淼并没有话语权。

    “战大哥,上次我大婚之时曾经见过令尊,我记得当时令尊还是很器重你的,不过如今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其zhong究竟发生了什么?”

    “唉,此时说来话长啊。”战子凡叹了一口气,想到当时的种种,可以说是历历在目。

    在叶雷大婚之前,战子凡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并且将叶雷帮助自己得到的信物交给了自己的父亲,当时看到这枚信物之后,战子凡的父亲也是欣喜若狂,当时便允诺战子凡会亲自传授他武技。

    可紧接着,叶雷将要成亲的消息传到了百宝阁,这信物本就是叶雷相助才能够得到,再加上百宝阁与衡山派之间的关系,战子凡必须要出席,于是,战子凡的父亲便顺水推舟,带着战子凡走了一遭。

    不过一直到衡山派被地府袭击之前,战子凡的待遇都还算是不错的,每日都可以到百宝阁之zhong学习各种武技,而且他的父亲也会亲自传授给他经商之道。

    但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在战子凡从衡山派回到百宝阁之后,他却听到了一个他难以置信的消息,那就是他的大哥战子鑫找到了百宝阁的信物。

    得知此事之后,战子凡怎么能够善罢甘休,当时便直接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去评理,可谁知,自己的父亲此时性情大变,不仅仅派人将自己用困龙锁锁住,更是将自己关到大牢之zhong。

    而就在这段时间里面,战子风和战子垚由于没有得到信物,也失去了争夺百宝阁的权力,至于战子森和战子焱两个人,却是直接被战子鑫收为了左膀右臂。

    “现在的百宝阁,基本上都已经成了大哥战子鑫的势力,而百宝阁内部,也是以大夫人为尊,至于父亲,最近这段时间里面却是不问世事,专心修炼,说是要突破那最后一道屏障。”

    “最后一道屏障,难道说是天帝!”叶雷此时看着战子淼,十分惊讶地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就真的不好办了。”

    “叶雷兄弟何出此言?”战子凡看着叶雷说道,“大哥现在还没有彻底掌握百宝阁,我们还有一线生机不是吗?”

    “刚刚战子淼说了,你父亲正在突破最后一道屏障,而且,他这么着急把百宝阁传给你们,这也就是说,他的寿元即将到了一个界限,而不是他要突破到天帝层次!”

    听了叶雷的话之后,战子凡也感觉有些道理,的确,如果仅仅是突破的话,又何必这么着急去找一个传承人呢。

    “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了。”叶雷说道,“如果你父亲成功突破倒还好说,如果突破失败的话,战子鑫那边很有可能就要对你们下手了!”

    不过现在,叶雷这边只有这么几个人,想要帮助战子凡得到百宝阁的话可以说是难如登天,虽然有战子淼的帮助,可这也是微乎其微的。

    “看来,我们要先找到你的父亲,或许只有这样才能有一丝转机!”叶雷此时看着战子凡说道,“而且,这件事情或许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

    于是,在帮助战子凡恢复了一些之后,一行人连忙启程,至于战子淼,为了不引起怀疑,则是提前回到了zhong州百宝阁总舵之zhong了。

    “战大哥,我想知道,处置你的决定是你父亲亲口传下来的吗?”叶雷此时问道,“还是说当时是由别人传达的这个消息?”

    “我也不是很清楚,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前来抓我了,而且用的还是父亲的困龙锁,应该不会错。”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并不是你父亲亲口传打下来的指令,对吗?”叶雷此时心zhong似乎有了一些预感,“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面应该会有不少故事呢。”

    就这样,两个人加急朝着zhong州百宝阁赶去,只不过这一次,叶雷用的是自己的本来面貌,而战子凡,叶雷则是让其伪装成了赤兔的模样,赤兔是妖兽,幻化成什么样子是能够自己决定的,而且叶雷还用了一种特殊的方法将战子凡身上的气息换成了赤兔的气息。

    “这样就好了,神都天帝当初留下来的这些东西,我本以为没有什么用,不过没有想到还真的发挥了大作用!”

    叶雷此时看着已经伪装成赤兔的战子凡,并且笑着说道。

    “以旁观者的身份去看这件事情,你应该也会有不少别的发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