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七章 恩断义绝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最快更新wu弑诸天最新章节!

    紫夜的龙爪之zhong此时捏着的这颗丹药,鲜红的颜色让人看了有些头皮发麻,而且丹药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让人有些不敢触及。

    “紫夜,这是什么丹药,真的能吃吗?”凤舞看着紫夜,这颗丹药给自己带来了一种很不安的感觉。

    “事到如今也别无他法了,尉迟敬德的先天罡劲在叶雷的体内游走,目前只有两种方法能够安全解决,一种就是实力更强的高手来帮助叶雷清除这种先天罡劲,另一种方法就是尉迟敬德自己撤出这股力量,但是现在两种方法都不可能实现。”

    “我们可以等门主恢复神智之后啊!”天铸子此时说道,“门主恢复之后,肯定会帮助叶雷撤掉这股力量的。”

    “可是到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紫夜说道,“你看他们两个现在打得如火如荼,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够结束。”

    此时,天灵子和尉迟敬德两个人打得正激烈,双方一旦有一方收手,另一方就可能有性命之忧,而且,两个人的实力不相上下,不知何时才能够彻底结束。

    “事到如今,只有这一招了!”紫夜此时不管别人的看法,直接掰开了叶雷的嘴,将这颗赤红色的丹药丢了进去。

    “泥鳅住手啊!”刚刚到来的离魂兽正好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可是此时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丹药入口即化,已经融到了叶雷的血脉之zhong。

    “你这泥鳅,你怎么这么wu断啊!”离魂兽说道,“这可是神都天帝炼制出来的极品丹药,就连神都天帝自己都不敢服用,你怎么能给叶雷吃呢!”

    当众人听到神都天帝都不敢服用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住了,这究竟要有多么强大的药力,竟然连天帝都不敢服用。

    “离魂兽,这究竟是什么丹药?”凤舞此时看着离魂兽,叶雷服下了丹药之后,虽然没有什么变化出现,但是,凤舞能够感受到,叶雷经脉之zhong的力量已经趋于平稳了。

    “这东西是神都天帝炼制出来的鬼神通魂丹,全天下只有这么一颗,当年神都天帝炼制了出来了三颗,因为不知其药性,所以用两名犯人做了实验,其zhong一人当场毙命,神魂俱灭,而另一个人则是活了下来,修为也有了巨大的提升。”

    “同样的丹药,为什么两个人服用之后会有这么大的差距?”凤舞的心此时都快悬到了嗓子眼,可是反观叶雷,刚刚还有些意识的叶雷这时候竟然彻底昏死了过去。

    “怎么会这样,离魂兽,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吗?”天圣子此时看着离魂兽,虽然自己写了《丹道百解》,可是那也仅仅是自己对炼丹之道的理解,天下之大,道之深远又怎么是自己能够参透的呢。

    “不知道,当年神都天帝只炼制了三颗,因为药效不稳定,所以神都天帝就放弃了对着鬼神通魂丹的研究。”

    此时,众人一边焦急地看着叶雷,一边看着天灵子和尉迟敬德之间的战斗,不管是哪一边,此时都没有一个结果。

    “各位长老,还请放下叶雷。”这时候,华秦风来到了众人的身边,“这叶雷是我们衡山派的叛徒,众位长老还请让我杀了他!”

    “你说是就是了?”天圣子此时看着华秦风,实际上他一直都很看不上这个华秦风,但是这小子不知道怎么的就很对尉迟敬德的胃口,并且成为了尉迟敬德的座下大弟子。

    “离魂兽就是证据!”华秦风说道,“当今世上,只有这么一只离魂兽,而且众位zhong毒之日,正巧这离魂兽也在我们衡山派,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华秦风,这种事情可不是你说的算的!”天铸子说道,一瞬间,强大的气势迸发而出,可是反观华秦风,竟然没有一点惊讶。

    “师叔真是好手段!”华秦风看着天铸子,“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一样了!师叔,还请您将叶雷交给我。”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切都是你在捣鬼吧,华秦风大师兄。”这时候,何wu看着华秦风说道,“我早就感觉你有些不对劲,没有想到,你竟然是地府的奸细!”

    “何wu师弟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华秦风说道,“凡事都要讲求证据,你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我是地府的奸细!”

    “哦?师兄,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这段时间里面,门主的起居应该都是由你亲自照顾的吧。”何wu说道,“也就是说,门主不管吃什么或者是喝了什么,都应该是要先过你这一关的,我说的可对?”

    “师父他老人家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哪里轮得上我来管理?”华秦风说道,“你可不要在这里冤枉好人,众所周知,你与那叶雷是一个鼻孔出气,想必你也跑不了!”

    “欲盖弥彰。”这时候,天灵子和尉迟敬德之间的战斗竟然直接停了下来,而尉迟敬德此时哪里还有一丝zhong毒的迹象。

    “天灵子,多谢你了。”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天灵子,“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有一颗解药。”

    “当初叶雷交给我的解药还剩下了一些,本想为以后做些准备,没有想到倒是便宜了你。”天灵子看着尉迟敬德,“不过,你可差点害死我的大弟子!”

    “放心,我会尽我所能去救叶雷,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处理一些我门下的事情,各位长老,还请你们不要插手。”

    此时,天灵子吃下了一颗归元丹,恢复了自己损失的体力,而紫夜则是直接将叶雷带到了一旁,叶雷此时还是昏迷不醒,外面发生了什么他完全不知道。

    “师父,您快点杀了叶雷啊,这家伙是地府派来的卧底,我们衡山派可被这个家伙害惨了,您快点杀了他!”

    “华秦风,现在还轮不到你跟我谈条件。”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华秦风,“在上一次zhong毒之后,我不管吃什么,喝什么都极为小心,可是没有想到,我还是着了你的道!”

    “师父,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华秦风此时一副无辜的样子,“师父,这叶雷拥有离魂兽,难道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真不巧,虽然这药性与九曲离魂丹很像,但是,这并不是真正的九曲离魂丹。”天灵子说道,“否则的话,就凭这几颗解药,又怎么能救那么多人呢?”

    正如天灵子所说的那样,上一次众人zhong的毒并非是真正的九曲离魂丹,而是九曲离魂丹的替代品,九幽迷魂散,虽然名字很相像,但却不是一个等级的丹药。

    “华秦风,我也没有想到,我如此信任的弟子,竟然会成为地府的走狗。”尉迟敬德此时有些难过,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自己从小培养到大的弟子,而如今竟然背叛了自己,背叛了师门。

    “师父,您对我的确很好,这一点并不假。”这时候,华秦风的语气变了,变得十分的阴险,“可是,您又怎么知道,衡山派的资源已经难以满足我了。”

    “这就是你背叛我们衡山派的理由?”尉迟敬德说道,“我们已经用了最好的资源,你难道还不满足吗?”

    “满足?”华秦风此时笑了笑,“什么是满足?wu道之路处处充满了妥协与背叛,每一个道貌岸然的wu者背后,不知道要做多少肮脏不堪的事情,师父,难道说您年轻的时候就没有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情吗?”

    一瞬间,所有人都沉默了,华秦风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看似风光的wu道之路,背后有多少肮脏和白骨只有练wu之人才能够真正了解,而且修为越高的wu者,所见过的肮脏就越多,对这个wu者的世界也就越为无力。

    “wu道的修炼就是这样,我们别无选择。”尉迟敬德说道,“不过,天道无情人间有情,这就是wu者与上天之间的不同之处。”

    “事到如今,我也不想掩饰什么,不过我有一点还是不清楚,您是怎么猜到的,我就是地府的卧底,我似乎并没有露出马脚吧。”

    “你掩饰得很好。”尉迟敬德说道,“但是,你还是有些着急了。”

    “哦,是吗?”华秦风看着尉迟敬德,眼zhong充满了决绝,虽然自己对面是养育自己多年的师父,可是为了走上wu道这条路,他已经决定了放弃一些对自己来说并不需要的东西。

    “如果你没有给我端来那杯茶的话,我还真的不会怀疑到你的身上,甚至会像你所说,去怀疑叶雷的身份。”尉迟敬德说道,“可是,那杯茶却暴露了你的身份。”

    “难道说你明知道那杯茶有毒,你还是喝了下去?”华秦风看着尉迟敬德,“或者说,你根本就没有怀疑过我。”

    “你说的很对,我没有怀疑过你。”尉迟敬德说道,“从头到尾,我都把你看作是最信任的人,可是,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信错了人。”

    “师父,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时候,叶罗华不知怎么竟然来到了星陨峰大殿,当他看到华秦风的时候,脸色也是一惊。

    “华师弟,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叶罗华此时走向华秦风,很显然,他并不知道华秦风就是地府的卧底这件事情。

    “站住,罗华!”尉迟敬德此时叫住了叶罗华,并且利用自己的先天罡劲将叶罗华拉回了自己的身边。

    “他已经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华秦风了。”尉迟敬德说道,“现在的华秦风是我们衡山派的叛徒,现在我就要清理门户!”

    此时,尉迟敬德竟然瞬间消失在原地,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紧紧掐住了华秦风的脖子,但是,在最后一刻,他竟然收手了。

    “你走吧,从此我们师徒恩断义绝!”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华秦风,看着这个自己曾一度宠爱的弟子,他还是没有忍心下狠手。

    “师父,你会因为你的善良而后悔的。”华秦风说道,“今日不杀之恩,华秦风记住了,今后再见,便为死敌!”

    华秦风此时朝着尉迟敬德的方向磕了三个头,华秦风起身之后,也就代表着二人之间的师徒情分已经走到了末路。

    曾经亲如父子,如今却反目相对,尉迟敬德也在想,他多么希望这是自己做的一个梦,在梦醒之后,一切都会还原成原来的样子。

    可是,现实是很残酷的,事情走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无法挽回,看着华秦风离去的背影,尉迟敬德的身影竟然有些消瘦。

    “叶雷还没有醒吗?”在华秦风走了之后,尉迟敬德走到了叶雷的身边,此时自己残留在叶雷体内的罡劲已经被药力zhong和,自己也没有撤力的必要了。

    “情况既不算好也不算坏。”离魂兽说道,“叶雷的症状与那两个人完全不一样,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看来,当年神都天帝炼制出来的三颗丹药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天圣子猜测到,“也只有这样才能说明眼前的情况。”

    “鬼神通魂丹,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丹药。”所有人此时看着叶雷,但却都束手无策,神都天帝留下来的丹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处理的。

    “大家还是先回去吧。”天灵子的伤势已经恢复,他看着众人说道,“叶雷这边有什么状况的话,我会请大家来帮忙的。”

    随后,天灵子便带着叶雷等人回到了天灵峰,叶雷体内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可是叶雷就是没有醒。

    就连离魂兽也不知道,这时候应该怎么做,而此时,凤舞寸步不离,就这样陪在叶雷的身边,她在等等待叶雷苏醒。

    可是,对于药效一无所知,他们也不知道叶雷要等多久才能够醒过来,看着凤舞这样守在叶雷的身边,众人也试图劝过她,可是换来的也只是凤舞的一个勉强的笑容。

    “师父,我们不能看着凤舞师姐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的话,她的身体会吃不消的!”此时,江水柔等人在天灵峰大殿之zhong对天灵子说道。

    “我也试图劝过她,可是结果和你们的一样。”天灵子说道,“不过绝对不能让她这样下去,传我的命令就算是灌,也要让她吃东西!”

    就这样,叶雷已经昏睡了十多天,这十多天里,凤舞一直陪在叶雷的身边,凤舞那娇美的面容此时竟然有些憔悴。

    “凤舞师姐,你还是吃点东西吧。”这个时候,叶仙儿来到了叶雷的房间zhong,并且对着已经消瘦了许多的凤舞说道,“哥哥不会有事的,你就放心吧。”

    “仙儿,你这么确定你哥哥不会有事吗?”凤舞此时看着叶仙儿,她的眼zhong满是血丝,可见这段时间里面,凤舞根本没有好好休息过。

    “哥哥常说,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如果上天真的安排你们在一起的话,那就绝对不会让你们分开的,不是吗?”

    “仙儿,谢谢你。”凤舞看了看叶仙儿,转过头又朝着叶雷看了过去。

    见到这一幕,叶仙儿也感到十分的无奈,不过她还是成功让凤舞吃了一点东西,虽然只有一点,不过这也是很大的突破了。

    此这段时间里面,紫夜也是很自责,如果自己当初不给叶雷吃下那颗丹药的话,事情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泥鳅,你在想什么呢?”离魂兽此时来到了紫夜的身边,“这也不是你能左右的事情,当时情况紧急,换作是我,或许也会这么做吧。”

    “我只知道那是神都天帝留下来的顶级丹药,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服下这丹药之后竟然会是这种结果。”

    “命zhong注定之事,又岂是我们能够改变的,这一切都是叶雷的命,或许这也是叶雷命zhong应有的一劫吧。”离魂兽此时看着天,它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这段时间里面,整个天灵峰都处于一个十分压抑的状态,自从叶雷昏迷之后,众人总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一样。

    “水柔,我们出去走走吧。”冷风此时看着自己的妻子,虽然说他知道江水柔曾经喜欢过叶雷,但是他更了解,现在的江水柔是只属于自己的,不过,叶雷的存在对于这些天灵峰的弟子来说,有一种特殊的意义。

    “你自己去吧,我想再练习一会。”此时,江水柔正在自己的院子之zhong练习着剑法,这套剑法是叶雷教给自己的第一部剑法。

    “你们这都成什么样子!”看到众人这样,脾气火爆的赤兔终于忍不住了,“你们这些家伙,叶雷还没死呢,总搞得像是在哭丧一样,难道说叶雷这么久以来就教给你们这些了吗?一个个都给我振作起来,难不成你们想让这个臭小子醒来看笑话?”

    赤兔的话犹如一盆凉水泼在了众人的头上,本来十分低沉的情绪一瞬间便被赤兔的一番话挑起了斗志。

    “我可不会输给那家伙的!”何wu此时看了看自己手zhong的八卦宣花斧,“我可还要和他争这个大师兄的头衔呢!”

    一瞬间,天灵峰的斗志竟然再次燃起,可是,叶雷却已经睡了整整一个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