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六章 人心惶惶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在简单的商讨之后,其余三大派的掌门已经回到了各自的门派之zhong,虽然说在门派内部有地府的奸细,可是,自己却不能大张旗鼓,否则就会打草惊蛇。

    而在送走了三位掌门之后,尉迟敬德也松了一口气,虽然自己受了些内伤,但万幸的是伤势不算严重,服用两颗丹药调息一下就可以了。

    但是,地府已经不止一次动手了,这让尉迟敬德有些按耐不住,可是,能够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下毒,这个人究竟会是谁呢?

    想了想自己身边的弟子,尉迟敬德根本想不到有谁会有这么大的嫌疑,华秦风是自己的亲传弟子,叶雷是天灵子的亲传弟子,至于这些长老,那都是当年衡山的老弟兄,根本不可能是他们。

    “究竟是谁呢?”尉迟敬德此时想破脑皮也没有头绪,而这个时候,华秦风端着一杯茶来到了尉迟敬德的身边。

    “师父,您还在为卧底的事情烦恼吗?”华秦风看着尉迟敬德说道,“不如我们以不变应万变,不管这个卧底有什么动作,我们都能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

    “这点我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我们真的能够防住吗?”尉迟敬德说道,“就比如说这一次,我们都在无形之zhongzhong了毒,不仅仅是我们,弟子们也zhong了毒,如果不是叶雷的话,我们恐怕还要更惨。”

    “等一下,师父,您说叶雷师弟?”华秦风此时说道,“师父,弟子有一事不知道当不当讲。”

    “你但说无妨。”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华秦风说道,“你我师徒二人,还有什么事情是讲不得的吗?”

    “那弟子就说了。”华秦风此时一脸凝重,“师父,您有没有怀疑过叶雷师弟?”

    “叶雷?”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华秦风,“风儿,这话可不能随便说啊,叶雷是叶罗华的孙子,怎么会是……”

    “可是您难道没有发现,自从叶雷师弟来到我们衡山派之后,就出了不少奇怪的事情吗?”华秦风说道,“我听人说,叶雷师弟天赋非凡,自创wu技,并且还成功培育出了鸣凤草,先天金丹之时便能击退wu侠zhong期wu者,这不是太巧了吗?”

    “你继续说。”尉迟敬德的脸色此时十分凝重,“这件事情能够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可以放心地说出来。”

    “是,师父,实际上,我也是不想怀疑叶雷师弟的,可是,您也知道,他拥有一只离魂兽,而且,这一次我们zhong的毒还是九曲离魂丹。”

    炼制九曲离魂丹的主要材料就是离魂兽的鲜血,这一点众人皆知,可是,这话听在尉迟敬德的耳zhong就是另外一层含义了。

    “可是,这离魂兽也是在我们zhong毒之后来到衡山派的,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尉迟敬德说道,“就凭这一点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那解药呢?”华秦风说道,“叶雷师弟第一时间就拿出了九曲离魂丹的解药,而且,您难道没有发现吗,除了我们衡山派之外,别的门派似乎都没有zhong那另外一种毒,血灵丸!”

    听到血灵丸三个字的时候,尉迟敬德也沉默了,的确,他也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个问题,只是潜意识之zhong让他把这件事情与叶雷分开了而已。

    “今日之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不可对外宣讲,知道了吗?”尉迟敬德此时看了看华秦风说道,“风儿,暗zhong调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弟子谨遵师命!”华秦风此时躬身说道,“弟子肯定不辱使命,抓出这个地府的卧底。”

    而此时,天灵峰大殿之zhong,叶雷站在天灵子的面前,而天灵子的表情则是十分严肃。

    “叶雷,我想知道这九曲离魂丹和你究竟有没有关系。”天灵子说道,“怀疑你并非是我的本意,可是你拥有离魂兽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师父,我可以对天起誓,这个人绝对不会是我!”叶雷说道,“而且离魂兽也并没有被别人得到过鲜血,它的身上并没有伤口。”

    “既然如此,为师相信你!”天灵子说道,“可是,你要小心,恐怕门派之zhong已经有人怀疑你就是那个卧底了。”

    “什么?怀疑叶雷?他们凭什么?”顾帆此时听到天灵子这番话之后,第一个表示不赞同,“叶雷为我们衡山派做了这么多,他们竟然怀疑叶雷?”

    “你要冷静!”天灵子此时看着顾帆,此时,不仅仅是顾帆,其余的弟子们也有些不满,可是,天灵子接下来的话却让众人闭上了口。

    “我和你们大家一样不相信这件事情,但是,如今事情已经发生,我们可以将计就计,将这个卧底抓出来!”天灵子说道,“只要你们足够相信叶雷!”

    “当然,我们肯定相信他!”何wu此时说道,“没有叶雷,天灵峰就不会有今天,我何wu第一个无条件相信叶雷。”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我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叶枫此时看着众人说道,“我一直都相信叶雷,如果没有叶雷,我也不会加入衡山派。”

    “叶雷,师兄师弟们都如此相信你,我想你也应该说出你心里面的计划了吧。”天灵子此时看着叶雷,他知道叶雷不会做那种没有准备的事情。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不瞒着大家了。”叶雷此时认真地说道,“实际上,我一直怀疑着一个人,可是,这个人的地位很特殊,我不得不慎重考虑。”

    “你现在就不要说出来了。”天灵子说道,“一切都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做,为师相信你。”天灵子说道,“我也相信前辈还有莫问天掌门不会看错人。”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之后,叶雷也感到有些头疼,短短的时间之内,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而且他有一种预感,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叶雷,你怎么了?”凤舞此时来到了叶雷的身边,看着叶雷一脸愁容的样子说道,“是不是他们怀疑你和离魂兽了?”

    “师父他们倒是没有。”叶雷说道,“但是别的主峰就不一定了,地府的那个卧底不知道会做些什么事。”

    “一切都有最好的安排,不是吗?”凤舞说道,“既然不知道前面会发生什么,那就随机应变好了。”

    “你说的没有错,我们现在一切照常,那个卧底早晚会有忍不住的时候。”叶雷说道,“先是lin展在我们衡山派捣鬼,现在又多出了这么个人,而且lin展在地府的地位竟然还在十殿阎罗之上,这一次的卧底又会是什么人呢?”

    想到这些,叶雷不禁感觉有些焦虑,可是现在敌人在暗处,自己在明处,如果自己在暗zhong也有一个帮手的话,那就真的是完美了。

    “等一下,敌人可以有卧底,我们为什么不能有呢!”想到这里,叶雷的脑海zhong浮现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反卧底,这在叶雷前世的时候是一个非常常用的套路,而且屡试不爽,一旦成功,那对敌人的打击就是毁天灭地一般。

    “可是,现在似乎没有人适合做这个卧底。”叶雷想了想自己认识的人之zhong,基本上都已经被众人熟知,能够胜任这一位置的,根本就是凤毛麟角。

    “想法很不错,但是你忽略了现实情况。”这时候,紫夜来到了叶雷的身边,“不过,你还忘了你的一个朋友。”

    “我的一个朋友?”叶雷回想着自己认识的所有人,甚至连战子凡都算上了,可是却没有一个能胜任这个任务的。

    “离魂兽!”紫夜说道,“既然对方正在怀疑你,那我们为什么不将计就计,既然对方怀疑你,那我们就索性自己承认。”

    “到那个时候,地府的卧底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除掉我!”叶雷眼睛一亮,他没有想到紫夜竟然想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

    “不可以!”凤舞此时打断了他们的谈话,“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成功了还好,一旦失败,那可就万劫不复了!”

    “叶雷,门主找你有要事相商!”这时候,传讯弟子来到了叶雷的房门口,当叶雷听到这句话之后,他就知道,风雨即将来临。

    随着传讯弟子来到了星陨峰大殿,此时的大殿之zhong,只有尉迟敬德一个人,其余的长老都不在,而尉迟敬德看起来有些奇怪。

    “叶雷,你可知罪?”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叶雷,言语之zhong十分凶狠,似乎已经确定了叶雷就是一个罪人一样。

    “弟子不知所犯何罪?”叶雷单膝跪地,看着尉迟敬德说道,“弟子一心为了衡山派,不知道门主何出此言。”

    “大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你就是地府的卧底,我说的没有错吧。”

    “门主,弟子不知道您是什么意思。”叶雷说道,“地府的您说我是地府的卧底,不知道您有什么证据。”

    尉迟敬德的脸色非常不好,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叶雷能够看出来,尉迟敬德并非是在和自己说笑,他是认真的。

    “叶雷,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尉迟敬德此时缓缓地站起了身,看着叶雷说道,“我给了你机会,只不过你没有自己把握。”

    很快,尉迟敬德就来到了叶雷身边,看起来很轻的一掌,却让叶雷感到体内的经脉翻山倒海一般,丹田之处的阴阳金丹甚至都有些承受不住了。

    “你说还是不说?”尉迟敬德看着叶雷,言语之zhong透出了一丝狠戾,而且,尉迟敬德此时还紧紧地抓着叶雷,叶雷根本就没有办法脱身。

    这时候,一股强横的力量直接冲击到了叶雷全身的经脉之zhong,这股力量在叶雷的经脉之zhong放肆的游走,破坏力极强。

    不过,叶雷毕竟修炼了《易筋经》和《洗髓经》,经脉还是很强劲的,面对尉迟敬德的压制,叶雷虽然感到了极强的压迫力,可是伤势却不是很严重。

    “师父,你快点来啊!”叶雷在暗zhong早就已经捏碎了天灵子教给自己的玉符,他确定天灵子这边应该已经得到了消息。

    正如叶雷所想,天灵子这边感受到了一丝异样之后,便发现了自己的玉符已经被叶雷捏碎,这也就是说,叶雷此时已经陷入了危机。

    “叶雷去了什么地方?”此时,天灵子找到了凤舞,当凤舞说明了是尉迟敬德找走了叶雷之后,天灵子也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门主怎么会对叶雷下手,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这时候,天灵子直接离开了天灵峰,朝着星陨峰赶了过去,而且,在途zhong他也感受到了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

    “门主出手了!”天灵子感受到这股压力,他知道,尉迟敬德出手了,而且,尉迟敬德并没有收敛自己的罡劲,找这么下去,叶雷是撑不了多久的。

    “门主住手!”很快,天灵子就来到了星陨峰大殿,当看到眼前的场景的时候,天灵子惊呆了,可是,他很快反应了过来,并且从尉迟敬德的手zhong救下了叶雷。

    此时叶雷全身的经脉已经多处破损,虽然自己修炼了两部绝世功法,可是在实力强横的尉迟敬德的面前他还是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幸好尉迟敬德没有第一时间就想要杀掉叶雷,否则的话,叶雷此时已经是一具尸骸。

    但是现在的叶雷也并不好受,全身经脉破损,眼耳鼻口,七窍流血,尤其是叶雷的双眼,此时已经遍布血丝,而且叶雷感受着自己的阴阳金丹,阴阳金丹已经黯淡了下去。

    “师父,你总算来了。”叶雷此时看着天灵子,可是眼前的一切都已经模糊了。

    “叶雷,门主不知何时竟然又zhong了这九曲离魂丹之毒,而且这一次看起来更加严重了。”天灵子此时拿出了一颗丹药放在叶雷的口zhong,让叶雷暂时恢复一些气力。

    “这就没有办法了,上次已经将所有的解药都用了。”叶雷此时勉强说道,“而且,我们也没有炼制这解药的方法。”

    “什么!”天灵子此时看着尉迟敬德,尉迟敬德此时已经失去了自主意识,他所能想到的,就只有杀掉叶雷,并且在此之前从叶雷的口zhong得到一些消息。

    “你快点告知紫夜,让离魂兽来这里!”天灵子看着叶雷说道,“我来帮你拖延一段时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离魂兽那里应该有些东西能用得上。”

    叶雷咬着牙,并且将消息传给了紫夜,而做完这一切之后,叶雷整个人也瘫倒在了地上,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天灵子,你这是要与我为敌吗?”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天灵子说道,“叶雷是我们衡山派的叛徒,你为何处处护着他!”

    “门主,我们也应该很久没有交手了吧!”天灵子此时看着尉迟敬德说道,“上一次交手,还是七十年前的事情。”

    “天灵子,你以为你还能胜的过我?”尉迟敬德大笑着说道,“不要开玩笑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进步,可你呢?每日游山玩水,行走江湖,我早已将你甩在了后面。”

    “这句话还是要打过之后才知道!”这时候,天灵子动了,一般长剑脱手而出,叶雷甚至都看不清楚这把长剑是从哪里出现的。

    “叶雷,为师虽然没有教给你什么,这是为师最拿手的一套剑法,你看好了!”

    这时候,天灵子手zhong的长剑犹如青龙出海一般直接朝着尉迟敬德刺了过去,尉迟敬德也不是等闲之辈,几乎是相同的时间,手zhong出现了两把钢鞭,一把钢鞭弹开了天灵子的长剑,而另一把钢鞭则是直接朝着天灵子打了下去。

    就在形势极其不妙的时候,天灵子手zhong的这把长剑竟然一分为二,天灵子的另一只手顺势抓住了以外一把长剑,并且抵挡住了尉迟敬德的攻势。

    “子母剑,没有想到师父用的竟然是子母剑!”叶雷很惊讶,可是,让他更为惊讶的还在后面,这个时候,天灵子的两把长剑竟然变成了四把。

    “这不是子母剑。”天灵子说道,“叶雷,你看好了!”

    这时候,天灵子的先天罡劲全部散布在这四把长剑之上,四把长剑此时悬浮于半空之zhong,而且剑尖全部指向了面前的尉迟敬德。

    “七十年前你就用这一招打败我,七十年后你还想故技重施吗?”尉迟敬德看着天灵子,而此时,星陨峰爆发出的强大气势也引来了其余主峰的峰主。

    “天灵子,你们怎么打起来了!”天枢子此时看着面前的这两个人,“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

    而此时,天圣子则是半蹲在叶雷的身边,虽然叶雷没有性命危险,可是叶雷的伤势却也不容乐观。

    “叶雷全身经脉尽断,如果不及时医治,恐怕后半生就是个废人了。”天圣子说道,“可是,门主的罡劲实在是太强横了,丹药的力量根本无法触及到叶雷的经脉。”

    “用这个!”这时候,紫夜来到了星陨峰,而且在龙爪之zhong,还捏着一颗赤红色的丹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