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五章 商讨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五大派的掌门此时聚集于衡山派星陨峰大殿之zhong,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

    尉迟敬德在刚刚的一战之zhong受了不轻的伤,而其余的几位掌门也只是刚刚恢复,虽然他们没有zhong血灵丸之毒,可是在与地府的战斗zhong还是或多或少的受了点伤。

    “叶雷兄弟,这里已经没有我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战子凡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如果地府再有什么动作的话,战某一定不遗余力!”

    “战大哥,这一次还真的是要多谢你了。”叶雷此时看着战子凡说道,“可是,你的哥哥或许会在你父亲面前说些什么吧。”

    “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的。”战子凡说道,“我的哥哥战子风现在还威胁不到我,父亲那边我也会好好解释的。”

    “既然如此,叶雷就在此谢过战大哥你了!”叶雷此时朝着战子凡深鞠一躬并且说道,“感谢战大哥仗义相助。”

    “兄弟,如果不是你我又怎么能有今天呢?”战子凡看着叶雷说道,“我也不瞒你了,那个东西我已经交给了父亲,而且父亲也说要替我保密,我的几位哥哥并不知晓这件事情。”

    “百宝阁这次能够仗义相助,请受老夫一拜!”这时候,尉迟敬德走到了战子凡的身边,竟然真的朝着战子凡的方向弯下了腰。

    “前辈万万不可!晚辈何德何能,怎敢受前辈如此大礼!”战子凡有些惊慌,不管是论实力还是论辈分,这尉迟敬德都在自己之上,他可不敢受尉迟敬德这一拜。

    “战兄,还请借一步说话!”叶雷此时皱着眉,看着战子凡说道,随后又转身看向了尉迟敬德,“门主,我有些话想单独对战大哥说。”

    “去吧。”尉迟敬德没有好奇,因为在他这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叶雷与战子凡离开之后,星陨峰大殿上此时就只剩下了衡山派的七位长老与尉迟敬德,以及其他四大派的门主和长老们了。

    “几位,这一次虽然赢了,可是却也发现了不少问题啊。”尉迟敬德说道,“五大派能够在同一时间zhong这九曲离魂丹之毒,这种事情如果说是巧合的话,那我是绝对不会信的。”

    “没错,看来我们现在有必要清除一下门内的败类了。”石天惊此时说道,“地府这群人,竟然这般嚣张,实在是不把我们五大派看在眼里!”

    “这也证明了他们实力还是很匮乏的。”天灵子说道,“如果他们实力足够的话,又怎么会用这种招数呢?”

    “地府多年未动,这一次竟然直接潜入到了我们五大派的内部,看来这应该是蓄谋已久了。”腾凌云此时低着头,脑海zhong浮现的都是自己门派zhong可疑的人。

    “我们不能自己乱了阵脚!”天灵子说道,“一旦我们自己乱了阵脚,就真的被地府有了可乘之机。”

    “话是这么说没有错。”玉鼎山此时看着几个人,“可是,我们的实力真的能和地府斗吗?如今地府和赶尸教都已经出动,现如今又多了一个灵尸会,刚刚的一战你们也试过了,和僵尸融合之后的战斗力完全不是同级wu者可以比拟的。”

    “没有错,毕竟像叶雷那种天才是极少数,我们不能将每个弟子都视为叶雷。”石天惊说道,“不过事到如今,首先要做的事情还是找出投毒之人。”

    “不仅投毒成功,还完美的将这件事情嫁祸到了叶雷的身上,不过幸亏这一次离魂兽出现的时间与大家zhong毒的时间不符,否则的话叶雷还真是有理说不清了。”

    “但是,他们又是从哪里得到的离魂兽的血液呢?”论起炼丹来,这些人里面只有天圣子最后话语权,天圣子的一句话却直接让众人沉默了。

    的确如此,九曲离魂丹的炼制必不可少的就是离魂兽的血液,可是现如今能够炼制九曲离魂丹的只有衡山派,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尉迟,事到如今我们只能慢慢寻找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庞士元说道,“既然衡山派已经没有危险了,那我就带着我的弟子先回去了。”

    “既然如此,庞兄还请慢走。”尉迟敬德并没有多说什么,庞士元的表现已经被众人看在眼里,只是他还站在这里,没有人说出来罢了。

    等到庞士元走了之后,所有的门主脸上都露出了一抹嫌弃之色,庞士元的做法已经很大的引起了他们的不满。

    “这个家伙,如果不是现在情势紧急,我绝对会杀了他!”石天惊此时第一个没有忍住,本就是火爆脾气的他,在看到庞士元这个样子之后,自然是很不满意。

    “这家伙身上的九曲离魂丹之毒早就已经解了,看来庞士元不过是想要得到《唤灵之术》而已,但是尉迟,你可知道这一次你们还真是麻烦了。”玉鼎山看着尉迟敬德说道。

    “玉兄但说无妨。”尉迟敬德说道,“这庞士元虽然一心想要统一五大派,称霸wulin,但是这个wulin还不是他一个人说的算的。”

    “我记得,叶雷的那个妻子刚刚似乎用了一套剑法?”玉鼎山说道,“那一招可是天梦子的凤舞九天剑法?”

    “是又如何?”天梦子此时看着玉鼎山,论起辈分的话,天梦子和玉鼎山也算是同辈之人,再加上天梦子的脾气,自然就不会有什么敬语了。

    “华山派修炼的是《九龙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刚刚那一招应该是从《凤鸣曲》之zhong领悟出来的吧。”

    “玉兄,难道说你见过真正的《凤鸣曲》?”尉迟敬德此时惊讶地看着玉鼎山,《凤鸣曲》是自己衡山派的一个不传之秘,没有想到仅仅凭借一套剑法,玉鼎山就能够肯定凤舞用的是《凤鸣曲》的招数。

    “我在外历练之时,偶然间遇到过一名前辈,这名前辈修炼的正是《凤鸣曲》。”玉鼎山说道,“我当时也尝试过学习,但是这名前辈却拒绝了我。”

    “既然如此,这庞士元应该也能猜到了。”尉迟敬德说道,“看来现在我们衡山派要提防的人又多了一个。”

    而此时,叶雷则是带着战子凡来到了自己的草屋之zhong,见到叶雷住在这么简陋的草屋之zhong,战子凡也有些惊讶。

    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叶雷便安置战子凡坐了下来,而凤舞那边也很是及时的端上了一杯热茶,凤舞此时哪里还有战斗时那种凶狠的样子,在这里,她只是叶雷的贤内助而已。

    “战大哥,你说你将那个信物交给了令尊?”叶雷此时看着战子凡,表情有些严肃,“而且令尊还答应帮你保密?”

    “是啊,父亲大人说,在我成长起来之前,是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我的几个哥哥的。”战子凡说道,“叶雷兄弟,有什么问题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真的再好不过了。”叶雷说道这里,表情有些凝重,看着战子凡却没有说话。

    “叶雷兄弟你但说无妨。”战子凡说道,“你我二人是生死之交,俗话说忠言逆耳,你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吧。”

    “战大哥,我担心形势有变。”叶雷说道,“现在信物已经到了令尊的手zhong,而且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你和令尊二人,那也就是说,这信物令尊可以说是你得来的,也可以说是你的其他几位哥哥之zhong的任何一位得到的!”

    “这……”实际上战子凡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可是那毕竟是自己的父亲,战子凡也就没有过多的考虑,他还是很信任自己的父亲的。

    “也许是我想多了吧。”叶雷此时叹了一口气说道,“只希望令尊会遵守他的诺言,好好地培养你并且帮助你成为下一任百宝阁的阁主。”

    “叶雷大哥,唐鹰在离开的时候给你留下了这个。”这时候,江水柔来到了叶雷的房间之zhong,在她的手zhong还拿着一封信。

    “看来一定是很要紧的事情,否则唐兄是不会写信的。”叶雷此时打开了手zhong的这封信,当他看到心zhong所写的内容的时候,叶雷的表情变得更加的凝重了。

    “不好,《凤鸣曲》暴露了!”在唐鹰的书信之zhong写着的正是关于庞士元对凤舞当时所用凤舞九天剑法的疑惑,而且在信zhong唐鹰还特意强调了一点,那就是庞士元在战斗的时候根本就没有zhong毒。

    “这唐鹰可信吗?”战子凡看着叶雷说道,“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庞士元的弟子啊。”

    “能够接受神都天帝传承的人,是绝对可信的。”叶雷此时已经将手zhong的信件烧成了灰烬,“不过,庞士元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父亲曾经说过,庞士元是一个野心非常大的人。”战子凡说道,“他一直不满于现状,想要一统天下,一统wulin,可是碍于《九龙歌》的不完整,庞士元也没有成功。”

    “《九龙歌》的确是不完整的秘籍。”叶雷说道,“这不秘籍需要另外一部秘籍相辅相成,共同修炼,而这华山派当时与我做的那笔交易也正是为了这件事。”

    “算了,你们几个小家伙还是先不要想这么多了。”紫夜此时来到了众人的面前,在战斗的时候,紫夜的身份已经被暴露了,再加上战子风的添油加醋,衡山派的隐藏实力应该会在不久之后就全部曝出来。

    “紫夜,你有什么好主意吗?”叶雷此时看着紫夜说道,“用不上三天,天下人都会知道我们衡山派有一条紫夜神龙,还有一只离魂兽,到那个时候,我们衡山派恐怕会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你知道就好!”紫夜说道,“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出来你们衡山派内部那个嫌疑最大的人吧!否则的话,你们所做的一切都将在地府的掌握之zhong,你难道没有发现,在我出现的时候,地府的那些人并没有很震惊吗?”

    紫夜不说还好,可是,结合紫夜说的话,再加上当时lin展的反应,的确是有些不对劲。

    “看来嫌疑人的范围又缩小了一个圈子。”叶雷此时说道,随后看向了战子凡,“战大哥,令尊那边不管怎样你还是小心为上。”

    “叶雷兄弟的好意我心领了!”战子凡知道,叶雷这是为了自己好,可是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做这样的事情。

    送走了战子凡之后,叶雷再一次来到了星陨峰大殿,此时这些个掌门还在商讨如何招出地府卧底的方法。

    “叶雷,你来了!”还未等叶雷自己通报,天灵子就先发现了叶雷,叶雷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跟着天灵子来到了大殿之zhong。

    “嗯?庞前辈怎么不在?”叶雷此时发现,庞士元似乎已经离开了,可是众人却不知道,叶雷这只不过是装出来的样子,唐鹰的信zhong早已写了一切。

    “你来得正好,叶雷,关于如何找出地府的卧底,你可有什么想法?”石天惊此时看着叶雷,在他看来,叶雷已经是下一任衡山掌门的继承人之一了。

    “前辈,现如今地府在暗,我们在明,而且对方能够在同一时间对我们五大派下毒,这说明地府的卧底身份一定不一般。”叶雷说道,“而且我们现在已经猜到了地府有卧底在我们之zhong,地府想必也应该作出了对策。”

    听了叶雷的话之后,所有的掌门以及长老都点头表示同意,就像叶雷说的那样,地府此时也一定知道了自己这边的行动,就算自己找出来了一个卧底,那也只是徒劳无功。

    “难道说我们就这么任由地府嚣张下去?”玉鼎山说道,“暂且不说地府,叶雷,我听说你去过湘西地区,你对赶尸教和灵尸会有什么了解吗?”

    “是的,这两个门派虽然说都是赶尸人所建立的门派,但是在战斗的方式上却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叶雷说道,“各位也看到了,当时赶尸教的人是御尸战斗,而灵尸会的人是与僵尸融合为一,不得不说,这都是很棘手的。”

    “而且,我在湘西之地还遇到了另外两具通过唤灵之术唤醒的僵尸!”叶雷此时说道,“那两个人就是吕子明和陆伯言。”

    “竟然是这两个人!”玉鼎山此时惊讶地说道,而几位掌门之zhong,似乎只有玉鼎山对这两个人有些了解。

    “也难怪你们不知道,当年wu圣云长的威名大家应该都了解,而wu圣云长最终却是被这两个人陷害而死,不过当时双方各为其主,也就没有了什么对或错之分。”

    “不过,刚刚叶雷你说这两个人是被《唤灵之术》召唤出来的,也就是说,在湘西之地,还有人会使用这《唤灵之术》?”玉鼎山说道。

    “正是这灵尸会!”叶雷此时看着玉鼎山,“当时陆伯言所用出来的招数,与灵尸会的招数无异,可是,僵尸之间的融合度却是要超过人类与僵尸的融合度。”

    听了叶雷的话之后,所有的掌门都震惊了,他们没有想到灵尸会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而且叶雷也将在那几个消失的村子之zhong发生的事情讲给了众人,再加上叶雷的弟子杨山,众位掌门对叶雷的话也是没有丝毫的怀疑。

    而就在众人还在商讨这些事情的时候,庞士元带着华山派弟子已经走在了回华山的路上,这一次行动,损失最大的就要属庞士元了。

    “师父,您喝口水吧。”路上,唐鹰看庞士元一句话也不说,便走上前去,将水袋递给了庞士元。

    可是,庞士元却仿佛没有听到唐鹰的话一般,依旧面不改色的朝前走去,然而他却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的华山弟子已经跟不上了自己的脚步。

    “师父!我们还是先停下来歇歇吧!”这时候,唐鹰放大了自己的声音,庞士元也反应了过来,他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

    “好,大家都停下来吧!”庞士元此时看着众人说道,而此时华山派的弟子已经疲惫不堪,在战斗过后又是这么长的一段路程,这些人早就已经有些苦不堪言了。

    “师父,您在想什么?不知弟子可否能给您分忧呢?”唐鹰此时看着庞士元说道,“莫非师父还在为徒儿支持叶雷的事情生气?”

    实际上,庞士元对于这件事情是很气愤的,不过自己现在却不能表现出来,毕竟自己当时是装作余毒未解的样子。

    “为师当时zhong了毒,才会做出那种事情,当然不会生气,只不过为师现在一直在担心,这地府在我们华山派究竟安插了多少人。”

    “这地府的确是很可恶!”唐鹰说道,“但是师父,只要我们五大派联手,地府也不敢轻易出动的。”

    “可是,还有赶尸教和灵尸会啊。”庞士元此时装作一副担忧的样子,可是此时,他的心里面除了叶雷的《唤灵之术》,就是当时凤舞所用出的凤舞九天剑法。

    “那究竟是什么剑法,为什么我会感觉那么熟悉?”庞士元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可是却一直没有得到答案。

    “师父您在说什么?什么剑法?”唐鹰此时看着庞士元,刚刚庞士元竟然一不小心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哦,没什么,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庞士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转身站了起来,“鹰儿,找出卧底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弟子知道了!”唐鹰应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