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三章 齐聚衡山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此时此刻,各大势力已经开始行动,而叶雷却不知道,一场灾难即将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叶雷拥有《唤灵之术》的事情此时已经昭告天下,很快,百宝阁那边的消息就传到了衡山派,这个消息的来源,正是叶雷的好友战子凡。

    “百宝阁的消息应该没有错。”叶雷看着手中的信,战子凡将自己收到的那封信原封不动的发给了叶雷,而叶雷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心头也是一紧。

    随后,叶雷没有停歇,连忙前往星陨峰,并将这封信交给了衡山门主尉迟敬德,当尉迟敬德和其余的几位长老看过了这封信之后,所有的人脸色都十分的凝重。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衡山派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这样一来,不仅仅是地府,就算是其他四大派都不会放过我们。”

    “敌人竟然将九曲离魂丹嫁祸到我们的身上,地府的人还真是歹毒!”天枢子此时看着手中的这封信,咬着牙说道。

    “可是,这样一来,其余四大派也会与我们针锋相对,再加上地府和赶尸教,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能支撑多久。”尉迟敬德很冷静地说道。

    “那我们不如把《唤灵之术》送给他们!”华秦风此时站在尉迟敬德的身边,“敌人的目的不就是这《唤灵之术》么,我们就干脆一点,送给他们又何妨?”

    “送给他们是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你不要忘了,灵尸会手中拥有剩余的一部分《唤灵之术》的秘籍,如果被他们得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难道说我们就这样等着他们上门?”华秦风看着自己的师父说道,“师父,难道说其余四大派都会针对我们吗?”

    “如果说能和我们站在同一阵营的,恐怕也只有泰山派了。”尉迟敬德说道,“石天惊与我私交甚好,这一次可能会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吧。”

    “师父,您不是在说笑吧,与您的关系很好,然后就只是保持一个中立的态度?”华秦风此时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私交是私交,可是这关系到整个门派,石天惊就算与我的关系再好,也不能拿一整个泰山派来与我们共同抗敌。”尉迟敬德此时有些无奈地说道。

    “最为头疼的还是要属那华山派。”天灵子说道,“华山派的野心本来就不小,这一次有这么好的机会,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怎么可能!”叶雷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华山派的唐鹰与我乃是好友,他们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叶雷,凡事都没有那么多的绝对,在当下这个武林之中,朋友什么的有时候薄如蝉翼,在利益面前,所有的情谊都会彻底消失。”

    “不好了,华山派现在正在山下叫阵!”这时候,守山弟子传来了消息,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华山派的行动竟然这么快。

    “众位师兄弟,我们走!”这时候,尉迟敬德带着衡山派的七名长老直接飞出了星陨峰大殿,而叶雷和华秦风也紧随其后。

    “紫夜,你让赤兔把消息通知到各个堂!”叶雷此时对紫夜说道,转过头又看了一眼离魂兽,“离魂兽,你跟着紫夜一起去,不要露面。”

    “为何?离魂兽也算是我们的强力战力之一,为什么不让它露面?”华秦风看着叶雷说道,“依我看,我们不如就杀他们个人仰马翻!”

    “不可以,如果我们攻击华山派的话,其余的组织就会趁虚而入,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更难脱身了。”

    可是,事情往往没有按照计划好的方向进展,很快,除了华山派,其余的三大派也来到了衡山派的山脚下。

    “地府还没有行动吗?”叶雷此时带着何武等人已经来到了衡山派的山脚下,纵观山下,四大派的弟子整整齐齐的排列,而且看着他们的样子,似乎还有些虚弱。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人应该也中了九曲离魂丹之毒。”叶雷看着这些人的脸色,与之前自己这边的弟子无异,不过有一点不同,那就是这些人似乎并没有受到血灵丸的影像,此时依旧是最佳的状态。

    “看来这一次就是针对我们衡山派的行动啊。”看着对方前来的弟子,七位长老的到来似乎给自己这边的弟子加了一剂定心丸一般。

    “叶雷,这么巧啊,没有想到,我们竟然又见面了!”这时候,一个熟人出现在叶雷的视线之中,这个人并非是林展,而是与战子凡一样来自百宝阁的战子风。

    “没有想到我们衡山派竟然能够同时招揽你们这么多贵客,这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尉迟敬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各位掌门不如来我们山内喝上一杯水酒如何!”

    “尉迟敬德,你少废话,快点把《唤灵之术》交出来!”这时候,华山派的庞士元看着尉迟敬德说道,“我们今天就要替五大派清理门户!”

    “好大的口气!”石天惊此时看着自己身边的庞士元,“你是个什么东西,什么时候开始,五大派竟然能以你为代表了!”

    论实力的话,石天惊还要在庞士元之上,以庞士元的实力,在石天惊的面前还是说不出话来的,可是,现在的庞士元已经不同了。

    在叶雷将《圣都天心诀》交给唐鹰之后,唐鹰就将自己对其中的一部分感悟告诉了自己的师父,正因如此,庞士元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

    “叶雷,当日你对我华山派有恩,但是一码归一码,你犯下了如此罪孽,屠杀湘西地区那么多的村子,又给我们几大门派下毒,你究竟是何居心!”

    “师父,叶雷兄弟他是不……”这时候,唐鹰似乎想要给叶雷辩解一些什么,不过却被庞士元的眼神堵了回去。

    “唐兄,你不必多言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叶雷此时看着唐鹰说道,“我不知道是何人栽赃嫁祸我们衡山派,但是我们衡山派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倒是要看看,是哪方高人陷害我们衡山派。”

    “你们衡山派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还需要陷害你们吗?”这时候,最关键的人终于来了,林展此时带着地府的三大阎君此时也来到了衡山脚下。

    “林展,你还有脸回来见我们吗?”当看到林展的时候,尉迟敬德的眼神此时犹如一把利剑一般,林展搅得衡山派一片混乱,如果不是叶雷的话,不知道还要被这个人蒙骗多久。

    “我的门主,难道说你还在对我这么一个小人物耿耿于怀吗?我还真的是受宠若惊啊!”林展此时轻松地说到,“不过,您恐怕要为你们衡山派好好考虑一下了。”

    “哈哈,没有想到你们地府的动作这么快啊!”这时候,从西边赶过来了几个人,但是,虽然只有这几个人,衡山派却不敢掉以轻心。

    赶尸教的人终于来了,在自己大婚的时候,这两个组织分别送上了《唤灵之术》的残卷,虽然自己已经将《唤灵之术》的事情公诸于众,可是没有想到他们还有九曲离魂丹这一手。

    “你们地府的行动还真是快啊!”这时候,赶尸教为首的人看着林展说道,“不过这一次,《唤灵之术》可是不会交给你们的!”

    “我看谁敢与我们争夺《唤灵之术》!”这时候,又是一方势力,除了天庭之外,各方大势力基本上已经齐聚衡山了。

    “灵尸会?”叶雷看到刚刚到来的这群人自己根本就不熟悉,可是提到《唤灵之术》,他也只能够想到这个组织。

    “叶雷,你抢夺我们灵尸会的尸灵,又屠杀我们灵尸会众多弟子信徒,这一次,血债血偿!”这时候,灵尸会的人看着叶雷说道。

    “各位,我知道你们今天为何齐聚于此!”尉迟敬德此时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些人,这些人没有一个是善茬,就算是平时称兄道弟的其余四大派,此时也都倒戈相向,尤其是华山派,已经不再是那日的嘴脸了。

    “叶雷拥有《唤灵之术》,这一点我不予以否认。”尉迟敬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但是,这《唤灵之术》是叶雷大婚之时,地府,赶尸教和天庭所赠,我衡山派早已将礼单公诸于众,你们如今却前来找我们索要《唤灵之术》,这似乎有些违背江湖道义吧!”

    “那我们就说些不违背江湖道义的事情!”庞士元此时看着尉迟敬德,“你们衡山派有一只离魂兽,我说的可对?”

    “果然还是这样!”尉迟敬德此时大呼不妙,虽然说自己看到了战子凡交给叶雷的书信,可是,这离魂兽就仿佛是一块烫手的山芋,不仅仅是神都天帝的宝藏,九曲离魂丹和这离魂兽之间可能还有些联系。

    “没有想到,你们竟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庞士元说道,“尉迟敬德,本来我也敬重你是个英雄,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给我们下毒!”

    “庞兄,你说这话可有证据!”尉迟敬德自然不能背这个黑锅,既然对方这么说,自己肯定是要对方拿出证据的。

    “离魂兽就是证据!”庞士元说道,“不要说我们诬陷你,你自己看吧!”

    这时候,庞士元直接丢了一本书过来,当尉迟敬德看到这本书上的内容的时候,他也彻底愣住了,随后将自己的这本书递给了叶雷。

    “九曲离魂丹,采用离魂兽的鲜血炼制,能迷惑人的心智,甚至变相操控中毒者,无论境界多么高,都难以避免!”看着书中记载,叶雷也没有想到这九曲离魂丹竟然是这么炼制的,可是,离魂兽是可以完全相信的,那这九曲离魂丹又是哪里来的呢?

    “尉迟敬德,你们还有什么话说!”庞士元此时看着尉迟敬德说道,“现如今,拥有离魂兽的只有你们衡山派,如果不是你们,还能有谁!”

    “门主,离魂兽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我以性命担保!”叶雷此时传音给尉迟敬德,可是尉迟敬德此时很难做,毕竟现在唯一的一直离魂兽就在自己这边。

    “没有想到,尉迟门主竟然还有这种手段啊!”这时候,林展在一旁添油加醋,使得两边的火药味更浓了。

    “你们想怎么样!”尉迟敬德此时沉着脸,自己这边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而且此时衡山派战力大减,大部分弟子此时都很虚弱,如果真的打起来,衡山派就算是赢了,也只能是元气大伤。

    “很简单,交出叶雷和离魂兽,并且交出《唤灵之术》的秘籍!”灵尸会此时顺势说道,可是这么一来,赶尸教就有些不愿意了。

    “《唤灵之术》这种东西怎么能交给你们!”赶尸教的人说到,“谁不知道,你们灵尸会是融合僵尸来战斗的,这东西一旦落入你们手中,湘西地区将会不得安宁,所以你们妄想!”

    “难道说我灵尸会的众多弟子就白白丧命了吗!”灵尸会的人看着赶尸教的人,两个组织虽然同为湘西地区的帮派,不过关系却是十分不和睦。

    “二位且听我一言!”林展此时看着两个人说道,“如今我们的目的是抓捕叶雷,等抓到叶雷之后,这《唤灵之术》就由我们共享岂不是万全之策。”

    “他说的没有错!”庞士元说道,“当务之急是让衡山派给我们一个说法!”

    “诸位,我不知道你们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消息,但是,我们衡山派在此之前,也被奸人暗算,中的也是这九曲离魂丹之毒!”尉迟敬德说道,“不过,我们还中了另外一种毒,不知道各位可知道血灵丸?”

    “血灵丸,能够在短暂的时间之内燃烧武者精血,虽然不能危及生命,但燃烧的却是武者的精血。”石天惊此时说道。

    “石兄你说的没有错!”尉迟敬德此时看着石天惊,“我们衡山弟子大多数都中了这种混合毒,而你们也是在同一时间中毒,难道这不是太巧了吗?”

    尉迟敬德的话引起了四大派的沉默,以这些人的实力也不难看出此时衡山派弟子身上的伤势,虽然叶雷已经炼制了不少丹药,可是这些丹药也不过是应急之策而已,恢复精血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各位前辈,还轻听我一言!”这时候,叶雷看着四大派的人说道,“如今没有中毒的,只有地府与湘西地区来的这两方朋友,而且,地府与我们衡山派的恩怨想必大家都了解,而且地府能够第一时间来到我们衡山派,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地府?”这时候,叶雷的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林展的身上,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林展的眼神却变得极其无辜。

    “各位,我们地府是与衡山派有些恩怨,但是我们也不至于和你们五大派都起冲突不是?这叶雷明显是在强词夺理,各位不要轻信。”

    可是这个时候,泰山派的门主石天惊却没有被林展的话所动摇,他还是冷峻的看着林展,因为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当日,你们地府派人假装我泰山派之人,试图挑拨我们泰山派与衡山派之间的关系,你门地府之人说的话,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好,既然前辈您不相信,那我们也无话可说,可是当今天下,只有衡山派有离魂兽,这件事情你们应该都不能否认吧!”

    “离魂兽,对啊,如果没有离魂兽的话,也就炼制不出来九曲离魂丹了!”此时,四大派的弟子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些议论的声音。

    “不用废话了,直接上不是更简单!”这时候,灵尸会的人有些忍不住了,所有人与自己的僵尸融合为一,直接朝着衡山派杀了过来。

    “大家小心,这些人都是武圣级别的实力!”天灵子此时看着这些灵尸会的人,他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会这么快就动手,可是,让他想不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这时候,看到灵尸会已经出手,赶尸教的人也按耐不住了,虽然说自己的手中本来有一部分《唤灵之术》的残卷,可是这一部分残卷记载的根本没有召唤亡灵的方法,可是他们没有想到,天庭的手中竟然还有一卷。

    这时候,灵尸会的人已经完全融合了僵尸,而赶尸教的人也都召唤出来了自己的僵尸,二者虽然都是以僵尸为兵器,但是用法却是完全不一样。

    赶尸教的做法还算是合理,以僵尸为傀儡与敌人战斗,可是这灵尸会的人就有些太凶残了,竟然与将是合二为一,叶雷虽然听说过,可是当他见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有些难以适应。

    转头看向地府这边就稍微简单了,地府的人并非是什么赶尸人,他们也是一些武者,只不过他们修炼的功法有些诡异而已。

    不过万幸的是,四大派在这个时候保持了一个中立的态度,这无形之中给衡山派减低了不少压力。

    “去死吧!”这时候,叶雷等人已经和这些僵尸战成一团,由于血灵丸的药效,此时天灵子等人也发挥不出自己全部的实力,再加上僵尸的数目之多,自己几个人也没有办法招架。

    虽然击溃了一具又一具僵尸,可是叶雷等人此时也是身负重伤,尤其是叶雷,胸口处一个不小心就被林展砍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

    “叶雷,我等这一天已经好久了!”林展此时已经是武侠后期的武者,叶雷也不过是刚刚达到武侠中期,再加上自己四面受敌,根本就应付不过来。

    “叶雷兄弟,我们来了!”而这个时候,援兵终于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