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二章 暗流涌动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不过除了实力高强之外,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这个人和几位长老的关系十分亲密,因为只有最亲近的人才不会被人怀疑。

    “好了,现在要做的事情不是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叶雷说道,“现在九曲离魂丹的毒已经解了,可是血灵丸的效果还在,离魂兽,你可知道这血灵丸的解药是怎么搭配的吗?”

    “血灵丸没有解药。”离魂兽说道,“血灵丸的药效会随着时间消失,对人来说并没有生命危险,只不过是一段时间之内会有些虚弱罢了。”

    “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里面,我们的敌人会有所动作!”叶雷此时看着众人,“大家这段时间一定要小心,我会调配一些恢复元气的丹药给大家服用,让大家尽快恢复。”

    此时,尉迟敬德还有众位长老已经恢复了神智,当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尉迟敬德更是勃然大怒,势必要抓出这个奸细。

    “门主,这件事情暂且先放缓吧。”叶雷说道,“如今我们衡山派元气大伤,除了几位长老之外,一众弟子都消耗了不少的元气,如果这个时候地府攻上山来,我们必定溃败,当务之急是尽快治疗我们的弟子,尽快恢复我们的实力才是。”

    “师父,叶雷说的很有道理!”华秦风此时看着尉迟敬德说道,“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我们衡山派的战力,而不是纠结于这个奸细。”

    “你们下去吧,这件事情我自有安排!”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叶雷还有华秦风说道,“秦风,你和叶雷去炼制一些恢复元气的丹药,发放给众弟子。”

    “是,弟子知道了!”华秦风随后转身看向叶雷,“叶雷师弟,我们走吧。”

    “好,既然这样的话,我和华师兄就先告退了。”叶雷拜别了众位长老,随后便与华秦风去了药峰的炼丹房。

    在二人离开之后,尉迟敬德也没有闲着,他召集了七位长老,七个人在这里开了一个紧急的会议。

    “天灵子,你说叶雷的妖兽之中又出现了一只离魂兽?”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天灵子说道,“你可知道这离魂兽是什么来历?”

    “这只离魂兽本是看守神都天帝宝藏的神兽,是当年神都天帝座下两大妖兽的后裔,叶雷成功得到了神都天帝的传承之后,这只妖兽也开始跟随叶雷了。”

    “刚刚叶雷说我们中的毒叫做九曲离魂丹?”尉迟敬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而这只妖兽又叫做离魂兽,这很难不让我怀疑啊。”

    “门主,叶雷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看到尉迟敬德竟然在怀疑自己的弟子,天灵子有些意外,“叶雷是那个人的传承者,是不会做对不起我们衡山派的事情的!”

    “我并不是在说叶雷,我的意思是,那只离魂兽可能有些问题!”尉迟敬德说道,“离魂兽,九曲离魂丹,你不感觉着有些巧合吗?”

    “这么说的话,的确是有点……”这时候,有两位长老已经开始犹豫,叶雷虽然值得相信,但是这只离魂兽的出现却是有些意外。

    “神都天帝的妖兽?”尉迟敬德自言自语道,“快去查,我们衡山派之前的掌门之中,有没有得罪过神都天帝的!”

    叶雷并不知道,这几位长老竟然将事情怀疑到了离魂兽的身上,此时的叶雷已经跟随着华秦风来到了炼丹房,药峰的炼丹房之中药材齐全,再加上叶雷的炼丹之术,恢复元气的丹药很快就出现了一炉又一炉。

    华秦风在一旁看着正在炼丹的叶雷,又看了看自己身边如同小山一般的丹药,叶雷的炼丹技术完全将自己折服了。

    “师兄?”叶雷看着此时正在发呆的华秦风说道,“师兄你这是怎么了,我们还有很多丹药没有炼制呢!”

    “叶雷师弟,你的炼丹水准到了什么境界了?”华秦风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我虽然也能够炼制一些普通的丹药,但是像你这种速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那是自然,被天圣子长老看中的人,怎么会简单呢?”这时候,站在一旁的药长老看着叶雷说道,“看来你对《丹道百解》的理解更深刻了。”

    “《丹道百解》!莫非是天圣子长老的那一本?”华秦风看着叶雷,身为尉迟敬德的亲传弟子,他自然知道这本《丹道百解》对于天圣子的重要性,可是天圣子竟然舍得送给叶雷,这还真的是出乎自己的意料。

    “没有错,就是那本书。”药长老说道,“就算是我们,想要一阅都十分困难,可是叶雷这小子的天赋却直接得到了天圣子长老的赏识,就算是当初的林展也没有这般待遇啊。”

    可是,这两个人又怎么知道,凡是成为了天灵峰大弟子的人,都会得到特殊的待遇,天灵峰的大弟子,一直都是衡山派天灵峰的继承人,并且还是衡山派这一代的顶梁柱,不过这些事情这些一般的长老是不会知道的,就算是华秦风,也只能是在他成为门主之后才会被告知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药长老,看您的样子似乎没有收到这血灵丸的影像啊。”叶雷此时看着药长老说道,“不如您跟我们一起炼丹如何,这也能加快一些我们的进度。”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帮你一手!”药长老说道,“不过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会用这两种丹药来对付我们衡山派。”

    “药长老莫非有所了解?”华秦风看着药长老说道,“对啊,所有的弟子都中招了,可是药长老您却是好好的,难道说您有什么方法吗?”

    “并不是这样的。”药长老说道,“敌人下毒的方式很巧妙,竟然将毒素都投放到了我们日常饮用的井水之中,所以,凡是饮用了这些井水的弟子,都会受到影响。”

    “我因为常年服用辟谷丹,自然对这井水没有了多大的需求,在事发之后,我特意研究了一下衡山派的水源,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东西?”

    “您有发现!”叶雷和华秦风此时瞪大了双眼,他们没有想到,药长老竟然会有一丝线索,如果这线索很明显的话,或许就能够抓出那个人了。

    “你们看,这就是线索。”这时候,药长老的手中拿出了一枚令牌,上面写着一个“地”字的令牌。

    “果然是地府吗?”叶雷看着药长老手中的这块令牌,这东西他曾经见到过,因为在林展的身上,也有相同的一块牌子。

    “药长老,您为何不将这个东西交给门主呢?”华秦风问道。

    “因为这里还有很多的疑点。”药长老说道,“既然是地府做事,那他们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将这块牌子落在了那里,而且,这个牌子我记得林展也有一枚,那时候,林展的那块牌子可是从不离身的啊。”

    “而且做工也有所不同。”叶雷此时看着手中的这块令牌,“林展的那一块令牌是玉质的,可是这一块,不仅仅是玉质的,上面还有金线!”

    “也就是说,这个人的地位很有可能还要高出林展!”药长老此时皱着眉头,“这也就意味着这个敌人比林展还要棘手。”

    “算了,当务之急是恢复我们弟子的伤势!”叶雷说道,“如今我们衡山派弟子实力发挥不出原来的五成,这样一来,就算是金剑门那种门派也能和我们一战了。”

    “金剑门那种垃圾角色?”华秦风说道,“师弟你是不是有点低估我们了,师父他们可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啊!”

    “师兄,我们衡山派的实力靠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师父!”叶雷说道,“就算师父他们的实力高强,可是,没有了普通弟子,我们衡山派不就是一具空壳吗?”

    “师弟你说的有理,依我看,这块玉还是先不要交给师父的好。”华秦风说道,“如果被师父知道了这件事,师父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好了,我们三个一起炼丹,对了,紫夜!”这时候,叶雷叫出了自己身上的紫夜,“紫夜,这些炼制好的丹药你就让何武他们几个先交给门下弟子吧。”

    “好,这件事情交给我吧。”紫夜大嘴一张,所有的丹药都被吸进了紫夜的嘴中,然后紫夜便朝着天灵峰的方向飞去了。

    而此时,地府之中,林展看着地府之主,嘴角露出了一抹邪异的微笑。

    “圣主,事情已经办妥了,衡山派此时实力大减,不仅如此,其余四大派也好不到哪里去。”林展说道,“我们现在要动手吗?”

    “报!”这时候,外面的探子赶到了地府大堂的门口,地府之主示意了一眼,这名探子便走到了大堂之中。

    “圣主,那叶雷已经解除了九曲离魂丹的毒性,现在正在为衡山弟子炼制恢复气血的丹药!”这名探子说道。

    “什么!”地府之主此时瞪大了双眼,“这叶雷是什么人,竟能配出九曲离魂丹的解药!”

    “圣主息怒,这解药并非是叶雷所配置出来的!”探子说道,“据说是看守神都天帝宝藏的那只离魂兽帮助叶雷完成的!”

    “神都天帝的宝藏!”这时候,地府之主看着自己手下的众人,“说到这里我才想起来,上次我们派去夺宝的人呢?”

    “启禀圣主,那些人,那些人已经……”这时候,一旁的一名长老看着地府之主,吱吱唔唔的说道。

    “但说无妨。”地府之主知道,这些人应该是没有什么结果了,可是他想听到真实答案。

    “自从他们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人出来过。”这名长老看着地府之主,本以为会迎来一顿破口大骂,可是地府之主却出乎意料的安静。

    “算了,神都天帝的宝藏以后都不要去了。”地府圣主说道,“林展,把消息传出去,叶雷掌握了《唤灵之术》这件事情,一定要弄得天下人皆知!尤其是湘西地区,知道了吗?”

    “圣主,这么早就要行动了吗?”林展此时看着地府圣主,他对地府圣主的反应有些惊讶,“不过,现在就行动的话,那些门派可能不会相信啊。”

    “你不用管,按照我说的去做,消息散发出去之后,应该会有人替我们找衡山派的麻烦的。”地府圣主此时诡异的笑了一下,“而且,还是块硬骨头。”

    林展也不知道地府圣主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不过圣主有令,林展是不敢违背的,虽说自己的地位在十殿阎罗之上,可是地府圣主想要杀掉自己还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真是不明白,以圣主的实力,完全可以灭掉衡山派的,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林展在准备的时候,十分不解地对身边的轮转王说道。

    “圣主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是五大派也不弱啊。”轮转王说道,“你别看五大派此时面合心不合,一旦我们出手的话,这些人肯定会先以我们为目标的。”

    “你就这么确定?”林展没有想到,轮转王竟然能说出这番话,“你刚才都说了,这五大派是面合心不合啊。”

    “这是他们自己,如果是对外的话,就是另一番景象了!”轮转王说道,“这也是五大派这么多年来为什么能够一直存在的原因。”

    林展并没有管那么多,此时的他已经准备好了送给各大门派的信,上面不仅仅记载了叶雷已经掌握《唤灵之术》的事情,同时还包括了湘西之地这段时间里面发生的惨案。

    “叶雷,我看你怎么收场!”林展此时看着手中的信,脑海中浮现的全部都是叶雷当初击败自己的时候的场面。

    无数只信鸽就这样飞往各大门派,而这些信鸽之中,最为特殊的就是前往灵尸会送信的那一只,因为这只信鸽带着的这封信,是林展亲自写的。

    大约一天的时间,叶雷持有《唤灵之术》的消息就传到了各大门派,再加上林展的添油加醋,九曲离魂丹也变成了叶雷的手段。

    “可恶,我们对衡山派也算是不薄了,可是这衡山派竟然这番对我们!”庞士元此时看着自己手中的这封信,林展在发这些消息的时候,因为没有注明是地府的消息,再加上信上描述的九曲离魂丹的症状与自己一致,这更加增添了这封信的可信度。

    “师父,我想叶雷是不会这么做的!”此时,九曲离魂丹的药效已经过半,唐鹰唐九也恢复了一些神智,可是这段时间里面,华山派的弟子却是遭殃了。

    “唐鹰,我知道你与叶雷是好友,但是这一次我绝对不能够顾及你们之间的关系了!”庞士元此时收好了手中的这封信,“来人,召集门内没有大碍的弟子,我们即刻启程,前往衡山派讨个说法!”

    与此同时,不仅仅是庞士元,其余的三大派也做出了相同的举动,五大派其中四派都在整顿兵力,想要找衡山派讨个说法。

    “灵主,您看这件事情是真的吗?”这时候,消息自然也已经传到了灵尸会,不过灵尸会与叶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过节,灵尸会处理这封信的时候还算是谨慎。

    “我记得当初我们派人使用《唤灵之术》的残卷召唤尸灵干将,可是那两个人却死掉了,而且尸灵干将也没有了下落,对吗?”

    灵尸会的灵主是一名女子,可是这名女子的身上却散发出极其强烈的寒气,不禁让人有些紧张,甚至有些恐惧。

    “是的,当时那两个人似乎已经被尸灵干将吃掉了。”灵尸会的人看着他们的灵主说道,“不过,据说前些天在御尸门似乎看到了干将的出现。”

    “御尸门?”灵尸会的灵主看着这个人说道,“就是那个前些日子被毁掉的门派吗?现在这个门派是何人在打点?”

    “启禀灵主,御尸门现在已经被守尸门接管,看守那里的是那些守尸将。”

    “守尸将?传令下去,不许对守尸门做任何举动,违令者杀无赦!”灵尸会的灵主看着自己的部下说道,“守尸门是我们最后的猎物,在捕捉之前,还是养肥一点才好。”

    “可是灵主,吕子明和陆伯言已经被那些人杀掉了!而且据说,参与者之中还有那个衡山派的叶雷!”

    “又是衡山派!”这时候,灵尸会的灵主站了起来,站在原地待了一会之后又笑了起来,“看来,应该不仅仅是我们收到了这封信啊。”

    “灵主,您的意思是?”这时候,灵尸会的弟子看着自己的灵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寒意走遍了他的全身,他的生命也随之消散了。

    “无礼,我没让你说话的时候,你最好还是不要多说话才好!”灵尸会的灵主此时大手一挥,这名弟子便碎成了冰块。

    “衡山派,叶雷,看来这一次我们灵尸会也要插上一脚了!”灵尸会的灵主此时看着手中的书信,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还真的没有想到,你我之间已经结下了这么多的梁子了呢,不过,这《唤灵之术》,也是时候换个主人了。”

    此时的叶雷对外面发生的这一切全然不知,不过他知道,如果是地府下的毒的话,那最后的目标一定是衡山派,而且,来找衡山派麻烦的还都不会是普通的人。

    “圣王,这地府越来越过分了。”此时,在一个隐蔽的宫殿之中,一名将军模样的人对着大殿中央的那个人十分恭敬地说道。

    “不用插手,我倒是要看看,这地府能搞出来什么名堂。”而此时,这个人手中的那封信也在一瞬间燃成了灰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