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二十一章形势突变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可是,事情往往并不是那么简单,当陆玖找到了陆伯言,并且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他,可是,陆伯言的脸色先是一沉,然后便是让陆玖退下了。

    “没有想到,老家伙竟然会教田雨这些东西。”陆伯言此时看着吕子明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田雨这个小子就留不得了。”

    “老东西竟然来这套。”吕子明沉着脸,“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应该直接找个机会弄死他,不过这样也好,等到田雨学会了这古湘西的文字,然后就将他们……”

    这时候,吕子明摆出了一个杀的手势,而这个主意似乎也得到了陆伯言的赞同。

    但是他们并不知道,此时陆玖并没有离开,而且两个人的对话都被陆玖听得清清楚楚,陆玖听完两个人的对话之后,不禁大惊失色。

    “怎么会这样,祖师竟然是被师父他们囚禁起来的!”陆玖难以相信,可是她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更大的阴谋。

    陆玖此时也在犹豫,是否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给师祖还有田雨,如果自己说了这件事情,那就是背叛了师父,可是如果自己不告诉他们这件事情的话,祖师和田雨就会有性命危险。

    权衡再三之后,陆玖决定坚持自己心中的想法,此时的她直接来到了祖师蒋云山所在的地方,并且将自己听到的话全部告诉给了他。

    “我就知道这两个小子会这么做!”蒋云山此时气愤地说道,“可惜我只拥有一副皮囊,否则的话,这两个家伙根本就不会是我的对手!”

    “祖师,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叶雷此时看着蒋云山,“难道说我们就这样任他们宰割吗?还是说我们先逃离这里,再作打算。”

    “逃?如果能够逃走的话,我又怎么能被困在这里这么多年。”蒋云山叹了一口气,“事到如今,只能拖着了,在我没有将这些文字全部教给你之前,他们是不会动手的。”

    “但是我们也要尽快行动。”叶雷说道,“如果他们等不及了的话,不知道会做什么事情,我们还是早做预防为妙。”

    此时,陆玖就在一旁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实际上她的心里面很不是滋味,一边是培育自己成人的师父,另一边是御尸门的祖师,不管自己站在哪一边,心里面都会有些过意不去。

    “小玖儿,事到如今我只能把真相告诉你了。”蒋云山此时看着陆玖说道,“实际上,现在的陆伯言根本就不是你真正的师父。”

    “您说什么!”陆玖瞪大了双眼,蒋云山的话让她的内心泛起了层层波澜。

    “没有错,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陆伯言。”蒋云山说道,“当年陆伯言和吕子明在杀害了武圣关云长之后,早就已经病逝了,现在御尸门的这两个人不过是两个强盗而已。”

    根据蒋云山所说,在三十年前,这两个人抱着求学的信念来到了御尸门,并且双双拜在了蒋云山的门下,两个人的天赋很好,很快就得到了蒋云山的信任,可是就在某一天,这两个人竟然直接倒戈,在蒋云山的身上布下了十分强力的封印。

    “这两个人本名叫作刘耕和李凌,是我当年收下的两名弟子,但是他们的目的并非只是成为这御尸门的门主而已。”

    “难不成我们御尸门还有什么值得他们觊觎的东西?”叶雷此时看着蒋云山说道。

    “事到如今,你也应该跟我说实话了吧。”蒋云山此时看着叶雷,“我知道,你并不叫田雨,而且你也并非是什么赶尸人。”

    “祖师,您……”叶雷没有想到,蒋云山似乎很早就发现了自己的样子是伪装的,但是,自己通过《易筋经》改变的容貌竟然还被蒋云山发现了,这蒋云山究竟是什么境界。

    “我的实力虽然被封印了,但是我的境界却没有被封印,我能感觉到,你和那尸灵干将之间并非是主仆契约,你们之间的契约是平等的,也就是说,你只是为了达成某个目的才这样做的,我说的没有错吧。”

    “既然前辈已经发现了,那我再掩饰下去似乎就是给脸不要脸了。”

    这时候,叶雷的身上发出了“咔咔”的声音,而叶雷也变成了自己原来的样子。

    “你并非是赶尸人,也并非是我们湘西地区的人,看你身上的气息,你应该见过达摩了吧,不知道他还好吗?”

    叶雷听到这番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按照蒋云山的说法,他也不过是三百岁左右,可是竟然认识自己的师父,达摩,也就是叶无伤。

    “哈哈,当年我还不是赶尸人的时候曾经游历天下,和达摩有些渊源。”蒋云山说道,“看你的样子,你应该就是他的弟子了,没有想到那个家伙竟然也收徒弟了。”

    “你是叶雷!”这时候,陆玖拔出了自己的佩剑,指着叶雷说道,“没有想到,你竟然是衡山派的天才弟子叶雷!”

    “看来消息太灵通也并不是件好事啊。”叶雷此时无奈的说道,“陆玖姑娘,我并无恶意,来到御尸门只是想找一位朋友而已。”

    “你们外界五大派的心思谁会不知道!”陆玖说道,“我真是瞎了眼,竟然没有怀疑你,叶雷,你受死吧!”

    这时候,陆玖直接朝着叶雷打了过来,可是她又怎么会是叶雷的对手,本身陆玖就是一名赶尸人,在近战上就连普通的先天金丹武者都能够与她战平,有更何况是叶雷呢。

    “陆玖姑娘,我真的没有恶意。”叶雷没有打斗的心思,可是陆玖这边却是咄咄逼人,寸步不让,这让叶雷有些无奈。

    “能够单挑武侠妖兽七鳞蛇皇的你,现在也落得这么尴尬的局面啊。”赤兔此时找到了叶雷,直接将一旁的陆玖绑到了一边。

    “赤兔,不要伤她!”叶雷此时看着赤兔说道,“她并非是大恶之人,而且是我骗了她在先,归根结底是我们的不对。”

    “叶雷,你……”此时,泪水从陆玖的双眼之中夺眶而出,她的心此时乱极了,她没有想到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自己竟然要接受这么多所谓的“事实”。

    先是自己的师父并非是真正的师父,再加上田雨的身份,陆玖本来对田雨的那份好感此时灰飞烟灭,可是她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前辈,既然您发现了我的身份,那我就实话实说吧。”叶雷说道,“我来这里,是想要帮我的朋友找回他的父亲。”

    “你朋友的父亲怎么会在我们这里?”陆玖此时白了叶雷一眼说道,“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就是那看守藏经阁的欧阳!”叶雷此时看着陆玖说道,“想必你应该知道,前些日子,欧阳抓到了一名守尸将,而那名守尸将就是我朋友的父亲。”

    “小玖儿,这是真的么?”蒋云山此时看着陆玖,“我们赶尸人本来就是守尸将的一个分支,怎么能够这么对待守尸将呢!”

    “可是师父曾经说过,守尸将那些人是大罪大恶之人,人人得而诛之啊!”陆玖此时看着蒋云山,她已经不知道谁的话才是真的了。

    紧接着,蒋云山便将赶尸人和守尸将的历史讲给了陆玖,陆玖听了蒋云山的讲解之后,她对这段历史也只有惊讶的念头。

    不过此时,她心中更多的想法是对自己师父的怨恨,她没有想到,这么多年来,自己拜的竟然是一个假的师父。

    “你的师父只有一点做的还算有些人性。”蒋云山说道,“他在教导你的时候,并没有藏私,虽然说你没有得到他自己本人的真传,但是你所修炼的御尸术的确是我们御尸门独有的御尸道法。”

    “前辈,事到如今我们也应该想些对策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叶雷已经变回了那个田雨的样子。

    “你就在这里跟我学习古湘西的文字吧。”蒋云山说道,“至于小玖儿,我会教给你我们御尸门的正统御尸术,虽然李凌教给你的是我们御尸门的御尸术,但是他的御尸术在我看来还不到家。”

    “多谢师祖!”陆玖此时看着蒋云山,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得到自己祖师的真传。

    “修炼有成之后,你便跟着叶雷离开御尸门。”蒋云山说道,“御尸门已经变了,在这两个混蛋的运营下,御尸门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祖师,这可是您千辛万苦创建的门派啊!”陆玖听到这番话之后,看着蒋云山说道,“难道您真的舍得吗?”

    “这段时间我也想了很多,人死了不过一副臭皮囊,不过我们赶尸人所做的事情实在是逆天而行,我们是犯了大罪过的,第一条就是对死者不敬,这也是为什么强大的赶尸人这么少的原因,并非是无法修炼,而是根本渡不过那道天劫啊。”

    叶雷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世界上还有天劫的存在,但是,蒋云山说的没有错,赶尸人的存在的确是有违天道的。

    就这样,一段时间里面,陆玖和叶雷都在跟随着蒋云山修炼,而这段时间里面,叶雷强大的学习天赋也一展无遗。

    前世精通多国语言的叶雷,在学习语言文字这方面有着常人难以比拟的天赋,这也是叶无伤会选择叶雷的原因之一。

    而且,在修炼的时候叶雷也了解到了一些关于师父达摩,也就是叶无伤的事情。

    叶无伤当年化名达摩,游历天下,结交了不少绿林好友,在同辈人之间也算是闯出了一份威名,可是,达摩就在一夜之间消失不见,这也成了当时的一大悬案。

    “《易筋经》和《洗髓经》,我已经将简本修炼成功,可是,原本却还没有任何进展啊。”想到达摩,叶雷就不经意的想到了自己那无法参透的两部经书。

    “看来也只能随缘领悟了。”叶雷很无奈,两部经书之中,《易筋经》自己只是刚刚入门,可是洗髓经则是一点都看不明白。

    “看来只能靠那块玉了。”叶雷此时想到,陆伯言也曾交给自己一块同样的玉,第一块玉帮助自己学习了《寂灭玄功》,那么这块玉或许能够帮自己做点什么。

    如今两块玉已经合二为一,可是叶雷还没有尝试着去使用过,或许通过这块玉能够找到什么关键也说不定。

    夜间,叶雷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易筋经》和《洗髓经》的原本就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叶雷回忆起这两部经书,并且尝试着用易筋经的力量去驱使这块玉。

    就在这个时候,叶雷的紫府仿佛是要炸开了一样,两部经书此时在自己的紫府之中化成了一颗颗字符,不停地回旋在自己的紫府上方。

    “叶雷这小子又有什么奇遇了吗?”此时,紫夜这边似乎感应到了叶雷的变化,他的身躯开始渐渐发烫,龙鳞此时迸发出了强烈的紫金光芒。

    “紫夜你怎么了?”凤舞此时看到紫夜的样子,紧张地说到,“是不是叶雷那边出了什么事情了?”

    “放心吧,这小子的命硬的很!”紫夜说道,“这小子就要突破了,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要突破到武侠中阶了。”

    “什么!他才刚刚成就武侠多久,就又要突破了!”凤舞此时也惊呆了,叶雷的修炼速度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

    “凤舞,麻烦你帮我护法!”紫夜此时看着凤舞,浑身越来越烫,而紫金色的光芒也越来越刺眼。

    此时的叶雷并没有好受到哪里去,他的身上此时青筋暴起,先天罡劲在不断的流窜,不过在《易筋经》的疏导之下,先天罡劲竟然出现了一种规律性的流动。

    “这才是真正的《易筋经》和《洗髓经》!”叶雷此时感到全身舒爽,两部经书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已经难以言表了。

    但是叶雷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修炼已经引起了陆伯言和吕子明两个人的注意,叶雷先天罡劲散发出来的能量并非是赶尸人所能拥有的。

    “这田雨果然有问题!”陆伯言此时看着叶雷住所的方向,“不能再留他了,这个家伙必须尽快除掉,要不然迟早会有后患!”

    于是,两个人直接来到了叶雷的住所,两个人都是武圣级别的修为,对付叶雷这个小小的武侠级别武者还是很轻松的。

    “你们两个想要做什么!”这时候,赤兔和干将发现了两个人,而且从两个人行色匆匆的表情上来看,似乎是来者不善。

    “把田雨喊出来,我们有要事找他!”陆伯言此时看着干将说道,“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废话那么多干什么,看招!”吕子明此时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朝着干将这边杀了过来,不过干将毕竟是尸灵,肉身还是很强悍的。

    “就知道你们两个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时候,赤兔也直接取出了自己的青龙偃月刀,当看到这把刀的时候,吕子明和陆伯言两个人也连忙退了一步。

    “你果然就是当年关云长的那匹赤兔马!”吕子明说道,“不过没有想到,你今天竟然能够落到我们手里!”

    “关云长的事情与我无关。”赤兔此时看着这两个人说道,“不过你们似乎并非是真正的吕子明和陆伯言吧。”

    “哈哈,我们既是,可又不是!”陆伯言此时看着赤兔说道,“你也可以称呼我们为刘耕和李凌,但是现在,我们就是吕子明和陆伯言!”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赤兔此时看着两个人,他想要给叶雷多拖延一段时间,而且自己面前的这两个人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些事情。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对你们那来的那些符咒感兴趣吗?”陆伯言此时看着赤兔说道,“告诉你们也无妨,我们和这家伙一样,都是尸灵!”

    听到陆伯言的这番话,赤兔瞪大了双眼,如果按照他的说法的话,那么这两个人应该就是灵尸会的人了。

    “没有想到吧,干将,在见到你的第一眼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你和我们是一样的了!”陆伯言说道,“只是当时我们并不敢确定,可是你们却偏偏把那套符咒送给了我们!”

    “只不过,你的那套符咒并不完整。”吕子明说道,“还有,我知道你们的来意,你们不就是来找欧阳骄龙的吗?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抓他吗?”

    听到这里的时候,干将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

    “难道说你们也想要破解那些文字!”干将此时看着这两个人,“那些东西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有什么好处?”陆伯言笑了一下,“有了这个,我就能召回当年我的那些兄弟,到那个时候,别说是湘西地区,就算是一统天下又有何难!”

    如果说别人不了解他们军队的实力是很正常的,但是赤兔在得到了关云长的传承之后,对这些人的实力也有了一些了解,他知道,如果当年的那些人能够复活的话,他们两个人说的话并非只是戏言。

    “而这一切的关键,就是那个欧阳骄龙,当然,还有蒋云山那个老头,不过他已经发现了我们的身份,我们对他也不抱有什么希望了。”陆伯言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