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四十一章 泰山来使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不知何时,轮转王来到衡山派一事竟然传到了泰山派的耳中,其中叶雷的出色表现也自然随着消息传了过去。

    衡山派大殿之上,尉迟敬德正在接待着泰山派的使者。

    “泰山派此次前来,难道仅仅是要见一眼叶雷这么简单吗?”尉迟敬德看着泰山派的人,心中很清楚这人的来意。

    “当然不是,不过有些事情还是不方便当着尉迟门主的面讲,我们还是等叶雷来了再说吧。”泰山派的使者似乎不是很给面子,这让尉迟敬德有些不满。

    “门主,叶雷来了。”这时候,叶雷与天铸子已经从器峰赶了过来。

    “你就是叶雷?”泰山派的使者很惊讶的看着叶雷,“没有想到,竟然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就是你击败了地府的林展?”

    “正是晚辈,不过前辈既然能够知道林展是来自地府,看来我衡山弟子之中也不乏贵派的高徒啊!”叶雷前世做过很多卧底的任务,这种事情可以说是驾轻就熟,手到拈来。

    “一派胡言,我泰山派乃是名门正派,怎会做出如此龌蹉之事!”泰山派的使者似乎有些不满地看着叶雷,“我奉泰山之主之命,来请你到我泰山一游,不知你可有这个兴趣呢?”

    “前辈好意,晚辈心领了!”叶雷看着泰山的使者说道,“不过晚辈这段时间正在准备下山历练,若是有机会定会前去拜访!”

    “好,不过我听说你自创了一套武技,不知道可否展示给我们看看。”

    这时候,泰山的使者终于还是步入正题了,叶雷能够被泰山派关注,主要原因还是叶雷的那一身武技,能够与地府之人硬拼,并且以先天金丹之境击败武侠中期的武者,叶雷修炼的武技功法自然广受关注。

    “这或许和晚辈修炼的功法有关吧!”叶雷此时看着泰山派的使者,“不过还请前辈原谅,这功法是我衡山派秘传,恕难相告。”

    “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过这一次我们也有所准备,既然贵派不方便透露,那我们就来切身感受一下。”

    这时候,从泰山派使者的身后走出一名女子,这名女子蒙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可是,当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叶雷也有些诧异。

    这双眼睛清澈透明,眼神犀利,其中还蕴含着些许杀意,从这名女子的身上,叶雷只感觉到了一个气息,那就是冷。

    “这是我泰山派的真传弟子,刘寒霜,同样也是先天金丹后期武者,叶雷,不知道你可有兴趣一战呢?还是说你怕打不过丢了你衡山派的面子呢?”

    “既然前辈有此意,晚辈岂敢不从。”叶雷走上前来,对方的来意自己很清楚,不过,叶雷的心中早已有了对策。

    一个呼吸,仅仅是一个呼吸的功夫,叶雷就回到了自己这边,而刘寒霜则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神之中那种寒意已经消失不见了。

    “一个女孩子,何必走到哪里都蒙着面纱呢?”话音未落,刘寒霜的面纱竟然已经落地,这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普通弟子根本没有看清楚,只有尉迟敬德几人知道刚刚叶雷做了什么。

    面纱落地,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绝美的容颜,刘寒霜,正如她的名字一样,一张俏脸洁白如霜,就连叶雷看到也愣了一下。

    肤若凝脂,唇似桃花,这八个字用来形容面前的刘寒霜绝对不足为过,一瞬间,刘寒霜的脸颊泛一丝丝殷红,更让人陶醉。

    “果然厉害。”泰山使者看着叶雷,笑着说道,“衡山派能有如此青年才俊,果然闻名不如见面,不过叶雷,你可知道你既然已经揭开了刘寒霜的面纱,你要担负的责任吗?”

    “莫非……”这时候,尉迟敬德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划过,“你们泰山派还真是卑鄙!这女孩莫非是桃花岛刘家之人!”

    “你说的没有错,桃花岛刘家,女子成年之后便要戴着面纱行走江湖,若是……”

    “若是有人揭掉面纱,这女子便要以身相许,我说的可对?”叶雷此时打断了泰山使者的话,冷静地说道,“虽是一桩美事,不过在下早已有了未婚之妻,多谢前辈美意。”

    “既然未婚,这也就是说你们二人还没有夫妻之实,你此时迎娶寒霜有何不可?”泰山使者说道,“难道说寒霜还配不上你吗?”

    叶雷的眼角此时出现了一丝冷意,没有想到泰山派竟然会用这种招数来招揽自己,叶雷的心中甚至有些瞧不起泰山派的作为。

    “俗话说得好,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可是,今日一见,泰山派的所作所为却是让我失望,竟然用这种手段。”

    “我泰山派可没有这等小人!”这时候,一声宏厚的声音传到了衡山派大殿之中,随后只见一名白发老者朝着尉迟敬德这边走了过来。

    “尉迟兄,好久不见了啊!”白发老者看着尉迟敬德,笑着说道,“我泰山派既然想来,有怎么会派出这等小人做出这等事情呢!”

    “石老鬼,这二人难道不是你泰山之人?”尉迟敬德此时警惕地看着眼前的这两个所谓泰山使者的人,“你们究竟是何人!”

    “你这老鬼真是坏了我们的好事!”这时候,刚才的泰山使者的声音全然变成了另一个模样,“不好意思,告辞了!”

    瞬间这人丢下了一枚烟雾弹,等到烟雾散去的时候,二人早已不在原地。

    “这是怎么一回事?”尉迟敬德看着面前的老者问道,“你们泰山又要搞什么把戏?”

    “刚才二人可并非我泰山之人,不过尉迟兄,当着小辈的面叫我石老鬼,你这家伙还真是不给面子啊!”

    “哈哈,你我之间什么时候在意过这种事情!”尉迟敬德此时笑着说道,随后看向叶雷。

    “叶雷,这就是泰山派的掌门,石天惊。”

    “叶雷见过前辈!”叶雷很震撼,从石天惊身上传来的气息竟是这般恢弘大气,如果让自己来形容这种感觉的话,只有气势磅礴四个字才配吧。

    “石老鬼,你今日来我这里有何贵干?”尉迟敬德此时看着石天惊说道,“莫非你也是为了这个小子来的?”

    “这小子是何人,刚刚我看那二人似乎对这小子很感兴趣啊。”

    石天惊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叶雷的身上,叶雷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力瞬间布满全身,自己竟然有跪下来膜拜的冲动。

    “哦?”石天惊饶有兴趣的看了看叶雷,“不错,修为稳固,能够培养出这种弟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小子应该是你的亲传弟子吧。”

    “不,他并不是我的亲传弟子。”尉迟敬德说道,“我的亲传弟子现在还在外面历练,还没有回来。”

    “想想当初,华秦风也算是名震一时啊!”石天惊笑着说道,“想必你们衡山派又要出一个华秦风也说不一定啊。”

    “门主,请恕弟子无礼,您口中说的华秦风是?”

    “是这家伙的亲传大弟子,当年也是天赋异禀,十七岁便达到了武侠之境,因为华秦风,这家伙还向我们炫耀了一番呢!”

    叶雷此时也是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一名师兄,而且还是衡山派的天才。

    “石老鬼,说了这么半天,你也应该切入正题了吧。”尉迟敬德此时看着石天惊,刚才说笑的样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好,不过你还是先让这些弟子下去吧!”石天惊说道,“事态紧急,当心隔墙有耳。”

    “好,你随我来,叶雷,你也来吧!”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叶雷,随后三人直接来到了尉迟敬德的练功房。

    “尉迟,我要和你说的这件事情很严重,你可知道,地府动了。”

    石天惊说完这番话,尉迟敬德先是愣了一下,随后脸色也平静了下来。

    “这么说来地府也对你们动手了。”尉迟敬德说道,“看来这一次地府是有备而来啊。”

    “莫非地府也……”石天惊此时看着尉迟敬德,“对了,刚刚那两个人,会不会是……”

    “我也正有此意,如果真的是地府的人的话,这一次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叶雷。”尉迟敬德随后看向石天惊,将林展之事全盘告知。

    “原来是这样,不过这小子竟然能够击败武侠中期武者,尉迟,我都有些嫉妒了,为什么青年才俊都出现在你们这里了。”

    随后,石天惊也将泰山派之事对尉迟敬德说了一遍,整个过程之中,尉迟敬德的眉头一直都是紧锁着的,可见事态的严重性。

    “叶雷,你有什么看法?”尉迟敬德问道。

    “门主,我看地府这次的准备十分充分,我想,不止我们两派,其他三大门派之中估计也有地府的底细,而且,这次地府之人竟然还能够冒充泰山派使者,说明地府对我们五大派之间的关系了解的很透彻。”

    “你说的没有错,现在整个高层都人心惶惶的,不知道自己门下的哪一个弟子是地府的奸细,我们都不希望第二个林展出现了。”

    “看来是时候团结五大派了。”石天惊看着尉迟敬德说道,“我这就去发密函,通知他们三个。”

    “不,密函现在也有一定的风险,现在最安全的方法,就是我们自己前往!”尉迟敬德说道,“你也看到了,地府的人很了解我们,一个不留神就容易被钻空子。”

    “门主,我有一个想法。”叶雷此时看着尉迟敬德说道,“现在地府在暗,我们在明,形势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利。与其主动出击,不如静观其变,联合五大派这件事情一旦传到了地府的耳中,恐怕我们根本没有应对的时间。”

    “依我之见,像今天这样,可以找一个理由去拜访各大派掌门,然后密谈此事,五大派暗中联合,一旦出现什么风吹草动,便能一举出击,反守为攻。”

    “不错,就按你说的办。”

    又商议了一阵之后,泰山派掌门石天惊便带着弟子回到了泰山派,而叶雷则是被尉迟敬德留在了练功房之中。

    “叶雷,你是那位前辈的传人,按照前辈的嘱托,现在你即将下山,我也能够将前辈留下来的东西交给你了。”

    这时候,尉迟敬德拿出来了一个布包并交给了叶雷,叶雷结果布包,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个锦盒,打开锦盒,盒中竟然有一杆小型的方天画戟。

    这杆方天画戟和叶雷的奔雷戟十分相似,可以说是完全一样,但是,根据叶雷所知,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出现过方天画戟这件兵器,可是尉迟敬德又说这东西是师父叶无伤留给自己的,这让叶雷对叶无伤的身份更加好奇。

    “前辈说过,只有修炼了寂灭玄功的武者才能够打开这个盒子,没有想到竟然是前辈留给你的兵器,不过,这兵器竟然和你所使用的兵器一模一样,这还真是巧。”

    巧合?叶雷可不相信这种事情,从自己身上出现那块玉开始,一切都仿佛是事先安排好的一样,七鳞蛇皇,易筋经,洗髓经,玄功逆转,叶雷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不过,既然是叶无伤留下来的东西,叶雷还是坦然接受了,不管怎么说,等到自己修炼到武圣之境之后,便要前往大凉山一探究竟,到时候一切真像都会浮出水面。

    叶雷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向了自己手中的这杆小型的方天画戟之上,与问天剑相同,这杆方天画戟也有自己的灵智。

    “好久不见了,叶雷!”

    这时候,一个声音传到了叶雷的耳中,可看尉迟敬德的样子,似乎并没有听到这个声音。

    “残月,是你吗?”叶雷此时感受着方天画戟传来的力量,心中默念着。

    “没有错,没有想到我会在这里吧!不过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回到你的住处再说吧!”很明显,残月并不在大殿之中,只是通过特殊的方式传音给叶雷。

    紧接着,叶雷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尉迟敬德的练功房,回到了自己的草屋之中,而残月似乎早就在房间之中等着自己了一样。

    “残月,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叶雷看着残月,“看来我玄功逆转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吧。这是怎么回事?”

    “我真的没有想到,主人竟然会让你逆转玄功。”残月说道,“不过你不要担心,寂灭玄功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对了,残月你这次来有什么事情吗?”叶雷看着残月问道。

    “你已经拿到了主人留给你的兵刃了,现在你只要让其认主就可以了。”残月说道,“这件兵器和问天剑不同,想让它认主,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哦?不是滴血就可以了吗?”叶雷此时滴下来一滴鲜血,可是鲜血刚刚碰到这小小的方天画戟的时候,便被弹开了。

    “拒绝认主!”这时候,就连紫夜也有些惊讶了,“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兵器,一般的兵器只要开启了灵智,都会很主动的找自己主人,怎么会这样?”

    “所以,这就要看你自己的了,你刚刚玄功逆转,修为应该退步了不少吧。”残月看着叶雷说道,“主人早就料到会有这样一天,便让我在你逆转玄功之后,将这枚丹药交给你。”

    此时,残月取出了一颗墨绿色的药丸,药丸之上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当紫夜看到这枚丹药的时候,眼睛也是一亮。

    “离木丹,没有想到竟然是离木丹!”紫夜的口水此时已经流了下来,“如果吃上一颗这个东西,我就可以化龙了,残月,你还有这个东西吗?”

    “主人当时只给我留下了这一颗离木丹,并且嘱咐我假如少主人逆转玄功修为不进反退的时候,将这枚丹药交给他。”残月说道。

    “看来我是无福消受了。”紫夜说道,“叶雷,你赶快吃了这颗丹药,你的修为不仅仅会恢复到原来的那个样子,更会有所突破!”

    “紫夜,你说你也想要这枚丹药不是吗?”叶雷看着紫夜说道,“身为一条蛟龙,不贪心还真不符合你的性格啊。”

    “这也没有办法,你师父留给你的丹药,应该是只适合你自己来吃,一旦我们吃掉的话,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紫夜说道。

    “他说的没有错,主人当初跟我说过,如果不是修炼寂灭玄功的人吃了这颗丹药,都会经脉尽断而死!”

    叶雷看着手中的这颗丹药,本想将其给紫夜服下,但是现在看来,除了自己之外,应该没有人能够吃掉这枚丹药了。

    随后,叶雷一口将这枚丹药服下,离木丹入口即化,直接化成一股清流传到了叶雷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叶雷刚刚修复的经脉在药力下变得韧劲十足,随后,剩余的药性竟然全部都朝着叶雷的阴阳金丹游了过去。

    “这小子总算是要突破了!”紫夜看着叶雷笑着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