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八章 玄功逆转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这一次的弑皇五行轮和之前的有所不同,这一次的五行漩涡之中,不仅仅蕴含着叶雷所领悟的五行之道,五行漩涡之中,竟然出现了点点星光。

    星光越来越多,弑皇五行轮竟然变得耀眼了起来,五行漩涡加上星辰之力,叶雷的弑皇五行轮变得更加完善,威力也更上一层楼。

    “弑皇五行轮!”

    五行漩涡此时化成一股巨大的龙卷风,朝着林展这边直接打了过来,不仅速度非常快,这股龙卷风似乎还有一道巨大的吸力,就连场外的人也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在被这漩涡吸引,本能的稳住了自己的脚步。

    “弑皇五行轮,这就是你成为先天金丹之后的最强一招吗?”林展似乎有些不屑,“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你还真的是让我失望。”

    长剑所指,林展的剑锋之上,竟然出现了一黑一白两股罡劲,身为先天武者的叶雷看到这两种力量的时候,也是有些震惊。

    “光和暗,怎么会这样,一个人竟然同时修炼光明之道和黑暗之道!”这时候,站在场外的尉迟敬德也震惊了,林展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光暗本是对立的,现在竟然出现在了同一个人的身上!”天灵子此时若有所思,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叶雷,你的这招弑皇五行轮的确不错,但就凭这一招你还是没有胜我的机会,叶雷,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武侠之境的真正力量!”

    此时,场外的衡山弟子无一不被林展的话所震撼,武侠之境的真正力量,这也就是说,刚刚的林展根本就没有用出来真正的实力。

    “林展这次要动真格的了。”天圣子看着林展,自言自语道,“不过这小子什么时候开始领悟的光暗之道,竟然瞒过了我们所有人。”

    “这小子不是什么寻常的弟子,来人,快去查!”尉迟敬德此时眉头紧皱,林展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以及林展所使用的武技,无一不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

    “光暗之剑,斩破五行!”

    一刹那间,林展的长剑竟然幻化成了两把,一黑一白两把长剑直接朝着叶雷弑皇五行轮所产生的漩涡刺去,剑锋所指,空间竟然出现了些许的扭曲。

    “好厉害的剑术,竟然能够扭曲空间。”天圣子看着林展,“不对,这不是我们衡山派的剑术,这一招,不可能,这小子是什么时候接触到那帮人的!”

    “你也发现了。”天灵子此时来到了天圣子的身边,“是地府,林展所用的剑招是地府的招式!”

    在这个武道的世界之中,除了华山派,衡山派,嵩山派,泰山派还有恒山教这五大派之外,还有一些小门小派,但是,除了这些名门正派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两个神秘的组织,这两个组织在实力上根本不弱于五大派之中的任何一个。

    “门主,我们查阅了林展的所有资料,没有丝毫的发现。”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说明这两个组织已经开始将魔爪伸到我们门派里面了。”天圣子表情严肃,随后看了看叶雷的方向,“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有必要终止这场战斗了。”

    “不,这场战斗不能终止!”天灵子说道,“以林展对叶雷的重视度来看,叶雷的出现应该是那个组织没有想到的一个变数,这对叶雷来说,也是了解对手的一个机会。”

    此时,场地之中,林展的光暗之剑和叶雷的弑皇五行轮完全交汇,五行之力,光暗之力,星辰之力瞬间爆发而出,场地此时已经一片狼藉,而叶雷似乎有些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直接飞了出去。

    “好厉害,竟然不是这家伙的对手,这就是武侠中期的真正实力吗?”叶雷此时咬着牙,怒视着林展,“难道我就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了吗?”

    “玄功寂灭,五行轮转,阴阳金丹,道法自然!”

    这时候,叶雷的心中竟然出现了这样一条口诀,而真正令叶雷惊讶的却是这口诀的后半部分。

    “玄法逆转,金丹自燃,阴阳际会,乾坤在前!”

    “玄功逆转!”叶雷此时心里一惊,自己现在对《寂灭玄功》也只是学习了一部分,可是刚刚出现的口诀却让自己逆转玄功,眼看着林展的剑即将刺中自己,叶雷咬了咬牙,决定相信这部功法。

    “玄功逆转,道法自然!”

    玄功逆转,无异于经脉逆行,此时,不仅仅是经脉之中的先天罡劲,就连血液也开始逆行,叶雷的身上瞬间爆发出来一股强大的力量,林展见势不妙,连忙收起剑招躲开叶雷。

    “这是什么招数?”林展看着叶雷,心中竟然出现了一丝紧张,此时此刻,叶雷的双眼通红,头发也已经变成了妖异的紫色,从皮肤之中不断渗出的血迹让人看了心里毛骨悚然。

    “这家伙在做什么!”何武此时看着叶雷的样子,十分紧张的说道,“这家伙难道走火入魔了吗!”

    “叶雷!”这时候凤舞已经顾不上自身安危,直接朝着叶雷的方向跑了过去,但是当自己刚刚到场地边缘的时候,一双大手竟然拦住了自己。

    “你不要命了吗?”此时,拦住凤舞的不是别人,正是养育自己多年的师父,凤凰峰的峰主,秋叶长老。

    “师父,你让我过去,叶雷他……”

    此时的凤舞已经泣不成声,看着满身血迹的叶雷,凤舞已经无法按捺自己的情感,而且,不管是叶雷的瞳孔,还是耳朵,都开始流出暗黑色的血迹。

    “血液都已经变了颜色吗?”林展此时看着叶雷,“难道你也是地府派来的人?”

    “我不知道你说的地府是什么地方,但是今天,我必须要打败你!”叶雷此时看着林展,双目之中已经没有了任何情感色彩,如果说只有一种色彩的话,那就是冷漠。

    “竟然真的来自地府!”天圣子此时紧张了起来,“叶雷已经走火入魔,我们快点去阻止他!不要让事情恶化!”

    “不,交给他吧!”天灵子此时拦住了天圣子,“前辈当年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让这小家伙一个人处理!”

    “你说的是那位前辈?”天圣子此时愣住了,“难道说这小子修炼的是前辈的那套功法?你之前怎么没和我们说过?”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我想,前辈既然这么说,就一定有他的用意!”天灵子说道,“我相信那位前辈!”

    过了一会,叶雷身上的气势开始渐渐消散,浑身血迹,七窍流血的叶雷此时显得十分狼狈,奔雷戟之上,已经溅满了叶雷的鲜血。

    “阴阳金丹,原来是这样。”叶雷此时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虽然浑身是血,叶雷却感觉到自己拥有以前没有过的强大力量。

    “玄功逆转之后竟然还有这样的威力,师父,我现在对你更加好奇了!”叶雷想到这里,随后便直接看向了林展,“林展,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战斗。”

    这个时候,叶雷突然动了,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叶雷的速度已经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转瞬之间竟然就来到了林展的身边,手中的奔雷戟直接朝着林展的胸口刺了过去。

    林展毕竟是武侠之境,就在叶雷的攻击即将接触到自己的时候,林展化身一道光芒,直接闪过。

    “问天剑,看来需要你帮我了!”叶雷收起了手中的方天画戟,随后,问天剑直接出现在了叶雷的手上,问天剑是有了灵智的兵刃,在战斗的时候能够提供给叶雷更多的帮助。

    “连你最擅长的奔雷戟都没有办法胜我,你以为换了长剑就有机会了吗?”林展看着叶雷,刚要进攻,但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办法动弹。

    “这是怎么回事?”林展看着叶雷,“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有做,这一切都是问天的功劳!”叶雷此时看了看手中的问天剑,“问天剑并非我的兵刃,所以,我根本没有想到过要用问天剑和你战斗。”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林展咬着牙看向叶雷,“你以为凭借这种约束力就能够击败我么?真是笑话。”

    “不,我只是要夺走你的双剑而已。”这时候,叶雷瞬间来到了林展的面前,双手一过,林展的光暗双剑已经到了叶雷的手中。

    “现如今,我不用兵器,你也没有了兵器,林展,接我一招!”

    赤手空拳,叶雷就这样杀了过去,奔雷戟法已经不管用了,叶雷只好用出最后的手段,那就是自己最为自信的拳法。

    “不管怎么做,你都没有任何胜算的!”林展松了松筋骨,虽然已经失去了光暗双剑,但林展毕竟还是武侠中阶的武者,硬拼的话,林展自信是不会输给叶雷的。

    “是这样吗?”叶雷的嘴角此时露出了诡异的一笑,随后一拳轰出,直接打在了林展的左肩,就连林展自己都没有想到,叶雷竟然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看招,升龙!”

    拳如劲风,叶雷的每一拳都朝着林展的关节之处打去,而林展在吃了第一拳的亏之后,也没有给叶雷这种机会。

    “怎么可能,这家伙明明只是金丹武者啊!”林展发现,自己和叶雷之间的差距竟然没有之前那么大,而且自己竟然处于一个被动的局势。

    “不可能,这不可能!”林展咬着牙,他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可是,叶雷打过来的每一拳,扪心自问自己想要硬扛的话,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可恶,看招!”

    这时候,林展转守为攻,看准叶雷的一个空档直接打了过去,可是林展没有想到,这只是叶雷卖给自己的一个破绽罢了。

    “拳招,山猫!”

    又是诡异的一拳,这一拳的目标是林展的胸口,叶雷已经动了杀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然找回了曾经身为杀手时的心态。

    “没有任何感情色彩,怎么会这样!”这时候,在一旁观战的天灵子也惊呆了,不管是人还是妖兽,都会有一丝感情,不管多少,总会是有的,但是看向现在的叶雷,双目之中竟然没有任何的情感色彩,这让天灵子十分惊讶。

    “叶雷,你要记住,不管对手是谁,只要站在了你的对立面,都要彻底将其毁灭,不要留下任何的后患。”

    这是自己在西伯利亚训练营的时候,师父叶无伤曾经教导过自己的一段话,不知怎么,叶雷心中竟然想到了这句话。

    “苍龙啸!”

    最强的一招,也是叶雷拼尽全力的一招,此时此刻,叶雷的阴阳金丹已经开始燃烧,叶雷此刻所消耗的已经不仅仅是先天罡劲,还消耗着先天金丹的丹气。

    “啊!”一声惨叫,从林展的口中发出,此时,叶雷的拳头已经穿透了林展的胸口,在叶雷的指甲之中,甚至还有林展骨头的碎渣。

    “不可能,这不可能!”林展仰天一啸,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叶雷,你明明只是个先天金丹武者,我不可能输!”

    林展的表情此时竟然变得有些狰狞,本来结好的发髻已经完全散乱,衣襟上布满了自己和叶雷的鲜血。

    “想不到衡山派还有此等后辈!”

    这个时候,半空之中竟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声音发出之时,所有修为较低的衡山弟子竟然感到一阵胸闷,部分弟子甚至还吐出了一口鲜血。

    “何人在此造次!”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半空之中,竟然没有半个人影。

    “衡山门主尉迟敬德,没有想到你们衡山竟然还有如此天赋的弟子,看来这一次我地府失算了!”这时候,从云层之中出来一批人马,这些人身着黑色的服装,为首之人带着一个十分狰狞的面具,根本看不到面具之下的样子。

    “原来是地府的人!”天灵子此时来到了尉迟敬德的身边,“看阁下的样子,不知是地府的哪位阎君呢?”

    “哈哈,想不到世间竟还有人知道我们。”此时,这名为首之人笑着说道,“没有错,我乃地府十殿阎王之一,轮转王是也。”

    “我今日前来只有一事,还望尉迟门主行个方便。”

    “你的目标应该就是林展吧。”尉迟敬德看着轮转王说道,“能够让十殿阎君之一的轮转王亲自出马,看来林展在地府的身份很特殊啊。”

    “这就不劳烦尉迟门主多操心了!”这时候,轮转王直接消失在原地,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林展已经到了轮转王的手上。

    “轮转王,你以为我们衡山派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这时候,天铸子等人直接来到了半空之中,看着轮转王说道。

    “哈哈,我既然来了,就没有担心过这种事情。”轮转王看着尉迟敬德,眼神之中闪出一丝杀机,“尉迟门主,如果你不希望衡山派血流成河的话,最好让我就此离去。”

    “让他走!”尉迟敬德此时咬着牙,看着面前的轮转王,他知道,如果不放这个人走的话,衡山派的弟子肯定会遭到屠杀。

    “哈哈,多谢尉迟门主,我们后会有期!”

    随后,轮转王便带着自己手下众人,抬着林展离开了。

    “叶雷!”这时候,凤舞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感,直接朝着叶雷的方向跑了过去,抱着叶雷,眼泪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抱着叶雷,凤舞竟然感受不到任何的温度,叶雷的身体此时竟然是冰冷的,叶雷身上的血迹也已经发黑掉落了下来。

    “药峰弟子听令,速将叶雷带回我的丹房!”天圣子此时看着自己手下药峰的弟子说道,“如有延误,杀!”

    玄功逆转,叶雷所受的伤势也不比林展轻上多少,甚至还犹有过之,可是,就当药峰弟子想要接近叶雷的时候,叶雷的双眼竟然睁开了。

    “魔动九天!”

    双手化掌,凤舞竟然直接被叶雷震到了一边,手掌之中,已经不再是之前那纯正的先天罡劲,魔气涌动,叶雷竟然有入魔的趋势。

    可就在这个时候,叶雷胸口处的那块玉再次发出了光芒,光芒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此时叶雷身上所迸发的魔气竟然被尽数吸到了这块玉中,而叶雷也渐渐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倒在了地上。

    随后,药峰的弟子见此情况,确认叶雷已经无法动弹了之后,连忙将其抬起,并且送到了天圣子的丹房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