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六章 扭曲的爱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什么!”众人很难相信,江水柔说的竟然是冷风,冷风平日里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可是江水柔却说冷风曾想要轻薄于她,器峰弟子尤其是幽河根本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她说的是真的。”冷风此时没有反驳,就这样看着江水柔,并且对江水柔所说的话没有半分解释。

    “冷风,你真的不想说点什么吗?”幽河此时看着冷风,他难以相信自己最看好的师弟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没有想到,你们之间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叶雷此时沉着脸,眉头微皱,不管怎么说,江水柔现在是天灵峰的弟子,同门师妹受到欺负,做师兄的是不能够坐视不管的。

    “没有错,就是这个人渣,那天,我父亲刚与人论剑归来,身负重伤,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找他这个徒弟去了练功房,可是当冷风走出来的时候,他才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江水柔说道,“他倚仗着修为高,竟然来到我的房间,企图轻薄于我!”

    此时,江水柔泪如雨下,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说出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的确需要巨大的勇气,与修为无关。

    “然而,造化弄人,他万万没有想到,我由于常年习武,身边一直都会留着匕首之类的防身兵器,就这样,我一刀刺伤了他,从家中逃了出来,为了报仇,我来到了父亲经常提起的衡山派。”

    “也就是说,当年你来到衡山派并非是你父亲让你来的,而是你自己的决定?”天灵子说道,“水柔,你先别急,我想先听听这小家伙怎么说。”

    “我没有什么可说的,对于当日之事,正如水柔师妹所讲,她说的都是真的。”冷风面无表情,就这样看着江水柔,“不过,这封信的确是师父留下来的,当年,师父离世之前,你不在身边,师父给了我两封信,一封是给我的,而这一封,就是给你的那封,师父希望我见到你的时候能够将这封信交给你。”

    “我们怎么样才能相信,这封信并非是你伪造的?”叶雷看着冷风,“如果这是你伪造的信件,岂不是将我们所有人都蒙在了鼓里?”

    “这封信的确是师父亲笔所写,他说这封信只有师妹能够看懂,除了师妹之外,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这解密之法。”冷风说道,“这几年来,我没有动过这封信,就连这信封也是师父当年交给我时的模样。”

    “水柔,你打开信看看吧。”叶雷没有说什么,直接将冷风手中的这封信拿了过来,交到了江水柔的手中。

    江水柔此时已经停止了哭泣,眼角的泪痕却依旧没有散去,本来娇艳的面容此时竟然显得有些憔悴。

    打开信封,信纸已经发黄,可是,信纸之上并没有任何字迹,只是两张空白的已经发黄的信纸而已。

    “冷风,你这是何意?”叶雷此时看着冷风说道。

    “我不知道,这信封之中是什么样子我全然不知,这几年来,我并没有动过这个信封。”冷风说道,“师父说只有师妹能够解开这个秘密,我自然也不会去偷看。”

    “这是父亲研究出来的特殊信件。”江水柔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看着手中的信纸说道,“叶雷大哥,还请你帮我弄些酒来。”

    “我知道了。”这时候,叶雷示意何武,何武直接从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了一碗酒出来。

    随后,江水柔直接将就泼在了信纸之上,当信纸渐渐吸收这些酒水之后,竟然出现了红色的字迹。

    “柔儿,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为父已经不在人世了,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寻找你的母亲,直到那天,我终于找到了你母亲的线索,可是没有想到,你的母亲已经远离人世了。”

    看到这里,江水柔的泪水再一次止不住的流了出来,这是他父亲的字迹,这封信现在可以完全确定是残月剑江明所写。

    “都要怪我,如果不是当初我年少气盛,招惹了不少仇家的话,你的母亲也不至于招来如此横祸,我与你杀害你母亲的凶手战了三天两夜,终于将其击毙,可是世事难料,我也中了这家伙丢出来的毒镖,回到家中,我找了你的师兄,希望将你托付于他,可是你师兄却不肯答应,迫于无奈,我只好下药迷惑了你的师兄,你师兄中计之后,我便装作离开家的样子,准备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可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跑掉了,也有可能是你师兄并不是从心底想要这么做吧。”

    这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身为父亲,竟然下药给自己的徒弟去轻薄自己的女儿,这实在是有违常理。

    “请原谅我,柔儿,你师兄为人朴实憨厚,他对你一直都有好感,只不过是一直没有鼓起这个勇气说出来罢了,你们两个从小玩到大,在我看来风儿早就是我们家的关门女婿了。”

    “父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江水柔泪如雨下,她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

    “我知道你会很不解,我只是希望有一个爱你的人和你在一起,江湖险恶,最起码冷风不会伤害你。柔儿,为父已经时日无多,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和你师兄一起去衡山派,那里才是我们的根啊。”

    “柔儿,要怪你就怪父亲吧,千万不要怪罪你的师兄,为父去找你的娘亲去了。”

    事到如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真相大白,冷风此时解开上衣,只见冷风的左胸口处,一道深褐色的伤疤格外的引人注目。

    “师妹,你杀了我吧。”冷风此时看着江水柔说道,“我知道你一定很恨我,不管怎么说,试图轻薄于你都是我的错,来吧,动手吧。”

    冷风此时闭上了双眼,似乎已经想好了自己的结局一般,而江水柔也是收起了手中的信件,拿起残月剑朝着冷风走了过去。

    “水柔,不要这样!”叶雷此时看着江水柔,大声喊道,可是江水柔此时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脚步丝毫没有慢下来。

    “师兄,对不起!”

    当江水柔走到冷风的面前的时候,眼泪再一次没有忍住决堤而出,她现在心情很乱,自己恨了几年的人,自己口中的人渣,竟然是受命于自己的父亲,她的心现在很乱很乱。

    “师妹,是师兄不好,如果当时我能够忍住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这种事情了。”冷风的眼角此时也流下了两道清澈的泪水,兄妹两人就这样站在原地,谁也不说话。

    “冷风兄,不知当初令师中的是什么毒,以令师的实力竟然都没有办法解毒?”叶雷此时看着冷风说道。

    “九步断肠散,师父当时是这么说的。”冷风说道,“这几年来,我也看了无数的典籍,可是,根本没有关于这九步断肠散的记载。”

    “我要为父亲报仇!”江水柔此时擦干了自己的眼泪,一股杀气瞬间弥漫开来。

    “现在不管是师父还是师父的仇家都已经过世了,我们就算想要去查也无从查起,更何况我们现在实力不济,出去也只能任人宰割。”冷风说道。

    “好了,逝者已矣,今日你们兄妹二人能够摒弃前嫌,便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冷风,既然你是江明的弟子,那你今后就随着我一起修炼吧。”天铸子此时看着冷风说道,“不管是你手中的傲风剑,还是小妮子手中的残月剑,都是江明在我衡山派之时铸造出来的兵器,而江明当年,正是我的师弟啊。”

    “弟子冷风愿意。”冷风此时双膝跪地,看着天铸子说道,“弟子还有一事,那就是希望门派能够帮忙调查九步断肠散的消息!”

    “这件事你就放心吧,江明是我衡山派之人,我们衡山派肯定不会坐视不管的!”这时候,尉迟敬德也来到了这边,看着冷风还有江水柔说道。

    “水柔,你难道不想和冷风说点什么吗?”天灵子此时看着江水柔说道,“我想你应该并不讨厌冷风吧。”

    “长老,我……”

    事实上,江水柔并非对冷风毫无好感,正好相反,二人从小到大一直在一起,在江水柔的心中,冷风一直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你们不必多说了,这是你们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水柔,我知道你喜欢叶雷,不过具体要怎么做,还是要跟着你的心走啊。”

    说完这番话之后,天灵子便直接离开了器峰,而此时,叶雷也在赤兔的搀扶下来到了众人面前。

    “如今我天灵峰已经挑战到了器峰,还剩下最后的药峰没有挑战,如今我们士气如虹,岂有不战之理,今日我们在此发出挑战,时间定为三日之后,我天灵峰将挑战药峰的同门,这也是我天灵峰这次七峰大比最后一场战斗!”

    该来的总会到来,叶雷一直在盼望着和林展的一战,如今林展已经开始冲击武侠后期的境界,而叶雷却是在先天金丹巅峰,两人相差不止一个境界,这场战斗对于叶雷来说,绝对是无比艰难的一战。

    “以你现在的实力,想在三天之后战胜林展,还真是有些难度啊。”

    回到天灵峰之后,叶雷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紫夜此时也在为叶雷感到一丝担忧。

    “如果说我修炼的这部《寂灭玄功》真的能够越级战斗的话,这一战我也未必会输!”叶雷此时想到,自己的师父叶无伤当时只是灵寂武者,却能够杀掉一般的洞虚高手,换成自己的话,先天金丹的自己应该能够和武侠中期的林展一战。

    “不管怎么说,你真的决定好了吗?”紫夜看着叶雷,认真地说道,“你要知道,一旦你输掉了,天灵峰就输掉了啊。”

    “咚咚咚”,这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此时太阳已经落山,不知道是谁在这个时间来找自己。

    “叶大哥,是我。”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江水柔的声音。

    “哦,是水柔啊,你进来吧,门没锁。”

    话音刚落,江水柔便直接走了进来,而紫夜觉得自己在这里有些尴尬,早早离开去找赤兔去了。

    “水柔,你有什么事情吗?”叶雷此时看着江水柔,暗箱这妮子肯定是因为白天的事情还在烦心。

    “叶雷大哥,我的心现在真的好乱。”不知为何,江水柔的眼眶竟然已经湿润,双眼红彤彤的她很显然是刚哭过不久。

    “是因为冷风师兄的事情吧。”叶雷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你坐下来慢慢说吧。”

    “叶雷大哥,冷风师兄是和我从小玩到大的哥哥,我从小的时候就一直把他当哥哥看待,可是我现在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这么做。”

    叶雷此时明白了,江水柔是因为自己父亲的做法感到不解,不过换做是自己恐怕也会一样吧,竟然会让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哥哥去对自己做那种事情,换做是谁都没有办法接受。

    “水柔,也许伯父有些什么难言之隐也不一定,不过我相信伯父是肯定不会害你的,毕竟那是你的父亲啊。”叶雷此时看着江水柔说道,“也许伯父是真的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在一起也说不定。”

    “叶雷大哥,你也知道,我是喜欢你的,我对你的感情,我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我本来想将师兄的事情一直埋在心底,可是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水柔,你和凤舞你们两个的心意我都清楚得很,而且我也和你说过,现在的我还没有考虑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很抱歉,我不能接受你们任何一个人。”

    叶雷的话说的很直接,但是江水柔已经习惯了叶雷这个样子,所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可是,每每想到自己父亲的做法,江水柔的心中还是无法释怀。

    “叶雷大哥,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

    说到这里的时候,江水柔竟然直接扑到了叶雷的怀中哭了起来,这让叶雷十分的尴尬,虽然两世为人,但在女人这方面,叶雷还是一张白纸。

    这时候,叶雷轻轻的拍了拍江水柔的肩膀,并帮江水柔擦干了眼角的泪滴,而江水柔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侧身坐了起来。

    “对不起,叶大哥,我有些失态了。”江水柔此时羞红着脸说道,“叶大哥,换作是你,你会怎么想我父亲的做法?”

    “我会像你一样不理解吧!”叶雷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过作为一个局外人,伯父的做法虽然有些过分,但不得不说,冷风这个人的确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师兄一直都很值得信赖,这点我深信不疑!”江水柔此时坚定的说到,“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

    “好了,时间会冲淡一切,更何况你并没有吃亏,你的师兄是个正人君子,我想如果当时他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话,就算你伤到了他,他也会将你……”说到这里的时候,叶雷也有些尴尬了。

    两个人就这样谈了很久,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

    “真是不好意思,叶雷大哥,我竟然打扰了你这么久。”江水柔发现此事天色已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实在是有些不妥。

    “只要你能够想开就好了。”叶雷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一直在安慰着江水柔,不过看着江水柔似乎解开了一丝心结,叶雷也松了一口气。

    江水柔离开之后,紫夜也从外面跑了回来,看着叶雷尴尬的样子,紫夜已经笑得停不下来了。

    “没有想到,一个超级杀手竟然会搞得这么尴尬啊!”紫夜看着叶雷笑着说道,“叶雷小子,我看这江水柔和凤舞都还不错,你又何苦还想念着你前世的那个恋人呢?”

    “紫夜,你不知道,我有时候就在想,既然我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那么兰兰应该也会来到这个世界,如果我们两个真的有缘分的话,肯定会再相见的。”

    “小子,没有想到你还如此痴情啊!”紫夜收回了笑容,“不过,三天之后你要一个人和林展战斗,你准备好了吗?”

    “林展既然能够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面修炼到武侠中期,这家伙绝对不简单!”叶雷说道,“不过,我现在身负《寂灭玄功》,《易筋经》和《洗髓经》三部武学宝典,林展想要胜我也绝非易事!”

    “咚咚咚”,这时候,叶雷房间的门再一次被人敲响,江水柔刚刚离开,不知道这次又会是谁。

    “叶雷,你还没睡吗?”此时此刻,门外竟然传来了凤舞的声音,紫夜也有些无奈,只好再一次跑出去找赤兔聊天了。

    “是的,门没有锁,你进来吧。”

    “刚刚水柔妹妹来过了吧。”凤舞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水柔妹妹也是个可怜人,如果是我的话,恐怕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现实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