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五章 何武的实力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滚滚红尘事,化风落碧霄。冷风此时所用的招数正是自己在衡山派所学新的剑法之中最强的一招,虽说之前在残月剑江明那里学到过傲风剑诀,但那毕竟还只是初级的剑法,与风杀剑诀根本没有可比性。

    此时,二人的招数已经全部打出,江水柔这边,一道金色的圆盘飞速旋转,朝着冷风这边袭来,而冷风这边,一股强烈的风沙毫不示弱,也很直接的迎着江水柔的招数刺了过来。

    玄金灭世轮,是叶雷根据自己对金行之道的领悟创造出来的戟法,在被江水柔改良以后,已经变成了完全适合她自己的剑法。

    此时,金行之道的肃杀之气与冷风所划出的那股劲风已经完全纠缠在了一起,双方此时都剩下最后的三人,而实际上对于天灵峰来说,剩下的也仅仅是两人而已。

    “噗”的一口鲜血喷出,江水柔还是没有抵挡住这强烈的劲风,败下阵来,可是,作为江水柔对手的冷风此时也不是那么好受,全身都是玄金灭世轮带来的伤口,衣服已经破破烂烂,伤口处还在不停的流血。

    “这一场我们输了。”何武此时看着江水柔的样子,连忙说到,他担心江水柔再做出什么傻事。

    “虽然我们赢了,可也付出了代价。”幽河此时扶起自己冷风,看着冷风身上那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心中也是一寒。

    “好厉害的金行之道,这个女人真的只有先天虚丹的实力吗?”人群之中已经传来一阵嘈杂的议论之声,江水柔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

    “看起来的确是不寻常的一件事,但是现在看来,发生在天灵峰弟子的身上也算是很普通了,你们想想,之前战斗的南浩,叶枫,那一个不是在自己的五行之道上有了很深刻的领悟,他们不都是先天虚丹的武者吗?”

    不知是谁说的这句话,竟然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天灵峰的弟子在他们看来已经和自己不一样了,他们不再是弱者,每一个都是天之骄子一般的存在。

    “水柔,你还好吗?”凤舞此时拿出了一颗回元丹给江水柔服下,服下丹药之后,江水柔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血色。

    “幽河师兄,这颗丹药给冷风服下吧!”这时候,凤舞也递给了幽河一颗回元丹,既然双方已经化干戈为玉帛,就没有必要藏着了。

    “多谢凤舞师妹了。”

    随后,幽河也将丹药化开,给冷风服下,两个人虽然都恢复了一丝力量,但想要完全恢复,还要一段时间的修养。

    “何武,最后两场你来吧!”叶雷此时看着何武说道,“以你的实力,应该没有问题吧。”

    “你这家伙,放着自己老婆不用,非要用我这个外人,你还真是……”何武此时一脸无奈的看着叶雷,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何武还是直接走上前去。

    “幽河师兄,这最后两局就不要麻烦了,他们两个一起上吧。”何武此时手持八卦宣花斧,看着幽河说道,“与其在这里慢慢比试,我还是感觉水柔和冷风这两个人之间的故事更吸引我一点。”

    “你是叫作何武是吧,没有想到你竟然这般狂妄,好,既然如此,就不要说我器峰欺负人了!”幽河笑了一下,随后看着身后的两个人说道,“铁虎,铁牛,你们一起上吧!”

    “师兄,这样子赢了我们也不光彩啊!”这时候,这名叫做铁牛的器峰弟子看着幽河说道,“我不干!”

    “弟弟说的没有错,我们两个二打一,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说我们器峰欺负人吗?”铁虎此时似乎也并不想这样做。

    “你们两个还以为你们能赢吗?”这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天铸子竟然来到了这里。

    “看来天铸子这个家伙忍不住了!”天灵子此时看着下面,笑着说道,“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趣的比试了,门主,我也先走一步了!”

    “这两个家伙,沉稳了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忍住啊。”尉迟敬德笑了笑,随后带着南宫也一起来到了器峰之上。

    “你们看,不仅仅是长老,就连门主都来了!”这时候,人群之中的弟子已经认出了尉迟敬德,他们没有想到,衡山门主竟然也会来看这新人之间的比试。

    “好了,看你们的样子,你们所用的兵刃与我差不多,我用的乃是八卦宣花斧,你们手中各持两把宣花板斧,就让我看看,是你们的斧头厉害,还是我的斧头锋利!”

    双方出场之后,何武没有观察两个人的动作,而是直接拿着八卦宣花斧攻了上去,铁虎,铁牛二人也丝毫不含糊,既然长老都这么说了,自己更要认真对待这场比试。

    “铁虎,铁牛,这两个人应该是亲兄弟,但是看这外貌,却又并非孪生,在默契度上虽然超过一般的二人组合,但还是达不到那种圆融的程度。”

    “烽火连环斧!”这时候,两个人的斧头仿若变成了巨大的风火轮,直接朝着何武这边砍了过来,一斧接着一斧,攻击一点都没有间断,进攻这件事对于何武来说已经变得极为困难。

    “看来这次真的是托大了!”何武的脑门上此时已经渗出了些许的汗珠,八卦宣花斧在近身战的时候的确有这样的缺点,现在的他只能守,而不能进攻,这样下去的话很容易被对方发现破绽。

    “可恶,现在还没有时间解下负重。”何武此时咬着牙,心中暗呼不妙,但随后灵机一动,双手反转,将手中的八卦宣花斧拆解开来,八卦宣花斧此时竟然变成了一把短斧,随后,何武凭借先天金丹的实力硬拼了一波。

    “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是先天金丹!”幽河此时看着何武,之前何武参战的时候,幽河并没有观看,何武先天金丹的事情,自己并不了解。

    “难怪长老会这么说,就算是这两个人一起上的话,想要赢何武的确不是件简单的事,可是怎么会这样,按照天灵峰的套路来看,先天金丹的话不应该只有这点实力啊。”

    “没有办法了,解!”此时,先天罡劲从身体之中迸发而出,何武身上的所有负重此时全部离开了身体,只穿着青甲兽鳞甲所制成的内甲。

    重物落地之时,竟然产生了震耳的声音,每一块重物落地的声音都仿佛是一把重锤一样敲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这到底是要有多重啊!”

    所有人都愣住了,地上的每一个坑,都是被这重物块砸出来的,而何武此时再次将八卦宣花斧组装起来,准备接下来的比试。

    “你们两个先天虚丹的武者,竟然能够让我使出全部实力,这还真是有些让我吃惊。”何武此时看着面前的两兄弟说道。

    “不,你能够在入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成就先天金丹的实力,你才是真正让我们吃惊的人!”铁虎此时看着何武,先天金丹,这个境界自己冲击了很多次,但却都以失败告终,而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竟然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还是自己之前一直瞧不起的天灵峰的弟子,这让二人的内心极度炽热。

    “放心吧,你们现在已经达到了那个临界点,随时都有可能突破的!”何武说道,“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先吃我三招!”

    “劈脑袋,鬼剔牙,掏耳朵!”

    同样的三招,何武将这三招命名为夺命三斧,一斧接着一斧,力道不断的加强,铁牛和铁虎二人死命防守,还是勉强的挡下了这一招。

    “器峰弟子果然强大,由于经常要炼器,自身的身体素质往往会高于同阶的武者,这才是器峰真正的优势。”叶雷心想到,“器峰并非是因为炼器之道才能够走到这样的地步,他们能够排在药峰之后也是有他们的道理的。”

    “八卦斧法,开山裂地!”

    何武此时纵身一跃,直接来到半空之中,双手持斧,径直朝着地面上的二人劈砍而下,二人自知想要接下这一招的话,就一定会付出一定的代价,所以二人并没有选择与其硬碰硬,而是转身躲过了这一招。

    “轰隆”一声巨响,地面之上竟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八卦宣花斧此时就这样陷在地面之上,可却不见何武的身影。

    “这套斧法的唯一缺点就是不够灵活,不知道何武会怎么样弥补。”这时候,天灵子来到了叶雷的身边,看着叶雷会心一笑。

    “不愧是师父,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我的伤势并无大碍。”叶雷心想到,“希望师父不要揭穿我啊。”

    “何武一定会有办法的。”叶雷此时看着场地之中的何武说道。

    “人呢?”所有人都在寻找何武的身影,但是此时场地之中烟尘很大,根本没有办法拼接肉眼去寻找。

    “哥哥,用那招!”这时候,铁牛看着铁虎,会心一笑,随后,两个人直接背靠着背,双手摊开,竟然形成了一个人形风车。

    “影风车!”

    两个人竟然飞速的转了起来,在两个人的带动下,场地之中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气流,气流竟然将所有的烟尘全部卷走,而何武也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内。

    “竟然躲在裂缝之中,还真有他的。”

    此时,何武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有这样的招数,眼看自己的招数被破,自己也没有必要再躲在裂缝之中,双手一震,直接从裂缝之中跳了出来。

    “这家伙总算是玩够了。”叶雷此时看着何武,嘴角微微上扬,对于何武的实力,叶雷是最了解的,在这些人之中,除了自己之外唯一一名突破先天金丹的武者,何武的实力不容小觑。

    而且,何武并非是什么特殊的体质,但不管是什么样的大道,这家伙都有涉猎,只是较比自己查了一些而已。

    “这家伙修炼的是五行金丹!”这时候,紫夜的声音传了过来,“没有想到,除了你之外还有能够如此运用五行之力的武者。”

    “莫非这家伙是先天五行之体?”叶雷此时惊讶的看着何武,能够修炼五行之道,就算是自己也是凭借多年沉浸武道才能够做到,可是何武竟然凭借自己的力量就凝结而成了五行金丹,这让叶雷不禁有些震撼。

    “劈山!”

    何武最强的一招,正是这一招劈山,八卦宣花斧在何武的手上发出一道震天的气势,先天罡劲此时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屏障,将铁虎两兄弟紧紧的围绕在了一起,不管二人如何挣脱,也没有办法挣脱开。

    “事到如今,只能以力破力了!”铁虎二人咬咬牙,手中的宣花板斧直接挡在了自己的面前,四把宣花板斧蕴含着两个人所有的先天之力,目的就是为了抵挡何武的这一招劈山。

    可是,这两个人似乎有些低估了何武的实力,不知为何,何武的先天罡劲十分狂躁,不仅仅有着超出江水柔的锐金之气,在斧刃之上,竟然还产生了点点雷光。

    “这家伙还修行了雷电之道吗?”所有人都震撼了,何武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让人眼前一惊,五行之道,再加上雷电之道,天灵峰的弟子这次真的是让人眼前一亮,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不,这不是雷电之道。”天灵子此时看着何武说道,“金行之道与火行之道相互摩擦,产生了雷电,也就是说这并非是纯正的雷电之道。”

    “轰隆”一声,这也不知道是这天多少次巨响了,器峰山门前的土地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不成样子。

    “咳咳咳,好厉害的招数。”烟雾散去,铁牛和铁虎两个人此时已经咳着鲜血,鲜血之中甚至还有几颗洁白的牙齿,而何武这边则是喘着粗气坐在地上,刚刚的一击很明显已经用了他全部的力气。

    何武的招式威力的确是很强,但他的丹田没有办法储存过多的先天罡劲,刚刚的这一击已经快接近他的极限了,现在他的先天罡劲已经所剩无几,五行金丹的光芒也黯淡了下来。

    “不用比了,器峰输了!”这时候,天铸子来到了场地之中,看着自己器峰的弟子,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不知是赞许还是不悦。

    “长老,弟子没有做好。”幽河此时看着天铸子,满脸惭愧地说到。

    “这一战你们输的不冤,天灵峰这次真的是要崛起了。”天铸子拍了拍幽河的肩膀,微笑着说道,随后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几名弟子,虽然都受了不轻的伤,但都没有伤到本源。

    “这些丹药你给师弟们服下!”随后,天铸子随手甩出来了几枚丹药,交给了幽河,“输给天灵峰,你们并不丢人。”

    “天铸子前辈。”叶雷此时被抬上前来,对着天铸子十分恭敬地行了礼,天灵子与天铸子本是同门,按照辈分来算的话,天铸子应该算是叶雷的师叔。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叶雷,你们给了我太多的惊喜,也帮助我们找到了我们器峰失去的东西,这个令牌你拿着,今后你可以随意出入器峰,器峰之上的炼器之术任你翻阅!”

    “什么!”所有人都惊呆了,叶雷在这之前已经得到了药峰,凤凰峰的令牌,现在又加上了器峰的令牌,这是在交好叶雷吗?所有人的心中都产生了疑惑。

    “实际上,我更好奇的是你的那件兵器,大比之后,你可以来我这里,我帮助你改造一下你的那件兵器!”

    天铸子竟然会帮叶雷改造兵器,所有人都惊呆了,天铸子所造的兵器,都是衡山派精品之中的精品,叶雷竟然会有这种机遇,实在是羡煞旁人。

    “多谢师叔!”叶雷此时看着天铸子,随后又看向了自己身后的江水柔,“水柔,你的事情是时候要解决一下了吧。”

    “当年残月剑江明离开衡山派,独自闯荡江湖,在江湖之上闯出了一点名堂,并且自立门户,开创风月门,在江湖上掀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天灵子说道,“但是近五十年来,江明音讯全无,风月门也从江湖之上销声匿迹,我们也想知道,江明究竟去了哪里。”

    “师父他,已经过世了。”冷风此时看着天灵子说道,“师父在临死之前,将这封信交给了我,并让我转交给师妹。”

    这时候,冷风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信,信封已经有些泛黄,很显然已经存放了很长的时间。

    “父亲有什么话,为什么不自己对我说,反而要写信给我,这封信是不是你自己伪造的!”江水柔恨恨地看着冷风,“冷风,你不要以为凭借你的一面之词就能够瞒天过海!”

    “水柔,你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你要如此对待你的师兄?”叶雷此时看着情绪激动的江水柔,边说边用先天罡劲梳理江水柔的经脉。

    “他,他,他曾想要轻薄于我!”说道这里,江水柔已经脸色苍白,泣不成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