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四章 傲风残月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二者都是极其刚猛的招式,相互碰撞之后所产生的巨大爆炸,竟然将场地直接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这两个人好厉害,这真的是先天虚丹的实力吗?”此时,人群之中传来一阵议论声,两个人的战斗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

    烟尘散去,两个人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瘫坐在地上,两人大口的喘着气,目不转睛的盯着对方。

    “你真的很强。”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紧接着,两个人相视一笑,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勉强站了起来。

    “我没法胜你,你赢了。”叶枫看着雷霆说道,“你的雷狱流龙破真是厉害,我全身的经脉都已经出现了裂痕,如果再战斗下去,恐怕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叶枫兄弟,话不要这么说,我的经脉现在也没比你好到哪里去。”雷霆看着叶枫,嘴角甚至还留下了一丝血迹。

    “这一场你们两个人打平。”幽河此时看着狼狈的两个人说道,“下一场,我们器峰可就不会手下留情了,冷风,你上!”

    而此时,器峰还有三人,天灵峰也只剩下何武,江水柔,凤舞三人,而且,按照叶雷的指示,凤舞是不允许上场的,也就是说,天灵峰此时只剩下何武和江水柔两个人能够上场了。

    “我来吧。”江水柔看了看何武,没等何武同意便直接来到了场地中央,手持残月剑的江水柔,如今身上竟然多了一股肃杀之气,很明显,江水柔这一次是要认真了。

    不管是何武还是叶雷,都是第一次见到江水柔这个样子,心中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一份担忧。

    “何武,水柔这是怎么了?”叶雷此时看着何武说道,“他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啊。”

    “这种事情你应该比我了解才对。”何武没好气地说道,“我们几个人之中,除了你这个花心的家伙能惹到这妮子之外,你认为还有人能够惹到她么?”

    何武的这句话说得叶雷也是有些无奈,自己这也是无心之举,可不管叶雷怎么想,都不认为自己会给江水柔带来这么大的变化。

    “水柔师妹,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这时候,率先打破沉寂的是器峰的冷风,从他的语气之中不难看出,冷风在这之前是认识江水柔的,而且从冷风那尴尬的表情上来看,两个人的关系还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这家伙竟然会在这里!”

    江水柔怒视着眼前的冷风,一字一句仿佛是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一般,而且身上的肃杀之气也越发的浓重。

    此时,不仅仅是叶雷与何武,所有的人都对两个人之间的恩怨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所有人看来,完全是没有交集的两个人,为什么会有这般仇怨。

    “出招吧,希望你用出全力,我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江水柔此时看着面前的冷风,残月剑直接出鞘,剑指苍穹,一道锐金之气划过长空,两旁的树木瞬间倒下了不少。

    “好强的金行之气!”幽河此时也不免为这道锐金之气所震撼,江水柔本就是先天金行之体,再加上叶雷传授给她的峨眉剑法,江水柔现在对金行之道的领悟也是同境界武者所不能及的。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办法了,水柔师妹,我真的希望你能够听我的解释。”冷风这时候取出了自己的长剑,剑身整体为青金色,挥舞的同时,竟还发出一道道青光。

    “傲风剑!”

    这时候,人群之中似乎有人认出了这把剑,并且向周围的人阐述了这把剑的来历。

    “傲风剑与残月剑都是残月剑江明所收藏的两把宝剑,当年江明以残月剑法扬名,江湖上便盛传残月剑江明的名号,但是世人不知,在江明成名之前,行走天下所依仗的正是这把傲风剑。”

    听了解释之后,众人的心中也有了一定的了解,可是,残月剑和傲风剑同时出现在这里,这也就意味着这两个人在成为衡山弟子之前都是残月剑江明的传人。

    “这么说的话,水柔和这个冷风应该是师出同门,可是同门师兄妹之间怎么会有这么深的仇怨呢?”叶雷此时也是很不解,但是答案也只能够比试之后才能去询问了。

    “看招,傲风剑诀!”

    刹那间,冷风率先动了,手持傲风剑,一招一式仿若是御风而行,每一道剑光,每一招突刺,都显得是那么的诡异,完全不按照常理出招。

    “残月剑!”

    这时候,江水柔也动了,硬着冷风的剑招,江水柔的残月剑丝毫没有处于下风,锐金之气流转在残月剑之上,使得残月剑变得更加的锋利。

    “傲风剑诀,沧岚柳叶!”

    冷风再动,手中的长剑似乎变成了从树上渐渐坠下的柳叶,看似轻柔,实则锋利无比,在极快的速度之下,一道道剑光竟然变成了残影,于半空之中,仿佛是在随风飘舞着的柳叶一般。

    “好厉害,在速度上完全不弱于南浩啊!”叶雷此时很有兴趣的看着冷风所用出的剑法,自己自从来到衡山派之后,一直都是在钻研自己的武技,很少有机会去观察学习这个世界上的其他武学,就算是学习到的武学,也仅仅是书本上的记载,用于实战的话还需要费一番功夫。

    这一道道残影,正是速度达到了一定程度的体现,不仅仅是如此,每一道残影还排列得如此规则,这不仅仅意味着速度达到了一定程度,而且对剑的理解也是不浅。

    “残月剑法,幻日流星!”

    如果说冷风的剑法仿若柳树的枝条随风飞舞的话,那么江水柔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剑法便是更加的神奇,点点剑光竟然化成一道道流星,从半空之中飞速落下,朝着冷风的方向砸去。

    “水柔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了。”叶雷此时看着交手的两个人,江水柔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低于叶雷的期望。

    “如果水柔还这么打下去的话,冷风必胜无疑。”叶雷说道,“就要看水柔能不能保持自己内心的那一份宁静了。”

    金属的碰撞之声不断的传到观战群众的耳中,江水柔所幻化出来的每一道流星都被冷风完美的化解开来,而且,冷风整个人的招数还没有乱,依旧维持着原来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江水柔似乎有些没有办法接受眼前所发生的事实,“这么短的时间里面,难道说你竟然将傲风剑诀悟透了吗?”

    “与这样子的你交手,根本就不用悟透傲风剑诀。”冷风说道,“当年师父传授给我傲风剑诀,传授给你残月剑诀,并不是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在这里兵戎相见,师妹,这么久了,难道你还在对那件事耿耿于怀吗?”

    “你给我闭嘴!”江水柔听到这句话之后,心中的怒意又上涨了几分,“冷风,你这个无耻之徒,你根本不配称呼爹爹为师父!”

    “什么!残月剑江明竟然是她父亲!”

    这时候,所有的衡山弟子都愣住了,之前一直知道江水柔的师父是残月剑江明,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江明竟然会是江水柔的父亲。

    “这还真是意外,江明那家伙竟然有了女儿。”此时,天灵子在不远处的山峰之上笑着说道,“当年江明也算是我们衡山派的一个人才啊。”

    “不过最令我惊讶的还是人称冷血屠城的残月剑江明,竟然会有女儿,这世道还真是多变啊!”天玑子此时笑着说道。

    “无耻之徒,凤舞,换作是你的话,你会在什么时候用这四个字去形容一个人呢?”叶雷此时看着凤舞,小声的说到。

    “换作是我的话,应该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凤舞的脸上泛起了一道潮红,话也没有接着说下去。

    “你怎么不说了啊?”叶雷此时很无奈的看着凤舞,而何武这边却有露出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我冷风绝对没有做对不起师门的事情!”冷风此时看着江水柔,坚定的说到,“当初那件事,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水柔,现在是七峰大比,儿女私情的一些事情可以事后解决。”

    这时候,叶雷实在有点忍不住了,直接传音给江水柔,希望江水柔能够冷静下来,沉着对待这场比试。

    叶雷的话犹如一盆凉水,直接浇在了江水柔的心中,江水柔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的确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变得有些不冷静了。

    “冷风,刚才我有些失态了。”江水柔的目光此时变得清澈了起来,“我们的事情还是等到比试之后再解决吧!”

    “这真的还是那个水柔师妹吗?”

    冷风的心中不免有些犯嘀咕,这段时间里面,江水柔似乎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准确的说仿佛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随后,冷风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叶雷的身上,自己的师妹能够有这样大的变化,应该和这个叫作叶雷的少年脱不开关系。

    “冷风师兄,还要请你认真一些,这一次,我可要拿出截然不同的东西出来了!”

    这时候,江水柔拿起了自己手中的残月剑,整个人似乎已经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了一般,手中长剑缓慢的挥舞,看起来丝毫没有战斗力。

    “凭借这样的剑招就想要胜我?师妹,该说你狂傲还是天真呢?”冷风此时冷笑了一下,让自己认真,自己反而用出这种招式,这无疑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看招,柳絮剑法!”

    这时候,冷风直接朝着江水柔的方向攻了过去,江水柔似乎是没有看到冷风的剑招一般,还在缓慢的挥舞着自己手中的长剑。

    可是,就在傲风剑即将接触到江水柔的时候,江水柔手中的残月剑仿佛是一道闪电一般,直接迎向了冷风,由快变慢,剑招的突然变化让冷风有些措手不及。

    “好厉害的招数,这可不是师父教给你的残月剑诀啊。”

    “你说的没有错,这的确不是师父传授给我的剑招,这是叶雷大哥教我的剑法,记住了,剑法名为太极!”

    太极剑,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叶雷前世最为出名的剑法之一,不仅老少皆宜,而且攻守兼备,可以说是极其完美的一套剑招。

    不仅如此,江水柔还同时学习了峨眉剑法,武当峨眉,在前世之中,这两个门派颇有渊源,现如今江水柔更是将这两者完全结合到了一起,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剑法,虽然还没有完全大成,但也不是一般的剑法能够比拟的。

    “这叶雷还真是一次又一次给我惊喜啊!”尉迟敬德看着江水柔使出的剑法说道,“这剑招和叶雷之前所修炼的拳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这小子年纪轻轻,竟然能够悟得这般武技,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这小子是不是其余几派派来的间谍。”

    “可是,经过调查之后,这叶雷是叶罗华的长孙,身世清白,据说这小子的这些稀奇古怪的拳法都是从日常的生活中观察得到的。”

    此时,器峰之上,不管冷风怎么进攻,不管招式威力有多强,都被江水柔轻松化解,反观江水柔,一道道剑招总会出现在冷风防不胜防的地方,此时,冷风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多处伤口。

    伤口虽然不深,但是这样下去的话,自己一定不会胜利,冷风心中很清楚,持久战对自己很不利,自己现在所能够做到的,就是一招定胜负,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冷风现在所想到的就是用绝对的力量来破开江水柔这攻防一体的太极剑法。

    倾身向后,冷风直接退出了几步,与江水柔保持在一定的距离,手中的傲风剑此时青光闪烁,傲风剑诀是自己从师父那里学到的剑诀,在江明的口中,这傲风剑诀可以说仅仅算得上是基础剑诀,真正的剑诀是要到衡山派才能够学习的。

    “这一招是我现在能够使用的最强一招,水柔师妹,你可要小心了!”

    青光闪烁,一道道罡风竟然在冷风的傲风剑上形成了看似杂乱无章的乱流,这一股股乱流不断的融合到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旋风,同时,冷风竟然还将自己的先天罡劲全部打入到了傲风剑之中。

    “好厉害,这应该就是风杀剑诀所记载的最强招式,遍地黄沙。”

    叶雷看过衡山派不少的武学典籍,甚至对一些高级的典籍也有一些了解,这风杀剑诀正是其中之一。

    “风杀剑诀,只有修炼风行之道的武者才能够修炼,而且,修炼这套剑诀的武者不能够修炼五行之道,可以说是风行之道剑招的一个特殊的存在。”

    不能够修炼五行之道,看似对武者有了一个很大的限制,要知道,越是高强的武者,所能够修炼的大道就越多,可是,这风杀剑诀却是反其道而行,是试图将风行之道修炼到一个极致的特殊武技。

    “遍地黄沙,皑皑白骨,武侠路,英雄冢,万里到头,终归尘土!”冷风口中不断念着风杀剑诀的口诀,剑上的旋风也变得越来越猛烈。

    傲风剑向前一挥,不仅仅带起一道强烈的旋风,整个场地之中的土石也全部飞起,化成漫天黄沙朝着江水柔的方向飞去。

    “美人泪,杯中酒,英雄路途,万里皆白骨,黄沙舞当空,落日黄龙,风啸镇山虎!”

    口中剑诀不断,这道旋风也在不断的变大,可是江水柔此时却依旧不为所动,还是在缓缓的用着自己的剑招。

    “南浩对土行之道已经有了很深的领悟,叶枫在火行之道上也越走越远,只有我还在原地,对金行之道还没有一个我自己的理解,儿女情长果然抹杀了我的锐气。”

    江水柔此时剑目微张,一丝明悟瞬间划过心头,峨眉剑法和太极剑法两者结合,似乎是给自己打开了通向金行之道的一个新的大门。

    “金行之道,乃是肃杀之道,一个锐字并不是金行之道的全部,我知道了,原来我之前所走的金行之道是错的。”

    在这紧急时刻,江水柔终于明白了叶雷将这两套剑法教给自己的意图,金行之道,可刚可柔,刚可开山裂石,柔若溪流潺潺,刚柔并济,才是真正的金行之道。

    “冷风,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看招,玄金灭世轮!”

    残月剑在江水柔的手中,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光圈,这道金色的光圈此时从残月剑之中直接飞出,化成一道金色的圆盘斩向冷风打过来的强烈旋风。

    “没有想到,水柔竟然也学到了玄金灭世轮的一分意境。”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叶雷的心中满是欣慰。

    “就是这个时候,滚滚红尘!”而就在这个时候,冷风再一次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