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三十二章 战器峰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七天的时间,对于修行之中的武者来说,想要在这段时间里面得到大幅度提升可以说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这对于叶雷等人来说,七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了。

    太极拳的招式并不是十分复杂,对于这些已经达到了武侠甚至武侠以上境界的武者来说,学习起来十分的简单,但是想要融会贯通过的话,就需要一定的时间了。

    这天清晨,天灵峰的弟子们很早就来到了器峰的山脚之下,而叶雷的待遇无疑是最为特殊的,“身负重伤”的叶雷是被几名天灵峰弟子抬着来到了器峰山脚之下。

    “看来器峰的师兄弟们还没有起床啊,我们似乎是被轻视了啊。”何武此时站在器峰的山脚之下,语气之中带着几分嘲讽。

    “叶雷师弟,我们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啊!”这时候,从器峰之上传来了一个声音,叶雷顺着这个声音看去,发现果然是自己的老熟人,当初将自己打成重伤的器峰弟子,幽河。

    “没有想到竟然是幽河师兄,难不成幽河师兄也要参加我们这些新晋弟子的比试吗?”叶雷看着幽河说道,“师弟现在身负重伤,不方便起身,还要请师兄见谅。”

    “师弟这是那里的话,敢偷学凤凰峰的武技,这一点师兄十分钦佩,不过现如今你应该也是半个废人了,没有想到你们天灵峰还有挑战我们的勇气啊!”

    “你这家伙……”叶枫听到这番话,心中的愤怒便不打一处来,叶雷受伤对于天灵峰来说的确是一大损失,但是却被自己的对手这般嘲讽,心中实在是不爽。

    “哈哈,能够入幽河师兄法眼,还真的是不易啊!”叶雷伸手拦住了即将发作的叶枫,看着幽河笑着说道,“不知道我们这场比试什么时候能够开始了呢?”

    “好,既然师弟你这么着急输掉,我就不等你了,本来还想等你恢复伤势之后再战,没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器峰弟子,准备迎战!”

    随后,器峰弟子一拥而上,似乎没有想要请叶雷进入器峰的意思,为首的八名弟子,除了幽河之外,其余的七人才是真正参加比试的弟子。

    “我还以为幽河师兄也是这次比试的参与弟子呢!”何武此时看着幽河说道,“不过师兄,你们这是没打算让我们进去啊。”

    “谁知道你们除了偷学武技之外会不会偷点别的东西,我们当然要防备了!”幽河说道,“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你们这些人能够做出来吧。”

    双方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火药味越来越浓,不仅仅天灵峰这边的弟子有些窝火,就连其他主峰的弟子也有点看不下去了。

    “幽河,你们到底还比不比了!”这时候,凤凰峰的凤娇看着幽河说道,“我们可不是在这里看你们逞口舌之快的!”

    “好,第一场马上开始,老狼,你上吧!”幽河此时看着自己身边的这名叫作老狼的器峰弟子说道。

    “师兄,你就看好吧!”老狼手执两把长刀,其中一把指着何武说道,“小子,你们天灵峰派谁出战啊!”

    “既然是用长刀的,那就南浩兄弟来吧,你们都是用刀的,赢了你也不会被你们说是占了便宜!”何武说道。

    “好生狂妄的小子,没有想到你比叶雷还要狂妄!”幽河此时又看了看叶雷,“你们天灵峰的弟子现在都这般自大吗?”

    “师兄过奖了,不过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我们天灵峰的弟子还轮不到你们来评价!”叶雷此时又对南浩说道,“好好照顾照顾我们的师兄弟,南浩兄弟,我的那份关照就交给你了!”

    而此时,天机峰之上,烈火道人看着武场的风岑似乎并没有前去观战的意思,要知道,天灵峰之前的战斗,风岑可是一场都没有落下。

    “风岑,今天可是天灵峰和器峰大比的日子,你怎么没去观战呢?”烈火道人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向风岑问道。

    “叶雷那家伙今天是不会上场的,我去那里的意义又在哪里呢?”风岑收回了自己的招式,看着烈火道人说道。

    “你就这么确定?”烈火道人很惊讶风岑会说出这样的话,“难不成之前你和叶雷那小子沟通过?”

    “并没有,上次在凤凰峰的时候,这家伙吃了秋叶长老三掌,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以这家伙的做事风格来看,器峰一战他是绝对不会上场的,他想要对付林展,就必须要隐藏实力!”风岑说道。

    听了风岑的话之后,烈火道人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风岑竟然会考虑到这一步,但是话又说回来,叶雷如果不上场的话,就凭这剩下来的几个人,真的能够打败器峰吗?

    “师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放心吧,天灵峰这几名弟子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算是看起来修为最弱的江水柔,现在最起码也有了先天虚丹的境界,如果硬拼的话,先天金丹实力的武者也能够一拼。”

    风岑说的这番话让烈火道人十分的震撼,他没有想到,风岑对天灵峰这些人这么了解。

    但是,风岑还是算差了一点,那就是天灵峰弟子的进步速度,在这短暂的时间里面,就算是江水柔,击败先天金丹的弟子也已经不在话下,而她现在还仅仅是一名先天虚丹武者。

    “天灵峰,南浩,还请师兄指教了!”

    这时候,器峰之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场上这两名即将开始比试的弟子身上,南浩对战老狼,第一场战斗的胜负至关重要,这不仅代表着两座主峰的实力,更是士气的提升。

    “看招!”

    这时候,老狼动了,老狼手中拿着两把长刀,双刀重达百斤,每一刀下去都会呼呼作响,反观南浩这边,两把唐刀依旧在刀鞘之中,南浩似乎并没有拔刀的打算。

    “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老狼看到南浩并没有什么动作,直接收回了自己手中的双刀,并没有攻过去。

    “你是想要激怒我,放心吧,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还有,如果你不拔刀的话,当心你被我这两把金背大砍刀斩成两段!”

    “你还是动手吧,对付你根本就没有拔刀的必要。”南浩此时看着面前的老狼,“你,太弱了!”

    “你,太弱了!”这四个字传到器峰弟子的耳中,所有的器峰弟子都已经沸腾了,就算是药峰的弟子,见到自己这边还要礼让三分,没有想到这天灵峰的弟子竟然这么嚣张。

    此时的南浩并没有在意周围的嘈杂之声,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面前的老狼身上,面前的这个男人不论是长相还是刚才挥刀的动作,都与狼这个词毫无关联,可是很明显,老狼是这个人的外号,也就是说,这个人的绝招很可能就和狼有关。

    而且不仅仅是南浩,所有人在出发之前,叶雷都给他们说了一次今天的目的,不仅仅是要战胜器峰这么简单。

    “更是要打得这群家伙生活不能自理!”南浩双目泛光,两把唐刀带着刀鞘直接朝着老狼的方向挥舞而去。

    “就是这个时候!”老狼此时竟然直接丢掉了自己手中的金背大砍刀,随后双手之中竟然出现了两把匕首。

    “果然如此,伺机而动,这才是你名字的真正含义吧!”南浩凭借巧劲,用唐刀的刀鞘直接挡住了两把匕首,而就在这个时候,老狼的口中竟然出现了第三把匕首。

    “你说的没有错,这就是我老狼名字的真正含义,不过现在你知道已经晚了!”老狼口中的匕首直接朝着南浩手上的动脉划去。

    “不过你输了!”南浩此时看着老狼,“你可知道当初我们在野狼谷做了什么吗?”

    这时候,南浩的身边竟然出现了一道岩石屏障,挡住了老狼这边的第三把匕首。

    “不错,已经能够使用大地的力量进行防御了,这套岩石化铠之术修炼的还算可以。”叶雷看着南浩,十分赞许的说道。

    众人之中,南浩的天资并非是最好的,但是,若是论到努力,南浩绝对是众人之中最勤奋的一个,每天早上起的最早,睡得最晚的人,绝对是南浩,就算是先天土行之体,在先天上有一定优势的他,依旧是这般努力,修习土行之道的武者,修行的重点在于积累,厚积薄发,很多武者都会忽略这个道理,但是,南浩却是真正意义上做到了。

    “怎么可能,我这套刺杀术从未失手过,怎么可能!”老狼看着南浩,眼中满是不信,但不管自己怎么挣扎,嵌入南浩岩石之铠之中的匕首却怎么也拿不出来了。

    “如果你只有这套刺杀术的话,你就真的失败了。”南浩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缓缓的站了起来,看着老狼说道,“如果你们器峰都是这般实力的话,我的兄弟们就没有出手的必要了。”

    “小子,你很狂妄!”老狼此时也站起身,看着南浩说到,“不过现在我知道,你的确有狂妄的资本,是我小看你了!”

    “既然如此,你就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南浩看着老狼,右手也拔出了自己的一把唐刀准备迎战。

    “拔刀了么?”老狼看着南浩,嘴角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不过这一次,你可不会那么轻易就挡住我的攻击了,看招!”

    同样是两把金背大砍刀,这一次却和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实际上,老狼使用匕首是在隐藏自己的实力,让人误以为自己根本就不是使用长刀的武者,可是,他有一点算错了,如果不是使用长刀的武者,是不会选择金背大砍刀这种武器的。

    金背大砍刀的力道十分强悍,而且,再强悍力道之下,竟然还有一份诡异,通过唐刀传递到自己这边的震动感告诉南浩,这老狼绝对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武者。

    第二刀,第三刀,一刀接着一刀不断朝着南浩劈砍过来,南浩没有反击,而是这样不断的防守着。

    “这怎么这么像雷霆七刀?”这时候,赤兔看着眼前的战斗,心中犯着嘀咕,“一刀强过一刀,这和雷霆七刀的招式无异啊!”

    “小子,看我这最后一刀送你归西!”这时候,在八十刀过后,老狼的最后一刀终于是劈砍下来了,和之前不一样的是,这一次是两把金背大砍刀同时落下。

    “果真有问题!”南浩感受着这最后一刀,终于明白了老狼这九九八十一刀的目的所在。

    “你之所以选择金背大砍刀,是因为你从最初的目的就不是利用刀刃战斗,而是想要通过这一刀刀劈砍产生的力道去震撼对手的经脉,利用最后一道产生共振,从对手的内部进行攻击的招数!”

    “没有想到你看得很明白啊,不过现在也晚了,你很快就会经脉尽断而死,拳脚无眼,这也是你的造化了。”

    说完这番话之后,老狼十分得意,在承受自己这一招之后,还能够活着的对手可以说是寥寥无几,他绝对不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个天灵峰的菜鸟能活着离开。

    “你说完了吗?”南浩此时看着眼前这个嚣张的家伙,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了不起的招式,看来我还真的是高看你了,算了,我看就你这种人留在衡山派也是耻辱,我就帮忙送你离开吧!”

    就在这个时候,南浩动了,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过,唐刀已经回到了刀鞘之中,可是,就在这个瞬间,老狼的手脚筋却已经全部都被斩断,伤口处鲜血还在不断的流淌着。

    “只是比试而已,南浩师弟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幽河此时看着南浩,双目之中满是凶光,“你这家伙竟然下死手!”

    “幽河师兄此言差矣!”这时候,何武说话了,“刚刚大家也都看到了,是老狼想要杀死我南浩兄弟,我兄弟只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更何况,南浩兄弟并没有杀掉老狼,而老狼却是下了杀手!”

    “你……”幽河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这个后辈说得哑口无言,没有办法,只好直接进行第二场比试。

    “师兄,这局我来!”这时候,从幽河身后走出一名身材十分壮硕的弟子,看着幽河说道,“我要为老狼报仇!”

    “随时欢迎你。”南浩看着眼前的这名器峰弟子,用着十分挑衅的语气说道,“不过,你的下场或许会和他一样也说不一定!”

    “器峰,战虎!”

    这时候,器峰的这名弟子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拿出来了自己的兵器,一双巨大的流星锤,直接朝着南浩的方向打了过来。

    战虎是器峰之中与老狼关系最为密切的一名弟子,眼看老狼已经成了半个废人,战虎怎么能够善罢甘休。

    “先天虚丹武者,没有想到器峰派出的弟子竟然还有这么弱的。”南浩没有想到,这开场的两名弟子竟然都是先天虚丹的武者,南浩也不想和这个人玩下去,直接一刀,斩了过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叫做战虎的器峰弟子竟然挡住了自己的这一击。

    “好大的力气,难怪你要叫做战虎!”

    南浩此时想起了自己之前看过的资料,其中就有关于战虎的描述。

    战虎,先天力大无穷,手持一副双子流星锤,先天虚丹武者的境界,不过就算是先天金丹的武者见到他也会头疼,其原因正是他这先天带来的力气。

    “可惜,你遇到的是我,既然你这么想要去陪老狼,那你们就去做个伴吧!”

    这时候,南浩动了,手持两把唐刀,直接朝着战虎的双子流星锤劈砍而过,身为先天土行之体的南浩,竟然爆发出了令所有人都惊叹的速度。

    “南拳奥义,唯快不破,南浩虽为先天土行之体,这南拳正好弥补了他速度上的缺陷,不过南浩竟然能够将南拳的奥义运用到刀法上,还真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叶雷十分赞许地看着南浩,他知道,在这光鲜的外表之下,南浩一定付出了比别人更多的努力。

    “南浩经常晚上一个人修炼武技,我们几个人之中,只有他是睡得最晚,起得最早的那个。”凤舞此时在叶雷身边说道,“也正是南浩的这份努力,带动起来了我们这些人的积极性,所以这些天我们才会这么努力。”

    “原来是这样,看到这家伙这么努力,我自己也不敢懈怠了。”叶雷说道。

    “你就陪着老狼一起离开衡山派吧!”

    此时,战虎的双锤已经碎了一地,和老狼一样,战虎的手脚筋也已经全部被斩断,七峰大比第一次出现了如此残酷的局面。

    “可恶,这一次你们还有什么话说,战虎可没有对你们下死手,你们竟然再一次废掉了我们的人!”幽河此时已经气红了眼,战虎和老狼是自己这边不可多得的战力,如今却被南浩废掉,七峰大比在天灵峰的挑战之后,还有其他主峰的挑战,这样一来的话,自己的实力可真的是大打折扣了。

    “之前老狼也说过了,拳脚无眼,更何况是我手中的刀剑,比武就是这样,如果你们不能接受的话,直接认输我们也没有意见。”

    “你们……”幽河此时已经乱了阵脚,“下一局,雷震,你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