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二十九章 变故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清风拂过,漫天尘土渐渐消散,叶仙儿和南浩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纵是尘土飞扬,二人身上却没有那般狼狈,先天罡劲将二人严实的包裹了起来,不过之前那强烈的碰撞还是让二人受了一点伤。

    “能承受住我最强的一击,仙儿你真的是很了不起,不过想必你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力量了吧。”南浩此时看着叶仙儿,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似乎已经胜券在握,两把唐刀更是收回了刀鞘之中。

    “轻敌,才是你失败的最主要的原因。”叶仙儿此时看着南浩,手中的梦璃剑剑尖轻点,一跃而起来到了半空之中。

    “九剑合一,这才是真正的凤舞九天落碧泉!”

    此时,九把飞剑竟然在半空之中合而为一,梦璃剑恢复了原样,剑身之上甚至迸发出了刺眼的红色光芒,直接朝着南浩的方向飞了过去。

    “这一局输的不冤。”叶雷此时看着二人的方向,嘴角微微翘起,脸上也流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采。

    “不可能,他是怎么做到的!”此时凤娇看着南浩,南浩的双刀还在刀鞘之中,可是叶仙儿的梦璃剑就这样停在了半空之中,无法前进分毫。

    “厚土玄龟镇,可并非是什么防御之法,没有想到南浩竟然能够做到这一步,这还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

    “怎么,厚土玄龟镇难道不是纯粹的防御之法么?”凤舞此时也很纳闷的看着叶雷,在她看来厚土玄龟镇是叶雷最强的防御之法,可是南浩所做的一切却完全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此时的南浩,手中仅仅拿着两把唐刀的刀鞘,然而在南浩的身边竟然出现了大量凸起的岩石,这些岩石并非散乱的排列,而是很有规则。

    “你们可研究过玄龟背后的纹理?”叶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这个世界上,凡是存在就必然有其因果,为什么玄龟背后的纹路是这个样子而非其他,其正是土行之道的奥妙所在,南浩,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领悟到这一步。”

    “叶雷兄弟,每次你修炼奔雷戟法的时候,我都在想,既然你能够做到,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在见识过你的厚土玄龟镇之后,我便没日没夜的研究这一招,终于有一天,我在万寿山看到了一只乌龟正在与一条蛇缠斗,毒蛇纵然有锋利的牙齿,也依旧拿这乌龟没有办法,此时我便发现这乌龟背上的纹路很是奇特,便有了我这一招,撼地荆棘。”

    “回来吧,仙儿,你输得的确不冤。”秋叶长老此时看着叶仙儿说道,“我也没有想到,南浩竟然会有这么强的防御力,这一招撼地荆棘并非是依靠他的力量对你进行攻击,这一招完全是借力打力,也就是说你输给了你自己的招式。”

    “秋叶长老果然高明。”叶雷此时看着秋叶长老,“长老,不知道您接下来派哪位弟子迎战呢?”

    “臭小子,叶仙儿的天赋的确很高,但是以她现在的实力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凤娇,接下来你就去会会天灵峰的师弟师妹们吧!”

    凤凰峰当初最为杰出的两名弟子,其中之一就是已经去了天灵峰的凤舞,而另外一位则是站在叶雷众人面前的凤娇了。

    “凤娇,没有想到第二场师父就让凤娇出战,难道说师父还有什么杀招么?”凤舞此时也很惊讶,凤娇虽然天赋较自己差一些,可是凤娇的努力程度却是自己远远不及的,这也正是凤娇能够得到秋叶长老赏识的原因。

    “凤舞师姐,此时你我已经是对手了,这一局我想和你一战,不知你可否同意呢?”凤娇此时看着凤舞说道。

    “抱歉,今天挑战凤凰峰并不需要凤舞动手。”叶雷此时看着凤娇说道,“不过我既然已经是凤舞的未婚夫了,这件事情就由我来代劳了,凤娇,我来接受你的挑战。”

    听到未婚夫这三个字的时候,江水柔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失落,不过这一抹失落却也还是稍纵即逝,并没有被人察觉。

    “叶雷你这样会暴露你的实力的!”凤舞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这一局还是我来吧。”

    毕竟还有两座主峰没有挑战,叶雷的实力越晚暴露对众人来说就越是有优势,可是此时叶雷竟然选择了替自己去比试,凤舞怎么可能同意。

    “放心吧,这场战斗还不至于让我用出全部实力。”叶雷此时看着凤舞,随后又走到了南浩的身边,南浩瞬间明白了叶雷的目的,手中的两把唐刀直接交到了叶雷的手中。

    “叶雷,你是不是有点太瞧不起人了!”凤娇此时看着叶雷,语气之中蕴含着一丝怒意,“众人都知道你最擅长的是你的奔雷戟,你这般做法实在是不将我凤凰峰放在眼里!”

    “凤娇姑娘息怒,叶某并非是对凤凰峰有何不尊重,而是叶某认为,这场比试用唐刀才是最合适的而已。”

    叶雷说完这句话之后,秋叶长老的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惊讶,没有想到叶雷小小的年纪竟然能够抓到这一点,凤凰峰的剑法以快闻名,叶雷如果使用奔雷戟这般长兵器的话定会吃亏,可是,在凤娇的面前,双刀可是吃不到任何好处的。

    “看招!”叶雷此时刚刚走过来,凤娇已经迫不及待的朝着叶雷的方向冲了过来,手中的长剑在半空之中划出了朵朵莲花,这一朵朵莲花看似无形,却是实打实的先天罡劲凝结而成,这也是专属于凤娇的招数,落日红莲。

    “长刀过处惊天变,落红无情散成花。”叶雷手中双刀出鞘,刀鞘却还立在地上,点点寒光直接朝着这一朵朵莲花划去,寒光逝去,唐刀已经回到刀鞘之中,与之前不同的地方就在于这朵朵莲花已经停在了半空之中。

    “他做了什么?”凤娇的心中此时充满迷惑,叶雷的速度很快,快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捕捉,可是刚刚那一抹而逝的寒光绝对是叶雷出手,可是叶雷究竟做了什么自己却全然不知。

    “散!”此时,叶雷口中仅仅说出了一个字,话音过后,之间凤娇划出来的朵朵莲花竟然开始渐渐消散,化成点点红光消散在半空之中。

    “这小子好快的刀。”秋叶长老此时看着叶雷,心中满是赞许,小小年纪能够做到这一步,实在是天赋异禀。

    “刚才发生了什么?”所有观战的人都傻掉了,在他们眼中,就是一抹寒光破掉了凤娇的落日红莲,可叶雷是怎么样发出这一抹寒光的,众人却全然不知。

    此时此刻,看到叶雷出招全过程的也只有秋叶长老一个人,而从秋叶长老眼神之中的赞许和惊叹之中,众人已经明白了什么。

    “叶雷,刚刚只是开场的小菜,接下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这时候,凤娇持剑直接朝着叶雷杀了过来,这一次并没有将先天罡劲化成莲花,而是实打实的剑招朝着叶雷攻了过来。

    “要的就是这样!”叶雷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自信的微笑,将唐刀直接拿起,带着刀鞘的唐刀直接朝着凤娇的方向迎了过去。

    观战席上,器峰和药峰的弟子也是很惊讶,惊讶的同时自己本身也出现了一丝担忧,这些弟子很多都在外围买了凤凰峰胜利,可是凤凰峰出师不利,他们的希望也只能付诸于凤娇的身上了。

    “林展,难道你还不去看看叶雷的战斗么?”此时此刻,药峰的三长老看着林展说道,“叶雷的实力可是不容小觑啊。”

    “师父放心,我定会击败此人,更何况就算是观战也毫无作用,叶雷根本就不会用出自己真正的实力,观战只会迷惑自己罢了。”

    “嗯,你说的没有错,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考虑到这些,林展,你现在已经开始冲击武侠后期境界了,一切都要小心啊。”

    “放心吧师父,这一点我很清楚,在做最后的决定之前,我是绝对不会突破到那个境界的,师父,我现在要去修炼了。”

    “好,你先去吧。”三长老满意的看着自己的这个弟子,从众多弟子之中脱颖而出,林展的天赋绝对不是天灵峰那些人能够媲美的,三长老为自己收到这样的一名弟子感到十分的骄傲。

    此时,凤凰峰之上,两个人的战斗正处于白热化阶段,凤娇的每一次进攻都被叶雷完美的化解,而叶雷手中的双刀还只用了一把,另一把刀则是纹丝未动。

    “少瞧不起人了!”凤娇心中的怒火已经燃起,叶雷这般瞧不起自己,被视作天之骄女的凤娇怎么能忍下这口气。

    “叶雷这家伙,直接解决了不就完了,何必大费周章。”何武此时看着叶雷,十分无奈的说道,“这家伙不是在偷学凤凰峰的武技招数吧。”

    “你这家伙还真是乌鸦嘴!”叶雷心中暗自骂了何武一声,自己本来是想要在这里偷学一部分凤凰峰的武技的,可是何武这家伙竟然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了。

    “臭小子,偷学武技都偷到我凤凰峰了!”秋叶长老此时很是不满的看着叶雷,但是现在正在比试,她也不好发飙。

    “这下子可算是有好戏看了。”此时此刻,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秋叶长老那已经黑掉的脸,众人知道叶雷这家伙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叶雷,你还真是大胆啊!”凤娇此时看着叶雷,“这下子师父可不会放过你了!”

    “看来我有必要提前结束这场比试了。”

    叶雷也是很无奈,本来自己是想要多学习一些这个世界的武技的,自己现在所涉猎的武技也仅仅是天灵峰记载的典籍,想要了解多一点的武技只有两种方法,一种就是常规的用自己的贡献值去换取,可这样的话速度极为缓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换出来一部顶级秘籍,至于这第二种方式,就是偷学了。

    “是时候结束了,幻樱落日斩!”

    这时候,叶雷手中的双刀此时只剩下了一把,另一把刀则是回到了南浩的手中,如今已经时值深秋,天空之中竟然出现了点点樱花,观战的衡山弟子无一不是啧啧称奇。

    “樱花,怎么会出现樱花,叶雷是怎么做到的!”

    同时观战的还有风岑,一直将叶雷视为自己对手的他,在看到了叶雷用出这一招的时候除了惊讶之外,自己也意会到了一点,那就是自己这辈子已经失去了追逐叶雷脚步的资格,叶雷在和自己战斗的时候尚未用出这般力量,自己都败于叶雷之手,这叶雷的实力究竟强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樱花飘落,看似娇艳的樱花实则暗藏杀机,樱花飞过凤娇的身边,一道伤口瞬间出现在凤娇的右臂之上,一道鲜血流瞬间飙出。

    “适可而止吧。”秋叶长老此时直接来到了凤娇的身边,点中了凤娇的几个穴位之后,凤娇手臂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

    “这个世界竟然也有点穴之法!”叶雷很惊讶,本来自己认为这个世界上对于穴道是没有什么研究的,可是从秋叶长老的点穴之法来看,似乎并非如此。

    “这一战,我们凤凰峰输了。”秋叶长老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叶雷,你们可以接着挑战器峰了。”

    “长老,我们还没出场,怎么就认输了!”这时候,凤凰峰的弟子似乎有些不满的说道,“我们还能打!”

    “就算是你们一起上也不是这小子的对手,你们难道没有发现这小子在和凤娇战斗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用出全力么!”

    秋叶长老此时怒视着自己的弟子,随后又看向了叶雷。

    “叶雷,我凤凰峰认输,不过你既然敢选择用这种方式偷学我凤凰峰的功法,你的胆子还真的是不小啊!”

    “秋叶长老,叶雷并非是有意为之,欲克敌必先知己知彼,也就是说我想要战胜凤娇,就必须先了解凤娇的战斗方式,所以弟子并非是在偷学,而是在寻找破招之法。”

    “这小子说的也有些道理啊。”

    “胡说,这小子的实力完全在凤娇之上,根本就不用研究凤娇的战斗方式,这家伙就是在扮猪吃老虎,偷学人家的武技。”

    这时候,人群之中出现了一些议论之声,而秋叶长老和叶雷的目光却一直没有分开过。

    “叶雷,你还有什么话说。”秋叶长老看着叶雷说道,“你也听到了,以你的实力基本上是完虐凤娇,可你却还在这里找这种烂大街的借口,你认为你能躲得过去么!”

    “秋叶长老既然这样说的话,叶雷无话可说,任凭长老发落。”叶雷此时也是无奈,但是叶雷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赌秋叶长老不会严惩自己,自己是凤舞的未婚夫,是天灵子的得意门生,秋叶长老就算是惩罚自己也不会下狠手。

    “好,如此爽快,你还算是个男人!”秋叶长老看着叶雷说道,“叶雷,你受我三掌,此时就算罢了,你看如何?”

    “叶雷失礼在先,任凭长老发落!”

    叶雷没有说什么,此时众目睽睽之下如果自己躲过此劫,先不说药峰,单单是器峰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再加上自己之前和器峰之间的恩怨,总会出现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哈哈,这小子死定了,秋叶长老的三掌,如果这小子还能站着都是奇迹了!”这时候,众弟子之间议论纷纷,似乎都在关心叶雷是否能够站着离开。

    最为甚者就是器峰的弟子,刚刚的赌局已经让自己赔了很多的钱财,这一盘新开的赌局无疑是自己捞回本钱的契机。

    “什么!师父手下留情啊!”凤舞听到这番话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自己师父是什么样的实力她是最清楚的,别说三掌,就算是秋叶长老三成功力的一掌叶雷都难以承受的。

    “好,叶雷愿受长老三掌!”叶雷此时看着秋叶长老,并没有多说什么,这一次是自己理亏,解释的太多更显得虚伪。

    “好,叶雷,受我第一掌!”

    这时候,秋叶长老双手化风,虽然没有先天之力迸发出来,但是拳风之上的杀气已经足够让所有人震惊了。

    “嘭”的一声闷响,秋叶长老的一掌直接打在了叶雷的右胸之上,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掌,就算叶雷之前心里有所准备,可是这一掌蕴含的强大力道却也让自己的五脏六腑受到了强大的冲击。

    “噗”的一口鲜血喷出,叶雷竟然直接飞出了三米多远,凤舞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手指甲已经嵌入手掌之中却也是全然不知。

    “叶雷!”江水柔此时直接跑到了叶雷的身边,但是叶雷右手一挡,示意江水柔不要靠前。

    “前辈,还有两掌!”叶雷此时艰难的站了起来,嘴角的鲜血还在一滴一滴的流淌,叶雷很勉强的走到了秋叶长老的面前,准备迎接秋叶长老的第二掌。

    “小子,刚刚那一掌我只是用了两成的功力,接下来的两掌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秋叶长老看着叶雷说道。

    “请长老赐掌!”叶雷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坚毅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