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二十七章 风岑突破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风兄,一战否?”叶雷此时看着风岑,双眼之中没有任何挑衅的味道,只是简单的看着风岑,而风岑这边看着叶雷,却是无奈的笑了一笑。

    “叶雷兄弟,你明知我不是你的对手,为何又要找我一战呢?”

    风岑说到这句的时候,心中也是有些无奈,但是,在他心中更多的还是一种渴望,他也很希望自己能够和叶雷战斗,因为他很想知道自己和叶雷之间究竟有多大的差距,自从鸣凤草一事之后,叶雷的事迹几乎是传遍了整个衡山派,完成鸣凤草任务,相当于是完成了衡山派多年的未完成的一个任务,虽然任务的难度等级是比较低的,但是多年都没有人完成,叶雷却完成了,这虽然不能够说明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这叶雷的身上还是有着很多的秘密存在的。

    “风岑,你就去吧!”这时候,天玑子看着风岑笑着说道,“你虽然不是叶雷的对手,但是这一战你的收益绝非是战斗经验而已。”

    天玑子活了这么多年,也算是阅人无数,再加上叶雷的心思也很是明显,叶雷想要帮助风岑提升实力,这种机会对于风岑来说无疑是一份机遇,虽然叶雷并非是什么绝世的强者,但是能够得到莫问天的青睐,这叶雷绝非是等闲之辈。

    风岑也是有些无奈,不过师命难违,天玑子是整座天机峰的话事人,天玑子的话谁敢不从呢?就算是硬着头皮也要上啊。

    想到这里,风岑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来到了叶雷的面前,而叶雷此时也是极其的严肃,将自己手中的奔雷戟复原之后,站在原地看着风岑。

    “叶雷兄弟,我这算是应战了吧。”风岑有些无奈地说。

    “风兄,上次一别之后,你应该有了很大的进步吧。”叶雷笑着看向风岑,“就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的进步究竟有多大吧!”

    “真是可笑,风岑就算是进步再大,他还能比张顺师兄还强?”这时候,天机峰的弟子之中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但是叶雷却并不在意,只是冷静的看着风岑。

    “叶兄弟,你这是何必呢?”风岑此时很无奈,叶雷此举无疑是将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天机峰这一辈最强的弟子都已经输掉了,但是自己却得到了和叶雷单独作战的机会,而且叶雷的目标似乎还是自己。

    “没有什么,我听说风兄你喜欢用剑?我这里新研究出来了一套剑法,不知道风兄有没有兴趣?”

    这时候,叶雷放下了方天画戟,而是从江水柔的手中取过了残月剑,长剑出鞘,寒光显现,残月剑曾经是一柄杀伐之刃,剑刃之上血气纵横,但是在叶雷手上,这把残月剑似乎是见到了自己的克星一般。

    “怎么会这样?”江水柔此时也很不明白,为什么残月剑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残月剑本是杀伐之剑,但是很不巧,这叶雷身上的杀伐之气比残月剑还要浓郁,还要深沉,你自己看,残月剑此时在颤抖!”

    天玑子举手一指叶雷手中的残月剑,众人清晰的看到,残月剑此时竟然出现了一丝丝的悲鸣。

    “水柔,残月剑不会有什么事的,你放心吧。”这时候,凤舞来到了江水柔的身边,拍了拍江水柔的肩膀说道。

    “没有错,毕竟那是叶雷啊,我们的兄弟怎么会伤害你的残月剑呢!”何武此时看着江水柔说道。

    “我不是在担心残月剑,我是不明白一件事情,前辈说叶大哥身上的杀伐之气更加浓郁,难道说叶雷大哥的双手上沾满了鲜血么?”

    “哈哈哈。”这时候,天玑子大笑了起来,在他面前站着的都是衡山派这一代最有天赋的几个娃娃,作为曾经天灵峰的弟子,天玑子对这些弟子自然有着亲切的感觉。

    “所谓杀伐之气,并非是手上沾了多少鲜血,或是你杀了多少人所积累的煞气,气分阴阳,杀伐之气也是如此,其中煞气与戾气为阴,这两种气会潜移默化之中改变人的性格,但是叶雷这小子就完全不同了,叶雷这小子的杀伐之气属阳,乃是至阳至刚之气,而残月剑之上附着的是你师傅当年杀人留下的戾气,当遇到叶雷身上的杀伐之气的时候,自然会有些畏惧。”

    “原来如此,没有想到这杀伐之气竟然还有阴阳之说。”

    听了天玑子的解释之后,众人对于杀伐之气也多了一份新的理解,此时此刻,一阵微风吹过,叶雷手中的残月剑也随着风逐渐舞动了起来。

    剑随风动,剑影所过之处,空间竟然出现了丝丝的震动,看似缓慢的残月剑,竟然出现了与空气摩擦的尖锐之声,这一举动让风岑的脸色为之一变。

    风属性,叶雷所用的这一套剑法无疑是风属性的剑法,而风岑对于风属性本来就有了一份理解,可是,在叶雷的面前无疑是小巫见大巫了。

    风岑此时也不敢怠慢,随即取出了自己随身的长剑,风岑的长剑也算得上是宝物,整体都是由青金石打造的长剑,完全没有任何缝隙,完全是由一块青金石打造雕刻而成,剑柄之上雕刻着的乃是凤凰之子,号称是凤凰之下速度第一的金翅大鹏鸟。

    “好宝贝,没有想到这天机峰竟然会有这种好兵器!”

    此时,观战的众人之中自然少不了器峰的长老,天灵峰此时已经打到了天机峰,而且气势如虹势不可挡,一旦攻破了凤凰峰的话,很快就会轮到器峰了,再加上器峰当初与叶雷还有一些恩怨,器峰的长老定会有些重视。

    虽然器峰的长老也在人群之中,但是整场关注的焦点还是在叶雷与风岑的身上,叶雷手中的残月剑化成一道道剑影,每道剑影都会带出一道道剑气,剑气所过之处,树叶全部被斩成两半,而这还仅仅是剑影。

    “剑影怎么能够有这般威力?”风岑此时很不解,叶雷所用的剑法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而且在剑影之上竟然还附着着剑气,这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风兄,你仔细看好了,这是剑影么?”叶雷此时看着风岑,嘴角微扬,手中的残月剑放慢了一些速度。

    这一次风岑看得很清楚,那哪里是什么剑影,那分明是叶雷用极快的速度挥舞出来的残月剑,每一道都是实打实的存在,只不过因为速度的原因变成了一道道剑影。

    “叶兄好手段,不过我也是不会认输的!”

    这时候,风岑提起长剑,修炼风属性的武者本来就擅长速度,手中长剑直接朝着叶雷刺了过来,风岑并没有隐藏实力,对付叶雷的话,隐藏实力无疑是自寻死路。

    “先天罡劲都用出来了,风兄你这又是何必呢。”

    叶雷此时也是有些无语,他没有想到风岑竟然用了自己的全力,自己虽然比风岑高了一个境界,但是叶雷并不想要伤到风岑,这样一来的话,困难似乎就变大了。

    “你这还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风兄,刀剑无眼,得罪了!”

    叶雷没有办法,手中的长剑不断化解着风岑的招式,不管风岑的招式如何的强劲,在叶雷的面前似乎都像是击中了一块弹簧一般。

    “太极剑法!”江水柔此时看着叶雷,现在她才明白叶雷从自己借走残月剑的目的,叶雷不仅仅是想要帮助风岑,同时也是想要帮助自己更深刻的理解太极剑法。

    “你这家伙,这时候还不忘了沾花惹草!”凤舞看着江水柔的样子,心中虽然闪过了一丝不快,但是看着叶雷如此认真的样子,这丝不快又很快消失了。

    “这家伙就是这样,嫂子你可别介意啊!”何武此时看着凤舞,调侃道,“不过嫂子你可要看住这个家伙了,这家伙天赋这么好,以后万一三妻四妾的我们可拦不住啊。”

    何武说完这句话之后,本来紧张的气氛瞬间变得缓和了不少,不过叶雷在修炼了《易筋经》与《洗髓经》之后,自己的五感变得十分的敏锐,何武说的这些话自然也是听的很清楚。

    “你这家伙……”叶雷没有想到,何武竟然会说出这番话,但是就在这个空档的时候,风岑似乎找到了一丝机会。

    “何武,你这家伙我饶不了你!”叶雷此时无奈的防守着风岑的进攻,本来自己就没有伤害风岑的打算,但是现在看来,自己完全是想多了,这边有何武这个家伙在,任何奇葩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叶雷此时化攻为守,不断化解着风岑的进攻,但是风岑的进攻速度也开始慢慢的缓和了下来,很显然,刚才的进攻消耗了风岑不少体力。

    “风兄,看来是时候结束这场战斗了!”叶雷无心恋战,自己出手越多,被别人分析的越为透彻,在这场战斗开始之前,自己已经感受到了凤凰峰,器峰还有药峰的人的气息,虽然自己的底牌并不是这套剑法,但是江水柔还是要用到这套剑法的。

    “风兄,这是我最后一招,枫影苍澜!”

    这时候,剑影变得更多了,在攻击的同时,对手也没有任何攻击自己的机会,在风岑看来这完全是一套攻守兼备的剑法,凭借自己的力量完全没有办法打破这道防线。

    “这小子真的是人么?”天玑子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这小子对风属性竟然有这番理解,不过我听说这小子是五行之体啊,怎么这风属性还有些涉猎呢?”

    “我输了。”

    风岑不敌叶雷,不过这也是在天玑子意料之内的事情,同期之人,能够和叶雷一比的也只有那药峰的林展了。

    “叶雷,你来一下。”天玑子此时看着叶雷,随后将叶雷带到了天机峰的大殿之中,紧接着,天玑子驱散了殿内所有的人,殿中只剩下了叶雷与自己两个人。

    “叶雷,之前听说你是五行之体,可我从未听说过五行之力之中还有风属性着一种啊。”

    天玑子此时看着叶雷,似乎是想要得到什么答案一般。

    “前辈,您之前也说过了,杀伐之气分阴阳,那我们修炼的这些先天罡劲难道就没有阴阳了么?”叶雷说道,“不管是什么样的力量,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而世间万物也是根据这五种最基础的力量才能够稳固,可以说这世界上所有的力量都是从这五行之力之中进化而来,风属性也是如此。”

    “你这番话说给别人或许会有人相信,但是对于我来说,你认为你的说辞能够说服我么?”天玑子此时面色不善的看着叶雷说道,“天灵子那家伙就是这么教徒弟的?”

    “前辈,我并没有骗你。”叶雷此时看着天玑子说道,“世间万物之间都有着不同的联系,正所谓佛修来世,道修今生,不过归根到底,他们修炼的都是因果二字,凡事有因必有果,存在就一定有着存在的道理,您又何必纠结呢?”

    “好一个存在就一定有存在的道理!”天玑子此时笑着说道,“如果当年你和我们一起修炼的话,现在的衡山之主绝对不会是尉迟啊。”

    叶雷并没有说什么,不过,叶雷的双眼之中却是充满了疑惑。

    “你一定想问,为什么我说当年我们一起修炼吧。”天玑子此时笑着说道,“如果真的论起来的话,这七座主峰的长老原来都是天灵峰的弟子。”

    “什么!”叶雷此时震惊了,七座主峰的长老竟然是师兄弟,而且最让人震惊的事情是,这七位长老竟然都是天灵峰的弟子。

    “你没有听错,事实就是这样的。”天玑子笑着说道,“很多事情你师傅会和你说的,现在你可以离开了,不过小子,过刚则易折,这是我给你的一句忠告。”

    “多谢前辈厚爱。”叶雷作揖之后,直接离开了。

    随后,叶雷很快就回到了众人之中,而此时,众人的焦点全部都在风岑一个人的身上。

    “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看看风岑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风岑盘膝而坐,手中的长剑不断的挥舞,而且每一次挥舞,都会出现一道剑影,不过与叶雷的剑影不同,风岑的剑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细小的罡风。

    “看来风兄即将突破了。”叶雷此时笑着看向风岑,“虚丹碎,金丹成,看来风兄在之前一定是感悟到了什么。”

    “感悟到什么?我们什么感觉都没有啊!”何武此时看着叶雷说道,“我说大师兄,你这算不算是有点偏心?”

    “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叶雷此时看着何武,平静地说道。

    “什么?难不成今天晚上有大餐?”何武看着叶雷,语气之中还有着一份调侃的气息,最为吸引人的就要数何武眼中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眼神了。

    “你这家伙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叶雷无奈地说道,“你们也好好看着吧,突破先天金丹的过程并非是那么简单的。”

    紧接着,风岑的身边竟然出现了一道道小小的旋风,没一道旋风之中都有带有着一点点的风沙,旋风越来越大,沙土很快就将风岑围了起来。

    “这小子还真是抠门,突破金丹还不允许别人看一下么?”何武笑着说道,不过话虽如此,何武看得倒是比所有人都要认真。

    旋风越来越大,不过在风岑身体的中心,有一块地方是完全没有任何的灰尘存在的,很显然,这个范围就是风岑的安全范围了。

    “突破的时候就是要一往直前,这样顾虑的话,何时才能突破呢?”

    这时候,叶雷手中出现了一杆长枪,正是之前取下了月牙刃的方天画戟,与此同时,长枪之上出现了一道道青光,青光直接朝着沙尘飞了过去,瞬间,仅仅是弹指一挥之间,风岑身边的沙尘竟然不见了,不过风力却是没有丝毫的改变。

    “罡风入体!”

    这时候,所有的罡风竟然都听从了叶雷的,命令,一道道罡风透过风岑的身体,直接打到了风岑的身体之中。

    “此时不碎丹,更待何时!”

    这时候,天玑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听到了天玑子的声音之后,风岑也是彻底的沉静了下来,手中的青金长剑直接化成一道流光,朝着自己的虚丹刺了过去。

    丹碎,刚刚凝结不久的先天虚丹此时已经完全在风岑的丹田之中碎裂开来,不过在这些碎掉的先天虚丹的周围,一颗青金色的金丹漂浮在风岑的丹田之中。

    “多谢师父,多谢了,叶雷兄弟!”

    风岑此时看着叶雷,自己的这两次突破都与叶雷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每一次都是境界上的大跨步。

    “风兄,当初我们两个算是不打不相识,这一次就算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赔礼了!”叶雷此时看着风岑说道。

    “一个巴掌拍不响,错不在你,其根本还是我的原因,不是么?”

    这时候,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而这一次战斗也在这片欢声笑语之中结束了,不过在这个时候,还是有人不太平静。

    “奇怪的剑法,还知道很多关于先天的事情,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

    这时候,器峰已经炸开了锅,虽然说都让弟子在天机峰的盘口上多买了一些,但是自己也在叶雷的身上压了三百文。

    “不用休息了,我们直接挑战凤凰峰!”叶雷此时看着众人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