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二十六章 一战定胜负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话说当年,凤舞与庞燕二人是结伴来到衡山派,但是凤舞是先天水行之体,而庞燕的体质就稍微普通了一些,所以当时秋叶长老直接留下了即将前往天玄峰的凤舞,而庞燕却是没有了这份幸运,只能在天玄峰做一名普通的弟子。

    但是在庞燕的内心之中还是有一股劲,她很不服气,凭什么就因为体质上的差距就决定了两个人的待遇,所以这些年来庞燕一只很努力,凤舞如果用一个时辰来修炼,那庞燕就会用五倍的时间去修炼,而正是因为这些年的不断努力,才有了庞燕今天的实力,天玄峰年轻一辈之中的大师姐也是实至名归。

    “凤舞姐姐,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吧。”庞燕此时看着凤舞,眼神之中更多的是兴奋,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为了这一天,她五年的时间里面几乎都在准备,为的就是与凤舞一较高下。

    “是啊,上一次见面还是三年前吧。”凤舞看着昔日的姐妹心中也是一阵感慨,当年的两个人是无话不说的姐妹,但是现在凤舞却看不懂庞燕的心思了。

    就在说话的同时,庞燕这边已经取出来了自己的兵刃,一把长剑,无论是柔韧度还是锋利的程度都是兵器之中的上品。

    “白莲剑,你竟然能够得到白莲剑,庞燕妹妹,难道说你已经成了天玄子前辈的真传弟子了么?”凤舞此时惊讶的看着庞燕手中的白莲剑,十分不解的问道。

    白莲剑,得名于剑柄之上的一朵白色莲花,剑起之时,剑柄之上的白莲花仿佛在随剑而动一般,实乃是不可多得的兵刃。

    “庞燕现在已经是我的真传弟子了。”天玄子说道,“我天玄峰的弟子之中,天赋异禀的只有少数,论天赋,我们可能比不上别的主峰,但是轮努力的程度,这些孩子绝对要超过那些所谓的天才武者,他们能够走到今天,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可能在深夜你们已经憨憨入睡,可这些孩子却依旧在修炼,为的就是要缩短你们之间的差距。”

    天玄子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群众之中没有一丝嘈杂,所有的人,不管是擂台之上的凤舞与庞燕二人还是台下的叶雷等人,都在认真的听着天玄子说完每一个字,同时,天灵峰的弟子们也对天玄峰的弟子有了新的看法。

    “既然如此,作为昔日的姐妹,作为对你的尊重,无论如何我都要拿出全力和你战斗了!”凤舞此时取出了自己的兵刃,一把很普通的长剑。

    “姐姐,这就是你说的你要与我全力而战?”庞燕此时有些愤怒,身为天玄子真传弟子的她自然知道凤舞的兵刃是什么,但是现在凤舞竟然拿出了这么普通的长剑,这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我现在已经是天灵峰的弟子了,又怎么能够使用凤凰峰的兵刃呢?”凤舞此时看着庞燕说道,“我现在的兵刃就只是这把长剑,庞燕妹妹,准备接招吧!”

    说时迟那时快,凤舞这边话音刚落,长剑却已经化成一道流光直接朝着庞燕刺了过去,先天水行之体的凤舞并没有发挥出水行之道的特点,反而是看起来有些急躁。

    “刚上来就想要一击必胜么?”庞燕此时笑了笑,“你还是有点天真啊,姐姐!”

    庞燕虽然说不是什么天才体质,但是庞燕修炼的乃是很罕见的木属性的剑法,五行之道,木克水乃是天地定论,至今无人打破。

    庞燕手中的白莲剑不断的挥动,将凤舞的招式一一化解,但是凤舞似乎没有在意这些事情,手中挥剑的速度丝毫没有减慢,而且正好相反,凤舞的速度似乎变得更快了。

    “这妮子上来就想要赢,实在是有些着急了。”天玄子有些可惜地看着凤舞,可是当他的眼神飘到叶雷这边的时候,天玄子却有些惊讶了。

    凤舞的招式虽然被一一化解,但是在天灵峰这边却丝毫没有担心的迹象,即便是修为稍微低一些的弟子,眼神之中出了自信之外似乎没有别的情绪流露出来。

    最让天玄子惊讶的还是叶雷,叶雷此时竟然直接离开了擂台,直接找南浩和柳一龙二人喝茶去了。

    “为何会这样,现在凤舞可是处于下风啊,这些人的信心都是从哪里来的呢?”

    “天玄子前辈请不要惊讶,这场比试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何武此时也很无奈的看着叶雷,叶雷这家伙把自己扔在这边,自己却过去喝茶,实在是太不仗义了。

    而此时,虽然凤舞的招式被一一化解,但是在不断的防守之中,庞燕却开始显得力不从心了。

    “怎么会这样,修炼木属性剑法的庞燕竟然会被这中水属性的剑法消耗成这个样子!”天玄子此时很惊讶,他很难想象到五行相克竟然会被化解。

    “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但是凡事没有所谓的绝对,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五行属性之间也是同样的道理。”

    这时候,叶雷放下手中的茶杯,来到了擂台这边。

    “木属性的确是对水属性有些压制力,但是,如果说用小树苗去硬撼滔天的巨浪,您认为这与五行相克还有联系么?”

    “你的意思是凤舞现在的实力就好像是滔天的巨浪。而庞燕和她比起来就好像是小小的树苗?”天玄子的脸色微变,毕竟是自己的真传弟子,被人这么说还是有些不开心的。

    但是,尽管天玄子有些不开心,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还是让他不得不承认了这个事实,在凤舞接连不断的进攻之下,庞燕还是没有撑住最后一道防线,直接被凤舞的剑气击倒在地。

    而凤舞在最后一刻也是收回了一些力度,不然的话此时的庞燕早就已经断掉了三根肋骨,无法动弹了。

    “没有想到,这么长的时间了,我们之间的差距不但没有缩小,反而被你拉开了。”庞燕此时有些失意的说道。

    “庞燕,你能够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天玄子此时看着庞燕说道,“你现在不过是武侠初阶,能够在一个武侠中期的武者手中坚持这么久的时间,你已经很不错了。”

    当天玄子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震惊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凤舞竟然已经是一名武侠中期的武者。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在秋叶那里的时候还只是武侠初期,没有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你竟然能够再度突破,天灵子这家伙真是有一套。”

    “好,既然如此的话,我天玄峰认输了!”天玄子这话说的很慷慨,仿佛这场比试根本就不算什么一样。

    不过这些人之中,这七座主峰的峰主才真正的了解天灵峰的可怕,毕竟自己当年就是天灵峰的弟子。

    天灵峰胜利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其他的主峰,而与此同时,更为震撼的消息也传了出来,天灵峰要在三天之后直接挑战天机峰。

    “该来的总是要来,不是么?”天玑子此时看着座下的风岑,风岑眼中的充满了兴奋,似乎是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一般。

    “三日之后,天灵峰将会来我们这边,我们万万不可以懈怠,知道了么!”天玑子此时看着自己座下的弟子们,十分严肃地说到。

    不过天灵峰与天玄峰一战的战果却是传遍了整个衡山派,在面对最弱的天枢峰的时候,天灵峰似乎还付出了一点代价,但是在面对天玄峰的时候,除了有些体力上的透支之外,根本就没有人受什么重伤,就算是透支最严重的南浩,一天的时间里面也已经恢复了原样。

    “天灵子,你说你这样做不是很多余么?”此时,衡山派的主峰之上,尉迟敬德看着天灵子说道。

    “这几个小家伙平时都是一副我是天才,谁也比不上我的样子,如果不是叶雷这小子给他们的压力,这些家伙早就飞上天了!”天灵子说道,“这样也好,在战斗之中锻炼自己,也算是给这些小家伙的训练了。”

    “拿七峰大比来作为弟子的训练,你这个老师还真是奢侈啊!”尉迟敬德此时无奈的说道,“不过,叶雷这个小子却是奇怪得很,能够在先天金丹的境界击杀七鳞蛇皇,这小子修炼的到底是什么武技?”

    “当年那位前辈留下来的传承选择了他,看来这份传承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修炼秘典啊!”天灵子说道。

    “难不成你也想修炼那必死的玄功?”尉迟敬德说道,“如果不是那位前辈选中的传承者,修炼这门功法的结果只有死亡不是么?”

    “哈哈,我们已经修炼到了这个境界,现在就算给我们能够成为天帝的功法也是无济于事,我们的道路已经走到了现在,除非是佛门那些家伙的转世神功,或许还有些机会,单凭我们根本没办法做到,不是么?”

    “不过也真是奇怪,佛门的那些老秃驴竟然能够想出来这么奇葩的功法,先修炼两百年,然后转生重修,虽然保留前世的境界,但是却可以修炼更好的功法,这还真是厉害。”

    “凡事有利有弊,这都是成正比的,他们的那个什么狗屁神功最然能够转世重修,但是成功率却不到一成,肯这样做的僧人也都是那些实力一般,无法前进的废材,就算是他们转世重生,保留了前生记忆的他们又能走到多高呢?”

    “哈哈,你这家伙,如果被佛门听到你的话非得上门找你不可!”尉迟敬德此时看着天灵子,“下一战是天机峰,难道说你不去看看么?”

    “如果打到天机峰就需要我露面的话,这些家伙就没有必要在我天灵峰上浪费粮食了。”天灵子此时看着尉迟敬德微笑道。

    三日之后,天机峰之上,参与七峰大比的七名弟子很早就来到了场地之中,并且开始了闭目冥想,过了一阵子,叶雷等人也来到了这边。

    “风岑兄,昔日一别,没有想到这一次你竟然成了天机峰队伍之中的一员。”

    这些人之中,叶雷最熟悉的就是风岑这名老友了,两个人不打不相识,如今已经成为了关系十分要好的朋友。

    “叶雷兄弟,还是你的修炼速度让人惊讶啊!”风岑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当初的我或许还能够和你过上几招,但是现在估计你已经可以秒杀我了吧!”

    “师弟,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这时候,风岑身后走出来了一名体型之分魁梧的弟子,这名弟子在众多弟子之中脱颖而出,十分显眼,很明显这就是天机峰的带队的弟子了。

    “在下张顺,这一次的队长,叶雷队长,请!”

    张顺直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而叶雷也直接跟随着张顺来到了擂台这边。

    “叶雷兄弟,刚才我风师弟对你的评价竟然如此之高,弄得我现在就想和你交手了!”张顺此时看着叶雷,双眼之中战意十足,双眼如豹的张顺看起来十分的好战,而他的字里行间之中也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

    “既然如此,那就一局定胜负了!”叶雷此时看着张顺说道,“而我就满足你这个小小的请求,你看如何?”

    “这……”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张顺这边却是有些支吾了起来,毕竟自己仅仅是一名队长,自己还是没有办法代表天机峰的。

    “你就去吧!”这时候,天玑子的声音传了过来,“如果说连你都打不赢叶雷的话,凭着凤舞就能击败我们所有人了。”

    就好像是天玑子说的那样,凤舞现在已经是武侠中期的武者,想要击败这些人实在是轻而易举,而叶雷提出的要求只是与张顺一战定胜负,张顺现在是一名武侠初阶的武者,而叶雷不过是初入金丹,不管怎么看这个方式对自己来说都是合适的。

    可是,众人却不知道,这只不过是天玑子不希望自己的弟子受伤才同意的这个意见,叶雷能够击杀七鳞蛇皇,即便是对于武圣来说也有些难度,但是叶雷竟然完成了,这说明叶雷的实力并不能够按照境界来计算。

    “好,张顺定会尽力而为!”

    张顺此时可不知道天玑子的想法,在他看来,天玑子是在给自己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这样的机会又怎么能够放过呢。

    这时候,张顺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兵刃,一杆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红缨枪,但是在这红缨枪的枪头处,似乎有些不一样的东西。

    “原来你的兵器是枪,好,那我就用枪跟你打!”

    这时候,叶雷拿出了自己的奔雷戟,奔雷戟的枪头是可以拆卸的,不仅方便携带,对于叶雷来说也方便了不少。

    此时,叶雷将奔雷戟枪头旁边的月牙刃拆下,一杆方天画戟此时竟然变成了一杆长枪,就连天玑子也对这杆兵器感到十分的好奇。

    不管是方天画戟还是长枪,都是叶雷前世都十分喜欢的兵器,只不过是方天画戟相对来说比较均衡一些而已。

    “这么说你是不准备用全力和我比试了?”张顺知道,叶雷最强大的就是这一手方天画戟,但是叶雷在面对自己的时候竟然选择了长枪,这让张顺有些不满。

    “如果你能够战败我,我自然会用出全力,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没有这个必要。”叶雷此时认真地说道。

    “可恶,看枪!”张顺此时已经完全将叶雷的话看成了一种挑衅,叶雷的话语在他看来完全就是狂妄自大的表现,作为天机峰真传的张顺,心中本来就有些桀骜,再有叶雷的这般“挑衅”,心中自然有些不爽。

    “师兄输了!”风岑此时看着张顺,有些无奈地说道。

    “风岑,你师兄还未开打,你怎就知道他输了呢?”天玑子看着自己身边的风岑,微笑着说道。

    “过刚则易折,在面对叶雷的时候,绝对不能够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否则的话,吃亏的永远会是自己。”

    看着风岑如此认真的样子,天玑子点了点头,十分赞许的看着风岑。

    “看来烈火真的是找到了一个好弟子啊!”天玑子说道,“你说的没有错,在张顺的情绪发生变化的时候,他已经输了。”

    而张顺却不知道这边已经得出了结论,他自己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战斗之中了,不过,不管自己怎么进攻,叶雷都能够完美的躲过去,而且还都是和自己擦肩而过,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就能够伤到叶雷。

    “可恶,你难道不敢和我正面向对么?”张顺此时很气愤,叶雷并没有主动发起进攻,而是一直在躲避着张顺的攻击,而且每一次都要擦边而过。

    “彻底输了,师兄的节奏完全乱掉了!”风岑此时看着擂台上的张顺,有些感慨道,而且很快就按照风岑的预测走向了结局,张顺完败。

    “既然如此,按照刚才的约定,这一次的胜利者是……”

    “等一下,赢得这场比赛并非是我最终的目的!”这时候,叶雷的眼睛转移到了风岑的身上,“风兄,一战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