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二十五章 有剑无名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叶雷没有想到,心意相通这种事情竟然真的存在,而且此时就在自己的面前发生了,自己之前听说过,如果是孪生兄弟的话,两个人之间很有可能产生心灵感应,但是叶雷没有想到,自己面前的这四个人竟然都是如此。

    “叶雷,没有想到你能够猜到这一点,真是佩服。”

    天玄子此时看着叶雷,眼角之中竟然流露出来了一丝欣赏。

    “你说的没有错,这四个人在出生的时候本来是连体婴,先天四个人连体,就算是我们也是闻所未闻,在我们衡山派圣手的医治之下,这四个人成功的分开了,但是也正因如此,这四个人才有了这样的能力,如果是他们一起和敌方作战的话,他们的战斗力可不仅仅是四个同阶的武者能够比拟的。”

    天玄子话虽这么说,但言外之意就是我们这边就是这么赖,我们一个人相当于上了四个人,就看你们怎么办。

    江水柔这边也是头疼得很,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碰上了这么难缠的对手,但是这个时候,叶雷的声音却传到了自己的耳中。

    “既然他们的心意相通,那就让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不就好了?”

    “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可是反过头一想,想要蒙蔽这些人的眼睛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再加上自己是擅长的是金行之道,对于隐蔽这些东西又是极其不擅长的。

    “水柔,对面虽然有四双眼睛,但是战斗的毕竟只有一个人,只要你的动作够快,即便他们有四双眼睛也跟不上你的速度。”

    和江水柔想的不一样,叶雷的方法是要以速度取胜,这四兄弟虽然心意相通,但是相互之间传达讯息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只要速度够快,超过了这个时间的话,那么就一定能够克敌制胜。

    “速度,好,那就只能这样了!”

    随后,江水柔直接举起了自己的残月剑,剑光如水,犹如在点点绢丝之中起舞,江水柔自己也跟随着这个节奏舞动了起来。

    “水柔真的很像她。”当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的时候,叶雷整个人也有点傻住了,江水柔的舞姿,和前世的山猫简直一模一样,这又不免让叶雷想起来了一些往事。

    “叶雷,你看我美吗?”山猫拿着手中的连衣裙,看着叶雷,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满是幸福之色。

    “当然漂亮了,你穿什么都漂亮,这是不争的事实,谁让我们小猫底子好呢!”叶雷的眼神之中流露出来的满是爱意,看着自己的爱人,叶雷的心渐渐的融化。

    “但她却不是她。”摇了摇头,睁开双眼,叶雷反应过来那只不过是自己脑海之中的片段,并非现实,不觉心中又增添了几分失落。

    “想什么呢?”这时候,凤舞似乎观察到了叶雷的样子,走上前看着叶雷说道,“水柔妹妹的确很美啊,也难怪你会发呆呢。”

    “不是这样的,只不过是想到了一位故人。”叶雷看着凤舞,虽然外貌上并不相似,但是凤舞的一举一动和山猫却是那么的雷同。

    “沧岚柳叶剑!”这时候,江水揉动了起来,手中的残月剑不停挥舞,速度越来越快,本来还能够招架一番的天霸,此事竟然有些跟不上江水柔的动作了。

    “残月啸金杀!”这时候,江水柔的攻击速度似乎已经到了一个极致一般,残月剑直接来到了天霸的面前。

    “击败一人就相当于击败你们四个了吧!”江水柔此时看着倒在地上的天霸,又看了看天霸的这几个兄弟,十分自信地说到。

    “果然不愧是残月剑的弟子,我们甘拜下风。”庞燕此时看着江水柔说道,“不过击败了天霸可不算是击败了这四个人啊,天运,你上吧。”

    “大姐,你总算是想到我了啊!”天运此时来到了庞燕的身边,“要不然我都想要找那两兄弟喝茶去了。”

    这时候,天运指了指柳一龙还有南浩的方向,有些无奈地说道。

    “少废话,赶紧给老娘上!”庞燕看着自己手下的这几个人,满脸的黑线。

    天运与天霸等人长得一样,但是唯一一点不同的地方就在天运的眼睑处有一颗红色的痣,这也让天运显得十分的特殊。

    “美女,我是天运,我可没有天霸的脸皮那么厚,我只想和你进行一场安安静静的战斗,还请美女赏光。”

    天运此时看着自己对面的江水柔,十分绅士地说道,可是江水柔似乎不吃这一套的样子,还是冷眼相对。

    “啊,看来我也失败了呢!”天运有些无奈地说道,随后转过身看了看天霸,“天霸,我也是无能为力啊。”

    眼前的这一幕不仅让江水柔十分的愤怒,就连天玄峰这边也是十分的尴尬,他们没有想到,这一次竟然会选出来这几个家伙。

    “你这家伙,信不信我让你和他们两个一起喝茶!”庞燕此时也有点忍不住了,没有想到天玄子竟然会给自己分配这几个家伙。

    “那就算了,江水柔是吧,我来领教一下你的高招。”

    紧接着天运也开始认真了起来,不过这一幕幕都被叶雷看在眼里,天玄峰那边的核心很显然就是庞燕,不论是地位还是实力,庞燕应该是众人之中最强的。

    “看招!”

    江水柔可不管这些事情,直接拿着手中的残月剑朝着天运的方向攻了过去,而天运这边也是拿出了自己的长剑,迎向了江水柔。

    “你竟然也是用剑的!”江水柔此时看着天运,似乎对这个人有了一点兴趣,但是江水柔手中的长剑却并未因此放慢速度。

    “美女,我不是天霸,你擅长的速度在我这边却是完全不管用的!”

    不管江水柔怎么样进攻,天运都能够及时的挡下来,不仅仅是挡下来这么简单,天运还能够利用江水柔的剑法展开反攻,速度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这家伙的剑法中似乎有些风行之道的韵味。”叶雷此时看着天运,和之前的天霸不同,天霸属于那种力量型的武者,但是这个天运不一样。

    “你们虽然是孪生兄弟,但是你们擅长的武技却是全然不同啊。”一阵交战之后,江水柔看着面前的天运说道,“不过这还没有结束!”

    这时,江水柔收起了手中的长剑,很显然,面对天运的话,剑法根本就不占任何的优势,对方擅长的是风行之道,速度上自己是不会占优的。

    不过江水柔也有第二手准备,紧接着,江水柔的手中出现了一把长鞭,就连叶雷也不知道,江水柔竟然还有这一手。

    “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用长鞭作为兵器的?”叶雷此时看着身边的何武并询问道。

    “不要问我,这一点我们都不知道。”何武也是很无奈的看着叶雷,关于江水柔使用长鞭作为自己的兵刃这件事情,所有的人都是一无所知。

    “我记得当初火龙师叔给了水柔一柄长剑,那把剑乃是金行之宝,现如今我还没有见水柔用过那把剑呢。”何武此时看着擂台上面的江水柔,也是十分的不解。

    “或许那才是水柔最后的手段吧。”叶雷看着江水柔,这一年的时间里面,叶雷唯一知道的事情就是这些人的实力,但是对于一些隐藏的手段却是全然不知。

    “此鞭无名,天运,没有想到你竟然能够让我用出来这件兵器!”江水柔此时看着天运,眼中战意萌发,“我很久没有遇到过能够让我真正认真起来的人了。”

    随后,江水柔挥舞着长鞭,直接朝着天运的方向杀了过去,天运也没有想到江水柔竟然会用一把长鞭,不过万变不离其宗,天运也丝毫没有犹豫,迎着江水柔的攻击攻了过去。

    江水柔是先天金行之体,使用长鞭这种兵器实际上是不合适的,因为长鞭本就是阴柔的兵器,可是,这把长鞭在江水柔的手中并没有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明明用的是长鞭啊!”天运此时也是有些慌,自己并非没有对抗过使用长鞭对手,但是这种凶悍的鞭法自己还是第一次遇到。

    “没有错,一定没有错,无名,那就是那把长剑!”叶雷此时看着江水柔手中的长鞭,十分惊喜的说道,“没有想到火龙师叔的手中竟然还有这等宝物。”

    “可恶!”长鞭忽刚忽柔,这让天运十分的头疼,而自己也是在交手的时候被长鞭伤到了几次。

    “怎么这样,这长鞭竟然这么锋利!”天运没有想到,江水柔手中的长鞭竟然这般锋利,本来认为长鞭刮到自己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自己的身上就这样出现了一道道伤口。

    “天宇风行剑!”天运此时也忍不住了,长此以往的话,自己一定是处于下风的,可是不管自己的速度多快,在这把长鞭的防御之下,自己竟然没有吃到一点好处。

    “好犀利的长鞭,如果我没有看错,这应该是火龙那家伙手中的无名吧!”天玄子此时看着江水柔手中的这把长鞭说道,“没有想到火龙竟然把这把剑给了这个孩子。”

    “前辈,这无名剑有什么渊源么?”叶雷此时看着天玄子问道。

    “这把剑是当年火龙在历练的时候得到的一件兵器,当初火龙击杀了一名十恶不赦之徒之后,得到了这把剑,不过火龙擅长的是火行之道,这把剑便直接被他留下了。”

    “可恶,完全没有空档!”天运此时也是很难受,不管自己怎么进攻,江水柔这边都没有任何的破绽,自己想要强行突破的话,根本得不到什么好处。

    “拼了!”天运此时一咬牙,手中长剑之上一道道劲风,这些小小的劲风逐渐成长,竟然变成了一股巨大的旋风。

    “就是这个时候!”沉寂了许久之后,江水柔瞬间发力,手中的长鞭竟然直接变成了一把长剑,长驱直入,直接逼到了天运的面前。

    “我输了。”天运此时看着江水柔,随后又看了看庞燕这边,表情很无奈。

    “这不是你的错,实力不如人罢了!”庞燕此时看着天运,随后看着自己身后的几人,“下一场你来吧,苍古。”

    “我知道了。”

    与之前的几个人不同,段苍古显得十分的沉稳,但越是如此,越让人感到不安,这段苍古的实力绝对不是之前的几人能够比拟的。

    “水柔,你回来吧。”叶雷此时换下了江水柔,随后便看向了何武这边,“何武,你去!”

    “我知道了!”何武直接来到了擂台之上,之前在天枢峰的战斗虽然不是很受关注,但是自己那一手斧法却是让人眼前一惊。

    “天玄峰,段苍古。”

    “天灵峰,何武。”

    两人各自报上了自己的名号之后,各自取出来自己的兵刃,与之前相同,何武手中拿着的依旧是那把八卦宣花斧,而段苍古这边拿着的则是一杆亮银枪。

    “看招!”对峙了一阵之后,何武这边先动了起来,不过段苍古很显然是一把老手,但来自何武这边的力道还是让自己有些招架不住。

    “好强的力量!”段苍古很惊讶,自己之前知道何武的兵刃是一柄八卦宣花斧,但是没有想到这何武的力量竟然这么强。

    “一力破万法。”何武此时看着段苍古,十分自信地说到,“段兄,如果你还不用出你的实力的话,你可能会输得很惨的。”

    “我想也是如此吧!”这时候,段苍古将手中的亮银枪直接立在了地上,随后便直接脱下了自己的上衣。

    “你一开始就知道他是在负重战斗么?”叶雷此时看着何武说道。

    “那是自然。”何武说道,“一个人在呼吸的时候,都有一定的频率,他呼吸的频率很不对劲,所以我就怀疑他是在负重。”

    “呼!”脱下了自己的上衣之后,段苍古显然是松了一口气,再一次将亮银枪握在手中,眼神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在这之前我还真没有想到我们会被天灵峰逼到这个地步。”段苍古此时看着何武,“不过你们天灵峰也应该止步于此了。”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何武此时拿起手中的八卦宣花斧,斧刃之上点点银光,斧身之上刻着太极八卦图,十分的霸气。

    “看招,银龙落日!”

    “劈脑袋,鬼剔牙,掏耳朵!”

    两人此时战在一起,战况十分胶着,何武这边擅长的是一力降十会,而段苍古这边走位十分灵活,不断的躲闪着来自于何武的攻击。

    “你还真的是可恶呢。”何武此时看着段苍古,笑着说道,“不过我也应该拿出一点实力来了。”

    这时候,何武解开了上衣,段苍古惊讶的发现,何武之前竟然也在和自己负重战斗,而且何武所使用的还是沉重的八卦宣花斧。

    “你之前一直穿着这些东西和我战斗?”段苍古此时惊讶的看着何武,十分的震惊,当自己掂量了一下这些负重的重量之后,段苍古的额头上也出现了一丝冷汗。

    “好重,如果是我穿上这东西战斗的话可能连走步都很难吧。”段苍古随即抬头看了看何武,何武的头上甚至连一点汗都没有。

    “这真的是人么?”段苍古的脑海之中此时只能浮现出来这样的一个想法,而此时,何武也卸下了自己的负重。

    “好了,这样一来就能够打到你了!”何武此时看着段苍古,笑着说道,“段兄,我们可以再次开始了!”

    “我输了!”

    段苍古此时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朝着擂台之下走了过去,“换作是我,我根本做不到穿着那么重的东西和你战斗,你的实力远超于我,我输得心服口服。”

    这时候,众人都没有想到,段苍古竟然直接认输了,而天玄子看着段苍古,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身为武者就是要能屈能伸,实力不如别人就是不如别人,不会以卵击石,不错,不错,哈哈哈。”

    “我们已经输掉了三局,我想应该到了决胜局了。”庞燕说道,“如果我们再输的话,就算我们还有人没出场,也赢不下来了,这一局就作为决胜局吧!”

    “既然这样的话,就由我来吧!”凤舞此时看着庞燕,“燕子妹妹,我们两个应该很久没有切磋了吧!”

    “的确是这样呢,凤舞姐姐,当初你直接被秋叶长老收为弟子,我便直接留在这里,现在就让我看看我们两个之间的差距有多大吧!”

    就这样,一场姐妹之间的对决即将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