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十九章 弑皇五行轮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死掉了,金钱斑斓豹就这样简单的死掉了,在神兽的威压之下,金钱斑斓豹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就连叶雷也感觉到有些不可思异。

    “你的实力已经恢复到这种地步了么?”叶雷此时对紫夜说道,“能够轻易杀死武侠初阶的妖兽,你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武侠的实力吧。”

    “差不多吧,话说你那边什么时候能够结束?”紫夜直接盘踞在一棵树上,似乎根本不想要帮助叶雷一样。

    看到此情此景,七鳞蛇皇的怒火瞬间暴涨,很明显,紫夜的意思是叶雷只靠自己一个人就能够杀掉自己,这对自己是莫大的侮辱,毕竟在前一段时间自己还是能够轻松杀掉叶雷的。

    七鳞蛇皇此时体型暴涨,一条巨大的青金色巨蛇出现在了叶雷的面前,碧绿的双眼,还有那晶莹之中透着碧色的毒牙,换做是一般的武者定会感到不安,但是此时站在这里的是叶雷,这个得到了达摩祖师真传的男人。

    七鳞蛇皇不会给叶雷反应的时间,直接朝着叶雷的方向就扑了过来,速度奇快,仿佛一道青色的闪电一般朝着叶雷的方向袭来。

    刹那间,就连大地也仿若对七鳞蛇皇有了一丝恐惧,周围的树木在迅速的枯萎,生命力仿佛都被七鳞蛇皇吸收了一般,七鳞蛇皇的身体越变越大,紫黑色的蛇信十分摄人,每吐出一次蛇信,都伴随着一部分毒液溅出,被毒液沾染之后,不管是树木还是岩石,都在迅速的腐化,可见这是多么强烈的剧毒。

    叶雷虽然实力上有了很大的突破,但叶雷还是不想要接触到这毒液,毒液一旦溅到了自己的身上的话,也会造成很大的伤害。

    就在这个时候,叶雷直接取出奔雷戟来招架,制作奔雷戟的材料乃是万年寒铁,对一切毒性的东西都有一定的抵抗作用,七鳞蛇皇的毒液自然也是如此。

    七鳞蛇皇一看自己的毒液没有产生作用,只能改变战术,身形突然变小,潜伏于周围的树林之中,碧绿的蛇身与这片森林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就算是紫夜也很难从中找到自己的身形,七鳞蛇皇伺机而动,准备给叶雷致命一击。

    但是叶雷并没有慌,方天戟在手中舞动,奔雷戟法的每一式都在叶雷的手中不断的循环,正所谓幽绫舞天长戟动,凝华半月赤练空。不知当年奉先郎,白马城坠南柯梦。

    奔雷戟法在叶雷的手中已经创造出来了完整的八式,不过自古以来,万物九九归真,奔雷戟法能够达到怎样的高度,完全就在这最后一式之中,叶雷此时不断的循环着奔雷戟法的前八式,就是想要从中得到灵感,从而创出这最后一式。

    不过此时对七鳞蛇皇来说却是十分的煎熬,叶雷的奔雷戟法可以说是攻守兼备,尤其是在防御上,可以说是密不透风,如果七鳞蛇皇此时贸然进攻的话,一定会被叶雷的奔雷戟斩成碎片。

    而此时,在莫问天这边,不管巨猿怎么攻击,都没有办法接触到莫问天,莫问天的实力似乎已经达到了一个未知的高度一般,巨猿也没有继续保持自己巨大的身形,而是直接变成了与莫问天差不多的大小。

    “莫问天,你为何不直接杀了我!”巨猿此时看着莫问天,内心十分的愤怒,对方明明能够一举击杀自己,但是却没有这么做,反而是在不断的防御着自己的进攻,虽说自己最后也是会输掉,但是这样无疑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

    “我答应了叶雷那小子,在这边牵制住你,却没有说要杀掉你。”莫问天说道,“六耳,难道说这么多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也不想和我说说么?”

    “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时候,巨猿从耳中取出来了一根绣花针,这根针渐渐的变大,瞬间变成了一根铁棒,被巨猿握在了手中。

    “没有想到你还留着这个东西啊。”莫问天此时看着巨猿手中的铁棒,心中出现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这根铁棒原名叫做混元一气铁,乃是由莫问天寻访各地的时候找到的一块玄铁锻造而成,因为十分适合巨猿,便将其送给了这只巨猿,巨猿得到了这根铁棒之后,实力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正因如此,巨猿成为了猿猴一族的大王,而巨猿心念恩情,并没有长久留在山中,而是跟随着莫问天一起游历天下。

    “当初你为何要将我送给门下之人!”巨猿此时看着莫问天说道,“为何还是岐黄那种人!莫问天,我今天就要杀了你,以解我心头之恨!”

    “当年我自认寿元将尽,在我临死之前,我并不想让你知道。”莫问天此时依旧面色平静的看着巨猿,将当年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

    原来当初莫问天与巨猿乃是契约伙伴,一人一猿击败了不知道多少强者,在衡山派之中也很有威望,但是注定人兽有别,妖兽可以有很长的寿元,但是人类却不行,就在莫问天感到自己大限将至之时,便将自己和巨猿之间的契约毁掉,并留下书信希望巨猿能够找到有缘之人,当初的岐黄因为外貌长得神似莫问天,巨猿便选择了岐黄作为自己的伙伴,但是阴差阳错之下,二者之间签订的竟然是主仆契约。

    当巨猿反应过来的时候,木已成舟,契约已经签订完成,岐黄就这样成为了自己的主人,但是巨猿心中很不甘心,岐黄虽然在外貌上神似莫问天,但在性格上却是完全不同,岐黄要自己变成一只小猴子,巨猿不肯,岐黄便利用主仆契约之间的约束力来惩罚自己。

    久而久之,巨猿对岐黄的恨意越来越浓,但是由于主仆契约的限制,巨猿没有办法,只好找到了万寿山之中的两只妖兽,并且设计杀掉岐黄,岐黄一死,自己也就恢复了自由,回想到之前的日子,巨猿选择了留在万寿山。

    而莫问天当时也认为自己寿元将至,便只身前往万寿山,试图在万寿山之中找到一些续命之法,但是误打误撞遇到了叶雷的师父叶无伤留下来的《易筋经》的简本,虽然不懂蝌蚪文,但是凭借莫问天的实力,还是能够从中获得收益,莫问天也能够得以续命。

    这一人一猿说完了自己的经历之后,便都沉默了下来,但是事实已经发展到了像现在的这个地步,不管怎么挽回,也走不回当年的那条道路了。

    “莫问天,当年你一句话都没说就离开,绝对是一个错误!”最后还是巨猿打破了这种局面,“如果当时你能够和我说说你的想法的话,我们两个都不至于像今天这样。”

    “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挽回什么,现在这个叫做叶雷的小子领取了当年那位前辈留下的任务,我不能弃之不管.”

    “那我就只好动手了。”巨猿拿起了自己手中的铁棒,直接朝着莫问天冲了过来,手中拿着混元一气铁的六耳实力直接上升了一个档次,莫问天也不能够简单的招架,毕竟混元一气铁砸在自己的身上还是很痛的。

    此时此刻,叶雷这边,奔雷戟法还在不断的挥舞,七鳞蛇皇却有些忍耐不住了,可是面对叶雷,七鳞蛇皇竟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叶雷的奔雷戟法给自己的感觉是一种对生命的威胁,此时七鳞蛇皇只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鳞片都在颤抖,这种感觉是对叶雷奔雷戟法的一种恐惧,但更多的是对叶雷身上气息的恐惧。

    “怎么会这样,这小子不过是一个先天金丹的武者,我是武侠初阶的妖兽啊,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七鳞蛇皇此时没有任何的信心,但是,就当自己想要逃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后站立着的竟然是自己的死对头,紫夜。

    “你现在想跑么?”紫夜此时看着七鳞蛇皇,“你放心,我不会杀掉你,但是你却不能离开这里。”

    “紫夜蛟龙一族一直都是这么霸道啊。”七鳞蛇皇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便也放弃了逃走这个打算,就这样看着紫夜,眼神之中满是无奈。

    “你放心吧,我是不会离开的。”七鳞蛇皇此时看着紫夜,随后又看了看叶雷,此时,生或死对于自己来说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七鳞蛇皇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身上的碧绿之色逐渐变深,开始变成一片幽绿之色,而七鳞蛇皇的眼睛也变得更加的深邃,紫夜很惊讶,眼前的这一幕告诉自己,七鳞蛇皇突破了。

    “没有想到,弥留之际竟然还突破了。”七鳞蛇皇此时有些阴险的说道,“或许是天不绝我也说不定。”

    武侠初阶妖兽进阶为武侠中阶,七鳞蛇皇的实力得到的不是一星半点的提升,此时此刻,叶雷的奔雷戟法在七鳞蛇皇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恐惧,七鳞蛇皇再一次变大了身形,直接朝着叶雷扑了过去。

    “小子,你受死吧!”七鳞蛇皇张开血盆大口,口中晶莹剔透的毒牙直接朝着叶雷的身体咬去,与此同时,七鳞蛇皇那巨大的身躯也阻挡住了叶雷奔雷戟的运行轨迹,叶雷此时就仿佛是七鳞蛇皇捕获的食物一般,被七鳞蛇皇直接缠了起来。

    “可恶,怎么会这样!”事情也出乎了叶雷的意料,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七鳞蛇皇竟然会突破境界。

    “要不是刚刚吸收了那么多的生命力,我也不会有现在的突破,没有想到,草木的生命力竟然也会帮助我突破。”七鳞蛇皇此时看着叶雷,十分阴险的说道。

    “不过这样也就是你的极限了。”叶雷的脸色瞬间一边,转过头一阵白烟飘过,七鳞蛇皇惊讶的发现,自己缠住的竟然是一段木桩。

    “替身!”七鳞蛇皇没有想到,叶雷竟然还有这般招数,但是此时此刻,叶雷的奔雷戟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蛇斩七寸,没有错吧。”叶雷的方天戟此时卡住了七鳞蛇皇的七寸,却并没有将其斩断,而是注视着七鳞蛇皇。

    “人都说蛇有三寸和七寸直说,三寸只会让其昏过去,但是七寸却是致命的,七鳞蛇皇,你们既然是曾经的龙族,我想知道这理论到底管不管用!”

    就在这个时候,叶雷直接就将奔雷戟斩了下去,但是,当叶雷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这自己斩杀的不过是七鳞蛇皇刚刚换下来的蛇蜕而已。

    “看来你也不是没有准备啊。”叶雷此时转身看过去,七鳞蛇皇正准备偷袭自己。

    “武侠中阶,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破,这的确是为我杀你增长了一定的难度,但是即便你突破了,依旧也是杀不死我,七鳞蛇皇,受死吧!”

    刹那间,奔雷戟仿若是一道惊虹一般直接朝着七鳞蛇皇飞了过来,七鳞蛇皇也不是善类,轻松一闪便闪过了这奔雷戟,可是紧接着叶雷直接抓住了奔雷戟,并且将奔雷戟上面的刀刃迅速拆下,朝着七鳞蛇皇便砍了下来。

    七鳞蛇皇毕竟是吸收了全族精血的妖兽,身坚如铁,尤其是那一身鳞甲更是锻造兵甲的上等材料,相对于赤鳞兽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的一声响,刀刃只是在七鳞蛇皇的鳞甲上面留下了一道白印,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七鳞蛇皇迅速转过身,朝着叶雷又是一口。

    “不好!”叶雷心中大呼不妙,自己现在还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行动轨迹,现在被七鳞蛇皇咬到的话一定是死路一条,本能的触发之下,叶雷直接将奔雷戟塞到了七鳞蛇皇的口中,挡住了七鳞蛇皇的这一次攻击。

    但是叶雷忘记了一点,那就是毒液,七鳞蛇皇的毒牙虽然被挡了下来,但是还有七鳞蛇皇的蛇毒,毒液此时四处飞洒,叶雷的身上也不免溅到了一部分。

    黑色的烟雾直接从叶雷的身上飘出,毒液伴随着七鳞蛇皇的胃液,不仅仅含有剧毒,而且还附着有强烈的腐蚀性,叶雷此时迅速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毒液还没有接触到自己的身体,这简直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好险!”叶雷此时看着七鳞蛇皇,战斗似乎开始变得困难了起来,但是自己现在赤裸着上身,一旦被七鳞蛇皇的毒液接触到的话,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叶雷从此刻开始不得不万般小心了。

    “小子,这一次算你命大。”七鳞蛇皇此时吐着紫黑色的蛇信说道,“能够从我的毒液之中活命,你是第一个!”

    “不仅仅是活下来,还能够反杀掉你!”

    叶雷此时赤手空拳,直接朝着七鳞蛇皇杀了过来,奔雷戟上面已经沾满了七鳞蛇皇的毒液,叶雷不能用手去接触,此时的叶雷只好运用火行之道来破解这些毒液。

    “同样的招式,你认为第二次还会管用么?”七鳞蛇皇此时看着叶雷说道,随后一记摆尾,将叶雷直接击飞。

    “等的就是这一刻!”

    七鳞蛇皇万万没有想到,叶雷这一次的进攻竟然是一次佯攻,七鳞蛇皇的身体此时是十分巨大的,想要改变方向并不是那么简单,利用这个机会,叶雷直接回到了奔雷戟的旁边,手中的火焰直接将毒液燃烧殆尽,奔雷戟再一次握在了叶雷的手中。

    赤红色的火焰,瞬间便将奔雷戟之上的毒液燃烧殆尽,而手持奔雷戟的叶雷,整个战斗的实力也上升了一个等级。

    “奔雷戟法,月上柳梢头!”

    奔雷戟法,一式又一式的朝着七鳞蛇皇的方向打了过来,随着境界的提升,奔雷戟法的威力在叶雷的手中也有了显著的变化,再加上习得了《易筋经》和《洗髓经》的简本之后,叶雷对奔雷戟的使用可以说是更加的娴熟了。

    “奔雷戟法第八式,厚土玄龟镇!”

    奔雷戟法此时在叶雷的手中虎虎生风,每一招每一式都伴随着空气中的气爆之声,伴随着气爆声,空间竟然出现了一丝扭曲。

    “怎么可能,他只是一个先天金丹的武者啊!”七鳞蛇皇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之后,也是十分的震惊,他也见识过很多的先天金丹武者,但是能够让空间产生变化的,叶雷还是第一个。

    “七鳞,你要知道,你死的绝对不冤。”紫夜此时看着七鳞蛇皇的身影自言自语道,只不过语气之中夹杂着的是一丝怜悯。

    “七鳞蛇皇,你杀害了我衡山派众多武者,除去莫问天前辈,整整七十九人,害人不计其数,你今天就会得到你应有的报应!”

    叶雷此时手持奔雷戟,整个人就仿佛是降世的修罗,奔雷戟之上,五行之力不断轮转,竟然渐渐的产生了一个平衡,在五行之力的中央,有一个小小的漩涡,从这个漩涡之中,七鳞蛇皇感受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威压。

    “怎么会这样?”七鳞蛇皇整个身躯完全都被镇压了下来,在这股压力之下,七鳞蛇皇只感到全身无法动弹,身体仿佛要爆裂了一般。

    “能死在这一招之下,七鳞蛇皇,你也算是很幸运了。”叶雷此时看着七鳞蛇皇,眼神之中没有一丝感情,“多亏了你,我才能感悟到这奔雷戟法的最后一式,七鳞,按理说我应该感谢你才对啊。”

    “我知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今后不会再杀人了!”七鳞蛇皇慌了,在死亡的面前,它选择了屈服,但是叶雷却不会给他生还的机会。

    “没有你,就不会有这一招,七鳞蛇皇,这一招就是送给你的临别之礼了!”叶雷说道。

    “奔雷戟法第九式,弑皇五行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