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弑诸天 第十四章 命途崎岖莫问天

时间:2018-04-23作者:紫风秋画

    衡山掌门莫问天,虽说不是衡山派的开山祖师,但是在衡山派的历史上也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莫问天曾经是衡山派公认的百年难遇的奇才人物,是衡山派历史上十分具有个人特色的一名掌门。

    根据衡山派的历史记载,莫问天曾经凭借一柄长剑横扫万寿山,据传说,当年的万寿山之中还有些武圣级别的妖兽,但是自从莫问天出现之后,武圣级别的妖兽从此销声匿迹,而莫问天也从那之后消失不见了。

    “没有想到,当年叱咤风云的莫掌门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叶雷此时心中无限感慨,莫问天在衡山弟子的心中都是神一样的存在,当年衡山派最为鼎盛之时正是莫问天开创,所以衡山弟子心中最佩服的人除了开山祖师之外,就是这天才掌门莫问天了。

    莫问天竟然会死在万寿山之中,不仅是叶雷,就算是其他的衡山弟子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也都会心生感慨,可事实已经是这样了,叶雷也没有办法改变。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既然连莫问天前辈都没有办法逃出去,难道说这里真的成了我的终点么?”

    叶雷不服,自己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没有做,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明白,叶雷绝对不甘心就这样死在这个地方。

    可是就连莫问天都死在了这里,自己能够出去么?叶雷的心中不免有了这样的疑问,但是叶雷并没有放弃。

    “我绝对不能死在这个地方,我要出去!”

    叶雷是死过一次的人,人只有在濒死的时候才会感觉到生命的可贵,就好似那自愿圆寂的圣僧,当他们在濒临死亡的时候,心中也会出现极大的恐惧。

    “莫掌门,如果说连您都没有办法走出去的话,那我能够走出去的希望简直可以说是十分的渺茫,但如果你真的眷顾着衡山派的话,就请为我指出一条明路吧!”

    叶雷此时跪在了莫问天的墓碑之前,叶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自己的直觉告诉自己,自己想要得到的答案就在莫问天的身上。

    “没有想到,老夫隐世多年竟然还有人能够打扰到我。”这时候,从莫问天的坟墓之中伸出来的是一只苍老的手,叶雷十分惊慌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不敢相信,这个人竟然是从坟墓之中爬出来的。

    “前辈,您是何人?”

    叶雷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全身干枯的老者,这个人就好像是一具干尸一样站在叶雷的面前,但是这个人的眼睛之中透出来的光芒绝对不是一般的人能够拥有的。

    “看你的衣着,应该是我衡山弟子无疑了!”这具干尸一般的老者此时开口说道,“老夫乃是衡山派的掌门,莫问天!”

    老者说出这番话之后,叶雷的身体已经僵住了,莫问天,如果按照时间来算的话,这莫问天应该已经有一千五百岁了,按照常理来说,是不可能有人能够活到这个年纪的。

    但是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却又告诉自己这并非是不可能的,活了一千五百年,如果放在自己前世的话,绝对会被那些研究者解剖研究的。

    “你也许会很纳闷,我为什么会活这么久是吧!”莫问天此时看着叶雷,似乎是已经预料到了叶雷的反应了。

    叶雷也是一时间没有缓过神来,等到自己缓过来的时候,莫问天那苍老的双手已经放在了自己的肩上。

    “原来如此,你竟然已经修炼了那《寂灭玄功》,也难怪你能够来到这里了。”莫问天此时看着叶雷说道,“如果不是你修炼的功法的话,你就会和他们一样了!”

    叶雷看着自己面前那数不尽的坟墓,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些人都是莫问天埋葬的,或许他们掉下来的时候还活着,但是也没有办法抵抗时间的侵蚀。

    “您说《寂灭玄功》?难道说您也是这功法的修炼者?”叶雷此时看着莫问天,莫问天的话让叶雷很惊讶,自己修炼《寂灭玄功》的事情可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这莫问天竟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莫问天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叶雷笑了一笑,随后便走到了自己的墓碑旁直接坐了下去。

    “刚才听你们的对话,你似乎是叫叶雷对吧!”莫问天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壶酒,莫问天也顺便给叶雷倒了一杯。

    叶雷没有迟疑,直接接过来这杯酒,但是当叶雷看到这杯酒的颜色的时候,叶雷愣住了,这哪里还是酒,这酒经过了千年的时间,已经变成了碧绿色的膏状物,已经根本没有资格被称作是酒了。

    “前辈,我看还是喝我的酒吧!”叶雷随即取出来了一壶酒,看到这壶酒的时候,莫问天的心中也是一喜。

    “没有想到我衡山派竟然还有和我兴趣相投之人!”莫问天没有推辞,直接接过了这壶酒,大口的喝着,似乎已经忘记了叶雷还在自己身边一样。

    叶雷用来盛酒的这个壶也不是凡物,这是叶雷利用自己的贡献值换取的酒壶,酒壶之中有着接近十方的空间,而叶雷则是将其中装满了酒。

    半晌过后,莫问天似乎也已经满足了,放下酒壶并且十分感激的看着叶雷。

    “一千年了,没有想到我还能尝到这酒的味道!”莫问天此时大笑着说道,“叶雷是吧,多谢你了。”

    “莫掌门言重了!”叶雷看着莫问天说道,“还请问掌门,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凭借您的实力难道说还不能够出去么?”

    “出去?叶雷,你可知道,这可是万寿山的禁地,你仔细看,这些坟墓之中可并非只有我衡山派弟子啊!”

    叶雷放眼望去,就像莫问天说的那样,除了衡山弟子的坟墓之外,这里还有很多强大的妖兽的坟墓,很显然,是莫问天将其埋葬的。

    “叶雷,我现在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了,我并不是这《寂灭玄功》的修炼者,但是我曾经受到过这玄功创造者的一些恩惠,所以知道。”莫问天说道。

    “您认识叶无伤!”这无疑是让叶雷最为吃惊的事情了,叶无伤,和自己前世的师父名字吻合,叶雷从来不会相信这世间会有这般巧合的事情。

    “没有错,我和叶无伤乃是好友!”莫问天说道,“遥想当年,我和叶无伤我们两个人闯荡天下,而且他还将自己的修炼功法留在了我衡山派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莫问天竟然开始自己回忆起当初和叶无伤的一些事情,叶雷也没有打断这个奇怪的掌门,毕竟他说的是自己师父的事情。

    经过了莫问天的叙述,叶雷总算是知道了一些自己师父叶无伤的事情,但是更让叶雷惊讶的是莫问天还有自己师父的实力,二人当时竟然都是灵寂期的武者。

    根据莫问天的自述,叶雷了解到莫问天和自己的师父并非是同门,而是在一次冒险的时候相识,那一次是一场大战,莫问天和叶无伤两个人联手才将对手击败,而两个人也是在那个时候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关于叶无伤,莫问天并没有讲什么,反倒是关于莫问天本人的事情却是说了很多。

    但是叶雷也不得不佩服起莫问天,叶雷才了解到,莫问天小的时候竟然是经脉堵塞的体质,这样的体质是根本没有办法修炼的,但是莫问天不信邪,不仅仅成功踏入了武道之中,更是达到了仅次于天帝的洞虚武者的境界。

    在莫问天年少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妻子,但是他的妻子却和自己当时的兄弟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莫问天因爱成恨,将二人杀死之后曝尸荒野,但是莫问天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那个兄弟竟然是当事一方大势力的少主。

    莫问天从那之后就开始了不断被追杀的生活,经脉闭塞的他于偶然之间得到了一枚洗髓丹,自己经脉闭塞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当静脉畅通之后,莫问天就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实力突飞猛进的他不仅仅剿灭了这股势力,而且还在这个时候结交下了自己的挚友,也就是叶雷现在的师父,叶无伤。

    随后莫问天被当代的衡山掌门收为关门弟子,在衡山派之中苦修剑法,百年之后,当世人已经忘记了还有莫问天这一号人物的时候,莫问天再一次走出了山门之外,这一次,莫问天闹出来了更大的动静。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莫问天竟然凭借一己之力荡平北海,北海的妖兽被莫问天连根拔起,其中不免一些洞虚期的妖兽,但是莫问天的实力已经说明了一切,北海常年妖兽作乱,百姓怨声载道,但自此之后,北海再无妖兽闹事,百姓安居乐业,呈现出来的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随后莫问天便成为了衡山派的掌门,在老掌门病逝之后,莫问天接下了衡山派,当时自己的几名师兄都心有不服,不管是资历还是对衡山派的贡献,莫问天的几位师兄绝对是要强于莫问天的,但是莫问天只说了一句话,便再没有这些不服之人。

    “胜我者,便为衡山派掌门!”莫问天说到这里的时候,一股慷慨激昂之气瞬间迸发而出,叶雷也能够感觉到莫问天的那股豪气。

    “当时的我想要一举突破,达到那些大帝的境界,但是我错了。”莫问天说道这里的时候,语气瞬间缓了下来,“我本以为这万寿山禁地之中会有些奇遇,但是没有想到,这里竟会成为我命途的终点。”

    叶雷很佩服莫问天,能够在经脉闭塞的情况下成功修炼成为武者并且达到先天之境,这是需要付出多少的努力和毅力,为了百姓荡平北海妖兽,一言尽除门派内不平之声,这等人物竟要在这里结束生命,英雄末路,竟会是一曲悲歌。

    莫问天的双眼已经失去了刚才的那番神采,面如死灰,眼神之中透出来的尽是绝望之色,很难想像这会是刚刚的那个人。

    “前辈,您为什么能够活到现在呢?”叶雷看着莫问天,忐忑的问道。

    “说实话,我也不想活到现在啊!”莫问天的话语之中透出来的满是无奈,“如果不是叶无伤曾经将《寂灭玄功》传授给我的话,或许我现在就和这些人一样了吧!”

    “果真如此!”叶雷心里面肯定了一件事情,自己之前也在猜测,这莫问天能够活到现在是不是和《寂灭玄功》有些关系,莫问天的话无疑是给了叶雷一个最肯定的答案。

    “你也不要想了,虽然你修炼的是《寂灭玄功》,但是你现在并没有得到叶无伤的真传吧!”莫问天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你现在才仅仅是一名先天虚丹的武者,想要离开这里无疑是天方夜谭!”

    叶雷听了这句话之后,心中也是一凉,他不甘心就这样将自己的余生葬送与此,更何况自己的身边还有紫夜。

    “叶雷,你看这边,这里似乎有些字!”紫夜此时看到了不远处的一面墙上有些奇怪的图案,这些图案有规则的排列在一起,给紫夜的感觉就好像是文字一般。

    “又是蝌蚪文!”叶雷此时惊讶的发现,这些并非是什么奇怪的图案,这些文字自己曾在修理《寂灭玄功》的时候见识过,这些是蝌蚪文,而且是自己前世学习的蝌蚪文。

    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之后,自己已经连续两次看到了蝌蚪文的存在,这无疑是在告诉叶雷这个世界和自己原来的世界是有着联系的,而且这个关键的点很有可能就在自己的师父——叶无伤的身上。

    “小子,你认识这些图案么?”莫问天此时看着叶雷说道,“这上面写的究竟是什么?”

    叶雷看过了这些蝌蚪文之后,本以为这是对这绝境的介绍,但是当自己看到最后的时候,叶雷的脸上露出来的完全就变成了震撼。

    “怎么会这样,这东西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叶雷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这篇文字,这并非是什么关于禁地的介绍,也并非是地图,而是自己前世所知但却并没有学习过的一门佛门法诀——《易筋经》。

    易筋经绝对是前世佛门的不传之秘,据说这易筋经是达摩祖师自天竺国一路传承佛法,随后落迹于少林寺之中,达摩内功深厚,在少林寺后山之中面壁九年,石壁之中甚至都流下来了达摩祖师的身影,达摩祖师也因此会晤,创下两部不朽武学,《易筋经》和《洗髓经》。

    《易筋经》与《洗髓经》两部武学宝典分别为外修与内修的武学秘典,但是达摩祖师并没有将《洗髓经》传承于世,反而是《易筋经》的名声传了出去。

    “竟然会是《易筋经》,等一下,那这旁边的是什么?”叶雷此时看到,在旁边不起眼的角落之中,竟然还有一些图案,这些图案不是蝌蚪文,也不是叶雷学习过的任何一种文字。

    “叶雷,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莫问天看着叶雷十分惊讶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了,“难道说这是让我们出去的方法?”

    “不,这上面记载的是一门武学秘籍!”叶雷并没有掩饰,毕竟自己如今身处绝境,什么时候出去都是未知数。

    “武学典籍么?”莫问天此时无奈的笑了笑,刚刚的兴奋此时再一次消失了,“我已经被困于此多年,好不容易有了一线生机,没有想到竟会是一片武学典籍。”

    在莫问天看来,这武学典籍是一名前辈临死之时留在这里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一份传承,但是这名前辈却没有想到这里会是一片绝境。

    叶雷此时依旧在研究这墙上的《易筋经》,自己自己前世没有学习过这门武学秘籍,但是却深知这门武学的威力,叶雷如获至宝,兴奋地研究着这门武学。

    易筋经共有十二势,依次为韦陀献杵,横担降魔杵,掌托天门,摘星换斗,倒拽九牛尾,出爪亮翅,九鬼拔马刀,三盘落地,青龙探爪,卧虎扑食,打躬式和抱尾式。

    叶雷此时已经完全投入到了《易筋经》之中,这部经书之中传递出来的武学招式好似走马灯一般在自己的面前不断的重复,叶雷的身体此时也忍不住随之而动。

    此时,险境之中只能够听见叶雷骨关节发出的响声,叶雷此时才深深的感受到,《易筋经》并非只是武学秘典,在修炼《易筋经》的同时,自己全身的经脉也得到了强化,现在的叶雷甚至可以通过自己的意愿随意改变自己的面貌。

    “好厉害的武学!”修炼一番之后,叶雷只感觉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经脉之中出乎意料的顺畅。

    “佛门第一典籍果然是名不虚传!”叶雷此时感慨道,但是叶雷心中还是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易筋经》怎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难道说达摩祖师也曾经来过这里?

    这时,叶雷再一次将目光转到了莫问天的身上,或许这个男人能够给自己一个答案也说不一定。

    “前辈,我有些事情想要询问您!”叶雷此时看着面如死灰的莫问天说道,“您可识得达摩祖师?”

    “达摩?”莫问天此时有些疑惑的看着叶雷,“难道你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叶雷此时也愣住了,莫问天的意思似乎是自己也认识达摩一样。

    “原来如此,看来叶无伤并没有全部告诉你啊!”莫问天此时看着叶雷说道,“你的师父叶无伤,他行走江湖的时候用的并非是自己的本名,而是一个假名,而这个假名,就是你口中的达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