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70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如果按照正常且过程与结果最佳的剧情走向,精神病犯人应当在人质舒窈的安抚下相信谈判专家对他的保障,飞机正常降落,舱门正常开启,所有旅客安全下车,并且罪犯最终安全释放人质。

    前面三项,谈判专家在与罪犯交流的过程中预判实现应该不难,因为这名犯人只是精神失常,而不是真正具有反社会人格的恐怖分子。唯独最后一项,谈判专家并不敢保证。因为不止他,包括旁边的公安与心理医生也都看出来,那名犯人在短短的挟持过程中对舒窈产生了相当明显的依赖倾向,这对于舒窈既好又不好,好的地方在于犯人不会轻易对她不利,坏的地方自然就在于犯人也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而最清楚这一点的,则莫过于舒窈本尊。

    在这个时候,除开飞机上一直不动声色站在距离这两人不太远地方的洛玮,以及再是恐惧心忧也只能等在外面的关行洲兆嘉,所有人都只当舒窈是个很勇敢、很沉着、比大多数人都更聪明一点的寻常女孩儿而已。甚至就连关行洲与兆嘉,也只当舒窈的聪明才智只能体现在控制犯人的心理状态与行为举止上,唯独洛玮从最开始舒窈选择主动站出去当人质的那一刻就知晓,她不会把自己的安危放在一个连最基本的正常的理智都没有的人身上。

    舒窈从小是那样活过来,除了舒行之,她没有把自己的命交到任何人手里过,当然以后也并不准备给予。

    洛玮很害怕,担心自己做不好,但她必须要配合舒窈。

    飞机顺利地降落了。

    舱门顺利地开启了。

    旅客都有序下机了。

    最终飞机上只剩下乘务人员,罪犯、人质与一名游客。

    此刻公安正齐齐地守在舱门外。

    犯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有手里那个人他就是安全的,甚至能够心想事成。他原本需要更多人给他安全感,但这时候他却嫌仅剩的多余的人碍眼,瞪着洛玮嘶声道:“赶紧滚!”

    洛玮怕极了,抖着身子、紧紧倚靠着远离这两人的那一边,慢慢从他们身边擦过去,那副随时都准备昏过去的样子,实在让犯人对她提不及太大的警戒心。但即便如此,他余光也还是注意着她,直到确认她走出自己身后一米的距离以后,这才收回眼神,正准备跟舒窈讲话,变故却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洛玮反身一个回旋踢,直接踢得犯人连带着他手里的舒窈一起往前面倒去。

    犯人猝不及防下,手里的凶器难免跟着松了一松,一直紧贴在人质脖子上的距离也就跟着远了一远。尽管他已经飞快地重新握紧,他手里的人质却偏偏就抓住了这转瞬即逝的短短数秒,不但在他再次握紧的前一个瞬间以更快速度打掉玻璃片,还一手抓住他衣领直接从后往前将他干脆利落甩到了地上。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几秒钟之间。

    正磨磨蹭蹭的空乘人员与看到不对飞快冲上来的公安人员都被这风云变幻给惊呆了,直到舒窈风轻云淡从地上站起来,面无表情道:“都愣在那,等我被二次劫持?”

    一干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抢上前去制住犯人。

    那犯人不可思议地看向舒窈,嘶声吼道:“你骗我!”

    冷冷淡淡回视他,片刻舒窈很冷地笑了笑:“不管当犯人还是劫匪,麻烦你先带着脑子再出门。”

    对待刚才拿着玻璃片抵住自己颈动脉的人,舒窈觉得对他讲一句真心话已经仁至义尽,说完头也不回往外走去。

    旁边的公安人员见状连忙叫道:“这位小姐,麻烦你先不要离开!”

    舒窈脚下不停,口中冷冷道:“叫我‘女士’。”

    原本担忧看着她滴血手腕的洛玮不由噗嗤一声笑出来。

    而舒窈堪堪走到机舱门口,就见一道人影突过层层的执法人员朝着她扑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