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69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舒行之和景澜比舒窈洛玮早五天回来,回来时接机的自然也是关·准女婿。原本他们也说好一起去接舒窈,却被关行洲给劝住了,于是舒行之去医院,景澜收拾家里以及准备晚餐,约好接到人以后直接回家里聚个小餐。

    关行洲暗戳戳美滋滋的准备第一时间、第一眼、第一个跟他家舒小窈机场重逢,最好还能亲亲抱抱一诉分别整俩月的相思之苦,然而到了机场双眼一瞟,却觉得这个世界未免太小——

    抱着向日葵的关行洲跟抱着白玫瑰的兆嘉面面相觑。

    半晌,兆嘉轻咳一声:“真巧哈。”

    关行洲咬牙切齿:“你觉得这是巧合吗?”

    兆嘉先声夺人:“你怎么没打电话约我呢?”

    关行洲冷笑连连:“说得就跟你打电话约过我似的。”

    “我猜到你会来啊,这不就见着了。”兆嘉理直气壮。

    “我可没猜到你这大忙人也会过来,完全没想过要在这里跟你见着。”关行洲一点不客气地讥讽。

    兆嘉无奈耸肩:“放心吧,一会儿我绝不会多看你家舒小窈哪怕一眼的。”

    他既然这样说,关行洲好歹算有几分满意,打量他几眼,投桃报李称赞道:“怪不得你今天这么大大方方来接人,一段时间没见,嘉哥你帅了不少啊。”

    兆嘉从明确想追洛玮的心思就开始减肥,洛玮离开的这两个月更是应酬能推就推,天天公司家健身房三点一线,饮食上的控制更是严格到严苛的地步,几个月下来体重上的变化看似不大,但形体上的改变却明显到关行洲这种粗线条直男也一眼看出来。

    兆嘉对此感到很满意。

    “你以前不是说要找那种不在乎你胖瘦、也不冲着你财产的真爱嘛,怎么现在反倒你自己先变卦了?”关行洲夸完,立刻又反过头来调侃他。

    “洛玮不是已经表示她一点也不在乎了?”兆嘉耸耸肩,“当然就该轮到我自己自觉了。”

    关行洲一想,觉得他们俩还真不愧是自家兄弟,看上的是那两位“自家姐妹”不说,连这心里路程都谜之神似,哎哟真是难为兆·霸道总裁·嘉哥居然跟他拥有同一副脑回路了!

    兆嘉嫌弃地看着他傻兮兮的笑脸:“有这么高兴?”

    关行洲不以为意:“你不高兴?你一个天天处理几百万订单的霸总,不高兴干嘛跟我一起来当望老婆石?”

    所以望老婆石是什么鬼……

    兆嘉内心越发嫌弃自己这个智障朋友,但某些方面却不得不暂时先依仗他:“咳、那什么,你说一会儿我接到人,要不要像你和舒窈那样、你和舒窈那样……”

    难得兆总讲话这样坑坑巴巴毫无底气,也难得关行洲智商在线居然只听了半句就猜到他后半句,一时但觉扬眉吐气,挺胸抬头,挂了一脸恶心人的笑容道:“唉,这个也不是学就能学得像的,毕竟我们俩做什么都是发自肺腑,想做什么就去做了,真没什么经验可以传授给你的。”

    兆嘉糟心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忘了当初是谁兢兢业业替你出谋划策追人的?需要我把聊天记录发给你心上人欣赏一下吗?”

    “……!!!!!”

    关行洲于是秒怂==

    *

    对于两个傻兮兮捧着花、跟好友好心情斗着嘴、怀着激动又急切的心期待心上人早点现身的男人而言,这原本真的是再美好不过的一天——这是指他们在听到航班晚点的通知之前。

    起初他们只是难免有几分焦虑和挫败而已,毕竟见面的时间又要被推迟了。

    但那焦虑和挫败在一次次的播音中变成焦急和惧怕,在这时候两个人都还在强忍不好的情绪互相安慰:“不会有事的,不是说飞机是全世界最安全的交通工具?”

    “汽车都没有它安全。”

    “对对,走路都没有它安全。”

    “走路都还有可能被砸花瓶呢,坐飞机总不成被砸鸟屎吧?”

    明明是调侃的话,却连说话的那个人本尊也完全笑不出来。

    距离飞机预定降落的时间过去一个小时以后,关行洲和兆嘉分别扔掉了手里的向日葵与玫瑰。

    这时候关行洲脑子里已经什么奢求也没有了,脑袋空空的想,花不送就不送了吧,拥抱没有也可以,亲吻没有也可以,飞机晚点也没关系,让他在机场等二十四小时又或者四十八小时这都没问题,他只要看到人平平安安站在他面前,别的什么都无所谓了。真的,什么都无所谓。

    又一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知道这所航班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飞机经过遥远飞行,即将降落的前夕,一个精神失常的病人忽然发难劫持了坐在他身边的旅客,并威胁在他目的达成之前机长不许擅自降落飞机。而之所以现在机场突然将最真实的情况通报到所有人面前,是因为那位病人要求空乘人员为他直播并接线当地公安。

    事情发生已数个

    小时,公安此时早已在机场待命。不止公安,包括谈判专家、精神科医生、心理医生等相关人员都已经早早等候在现场。最怕的就是那个人不肯提任何条件始终僵持,而现在他终于肯提出来,无论对于飞机上的人员还是对于等候在机场的人员这都是一件好事。

    同一时间机场开始疏散人员,但无论关行洲、兆嘉又或者任意一个也同样正等着那班航班降落的人,谁又能在此时离开?

    他们僵持的时间并不太久。

    因为飞机上的连线很快就接通了。

    在直播接通以前,关行洲已经知道那位精神病人第一个挟持的是一位患有心脏病的老人,而后另一位距离他们不远的乘客以三寸不烂之舌说动那人放弃手里堪称定时炸弹的不稳定人质,改而劫持她为人质。他听到这消息时心里不知怎么突地跳了一下,但是他命令自己什么也不去多想。直到大屏幕里出现飞机上的情形,出现那个精神病人的脸,出现被他挟持在手里的舒窈的脸,以及横在她脖颈之间的碎玻璃片,他有些恍惚地想,果然有些事不是不想就不会发生。

    舒窈是话少,但以她的智商,需要的时候不要说以绝对镇定的姿态应对精神病人,哪怕应对恐怖分子大概她也能做到。

    而且她还……善良。

    关行洲心里仿佛有一千根刺同时在往上面戳,疼得都快没感觉了。兆嘉纸巾递过来的时候,他条件反射的以为自己憋不住流眼泪了,一擦眼睛却是什么都没有,愣了愣,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是一不小心把舌尖给咬出了血。

    兆嘉心里的担忧不比他少,但见他的模样到底忍不住暗叹一声,心想他这是没看到他自己双眼通红的模样,那哪里像是要流眼泪?分明就是个分分钟要滴血的眼神。

    他没说出口的话,关行洲自己却解释道:“我相信她……她心里肯定是有想法的,她没出来之前,我哭什么?那不是给她丢人吗?”

    不止丢人,还像哭丧,所以咬坏牙咬破嘴也得把其余不必要的水分给憋回身体里去。

    舒窈明知他在这里等她,怎么会去把自己置身险地之中呢?

    他一遍一遍的这样跟自己讲,仿佛是在安慰自己,又仿佛是要用这一点理由死死的拉住自己正挺在欲坠边缘的理智。

    毕竟除了这样他还能怎么样呢?

    他如果是超人,他就立刻飞到舒窈的身边去,甚至于哪怕就像不久之前他跟兆嘉玩笑的,他哪怕是一只鸟,好歹他能飞到跟舒窈此刻站立的地方齐平的位置上去,他也可以在那个挟持舒窈的人的头上拉一泡鸟屎。

    但他却只能用充血的眼睛死死瞪着屏幕里的舒窈,只能看她一个人跟挟持她的人拉锯。

    很快有穿着公安制服的谈判专家与精神科医生跟那个人连上线,事情的原委便也在他们交谈之中浮现出来。

    那人是个经济罪犯。

    早几年的时候,他罪行败露,在被警察抓获之前就秘密逃往了美国,而后几年隐姓埋名辗转不顺,以至于精神失常,这回明明制造了假的身份回国,却偏偏在飞机即将降落之前暴起,试图以此跟公安谈判,将过往罪行一笔勾销。

    这他妈真的就是个精神失常毫无逻辑的疯子!

    关行洲气得发抖的同时,却注意到被那个疯子挟持在身前的舒窈正在跟谈判专家身后的某位心理医生不动声色交换眼神。

    不知为什么,注意到这眼神的那瞬间,他一直死死憋在眼眶里的眼泪忽然就有了流出来的冲动,他高悬在半空中的心也终于勉强放回了胸腔里。他想,他爱的女孩儿真的很了不起,她不仅能救别人,她也能救自己。

    舒窈始终没有放弃跟身后之人的沟通。

    分明她是被挟持的人质,但哪怕只能通过屏幕去看的机场人员也能发现,比起跟公安、谈判专家这些人的沟通,那位精神病人明显更信任被他挟持的人质。

    掌握着这一场谈判走向与幅度的人是舒窈。

    或许还包括那位精神状态并不稳定的罪犯的种种心理变化,也都逐渐掌握在她手中。

    那一天很多人都看着那个被当成人质的年轻女孩儿,当着罪犯的面与心理医生和精神科医生透过屏幕不断交流,而后不断将这种无声的交流变现用在她与身后罪犯有声的交流之中,眼睁睁看那个罪犯又最初的狂躁与戒备,慢慢的开始相信起他真的会被免除过去的罪行甚至于今天的罪行。

    太帅了。

    这是机场内除开关行洲以外所有人对那女孩儿的想法。

    而在关行洲的眼里,那女孩儿每一个眼神、没一段话语都是在他的心上走钢丝,她那样镇定,于是只能由他来汗如雨下,由他来每一秒都当中会有任何触怒那疯子的点,由他来经历这惊心与动魄。

    到精神病罪犯终于松口让机长准备降落时,屏幕之外的所有人都发出无声欢呼,唯独关行洲的心,又一次被提到被先前还要高的点,提到与那飞机同样高的点。

    如果舒窈出了任何事,大概他的心也只能从那高高的地方狠狠摔落下来,除了摔碎一地,再没有第二条出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