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68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景澜是在舒家父女走了一个月时,跟关行洲说她也要回美国一趟的。

    彼时她身体已经痊愈,每天约着一帮姐妹逛街,连逛了一星期以后,有天跟关行洲一起吃饭时忽然就说道:“我也该回美国一趟了。”怕关行洲生出什么误会和不安,她说完很详细地解释道,“那两父女你也知道,都不是会过日子的人,让他们俩打包我们整个家,怎么想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再加上当时我因为生病走得也匆忙,跟那边的朋友也没能好好道别。这次回去,打算把这些事情都处理一下,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跟他们俩一起回来。”

    关行洲倒是没表现出她担心的那些情绪,闻言反倒有些意外问:“那为什么当时您又一定要回国来做手术呢?如果当时就决定要回国的话,在那边做完手术养好身体,然后再处理回国的事,这样不是更好一些?”

    换了以前他是万万没胆子这么跟丈母娘这么说话的,但景澜性格大方利落,在与人相处这方面跟他倒颇有些相似之处。两人如今也算相处了一段时间,舒窈没松口之前,谈情同母子当然是为时尚早,但确实也有如亲人一般了,关行洲讲起话来自然也就少了许多顾忌。

    景澜却是似笑非笑看着他,慢悠悠道:“你可能不知道,在机场头一回见到你以前,我和行之已经知道你了。”

    关行洲对这个倒不惊讶:“十年前的事……”

    “不是十年前,严格来说也就是我查出病的前面几天吧。”景澜打断他话,“小窈话少,小玮打电话跟我们汇报她们日常的情况,一不小心说漏嘴就提到你了。当然,当时为了小窈自己的意愿和隐私着想,她没有说你的名字和具体的情况,我们也没问,但她很清楚表达了小窈这次情况特殊,很可能不过多久就要主动开口让我们回来看看了。”

    是以当舒窈大大方方将关行洲领去了机场,洛玮才总算能对着舒行之和景澜一书胸臆,恨不能把这两人一天牵几次手讲多少句肉麻话也挨着复述一遍。

    而他们之所以在景澜得病那样的关键时候还选择回来,则是因为——

    “实在很好奇啊。”景澜笑道,“再加上小窈虽说从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但她不是扭捏的性格,如果你们俩当时已经成了的话,她肯定会第一时间跟我和她爸爸讲,没讲那就代表还是个没谱的事。我们想着我这一生病她必定要跑回美国来,那万一事情给搅黄了怎么办?怎么想都还是觉得我们回来稳妥点。”

    “这也太不拿身体当回事了。”关行洲难得不赞同地皱眉,“叔叔当时怎么会跟着您一起胡来的?”

    “他是我的主治医生啊,我也就是跟他提了个建议而已,通不通得过,当然还是要他来评估。”景澜说着故作遗憾笑叹,“当时也怪我们没给小窈说话的机会,不然知道你要跟她一起飞过来的话,我们当然就省那一趟功夫了。”

    他们回来这件事,站在关行洲的立场当然对他都是好处。可如果再回到当时让他选一次,恐怕他还是宁愿自己跟着舒窈跑那一趟。即便放在现在他事业上明显做出了起色,而事实也证明了景澜平安无事,可他想一想还是觉得自己的选择不会变。毕竟跟自己的自尊心啊前途啊这种东西相比,所爱之人至亲的安危显然更为重要。

    “那这一回呢?”想到这他又问道,“您要回去的事跟叔叔说了吗?他答应了?”

    “前两天跟他说了,然后被他安排又回医院做了一次检查,结果表明恢复良好,毫无问题。”景澜笑吟吟道,“他当然就不会阻拦我了。再说我看他离开我一个月,生活都快不能自理了,就差没哭着喊着求我回他身边去。”

    关行洲心中一动,问道:“这是您和叔叔这么多年来分开最久的一次?”

    “结婚二十六年认识快三十年了,这是我们头一次分开一星期以上。”景澜大大方方道,“老实说,不止他不习惯,我每天陪着我爸妈还有朋友,心里也老不得劲。”

    关行洲心里颇为羡慕:“我以后跟小窈在一起,也想几十年都不分开……”一句话快说话才想起对面是心上人的母上大人,赶紧脸红红闭上嘴。

    景澜却是笑嘻嘻一点也不介意:“这话你跟我说没用,得去跟你心上人说啊,光说了也不行,还得行动上跟上才行。”

    关行洲备受鼓舞地握了握拳头!

    谈话临了景澜终究忍不住问道:“我看你不太担心的样子,之前小窈说要走的时候你不是生怕她一去不回头?”

    原来他表现得那么明显啊,那景澜当初毕竟就是心知肚明的给他当“人质”了。

    关行洲一时有些汗颜,干咳两声后正色道:“现

    在我不会再这样想了,您不用担心。”

    景澜心多大的人,既然正主都说了不用担心,她于是立马就把那点担心抛到九霄云外去,一心只想跟跟自己老公团聚了。

    反倒舒窈接到母上大人的团聚电话后,回头又特意在视频里问了关行洲一回。

    关行洲挠着脑袋想了半晌,还是老老实实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担心了。”

    沉默片刻,舒窈道:“爸爸的工作已经交接得差不多了,等妈妈过来收拾完家里,他们俩大概就能回来了。”见关行洲满眼都写着“你呢”,顿了顿,她接着道,“我的时间还没能定下来,可能会比他们晚一点。”

    关行洲眼看着就低落下去的表情不要太明显。

    舒窈忍不住有点想笑:“刚才说不担心的人是谁?”

    “我是不担心啊。”关行洲理直气壮道,“但是不担心又不代表不想你,我就是每分每秒都想见你。”

    舒窈:“……”情话说得溜是了不起,她输了还不行吗?

    但她在那一头也确实加快了离职的脚步。

    她原本一向是稳得住的性格,该做什么的时候就做什么,不给人笑脸,但也绝不给人找麻烦。唯独这一回她原本还慢条斯理跟研究所的几位领导扯着皮,这一个电话过后,却突然发觉自己处理事情的方式是有点不可取了,于是乎开始快刀斩乱麻。以及另外一项她之前没能与关行洲详述过的,她私人的实验室,事实上这才是她这趟回来最主要的目的。毕竟研究方向固然可以转变,但多年的实验成果不能就这样丢弃,偏偏这些成果又不是能光明正大交给研究所的,她便寻思着要找一个可靠的人来托付这些东西,以她过往那奇差无比接近于无的人缘,找来找去也没找好这么个人,某天夜里她跟洛玮呆在实验室说这个事,说着说着她脑子里忽的灵光一闪,就此抬头看向洛玮道:“不然我把所有数据移交给你?”

    洛玮给她惊得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之前是我没想到。”舒窈冷静道,“你既然还要继续搞研究,这些东西给你当然最可靠。”

    毕竟她个人的研究以前考虑到洛玮的立场并没有跟她披露更多,但洛玮就知情不报这一项,就已经是舒窈名副其实的同谋。

    洛玮依然瞠目结舌:“可是、可这是你这么多年辛苦研究下来的成果……”

    “所以你要眼看它被交到别人的手里去,以后也不可能跟我有任何关联?”舒窈打断她的话,反问。

    洛玮一时语塞,却不得不承认她这话是对的。

    平心而论,舒窈实验室里的这些数据,价值要远远高于她这几年在研究所里做出来的成绩。但因为她从头到尾怀的就是私心,这东西注定不可能通过她的手公之于众,而一旦交给了别人,未来无论人家研究到什么样的程度,这成果里注定不能写她的名字。而如果这个“别人”是洛玮,她离开研究所甚至美国从头再来,花几年的时间慢慢将这东西拿出来,再做进一步研究,凭她与舒窈之间的关系,将来为舒窈署名则既不难,也并不会成为一件危险的事。

    只是洛玮的顾虑除了替舒窈可惜、感觉自己在盗窃她的成果以外,却还有着另外一层——

    “我怕你把这个交到我的手里,到头来我却不能给你做出成绩来。”洛玮坦然道。

    她天资不如舒窈,这件事从来都没有任何不好承认的地方,否则她又怎么甘于给舒窈当助理?

    舒窈却道:“你很好,也比我坚定。”

    隔了好一会儿洛玮才揉着红红地脸道:“我真的再一次明确了为什么老关对你那么死心塌地!”

    *

    关行洲划日历划到第五十二天的时候,舒窈将归国的航班信息截图发给他,日期是第六十天——离开之前她说“一到两个月”,果真就言出必践,踩着第二个月的最后一天回来。

    而在这则信息后舒窈则还加了一句:到时候我回来,有话想要跟你说。

    什么话呢?

    关行洲高兴得同时扔掉篮球和手机,扑到离自己最近的身高两米的中锋铁塔申桐身上,抱着人家发亮的脑门儿响亮地亲了一口,在申桐仿佛被夺走了清白的杀猪般的嚎叫中,也就忘了问舒窈到底是什么话。

    但这一天他有多高兴,接下来的这一周他有多期待,到了舒窈回来的那一天,这些情绪仿佛都通通转换成恐惧,成百上千倍的回击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