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67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关行洲以助理教练重新入职文川以后,除了辅助邢云丘顺便抓紧一切机会偷师,主要负责的部分还是球员的一对一个人训练。

    他的第一个特训对象当然就是慕容了。

    这还是慕容主动跟邢云丘申请的。

    “我跟他默契最好,他对我也最了解,我想试试能不能在他帮助下改掉一些毛病。”慕容道,“下一个赛季,咱们所有人都要更努力才行啊。”

    但话是这么说,他们两人默契也的确最好,可邢云丘甚至别的球员都知道,关行洲短期内想要在慕容身上出成绩,反倒是最难的。

    毕竟在文川的一干球员之中,慕容从身体素质到球技,即便能有进步,那也是相当微小的,因为他目前本来就是在他自己一个比较巅峰的状态。

    而这时候关行洲往日积攒的好人缘就体现出来了,至少如果换了一个真·新入职助理,肯定不可能队里王牌主动找他特训还不够,一溜儿的首发队员板凳球员也都前赴后继找上他。整得邢云丘颇不是滋味的想,难不成他真的对球员太苛刻了,以至于大家伙儿内心其实都不待见他?

    但是没关系!他转而又在心里安慰自己,关行洲如今角色转变了!很快他也会变成跟自己一样的万人嫌鬼见愁,自己是不会孤独的!

    但一个多月下来,别的不说,关行洲在球员身体素质和个别技术缺陷的针对训练上,成绩称得上是有目共睹。中间有一场跟同市另一家球队的友谊赛,这家球员以往致力于研究对文川的针对战术,文川往常遇上他们总是输多胜少,这回倒是出其不意打了个漂亮的胜仗。而因为只是友谊赛,邢云丘有意让关行洲练手,便干脆放开了让他来制定战术。关行洲研究邻居球队也不是一回两回,知己知彼的情况下,倒真是领着大家伙儿扬眉吐气了这一回。

    邢云丘不得不承认关行洲这几年确实是下了苦功夫的。

    但是他都这么下功夫了怎么就连个板凳球员的位置也坐不稳呢?……唉,天分这两个字有时候也真是残忍。

    但至少在他当助理的这段时间,邢云丘确实不止一次也从他身上看到了“天分”。这人好像真的天生就知道怎么跟人处,怎么得人全心的信任,怎么一边让人卖苦力还一边能跟人称兄道弟……以及他大概是不会拥有一个鬼见愁同盟了。

    关行洲在这样见天的忙碌中,自己的状态也是跟着越来越好了,而这个好跟他前段时间终于十年暗恋+网恋奔现又有不同,后者令他容光焕发愈显年轻,前者却令他一天比一天更沉稳。

    他身上仿佛开始同时具备“少年”与“男人”两种特质。

    慕容跟邢云丘私下喝酒时说:“男人嘛,还是得有事业,不然找不准自己价值定位。他以前面对舒窈自卑退缩,最近好不容易趁着两人分开的当口想秒秒钟变成个超人,好在也确实找对了方向,感觉他下次跟舒窈见面大概能实现他的超人梦吧。”

    “你不是说他的小女友不介意他事业发展比较慢?”邢云丘挑眉。

    “舒窈不介意,但是不妨碍他自己想要在舒窈面前当个超人。”慕容笑道,“以前他的‘超人’是体现在方方面面,但是唯独就没有事业。现在他在这头上看到了希望,大概比别的都令他感受更深吧。”

    毕竟舒窈最辉煌的就是事业,即便现在进入了短暂的停滞期,可任谁也能看出她未来发展不可限量,而从前的关行洲却偏偏在这一方面与她差距最大。任他再怎么喜欢舒窈、对她再真心都好,但身为男人心里头留存的那一点阴影,大概怎么都挥之不去。

    而作为与舒窈正面接触最早的关行洲的朋友,慕容却终究能比其他人看得都更明白一些。在旁人看来或许这两人关系里强势握有主导权一方的始终是舒窈,他却知道在舒窈的眼里,关行洲这个人真的是各方面都耀眼的“超人”,他站在旁边,也看到了貌似冷感的舒窈对于关行洲究竟有多么的主动、信任与包容。

    这是个特别有眼光的女孩子,不但有眼光,而且她的情商一点也不低,对于她爱的人,她分明知道怎么把这个人一点点捧成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关行洲也特别有眼光,不但有眼光,而且有毅力,正因为他少年的恋慕与十年的坚持,那个从前冷冷淡淡心里连自己都不装的人,才会甘愿为他变得温柔。

    这样两个人是很应该不带一点迟疑与阴影的好好在一起,好好谈恋爱,最后再好好结成眷属的。

    而现在的关行洲无疑在这段关系里,从他自己的角度踏出了至关重要的一步。这一步追根溯源却来自于——

    慕容忽然再一次笑起来,笑完心悦诚服道:“老关的眼光我大概是要服他一辈子了。”

    是怎么样的眼光才能从十几岁的第一眼初见,就对着那女孩儿情窦忽开从此认定?以至于他自己都以为跌停了的时候,那人却忽然转个向,给了他令人瞠目结舌的涨幅,而后干脆的替他收盘,赚得满盘钵。

    唉,问世间情为何物,这可不就是一物降一物啊。

    *

    另一头,每天与关行洲视讯的舒窈自然也感受到他的变化。她前面几天先没说什么,有一天临近挂线时忽然道:“你最近好像很开心?”

    手机里头的关行洲毫无危机意识的兴高采烈地点点头。

    “我不在,你反倒更开心?”舒窈冷不丁道。

    关行洲刷的一下冷汗冒了满头满身,一时只恨体重超标,不能扑通跪在手机上表示忠诚:“那、那怎么可能!我就是、我就是……你在我才最开心,你不在我吃嘛嘛不香睡觉老做梦,每天都不想吃不想睡了……还是想睡的!睡着了能梦到你!”

    只是想逗他一逗的舒窈:“……”沉默片刻,她不由轻咳一声,“还是好好吃,好好睡。”

    关行洲傻傻道:“好。”

    遂把最近在球队里的顺风顺水都挨着说给她听。以往两人不是没聊过这些话题,但现在再聊起,他语气里却多出几分连他自己也意识不到的从容。

    于是舒窈也觉得开心起来。她感觉到什么,立刻就想要说出口:“我现在也觉得很好。”

    关行洲也不问为什么,就是闭上嘴眼也不眨地透过手机屏幕看着她。

    “因为我知道你觉得现在是最好。”她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