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65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舒窈一行人回美国的机票很快就订好。舒行之回来的时候一行五人,回去的时候四个人。舒窈和洛玮回来时两人,回去仍是两个人。这期间仍然留在国内的,就只剩一个景澜,而舒家父女走之前,自然要先将景澜出院的事情办妥。

    照顾景澜的职责,明面上落在景家的头上,但几人心里也清楚,关行洲接下来这段时间怕不是要扎根在舒家了。洛玮甚至私下跟关行洲开玩笑道:“你手里捏着这样重要一个人质,哪还用担心舒窈回不来。”

    关行洲这几天明显话少了,闻言闷闷的也不答话。

    洛玮想想也觉得自己这话没说好,于是找补道:“嗨呀仔细想想,你才是对舒窈最重要的人质,何止人质,简直跟块磁石似的,万水千山她也感应得到你吸引力的啦。”

    关行洲虽说也没觉得这话有什么安慰,到底还是给面子地笑了笑,问道:“你呢?事情跟嘉哥说了?”

    “说了。”洛玮点点头,“他让我专心忙我自己的,年轻人事业为重,他会等我回来,而且趁机还可以……”她说到这忽然扑哧笑道,“他说趁机减个肥,咱俩攒长点时间不见,等我回来就能看到他脱胎换骨了。”

    事实上洛玮和兆嘉之间进展一直都是很慢的。

    一则大家都不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确定彼此有点意思就非得二十四小时内就卿卿我我天雷地火,彼此对这段关系越是慎重,真正开始的速度难免也就越慢,毕竟要了解一个人,总不是三五天内就能达成。二则兆嘉虽说知道洛玮不介意他外形,但他本身暗戳戳自卑了这么些年,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平日里与洛玮联系虽说紧密,可出于这层原因以及日常忙碌,两人见面的时候还真不算多。

    兆嘉说趁她出国减肥这句话,别人听来或许就当个玩笑了,但洛玮知道他是认真的。

    她从察觉自己对兆嘉产生兴趣开始,确实就没想过他的外貌符不符合她审美这种事。但这话她却是不打算强调的,毕竟对于每个人而言,比起别人的看法,自己怎么想怎么看那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兆嘉一定要觉得拥有更好的外形条件才能自然与她相处,那她当然乐得等他。毕竟他好歹也是堂堂一总裁,洛玮信他或许某些方面有一些小小的执念,但绝不至于偏执。

    他们两人这样不紧不慢不慌不忙的,关行洲只觉得羡慕不已:“怎么他就一点不担心你一去不回头呢?果然霸道总裁还是比我自信多了。怎么我看你也没什么舍不得他的样子呢?”

    他后一句话其实真正想问的对象是舒窈吧?洛玮在心里暗暗翻白眼,口里却十分尽责当着人生导师:“我们俩这才刚开始,当然都想着展望未来了。你这是万里长征走到了倒数关卡,天天做梦都怕失足那也是正常的。”

    关行洲有些迟疑:“小窈回去是办理离职,那你……”他这些日子没精打采的,这时才惊觉居然都没关注过“舒窈回美国”这件事以外的任何人任何事。

    “我虽说是她的助理,可也不能真的什么事都围着她打转。”洛玮笑了笑,“自己的前途总还是得自己负责,但是有一点,我前面两年确实是因为她才会留在美国的,现在别的不提,我回去也跟她一样是办离职。”

    心里不由自主替兆嘉松了口气,关行洲来不及说话,却听洛玮紧接着问道:“你家里的事,不打算跟舒窈说了?”

    关行洲一呆,开口就有些结结巴巴:“我家里什……什么事?”

    “你跟我装什么装?”洛玮翻个白眼,“嘉哥都跟我说了。”

    关行洲不由苦笑。

    他家里确实是有点事的。

    起因还真就是因为兆嘉跟慕容。

    这两人身为他最好的朋友,去他家里做客迄今也有个百八十次,跟他父母跟前就差没认干儿子了,微信当然是早就互相加过的。只是关家父母身为中老年人,日常很少更新状态,久而久之也就成了个自然隐形的状态。反正慕容和兆嘉前几天

    疯狂刷舒窈说明会以及之后专访的消息,一口一个“未来关夫人”、“弟妹”时,是完全没想起关父关母默默活在他们朋友圈里的。

    关行洲下定决心与舒窈正式确立关系前都不露半天口风的防范措施,就这样被几条朋友圈给轻易出卖了。

    关家的父母自然是要问他的,他自然是说不出任何否认的话的,而二老见他默认以后怀着养了近三十年的石头终于开花的喜悦,自然是吵着闹着要见儿媳妇的。

    关行洲原本确实是想跟舒窈商量一下,他有预感即便两人目前还名不正言不顺,但舒窈应当是不会拒绝,况且他也可以趁着这个正当理由再求一次名正言顺嘛。怀着这样的心情,他就没在爹妈面前把拒绝的话说死,谁知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先听了舒窈要回美国的消息,这下当然是再多的话也没法说了。就是苦了他最近天天被二老电话以及微信各种催,恨不能原地表演一个“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不在人间”。

    想到这里他不由叹了口气:“等她从美国回来再说吧。”

    “我以为你会趁机先把她绑回家,好歹先确定个关系安个心呢。”洛玮挑眉,“你也知道,抬出父母的话,舒窈十有八九不会拒绝你。”

    他当然知道了。

    关行洲苦苦一笑。

    他前些天四处明骚嘚瑟也好,想要带舒窈回家见父母+确立关系也好,都是建立在以为舒窈的“忙完这段时间”是以说明会为分界点的基础上,现在他知道是自己想岔了,自然也就要随之改变策略,最重要的是——

    “我不能一直活在提心吊胆的幻觉中。”他道。

    他当然可以要求舒窈去这样做了,甚至他也不能不承认在知道舒窈即将回美国以后,他不是没有这样考虑过。这其实算不上什么卑鄙的事,但这么做最起码的前提,他觉得自己好歹应该是底气十足的,不然他这是把舒窈、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当什么了?

    明明舒窈都已经主动靠他这样近了,他难道还要这样一天天的都怀着不安定的心情吗?

    所以至少在两人短暂分离后下一回见面以前,所有的要求也好请求也罢,他都不愿意再多提一个字了。

    短暂的分别是为了期许未来。他觉得这句话很好。

    他都这样说了,洛玮便也耸耸肩:“那你要怎么跟你爸妈交待?”

    关行洲这时终于露出些真心的笑模样:“就只能跟他们说迟早要领回家的,就别急在这两个月了。”

    *

    他怀着这样的心情将舒窈一行人送上飞机。

    两人当着舒行之景澜的面正大光明的吻别。

    而旁边临别只是拥抱的舒行之景澜、洛玮兆嘉则谁也没心思笑话他们。

    景澜对此歆羡不已:“年轻真好啊,我如果年轻十岁,也要跟我老公好好吻别。”

    洛玮则充满遗憾:“老夫老妻真好啊,我如果跟嘉哥认识十年,那我也要亲亲嘉哥。”

    舒行之与兆嘉:“……”

    *

    飞行的时光总是很无聊的。

    洛玮于是果断的卖了关行洲,跟舒窈说了见父母那事,舒窈的回答却真出乎他们每个人的预料:“他没说也好,说了我也会拒绝。”

    洛玮一时眼睛都瞪圆了:“你?拒绝??”

    点点头,舒窈道:“顺序不对,我打算这段时间也写完毕业论文,再跟他回家见父母。”

    洛玮简直满头雾水:“毕业论文?这是什么鬼东西?我怎么不知道你最近有这种东西要写?”

    舒窈一本正经极了:“恋爱新手毕业论文。”

    洛玮:“……”她还是睡自己的觉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