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62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舒窈跟洛玮说过讨厌克隆,跟关行洲说过讨厌克隆的原因,跟景澜倒是什么都没说过,但她想什么景澜和舒行之又哪有不知道的。

    尽管这样,三个人还是被这句突如其来的“转行”给惊到了。

    转行说到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当一个人从几岁的时候开始就致力于做那一行,并且这一做就是近二十年。

    关行洲看似轻易接近轻率的就完成了职业转变,但说到底他那个甚至都不叫转行,做起决定来既困难心里落差却也并不是那么的大。

    而舒窈呢?再说她转行怎么就跟舒行之还扯上关系了?

    吞咽了一口口水,关行洲终于小心翼翼第一个开口道:“你这是……受到叔叔的感染,准备转行救死扶伤?”

    他现在回忆起那天在机场舒窈说过的那些话,才后知后觉发现她恐怕并不是现在才有这想法。

    舒窈却摇了摇头:“想到哪去了。”顿了顿,却又抛下第二枚威力更广的原子弹给他,“爸爸说,这也是为我的回国发展造势。”

    舒窈做任何事情需要造势呢?

    如果是她自己来回答,那当然是不需要。

    但那天在舒行之的办公室里,当她跟舒行之提出她考虑已久的回国发展以及转行时,舒行之倒没特别感到惊讶,只是问她原因。

    舒窈平静说了上次与关行洲讲过的一番话,舒行之从前虽说意识到舒窈的一些想法以及她内心的不安定,但真的听她说出口,却还是自责于过往在精神上面、他与景澜跟舒窈的沟通实在太少,从而庆幸当初自己对她提出了暂停研究的请求。

    而关于第一点,舒窈只是道:“既然决定不再研究克隆,那我就没有继续呆在美国的理由,妈妈也说想要回国了,我想爸爸你大概也在考虑这件事。”说到底,这些天他们一家人看似已在国内团聚,但她也好舒行之也好,他们的事业都已经在美国开展很多年,目前呆在国内也都只是暂时,真决定回国的话,他们两人需要着手处理的事情都还有许多,而这也绝不是轻率能够做出的决定。

    舒行之却只笑笑看着她。

    无声对峙半晌,心中有鬼的舒窈到底率先败阵:“……因为关行洲在这里。”

    虽说早知她这回答,舒行之却到底有几分不是滋味:“你对那小家伙未免太宠了吧?我看他大约自己都不会对你做这种要求。”

    “就因为他不会提。”舒窈爽快承认,而后道,“他学过英语,办过签证,去过美国,我只是最后走这一步而已,我不宠他,是他宠我。”

    舒行之听得一怔:“他去过美国?什么时候?”

    舒窈于是说了两年前关行洲赴美的事,以及前些天差点又陪她去一趟美国的事。

    舒行之那点不是滋味就怎么也继续不下去了。

    问到舒窈新职业的规划,舒行之又一次被她惊了一下:“生物医学?理由呢?”

    理由啊。

    舒窈说出口的理由,轻率到将近搞笑了:“当时我醒过来,你跟我说‘恭喜你自由了’的时候,我觉得你很帅,很酷,很厉害,像救世主一样。”

    舒窈无论面子里子,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她人生不需要救世主,或者说,她人生只有自己才配当自己的救世主。但舒行之拯救了她整个后半生这件事,却是再真切不过的事实,她也怀着最诚挚的心接受了这件事。

    不等舒行之说话,她又道:“但我觉得你很酷,并不是从那一天才开始,很早我就这样想了,你半夜还在医院做手术的时候,还有跟我讨论你的病人的时候。”

    “我知道你很了不起,但是到你救了我的命,我才知道你有多……”她费力的,在自己贫瘠的文字库里搜索着能表达心情的词句,“挽救别人这件事,我才知道这有多好。”

    生命贫瘠又苍白。

    如果要舒窈总结自己人生的前二十五年,她就只能这样来形容。

    因为她只考虑自己,做什么都是为了自己。克隆自己这种事,听起来似乎是为了舒行之景澜着想,说到底,那还是出于她自己的意愿。

    就像她跟关行洲说的那样,也是这几年开始跟着舒行之,慢慢把自己多年所学用在帮到更多人身上,她多年研究才似乎慢慢变得生动起来。对她而言舒行之始终是个发着光的人,是令她仰望的高山,而哪怕她再天才,哪怕她成为顶尖的生物学家甚至于成就比救人性命更大,她也不可能比舒行之更加耀眼,因为她没有他那样的一颗心。

    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她渐渐的开始有了。

    等她从手术台醒过来以后,这个已经在她内心潜伏很久的念头,每一天都开始比前一天扎更深的根,发更多的芽。

    洛玮说她没有自己想做的事。

    过往她的确没有,也因此而一度陷入迷茫甚至于焦虑。

    现在她却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有了。

    “这些其实也不算原因。”她道,“我就是想这么做。”

    直到听到这一句话,舒行之才真的笑起来。

    说到底,

    当初他选择学医又哪里就有什么高尚的情操想要救死扶伤的无私品德呢,那些都是在后来的这些年里慢慢才具备了其中一些的,而最开始的选择,也不过单纯出于自己喜欢。

    所以他便也为舒窈高兴起来,想了想道:“既然这样,之后那个手术说明会你和我一起出席吧,以患者和手术方案制定者之一这两种身份。”

    能够帮到舒行之的事舒窈当然乐于去做了,只是后面一种她却不太理解:“手术方案制定者?”

    “以你目前的专业研究成果,如果想要回国,当然是被各大研究所抢着要的宝贝,但是你既然决定转专业,那就难免要被人用全新的眼光和价值来看待了。”舒行之笑道,“我从了解你新专业一小半内情的角度出发,认为你从头开始不但浪费自己的时间,而且拖慢你日后出成果的进度,所以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帮一把手。”

    他最是了解舒窈,果然听到“浪费时间”几个字,原本大约想要拒绝的舒窈就转而点头道:“也有道理。”

    舒行之忍不住笑。

    他俩就这么短短几句话,也就将舒窈前程决定得七七八八。而他们眼里稀松寻常的事,却将关行洲灵魂都快炸飞了。

    “回……回国?”不知道过了多久,关行洲飘在半空的灵魂才听见自己仿佛这样问了一句。

    而舒窈随之肯定的点头,令他注定还要继续飘在半空中,一时也分不清这究竟是现实还是做梦,口里却不忘问道:“为……为什么?”

    舒窈看着他,没说话。

    但这没说话里却明明白白写满了“明知故问”。

    关行洲在这目光里,来不及剖析自己的心情,只道:“你的事业在美国,如果……你……”

    他原本是想说,你的事业在美国,如果在那边你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那你不要因为其他原因考虑回国。但话说到一半,他才反应过来舒窈想转业这件事是真心的,所以这个劝解的前提也就不存在了,所以……好吧,都是借口,他就是说不出让舒窈不要为他考虑不要回国这种话==哪怕客气一下也不行!

    想到这里,他一边唾弃自己卑鄙,一边哭丧着脸实话实说:“如果你想回来,那我……我大概要高兴坏了。”

    准备好了听他真爱无敌品德高尚对舒窈进行劝解的舒行之与景澜:“……”

    “你哪怕虚情假意难道不该劝她两句?”洛玮难以置信!

    关行洲有些心虚道:“我、我劝不出来,万一她听劝了怎么办?”

    他后半句话如同嗫嚅,舒窈却是每一个字都听得明白,目中笑意闪动:“不用劝,我也不会听。”

    关行洲不由松一口气,暗暗想他这未免运气太好了?起先他是想争取在三个月内先把自己发展成舒窈男朋友,然后对她是走是留好歹能有点话语权,到时候再从长计议。而后舒行之景澜回国,他又想趁这段时间用心讨好岳父岳母,而舒窈的假期因此顺延,他又多出来时间继续想办法,虽然他的榆木脑袋至今也没想出任何办法……但是所有的想法都还是想法而已,舒窈这就主动说要回国发展了?

    这就像他前面十年都蹬着自行车艰难地前行,忽然有一天他坐上了火箭炮,然后就这样嗖地窜上了天。效率高是高吧,但是、但是到底为什么?话说回来他究竟是怎么坐上火箭炮的?

    关行洲满头雾水。

    舒窈却被他这云里雾里的模样萌得通体舒畅,故意没什么表情道:“你这样子,我看你也没有很高兴。”

    “不是,”关行洲怔怔瞧着她,否认一声便又不说话了,半晌才忽然如梦初醒道,“我以前……唉,我以前觉得这件事是很难的。”

    这有什么难的?舒窈颇有些不以为意的想。

    “我学了这么多年英语,但是一去到那边,还是话都说不清一句,听别人讲话也得连蒙带猜,就跟瞎子摸象似的。”关行洲絮絮叨叨道,“我想过去美国发展,但是我打球这个鸟样,去nba什么的也只能微信里跟你吹吹牛了,至于别的,我在国内都做不好更别提去国外……而且我爸妈也只养了我一个,虽说现在我们也分开住吧,但我隔三岔五也会回去吃个饭,他们身体有不好的地方我也能及时顾得到,我实在也没法放下他们去很远的地方。但是我又不想跟你分开……唉,我每晚睡觉都想这件事,但是一直没想出个办法来。”

    这件事难吗?对于关行洲而言,当然是难。

    因为他始终想的是自己要怎么去跟随舒窈的脚步,自己不能拖着那个更优秀的人来依从自己,从头到尾,哪怕他筹谋着想要先成为舒窈男朋友,可他也没想过真成了以后要拿这身份要求舒窈为他妥协,他更没想过舒窈会这样轻轻松松就松口回国。

    无论如何,舒窈回来当然是比关行洲出去更为轻松一些,一则实实在在她是那个在事业上更优秀、选择也更多的人,二则她的回国几乎就决定了是举家迁回。

    这可以说是关行洲做梦都没敢这么梦的大团圆结局了。

    所以也不怪他这会儿没点正常反应。

    舒窈也被他带得有些怔怔的。

    她还没想好这时刻自己能说什么,表现什么,就听洛玮忽然在旁边叹了口气:“我说你们俩就别假装还没开始谈恋爱了吧,承认这是真爱有那么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