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61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爱情究竟是不是人生之中的必需品呢?

    叫谁来回答,大约都会说不是。

    比如舒窈人生的前二十五年一秒钟也没考虑过这件事,但她也活得好端端的,在二十五岁这一年回来与关行洲相见了。

    比如关行洲认识以前的前十八年,不知喜欢为何物,而认识舒窈的后十年,始终处于一个人的暗恋以及单恋,他的喜欢那样诚挚,但没有舒窈的这十年,他也好端端过来了,没有觉得自己精神与生理上有多么空虚和无聊,也没有非得再找一个人谈一场实实在在恋爱的冲动。

    但是对于舒窈来说,有没有十年前的那半年高中生活,是不是认识过关行洲又跟他保持联系这么多年,当初进手术室有没有这样的一个人让自己在被麻醉之前挂一挂心,到底这两种生活对于她而言,也还是截然不同的。

    而对于关行洲来说,爱情两个字的注解说的更具体一点大约就是“舒窈”吧。

    他不是非要找一个人、一段感情陪伴自己,但是从他认识她的那一天开始,这件事就已经真真切切的存在了。

    它或许不是必需品,但是当它发生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人能够摆脱得了它。无论是多年懵懂的舒窈,一腔赤诚的关行洲,又或者相伴半生的舒行之和景澜。

    手术室的门关上的第五个小时零二十八分,门上的灯终于熄灭了。

    舒行之面容与精神一看上去就很疲惫,但他是挂着笑容走出来的,只是那个笑容既不是对着舒窈也不是对着她姥姥姥爷,而是对着病床上昏迷的景澜。

    那是一个,充满笑意与……爱意的眼神。

    迟钝懵懂如舒窈,以往能够察觉舒行之与景澜看彼此与看她的眼神截然不同,却从没有想过这纠结是怎么的不同,也未曾花心思去想。然而在舒行之亲手推着景澜从手术室出来的这一刻,她却忽然就看明白了。

    而她总以为舒行之沉稳,以为舒行之对自己的手术刀信心满满,以为舒行之是他们家的参天大树,但这一刻她从那眼神里看穿,他也是后怕的,庆幸的……甚至是劫后余生的。

    如果我爱一个人,我会为她开脑。

    她突然又想起了这句话,然后后知后觉想道,如果……手术过程当中出现意外,失败了呢?他要怎么来亲自承担这件事?

    所以这就是他爱一个人的担当吗?

    或者说,爱一个人,自然而然就会有所担当吗?

    她对于关行洲一直以来的心情,在这刻,忽然间就令她有所了悟。

    但这时候她明显有比弄清楚自己的心情更重要的事。

    抓着关行洲的手,她朝着那两个人迎了上去。

    *

    景澜在术后第四个小时清醒过来,她睁开眼睛、并且完全恢复意识以后,第一个理会的既不是自己的父母也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冲着舒行之笑了笑:“谢谢舒医生,也谢谢我老公。”

    她面部神经目前还不能完全受自己控制,但病房里外的人无疑能都看得出来,就像她那一句甜蜜的话一样,她给舒行之的必然也是一个很甜蜜的笑。

    关行洲愣愣地有些羡慕:“岳父岳母真能虐狗啊。”

    已经明白“虐狗”是什么意思的舒窈先是跟着点点头,而后忽然扭头看他:“岳父岳母?”

    关行洲冷汗刷刷就落下来。

    糟糕的是,舒窈的姥爷正好就站在两人旁边,关行洲说第一遍时他还当自己是耳背

    听岔了,等舒窈复述一次,他不由也跟着转过头来:“岳父岳母?”

    这个第二次的复述就很意味深长了。

    关行洲吓得双腿打颤,就差没直接跪下去磕个头:“我、我……我错了姥爷!”

    姥爷又点点头:“姥爷?”

    早上几人甫见面打招呼时,关行洲一溜儿规规矩矩的景爷爷、景奶奶、景叔叔……叫过去,这会儿倒是挨个全变了。

    当然等在手术室门外那会儿,这俩小年轻搂搂抱抱甜甜蜜蜜的互动他们这些长辈都看在眼里,固然对舒窈“还不是男朋友”的说法十分存疑,可也不至于一个白天都没过完,叔叔阿姨就成岳父岳母了不是?

    一时吃瓜群众如姥姥、舅舅等人的目光都看过来。

    关行洲满头大汗,磕磕巴巴道:“我们还是先关心阿姨的身体,我这个、我这个……”

    “你‘岳母’的身体在你‘岳父’的手术刀下已经恢复如初了。”“岳母”本尊——景澜虽说现下说话还有些困难,但本着有热闹不看王八蛋的原则,还是一字一停堪称用生命在讲话,“不如我们先来聊一聊天上掉下来的女婿你的心路历程?”

    关行洲:“……”他不想讲心路历程,他只想找根歪脖子树吊一吊……

    最早发起本话题的舒窈眼看着自家蠢蛋遭人围攻,立刻又不爽了,板着脸道:“他不会讲话,你们不要欺负他。”

    欺……欺负?

    这孩子眼看这是要家变啊!

    地位最高的姥姥姥爷还没发话,却见景澜忽然哎哟一声:“我头疼。”不等众人惊吓担忧的进度条走满,又可怜巴巴望向关行洲道,“要听女婿再叫几声岳母才能好。”

    众人:“……”

    舒窈瞟了一眼忍笑的舒行之。

    明明她表情淡淡的,舒行之偏偏就能从中读出深意:你这是一不小心把我妈脑子戳坏了?

    得了。他苦笑想道,这母女俩从他手术台下来,真是一个比一个更像被戳坏了脑子,怪他咯?

    *

    等到过了两天,舒行之为景澜做了后续检查都没什么问题以后,他就要着手开始准备之前早就定下来的说明会了。

    舒窈在这件事里的反应,无疑将景澜、关行洲与洛玮三人都给惊吓到。

    她说:“我会跟爸爸以前参加这次的手术案例报告会,之前我请爸爸跟院方申请过,已经得到同意了。”

    而她说话时舒行之一脸淡定,确实是一早知情的模样。

    景澜不由自主皱起了眉:“怎么回事?”

    “本来就是打算等你做完手术就和你说的。”舒行之安抚朝她笑一笑,“新的手术方案目前只有小窈这一个案例,她以这个身份跟我一起参加说明会。”

    但是这样一来,舒窈曾经重病的事不就要被非常直观的公之于众了?她自己过往从未跟任何人主动提起这件事,现在这样……

    关行洲眉头紧蹙,上前一步,还没来得及开口,舒窈却已经抓住了他的手:“是我主动跟爸爸提议的。”

    关行洲讶然回头看她。

    安抚捏了捏他手心,舒窈道:“我的病例是很特殊的个例,爸爸也因此研究了很多年,我不希望因为病人是我的缘故,让爸爸在这件事里有所保留和顾虑。”不等几人答话,她又道,“而且我跟爸爸商量过,也想趁这个机会替我自己转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