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59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关行洲作为助理教练去文川正式上班的第一天,舒窈做了一件事。

    一件在洛玮看来堪称玄幻的事。

    毕竟就在不到一个月前,这位舒窈小姐还连去别人家要买礼物的基本常识也不了解,被她悉心教导之后,给她的未来男友选礼物也选了个把小时,好不容易才选了一朵寒碜的向日葵。

    这样的舒窈居然……

    “难道你不觉得比起这一件小事,最近阿姨的病才应该是你人生的头等大事吗?”洛玮真诚地建议。

    “我有能力在关注人生头等大事时兼顾别的事,为什么不去做?”舒窈冷静反问。

    “兼、兼……兼顾?”洛玮简直痛心疾首,“阿姨躺在病床上再过两天就要手术,你居然还要‘兼顾’别的事?舒小窈你变了!前两天通宵看片子的你可不是现在这样的!”

    “我片子已经看完了。”舒窈实事求是,“能说的也全部跟爸爸说过了,别的没有我能做的。”

    “你可以守在阿姨病床前当个孝顺女儿,别人家的女儿都会这样做的!”洛玮提示。

    舒窈却丝毫不为所动:“守在床前做什么?和妈妈大眼瞪小眼?”

    洛玮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好像……也有点道理?无论舒窈还是景澜,这两个人好像都不属于通过大眼瞪小眼来体现母女情深的那一挂……

    “昨天我和关行洲学做饭。”舒窈现在比以往到底是有一点改变,想了想,还是淡淡为自己解释一句,“妈妈吃了以后,我看她好像不是……很开心。”

    她难得的言语间带了些迟疑,洛玮却给她逗得哈哈大笑:“你学做饭?你怎么学的?看关行洲做饭放了多少米多少水?炒菜观察他菜和肉的比例,默记调味料克数?”

    舒窈脸色堪称精彩:“……你怎么知道?”

    她怎么会不知道!洛玮冷笑一声:“澜姨对你再真爱,吃到这种东西也开心不起来吧。话说回来,你自己做出来的菜,都没事先尝一下味道?”

    舒窈倒是没反驳,只道:“我想补偿他们一下。”顿了顿,又道,“关行洲尝了,他说味道很好。”

    而关行洲拍着胸脯保证味道很好的那个菜,景澜吃了两口吃出一张精彩纷呈的脸,剩下的则是被舒行之和关行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给瓜分完了,硬是一口都没让她尝到。

    但是他们都欲盖弥彰到这份上了,那道菜口味到底怎么样她当然心知肚明,心里难免有几分愧疚,也就令她更想去做眼前这件事了。

    “你就确认你做的这个……是补偿?”而不是二次伤害?

    洛玮在心里补充后半句。

    舒窈却十分笃定的模样:“关行洲昨天说我做这个应该不错。”

    堂堂生物界天才怎么就要以一个二百五的言行为行为标杆了?

    洛玮正想骂人,突然醒悟过来关行洲说这话的内涵,不由噗嗤笑开:“那什么……我觉得关行洲这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既然你实在想去那就去吧,澜姨这儿我守着。”

    舒窈有些奇怪地看她一眼。

    洛玮却有些幸灾乐祸的想,等舒窈明白关行洲指的是啥,回头会不会把老关给打死呢?

    唉,老关啊,成天作死。

    *

    关行洲今天下班很早。

    毕竟球队虽说恢复训练了,但目前也只以日常恢复为主,训练的任务不算重,而他“新人入职”,这几天也就是跟在邢云丘身后打打杂,甚至他维系了二十年的每天练球的习惯,现在从工作的性质来讲也已经不再是必然,以往的队友、现在的队员还在练球,而他则可以先行离开,这让关行洲既感新鲜,却更感失落。

    他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赶往医院。

    舒窈昨天已经明确说了不许他今天下班之后再做饭,而他虽说有心照顾好未来岳父岳母,却也更享受舒窈对他细致的体贴关心,没法子违背她讲的话。

    最近他们几乎每天都待在一起,难得有这种从前一天晚上到第二天傍晚都还没见上的时间,关行洲一想到这个就不由加快了脚步,又想到片刻后就能见到舒窈,不由心跳加速。

    病房门是从里面给打开的。

    关行洲原以为他会得到一个淡淡的笑脸以及一句平淡中带着几丝温情的“你回来了”,这种待遇放在以前他是不敢想,但最近被舒窈给处处娇惯着,不知不觉就觉得这待遇是他理所应当拥有的了。

    可惜等待他的是舒窈满脸的冷漠以及眼刀子里飞出来的杀气。

    这是发生了啥?

    关行洲有点懵逼。

    景澜对他倒是一如既往的热情:“哎呀小关,你来这么早,一下班就赶过来了吧。先坐先坐,你叔叔开会去了,等他过来咱们就能开饭。你今天上班怎么样?顺利吗?”

    丈母娘的话不可不答,关行洲却难得有几分心不在焉,毕竟从他进门,舒窈给他一个杀气凛冽的眼神之后就不再理会他。他一边说话,眼神不由自主跟着舒窈走,见她径直走到会客的区域坐下,又不小心瞥见她身前茶几上放着的……蛋糕?

    关行洲揉了揉眼睛,然后确认放在茶几上的那确实就是蛋糕。

    就是这个蛋糕的形状和卖相实在是……关行洲很难相信这是买来的成品,那就只有……

    他的记忆力毕竟还不错,再加上某些他当时只是用来敷衍的对话也就发生在昨晚而已,很容易就重新回到他脑子里,又很容易就让他把那段对话和这块生化武器一样的蛋糕联系在一起。这时再回想舒窈刚才那个杀气腾腾的眼神,关行洲心里不免咯噔一声,暗想今天的事恐怕不是一个眼神一张冷脸就能了的了……

    果然他正惴惴不安的时候,就听景澜兴高采烈笑道:“小关你看到桌上的蛋糕了吗?那可是窈窈亲手做的呀!我们窈窈现在不但会做饭,还会做蛋糕,还会做实验,世界上没有第二个比我们窈窈更能干的女孩子啦。”

    默默坐在旁边充当背景板的洛玮听得一阵抽搐,暗暗吐槽阿姨您对“会做饭”和“会做蛋糕”这两件事到底有什么误解?以及为什么非要把做蛋糕和做实验放在一起来说呢?这让那个蛋糕更像一个生化武器了,天啦噜一会儿我们真的要吃掉它吗可怕,果然今天她就不应该为了伤害关行洲而鼓励舒窈去做这种事,活脱脱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她这头疯狂吐槽,关行洲那头为了自己小命着想,却已经和景澜展开例行的商业互吹,而作为被吹捧对象,舒窈的脸色则未免太过冷漠了点。

    舒行之进门见到的就是这短短两天已经让他看得分外习惯和顺眼的情景,不由失笑:“你们俩省省口水,先来吃饭吧。”

    今天的菜色不比关行洲之前带过来的差劲。舒窈想要接替大厨的壮志还未酬,关行洲原以为今天要外卖了,却揭开几个饭盒的盖子以后就看出这绝不会是外卖,一时心里居然有点吃味:“这个是……”

    “今天一早舒窈的姥姥姥爷回国,和她舅舅他们一起来医院里看过了。”舒行之笑道,“好不容易把二老人给劝回去,却说什么也不让我们吃医院的饭,这是她舅妈刚才做好了才送过来的。”

    关行洲也不知自己这会儿是该失落还是该庆幸了,失落舒窈的亲人今天大约一起聚在了这里他却没能见到人,又庆幸自己这个“丑女婿”没在猝不及防的情形下就骤然见到一屋家长……

    仿佛看穿他想法,舒行之笑道:“今天和她姥爷他们聊到你,二老还说等阿澜出院以后,到时候大家一起在家里尝一尝你的手艺呢。”

    关行洲刚给自己接了一杯水,刚抿了一口呢,这会儿冷不防噗地又原处喷出来,恶心得离他最近的舒窈连忙往旁边退一步,一时脸色更冷了。

    忧愁地看了她一眼,关行洲哭丧着脸道:“真、真的么?那我最近好好练练,争取到时候不给叔叔阿姨丢人。”

    等到饭菜和那生化武器蛋糕都摆好了桌,舒行之居然还拿出一支红酒来,这玩意儿出现在医院里可就有点不合适了,关行洲正诧异,却听舒行之笑道:“舒窈说今天要庆祝你入职,这个酒是给你们三个喝的,其实不喝也成,也就是想要个意头。”

    关行洲惊讶地看向舒窈。

    舒窈却砰地将那生化……不是,是将那蛋糕搁到他面前,冷着脸道:“所以你昨天说我西点做得好,其实是讽刺我学做中餐太刻板?”

    她暗恼自己第一次下厨失败到无法言喻,一时接受不了这第一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反差,心里又记挂着关行洲重新回文川的事,想到他昨晚言之凿凿说自己能做好西餐,于是一小半怀着雪耻的心,一大半想着给关行洲庆祝再加上补偿父母,便一早提前联系了医院附近的一家甜品店,深信自己这次应当能够成功。可惜等她上手以后,再听旁边临时指导她的师傅那不断的几克糖霜几克巧克力粉,福至心灵就突然反应过来关行洲昨晚说那话的讽刺意味,一时气到想把手里的蛋糕胚子糊到某人脸上去,忍着气按照步骤一步步将做好的胚子塞进烤箱,当中步骤一步为错,旁边的师傅也没有讲过一句重复的话,虽说过程刻板了点吧,但好歹恢复了她一丁点的自信心。可惜蛋糕烘烤的火候以及接下来的刷奶油以及裱花……很好的,她现在不想把蛋糕糊在某人脸上了,就想把这坨屎一样的玩意儿完完整整塞进这家伙的口里。

    “你要把这一盒全部吃掉。”舒窈冷冷指挥完,又变戏法一般从茶几下拿出另一盒包装精美的蛋糕,“我们吃这个。”

    她觉得这就是很大的报复了。

    但是关行洲发呆好半晌,等清醒过来,既不是忙不迭的认错,也不是抓耳挠腮替自己辩解,而是轻飘飘向她问道:“你做这个蛋糕……是想要庆祝我入职?”

    舒窈冷了半天的脸,却险些在他一句话里就破功脸红,好不容易绷住了,颇不自在哼一声道:“还要补偿爸爸妈妈昨天吃的那盘菜。”

    舒行之景澜听到这个话固然高兴,关行洲却是只如不闻的,看着摆在面前的那坨生化武器眼神越来越亮:“所以……这块蛋糕今天都是我的了?”

    意识到他想做什么,病床上的景澜以及坐他对面的舒行之同时起身扑向他……面前的那块生化蛋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