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57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不得不说,从超市出来以后,舒窈再次拒绝他送她回医院的提议并说要跟他一起回家,关行洲是有过一点心猿意马的。

    毕竟在安静私密的空间里二人独处什么的……嗨呀他也没有想得很过分啦 ̄▽ ̄

    所以眼前这是个什么情况呢?

    关行洲迷惘地看着捆着小黄鸭围裙、表情一本正经就差没在脸上写着“反差萌”三个字的舒窈:“所以你跟我回来,就是为了跟我学做饭?”

    舒窈颔首。

    所以什么亲亲抱抱举高高,果然只存在他的幻想中而已tt

    关行洲努力假装他并没有很失落。

    然而舒窈永远都有上一秒钟让他待在土里,下一秒钟又拉他上天的特殊本领。

    示意他弯下腰,舒窈挽住他的脖子在他脸上颇为敷衍地亲一口,用一种“真拿你没办法”的语气道:“现在可以做正经事了?”

    关行洲咳了一声,片刻又咳了一声,几乎是用生命在绷住脸上“淡淡”的表情:“那什么,我可没有这样的意思。”

    “你越来越……”舒窈偏头努力回想洛玮之前看电视剧时提到的一个字,好半晌才点头十分肯定道,“傲娇了。”

    老天爷喂舒窈居然还会说“傲娇”!她这么可爱怎么做到的!

    关行洲一秒钟心就给萌化了,放弃死撑哈哈哈道:“我这不是怕太一惊一乍了显得一点不稳重,没有男子气概嘛。”

    舒窈奇怪道:“你什么时候稳重过?”

    关行洲一噎,低声嘟囔道:“那也不能成天变着法的丢人……”每次他与舒窈分开回到家反省自己,总能反省出自己又创造了新的丢人方式,尤其最近动不动就娇羞得跟个少女似的!这感觉一点也不让人愉快啊!

    舒窈看了他一会儿,面无表情道:“不丢人,可爱,要再亲你一下吗?”

    “……”

    关行洲,卒。

    *

    在舒窈的手被锅里溅起的油烫出一个水泡以后,关行洲下定决定要将她赶出去,板着脸道:“再待一会儿你的手还能看?出去出去,别这儿捣蛋。”

    舒窈却半点不在意那点疼,依然十分冷静道:“我不可能学不会。”

    “你学这个做什么?”关行洲恼道,“你吃什么我都做给你,谁要你难为自己了。”

    “我爸爸妈妈很喜欢你做的饭。”舒窈站在他旁边,一边看他利落颠勺一边道,“我跟你学一下,明天你上班,我做给他们吃。”

    谁给这小可爱的错觉,让她以为一顿饭的功夫自己的厨艺就从零直接读条到一百??

    关行洲震惊地看着她。

    舒窈满脸“我这么聪明分分钟就能搞定这件事”的淡然与自信。

    打击舒窈这种事关行洲是肯定不能做的,想了好一会儿,直到小炒肉出锅这才自觉十分委婉道:“做饭这件事情吧,其实真的不是说需要人有多聪明,你看我这么笨,手艺也都还过得去是不是?”

    舒窈对于自己认定的事却十分坚持:“刚才你洗菜、切菜、下锅、放调味料的步骤以及分量,我都已经记下来了。”

    这、这倒真像是她能做出来的事……

    可是妹妹,做饭真的跟研究室里做实验它不一样啊!

    关行洲在心中无声呐喊,口里却依然很好脾气的:“我觉得比起这些家常菜,你做西餐和甜点应该更有天赋。”

    这也能看出来?舒窈有些狐疑:“为什么?”

    将小炒肉盛进盘子里,关行洲真诚地看向她:“因为我是厨房老手啊,这点眼光总是有的。”

    这话听上去似乎也挺有道理。

    舒窈正这么想的时候,就听关行洲又道:“所以你今天不如先去外面等着,改天等咱们俩都有空的时候,再一起来研究一下西餐?”

    这就百分之百是在忽悠她了。舒窈不高兴地摇了摇头。

    关行洲满脸无奈:“我不是说了嘛,上班也没影响的,每天我肯定能按时按点给叔叔阿姨送饭,你别担心这个。”

    舒

    窈看着他。

    关行洲跟她大眼瞪小眼。

    一直到确定以及肯定这人确实无法接驳她的脑回路,舒窈这才纡尊降贵地开口,清清楚楚地跟他道:“我并不想你按时按点的送饭。”

    关行洲眨了眨眼。

    “你上班期间,按时按点吃自己的饭,做自己的事,其他的事,不用你理。至于原因,”既然已经说了,舒窈索性一次将事情讲明白,“之前在病房的时候我已经说过了。”

    之前在病房她说过什么?

    关行洲一时反应有些迟缓,好一会儿才突然想起来。

    哦,她说,我也舍不得你。

    然后她就身体力行的来实践了。

    跟他去超市买菜,学着自己挑选新鲜的肉和蔬菜,跟他回家捆着一点不搭她的围裙学做菜,为什么呢,因为她既想让舒行之和景澜吃到他们喜欢的食物,又舍不得关行洲上班期间还来回奔波,所以她果断的想要把事情揽到自己头上。

    一顿饭的功夫就想练就一身厨艺的想法当然很搞笑了。

    但是舒窈的心意一点也不搞笑。

    不但不搞笑,还让关行洲觉得很、很……

    他不知怎么,在这当口却突然漫无边际的想起以前他听过一首情歌,里面有两句歌词,一句是:而我跟你平静旅程,并没有惊心也没动魄的情景,还有一句是:只需要最回肠荡气之时,可用你的名字和我姓氏,成就这故事。

    他其实记不太清了,大意应该是这样吧。

    他就是觉得这个歌词很能形容他现在的心情。

    明明舒窈仿佛就是说了一句很寻常的话,甚至说这话时神态与语气平淡到近乎冷淡,他却偏偏从这平静之中咂摸出了惊心动魄与荡气回肠。

    感情汹涌,其实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吧,不是说非得在一起跳飞机又或者坐游艇的时候才感觉得到。如果这会儿他手里有戒指,恐怕得直接在充满油烟味的厨房里跪下来求婚了。可惜他不但没戒指,甚至人都还没正式追到手。

    可没追到手就耍流氓的事他做了也不止一回两回了不是?

    于是他在充满油烟味的厨房里,一手揽着心上人不盈一握的腰,另一手抬起她的脸就吻了下去。

    又一个深吻。

    两人间的第二个深吻。

    每当关行洲觉得他对舒窈的感情已经到了一个极限的时候,但是她柔软的嘴唇又总能让他尝试到全新的心动。

    对着同一个人可以心动一万次吗?

    关行洲不知道,而另一个不知道的,则是被他亲吻的人。

    捂着自己活蹦乱跳根本停不下来的心口,过一会儿又情不自禁碰了碰自己被亲到微微肿起来的嘴唇,舒窈深深蹙着眉,半晌问道:“我怎么心跳越来越快呢?”

    从第一次接吻到刚刚,她怎么一次比一次,心跳得更加剧烈,沉醉得更加全情呢?

    关行洲还没说话,她又道:“这样下去会生病吗?”

    关行洲克制不住地笑。

    “会不会生病我不知道。”仿佛是被她心跳的声音感染了,他胸腔里砰砰的声响也一声大过一声,每一声都震得他浑身发颤,连声音也跟着发颤,“如果真的会的话,那也是我们一起生病吧。”

    他说着,又一次深深吻了下去。

    奇怪,这一次两个人都学会了呼吸。明明第一次的时候,都还那样的生疏。

    所以恋爱这件事整个的流程,人的感情到了,大约真的就无师自通了?

    关行洲又一次放开怀里的人的时候,舒窈面上挂着绯红的颜色、语气冷静问道:“然后呢?”

    “什么然后?”还沉醉在美好的接吻感觉中的关行洲晕乎乎道。

    “然后我们要做什么?”舒窈今天始终是个很有求知欲的形象,十分正经而真诚地道,“按照电视剧里的走向,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卧室?”

    轰的一声。

    这是什么声音?

    哦,喜从……不不不,是五雷轰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