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关关雎鸠 56

时间:2018-04-23作者:顾青衣

    花跟花有什么不一样吗?

    今天以前舒窈可从没有这样想过。哪怕上次关行洲送她的那一大捧五颜六色玫瑰,讲道理,心意可嘉,但是辣眼睛就是辣眼睛。

    但眼前这个打理精致的花园里,那排修剪齐整、每一株都在盛放的火红的月季却偏偏叫她看出非同一般的漂亮来。

    她忍不住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却还是觉得眼前的月季异乎寻常的美,旁边的什么玫瑰啊茉莉啊向日葵啊……与之相比无不是黯然失色。

    所以她这是继脑子有病之后,眼睛也生毛病了?

    她正进行深度自我怀疑和剖析的时候,听身边的关行洲语声十分陶醉道:“这个花真好看啊……感觉我这辈子都没见过比这更好看的花。”

    舒窈一顿,忍不住侧过头打量他。

    关行洲看她看得有点脸红:“怎么了?”

    “我在想我们俩眼神是不是都有问题。”舒窈十分直白地说道。

    关行洲听得笑起来:“这可不是眼神的问题,这是……”

    “这是自己家里养的花儿,怎么也比别人家的好看的问题。”正逢吴阿姨端着茶水出来,接着话头笑道,“我在外面看见再好看的话,也还是觉得比不上自家养的。再说我可听你妈妈说了,这月季还是你们俩的定情花呢。”

    关行洲和舒窈同时涨红了脸。

    舒窈内心其实是感觉自己很淡定的,听到这话还不忘反驳一句:“没有定情。”但偏偏脸红这件事却全然不受她意志的控制,一边说着话,那点绯红就从耳根一点点蔓延到脸颊,衬得她整张脸很是明丽。

    关行洲看她的模样,越看越是喜欢,口里倒也不忘帮她解释:“我当年很想定情……可惜没定成,甚至连花都认错了。”以至于他刚才看着这个花,一边觉得无比惊艳一边又感到无比羞愧。

    吴阿姨与景澜是多年好友,性格也与景澜一般大方外向,听得不由哈哈大笑:“那你两个现在想着把花移栽回去,这是终于打算要定情了?”

    “什么时候移栽最好呢?”

    “当然是来年春天。”

    关行洲问了个自己心知肚明的问题,得到了一个理所当然的答案。

    他为什么问呢?

    因为他想看一看舒窈的表情。

    以前当他想到“来年春天”这个时间段的时候,总是有一点灰心,忍不住的那个时候舒窈在哪里,而他又在做些什么。更坦白一点就是,他们真的会拥有来年的春天吗?

    但不知不觉中,他却渐渐自信起来了。

    这其中固然包含了很多很多因素,但当中最重要的一条,关行洲知道那是舒窈亲自给他吃下得定心丸。

    当吴阿姨说到“明年春天”四个字的时候,他看见舒窈的脸色毫无变化,既没有内疚无措,也没有为难彷徨,依然是淡淡带了一点晕红的动人模样。

    关行洲于是不由自主也笑起来,语气颇为轻松道:“承阿姨您吉言,希望我在那以前能争口气了。”

    舒窈轻飘飘瞪了他一眼。

    瞪得关行洲青天白日下心猿意马。

    *

    最终他们也只在花园里看了一会儿花,又叨扰了吴阿姨两杯茶水而已。

    原本还想着至少为月季浇一浇水,可大下午的烈日当头,实在不是浇水的时候,两人也不可能在这里干坐到晚上。倒是离开的时候,吴阿姨顺手剪下来一朵开得最盛的花递到关行洲手里。

    关舒二人双双愕然:“这……”

    吴阿姨带了几分促狭冲关行洲眨眨眼:“有花堪折直须折。”

    一直到两人坐上车,有些发神的关行洲这才噗地笑出声来,转身将花递到舒窈面前,含笑道:“有花堪折直须折。”

    接过他提前剔了刺的花,舒窈带两分难言的尴尬问:“什么意思?”

    虽说当年她突击了几个月的语文,在高考之前成功将语文试卷上的成绩拉到了平均线以上,但是不得不承认十年过去,她的古文阅读理解能力……依然一如既往的差==

    关行洲但凡见到她面无表情以外的表情,总是感到可爱的,这是免不了又是一阵痴汉,这才眼珠一转笑道:“就是说有个恋爱放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及时谈一谈。不然等到年轻再大些,就浪漫不动谈不动了。”

    他现在调戏舒窈是越来越大胆,玩笑与试探的话张口既来,舒窈自然是不跟他计较的,反倒顺着他话头想了想,而后一本正经点头道:“那你抓紧时间。”

    关行洲:“……”

    啊!恋爱,你到底什么时候正式显灵?!这甜蜜又磨人的感受,真是最近每一天都痴缠着他啊!

    *

    他原本的打算是送舒窈回医院,而后他再去市场买菜回家准备晚饭,未料舒窈却主动要求跟他回家去。担心菜场的环境对舒窈而言还是太乱,他于是果断将行程改到超市。

    这是舒窈人生第一次以买菜为目的逛超市。

    当然即便不买菜,她来超市也是少的,上一次是在超市外边儿给关行洲买了一朵向日葵。但当时她一心都只想买到合适的礼物,可一点没觉得逛超市本身有什么乐趣,但这时跟在关行洲的身边,见他一路挑挑拣拣的,又不时说着哪些菜不新鲜,酱油哪个牌子的更好吃,这样琐碎又充满生活气息、从前与舒窈毫不相干的话,不知为何却令她听得很是入迷。

    她甚至听完关行洲的科普,也上手选了两把青菜放进购物车,抬头见到关行洲惊讶却明显赞赏欣喜的目光,她不由自主弯了弯嘴角。

    果然她的智商还是很高的,至少她就很会买菜呢!

    智商很高的舒窈跟着关行洲走了一圈以后,后知后觉发现一个问题——关行洲放进购物车里的,似乎都是之前跟她打听的舒行之和景澜喜欢的食物?

    她问出来,关行洲先是点了点头,而后却又摇头,指着购物车里几样蔬菜道:“这个和这个,不是叔叔阿姨喜欢的,是你喜欢吃的。”

    舒窈惊讶极了:“我喜欢的?”怎么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关行洲笑了笑:“你吃饭的时候,喜欢的东西就会多吃一点,不喜欢的东西,你碰了一次就不会碰第二次。”

    他每日每日地注视着她,对于她细枝末节上的了解,实则要远比她本人了解的更多。

    舒窈诧异过后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又掉过头去选了几样蔬菜放进购物车。

    这回轮到关行洲惊讶了。

    舒窈道:“这是你吃的次数相对最多的几种。”

    她从没有问过关行洲喜欢吃什么,但她选中的这几样,又确实是关行洲喜欢的。

    所以默默用心、不由自主被对方牵引着目光的从来都不止关行洲一个人而已。

    他其实都不知自己这时在想些什么了。

    受宠若惊?好像也不尽然。

    反正就是浑身都暖洋洋的开心吧。

    开心到他忍不住在大庭广众人来人往之中就牵起了舒窈的手。

    一手推着购物车、一手牵着心上人漫无目的走了几步,关行洲这才轻咳一声,装模作样道:“你可能不太了解,就是现在的人呢,观念其实都挺开放的。”

    舒窈一双眼盛满了求知欲地静静看他。

    心虚只有一秒钟,随即又被脑子里乱炸的烟花给迅速掩埋掉,关行洲挺了挺胸,硬作出理直气壮的模样:“就是说还没正式确立恋爱关系,这个也可以……嗯,牵着手一起逛超市那也是可以的。”顿了顿,又十分欲盖弥彰地补充一句,“这个是非常大众的,我们不如也趁机先习惯一下。”

    舒窈没说话,也没摆脱他,看似安静乖巧地跟在他身边,实则心里冷冷的想,你真当我是傻的么?
小说推荐